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三章 卸甲

第五十三章 卸甲

  大磁泽和林夕此刻正对着的荒原地带有着一条明显的黑**线。

  黑**线之外,凰火笑的双目被狄愁飞剑上涌出的雪亮光芒刺得无法视物,且连感知都似乎被这入目的光芒所伤,眼看着就要被狄愁飞的长剑刺入眼眶之中。

  然而就在此时,他背后的一把刀喀的一声轻响,却是自动跳脱了他背上的卡槽。

  天地之间陡然出现了一道狂暴炙热的刀风。

  这柄刀从他的身后像一条眼镜蛇一样抬了起来,越过他的头顶,然后猛的斩下。

  这柄古朴尖锐的刀的柄上也连着黑色的锁链,而此时,黑色的锁链之中隐隐有无数红色的光纹在流动,就好像有火焰和岩浆在里面流动,然后贯注到这柄自动跳起的刀中。

  “当!”

  这柄刀斩杀在了狄愁飞的剑上,将狄愁飞的剑硬生生的压了下去,剑尖沿着凰火笑的胸口一直往下划,在凰火笑森冷的黑龙铠甲上带出了一蓬耀眼的火花。

  狄愁飞不可置信的看着凰火笑身后这柄自行跳起的刀,他的长剑硬生生的顿住,想要挑起凰火笑胸口的一片铠甲,从铠甲缝隙中刺入。

  面对在自己胸膛上停住,发出刺耳刮鸣声的长剑,凰火笑的眼眸十分平静,又是“喀”的一声轻响,他背后又一柄刀自动从铠甲卡槽上跳脱出来,从他的身后瞬间升腾而起,就像飞剑一般,直接到了狄愁飞的面目之间。

  狄愁飞愈加不可置信,凰火笑已然飞在空中的两柄刀除了连着锁链,是由锁链中灌入的力量驱使,威力和速度无法和真正的飞剑相比之外,其灵动,却已经完全不亚于真正的飞剑。先前他和凰火笑对付那**蛮修行者时,已经见过凰火笑的出手,但凰火笑只是拔出了两柄刀,却从未动用过这样的手段。

  此刻他甚至来不及收回自己的长剑,唯有左手紧握成拳,一拳侧击在自己的面目之前。

  “当!”的一声如敲钟般的嗡鸣,凰火笑这柄斩向他面目之间的古朴长刀被他震飞了出去。

  也就在此时,随着被这声嗡鸣遮掩住的喀的一声轻响,凰火笑背后又有一把刀脱离了卡槽,瞬间贴着地面飞斩而上,重重的斩在了狄愁飞的腰间。

  狄愁飞身上普通的黑甲裂开,露出了内里淡白色的衣衫,锋利的刀锋割在薄如普通布衣的淡白色衣衫上,竟是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痕。

  狄愁飞一声闷哼,整个身体借势横飞而出。

  ……

  林夕一动不动的看着两人的对决之处。

  因狄愁飞剑上的光亮太过夺目,所以他虽然看不清两人的细微动作,但因这剑光反衬,他却是看到了凰火笑背上一柄接着一柄飞出的长刀的影子。

  即便是圣师,也绝对不可能御使超过两柄飞剑。

  因为人心不可二用,唯有极度专注,才能用魂力和元气沟通飞剑,而飞剑的力量和速度极其惊人,只要一个霎时失去控制,便会马上不知飞射到何处。

  没有多想,林夕便明白了凰火笑背后的六条锁链,就相当于是他身体的延伸。

  也就是说,大莽早就已经在将意念和魂力传送出去的符文上有了一定的研究。

  ……

  狄愁飞身体横飞出去之时,凰火笑的两柄刀如飞剑一般,瞬间破空而至。

  狄愁飞的身体飞在空中,无法借力,然而就在此时,狄愁飞却是一声厉喝,他的双脚下蓬发出一股磅礴的气息,凝成无数白光冲击在地上,他手中的长剑也再次发出雪亮的光芒,变成了一条雪白的长河,瞬间震飞了凰火笑的两柄飞在空中的刀。

  雪白长河朝着凰火笑斩杀而去。

  这是仙一学院最强的武技之一,长河落日。

  凰火笑的第三柄刀迎了上去,同时他身后喀的一声,又一柄刀跳脱了出来。

  第三柄刀也直接被雪白的长河震飞出去,长长的锁链崩的笔直,扯着凰火笑身上的铠甲,发出铮的一声震响。

  然而凰火笑有六柄刀。

  他的第四把刀缠绕着通红的光,斩击在雪白长河上,让雪白的长河光芒迅速黯淡下来。

  然后凰火笑反手拔出了背后卡槽中的最后一把刀。

  “喝!”

  他吐气扬声,这两把刀也同时从他的手中脱手飞出,带着他的魂力力量,汇聚着他肉身的投掷之力,斩杀到了狄愁飞的胸口。

  “噗!”

