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四章 今后不要怀疑我

第五十四章 今后不要怀疑我

  火王距离林夕和池小夜相隔得越来越近。

  一连串晦涩的音符从他的口中发出,十分的急切。

  池小夜也马上发出了这种晦涩难言的声音,只是数句交谈下来,火王的身体便猛的一沉,再也支持不住,重重的坠倒在地。

  “他这条伤口必须马上缝合,不然他肯定会死去。”

  在池小夜和火王对话时,林夕就一直在观察着这**蛮修行者的伤势,此刻和池小夜抢到倒下的火王身前,他便马上转头对着池小夜说道。

  火王的身上有六七条伤口,但方才在他奔跑过来之时,林夕就已经看清楚了,对于这**蛮修行者而言,致命的只有这一条横贯胸口的恐怖伤口。

  这条伤口的血肉彻底翻卷着,而且还在不断流血。

  哪怕是身体机能再过强大,修为再高的修行者,血止不住,流多了也是会死的。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条伤口太深,以至于胸膛内的脏器都相当于暴露在空气之中,时间一长,这些内脏都会遭受致命的损伤。

  “你能缝合他这伤口么?”池小夜的脸色极其的苍白,语气颤抖的快速说道。

  “我带了个边军的急救包,有用于缝合伤口的羊肠线和一些止血药,但是我没有可以刺穿他血肉的钢针…那钢针在进入大磁泽之前被我丢掉了。”林夕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变得平静,以便想想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池小夜的身体都微微的震颤了起来,她身上所有金属的东西也都留在了大磁泽之外,而且她十分清楚火王的血肉比起一般的修行者都要坚韧许多倍,在这几乎寸草不生的大磁泽之中,一时到哪里去找可以刺穿火王血肉的尖锐之物?而且凰火笑已经卸甲走入大磁泽,她和林夕并没有太多时间可以解救火王。

  林夕的心也微冷,他的双手已经用力的按在了伤口的两侧,但是这种压迫止血法却是也没有办法令这么大的伤口不流血。

  就在此时,已然无力的躺倒在地的火王突然右手微抬。

  林夕霍然一惊。

  火王的右手上出现了一团血样的火焰。

  他的右手握着一小团土。

  然后这一小团土几乎瞬间被烧得结晶,硬化,变成了一团通红的陶瓷。

  “你坚持住!”

  林夕瞬间明白了,他马上从地上抠出了一块泥土,以最快的速度将泥土揉捏成了针状,在尾部用头发刺入,扩了个细孔,然后将这根土针放入了火王的手中。

  火王的身体骤然放松了一些,一股最后的力量从他的体内化生,涌入了他的右手,一团血红的火焰极其柔和的将这根针包裹住,一股股磅礴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压到这根针上。

  这根针的体积几乎瞬间缩小了一倍,但通体却是都变成了晶质。

  火焰很快消失,这根通红的针冷却下来,表面和空气接触,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然而这裂纹也只是存在于表面,就如一些瓷器釉质的自然裂化。

  林夕捏住了这根由滚烫慢慢变得温热的针,因为是第一次帮人缝合这么恐怖的伤口,看着红白翻转的血肉,他的手也不自觉的微微有些颤抖。

  “和我说些什么话,分散一些我的注意力…这根针虽然很坚硬,但是也很脆…如果我的手有些抖,有些失误,这根针便有可能折断。”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穿线,同时对着池小夜认真的说道。

  “我来自绿野城…我们的城池全部都是用活的树木建造的…我们那里没有战争…树木结出的瓜果也让我们有足够的食物…”

  “我们知道一些猛兽的习性,所以我们能够和一些猛兽做朋友。”

  “我们在泥湖后面的一个峡谷地穴里畜养了很多蓝色的凤尾蝶,我到了那里,只要打开地穴,这些凤尾蝶就会飞向大荒泽的四面八方…所有穴蛮战士看到了,就会知道我已经脱险,便都会回家…往大荒泽的深处撤。”

  “大荒泽的冬天十分寒冷,大多数植物都会死去…一般可以提供食物的树木,在大荒泽里也不能移植存活。我也还没有想到办法帮他们创造更多的食粮。”

  “……”

  池小夜慢慢的讲述着,林夕听着,他手中的针线穿过血肉,一点点的将火王胸口上这道恐怖的伤口缝合起来。

  火王没有陷入昏迷,但是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来,池小夜紧紧的抓着他的手,想要分担他的一些痛苦。

  针线终于将他胸口这道伤口全部缝合,虽然蔓延整个胸部的黑色针脚看上去依旧是那么恐怖,但等林夕敷上药物之后,却终究止住了流血。

  直到此时,火王才对着林夕点了点头,发出了一声晦涩难明的声音。

  “他对你说谢谢。”

  池小夜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下,一时也有些手足酸软,她坐在火王的身旁,对着林夕说道。

  “不客气。”林夕呼出了一口气,微笑着站了起来。

  他看到,凰火笑在灰黑色的土地上快速的穿行着,朝着他所在的这座土山逼近。

  火王又发出了一连串晦涩难明的声音。

  池小夜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尊重火王,对着林夕说出了火王的原话:“火王说,虽然你救了他,但他还是怀疑你能射中这名修行者…他说这名修行者非常厉害,而且和他交手之时都隐藏了些实力。”

  听到池小夜这样的话,林夕微微的一笑,道:“你帮我告诉火王…我肯定能射中这人。他现在怀疑我…但我射中之后,就请他今后都不要怀疑我。”

  池小夜点了点头,慢慢的将林夕的原话转述给火王。

  林夕也不再说话,他看着移动速度十分惊人的凰火笑,再次抖开了无数肉眼难见的透明丝缕,然后他抬起了弓。

  他眼前的世界里,便只剩下了凰火笑快速移动的身影,和一条从他所在的方位,连通到凰火笑位置的光路。

  就在林夕抬弓的这一瞬间,凰火笑的心有所感。

  他的跑动路线不再是直线,而是毫无规律的左右跳跃前行。

  他的每一步也不向方才那样一践踏地面就是跃出七八米的距离,而是每一步两三米,以更快的节奏前行,这样一来,即便是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都能最快的做好闪避动作。

  “就是这里了….”

  林夕没有迟疑,就在凰火笑接近山脚的瞬间,他拍碎了身旁的一根泥柱,行云流水般的拈出蓝汪汪的箭矢,开弓、控弦、施射。

  “嗡!”的一声空气震鸣。

  蓝色的箭矢瞬间消失在他的面前。

  凰火笑骤然抬头,瞳孔瞬间收缩。

  林夕的箭矢已经完全消失了,他所看到的,只是一个以惊人速度砸落下来的灰黑色巨大尘球,这个灰黑色尘球的直径,至少有五六米。

  “轰!”

  他脚下的地面瞬间被他踩得崩裂,他的整个人如一柄飞剑般横空飞了出去。

  “轰!”

  几乎同时,尘团在他附近数米处重重砸落。

  强大的冲击力引起的大风竟使得他的耳边都是剧烈的呼啸之声,一些略微粗大的尘粒溅射到他的脸上,甚至都刮出了微微的血痕。

  没有射中!

  池小夜的面色骤然变得雪白。

  虽然这个尘团几乎已经挨到了凰火笑的边,但是没有射中就是没有射中。

  然而林夕的面上却没有丝毫的动容,自从他有足够的时间等到脑海中的那“青色轮盘”回复,又见到只有凰火笑一个人进来,他便知道自己已经无论如何不可能失手,甚至已经用不到别的箭矢。

  于是此刻他只是直接在心中喊了声“回去!”

  时间回到十几个呼吸之前。

  林夕给了自己足够的时间回想方才箭矢和凰火笑身体的所有轨迹,他在心中极其精准的计算着时间,然后抬起了弓。

  凰火笑骤然抬起了头。

  然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来不及闪避,庞大的灰黑色尘球,直接如陨石一般,压到了他的身上。

  他只来得及双手遮挡在面目之前,竭尽全力的往前推出,体内的力量拼命的由他的双手涌出。

  一声轰鸣之间,灰黑色尘球震散,形成了无数条黑色的线条,往后方溅射而出。

  凰火笑的整个身体也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往后倒飞而出。

  而几乎就在他双脚离地的瞬间,他的感知之中,出现了一支箭矢。

  他的双手往下捉去,然而却根本不可能跟得上这支箭矢的速度。

  “噗!”

  箭矢完全洞穿了他的胸口,带着一条血浪从他的背后飞出,飞行了数十米,便又有无数的尘埃吸附上去,最终变成一团黑球,重重掉落在地。

  在变成黑团的箭矢落地的瞬间,凰火笑也颓然的跪倒在地。

  池小夜和火王的嘴都张开了,一时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他们都没有想到,林夕竟然真的射中,而且只发一箭,便将这名强大的修行者射中倒地。

  “恩?”

  就在此时,林夕却是微微的蹙起了眉头,再次抬起了手中的神梨木弓。

  原本已经颓然坐倒在地的凰火笑,竟然又站了起来,一步步的朝着这土山山顶前行。

  但林夕抬起了手中的弓之后,却没有再次施射。

  因为凰火笑走得十分缓慢,鲜血不断的从他的胸口涌出….他的身体,已然支持不住了,他已然不可能对林夕等人造成什么威胁,只是因为一种强大的意念,支持着他一步步走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