  这两柄刀重重的落在了狄愁飞的胸口,与此同时,狄愁飞手中的剑也飞离了他的手,隔空数尺,斩向了凰火笑的胸口。

  虽脱手数尺,但是滚滚的魂力和元气还是源源不断的贯入这柄剑内,这昭示着狄愁飞的修为,和那名黄眉剑师一样,也已经到了大国师的境界,只要再上一层,便能成为圣师,且能真正掌控飞剑的奥秘。

  是两败俱伤似的打法,换了任何一名同阶的修行者,都绝对不可能躲得过,而且凰火笑的魂力修为还略在他之下。

  然而凰火笑并非是普通的修行者。

  就像空中有四只无形的手陡然伸出,抓住了他背后空中的四柄刀,他体内的魂力,陡然之间打开了四条通道,贯入了这四柄刀中。

  接着,这四柄刀重重的斩杀在了距离他面目已经唯有一寸的雪白长剑上。

  在双方竭尽全力的恐怖力量对撞下,狄愁飞的这柄长剑竟是承受不住,片片震裂开来,金属碎片在空中飞洒。

  狄愁飞胸口的黑甲裂开,内里淡白色的衣衫上居然依旧没有出现任何的裂口。

  但是一阵骨裂声传来,巨大的力量还是使得狄愁飞感觉到自己胸口崩裂的许多碎骨刺入了自己体内更深处的血肉之中。

  他脑后束着头发的黑玉圆环也骤然崩裂。

  普通的边军将领都是留着短发,因为便于清理,而且不容易纠结在一起,或是在行军之中牵扯到什么东西,但他却是留着长发,而且因为魂力的震荡而一尘不染。

  此刻他脑后的头发被震得完全披散开来,一缕鲜血顺着他极薄的嘴唇蔓延开来,说不出的凄厉。

  直到此时,狄愁飞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凰火笑一定要在进入大磁泽之前和他决出胜负。

  因为有那六把刀和没有那六把刀,凰火笑完全就是两个实力截然不同的修行者。

  自己一名仙一学院最精英的弟子,将来甚至有可能成为那坐在重重帷幕之后中的人的人选,竟然敌不过黑龙军大统领?敌不过这个大莽的修行者?

  狄愁飞心中惊怒着,但他知道自己只要有丝毫犹豫,便会马上被击杀当场,于是他体内的魂力再次在他的脚下狂暴的喷涌而出,他的整个人下半身几乎全部陷于白光之中,往后倒飞而出。

  凰火笑毫不留情的追击着,六柄刀如六条毒蛇一般,不停的朝着狄愁飞噬去。

  在连追出数十步之后,凰火笑停了下来。

  每个修行之地都有一些强大的秘术,就如同他身上的六把刀,就如同狄愁飞体内魂力激发出的雪白炽烈光亮。

  而此刻,狄愁飞这种魂力不断喷发,牵引出一些独特的天地元气的秘术,也使得他终究只能重创而不能真正将这名仙一学院的精英弟子杀死,不管如何,他的身份便必定暴露了,再也无法在这里做黑龙军大统领。

  不过想到这便可以回家了,他的心中却是又莫名的多了一丝平静喜乐,整个身体也顿时变得放松起来。

  因为十分清楚狄愁飞的伤势已经重到根本对自己无法造成任何的威胁,他便开始卸下身上的铠甲。

  沉重冰冷的黑龙军铠甲被他脱卸了下来。

  六条黑色的锁链末端是六个钩子,深深的钩入了他背部的血肉之中,然而却没有任何的鲜血流出。

  他卸下了这六个钩子,卸下了六把刀,然后最后揭下了脸上的金属银色面目。

  一般喜欢用面具遮着自己脸的,要么是极丑,要么是极美。

  而他便是极美。

  他的五官精致得甚至有些不像男人。太美,便具夭折之相。这是他老师当年对他的容貌的评语,所以他便一直用银色面具遮着。

  卸下了身上所有沉重的事物,这名大莽修行者的心中更加的轻松,他看着那座土山,莫名的感觉到林夕和池小夜还在那里等着,因为那**蛮修行者已经赶到了山脚,正在朝着山上竭力的奔跑。

  “完成这件事,我便可以回家了…”

  他默默的看着,发出了一声轻微的自语,然后他空身跨过了前方的黑线,走入大磁泽。

  ……

  “想不到最终获胜的反而是他。”

  林夕远远的看着凰火笑卸甲,看着他走入大荒泽,极其遗憾的叹了口气,转头对着池小夜轻声道:“这次没办法帮你杀死狄愁飞报仇了。”

  对于凰火笑,他也有着天生的一些尊敬。因为他知道也只有对大莽最为忠诚的修行者,才会到这种地方来,执行着一些极其危险的任务。他和凰火笑之间,只是自身敌对的关系不可调和,但至于狄愁飞,他虽然不知道狄愁飞是为什么对他有那样强烈的杀意,但既然他已经知道狄愁飞想杀死他,狄愁飞便也成了他的敌人,而且是赢得不了他任何尊敬的敌人。

  池小夜一时没有回答林夕。

  她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火王的身上,她甚至担心火王不明情况下对林夕下杀手…而此刻隔得近了,她看到火王胸口的那一条伤口深得恐怖,甚至隐约都可以看到胸腔内的脏器,看见心脏的跳动。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