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五章 飞越荒泽的蓝蝶

第五十五章 飞越荒泽的蓝蝶

  林夕此时可以轻易的射中凰火笑,然而不知为何,他却是没有动手,反而微微叹息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神梨长弓。

  凰火笑的脸上没有什么杀意,唯有一丝莫名的苦涩。

  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涣散,在距离林夕还有近百步之时,他的身体再次倒下,再也无法起身。

  林夕听到风中有模糊不清的声音,他以为凰火笑这名大莽修行者有最后的话要说,他便极其谨慎的往下慢慢走去。

  等走到距离凰火笑十几步时,他看到凰火笑已经陷入昏迷,而那原先模糊不清的声音,便只有两个字:“回家…”

  林夕的神色略微有些动容。

  他在这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事…他想到了鹿林镇,又想到了在这里牺牲的云秦军人,他们最后想着的,恐怕也是自己许久没有见到的家乡。

  这名身在云秦的大莽修行者,他的家乡是什么样的?

  林夕看着凰火笑,他明白了支持着他最后往上走出那么多步的,只是对于回到故土的渴望。

  林夕沉默着,犹豫了片刻,听着凰火笑无意识吐出的那回家的声音,他却是再次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将那枚瓷针取了出来。

  他走到了凰火笑的身边,开始缝合凰火笑前胸和背后的伤口。

  将伤口全部缝合起来,上好了止血药物之后,林夕站了起来,看着依旧陷入深沉昏迷着的凰火笑,认真的低语了一声,“如果你还能活着…那就回家,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他说着这句话,脚尖也在地上划动着,将这一句话也留在了地上。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或许在有些人看来很傻,他也不知道凰火笑这样沉重的伤势,还能不能活下来,但他还是忍不住这样做了。

  做完这件事,他觉得心里说不出的放松。

  他没有再看凰火笑,转身走回了池小夜和火王的身边,有些略微感叹的轻声道:“应该都结束了。”

  云秦龙蛇边军大多都朝着旅人芋林的方位在集结,等到云秦军方发现池小夜并不在那片区域中时,大雨已经席卷了大荒泽的大部分区域。

  凰火笑已是大国师级的修行者,云秦龙蛇边军中仅有的数名圣师阶的大修行者都不可能是大莽人,那名炼狱山圣师也绝无可能再有比凰火笑修为和身份更高的接应者。

  像他和狄愁飞这种级别的人物想要杀他,也决计不可能让云秦军方知道。

  所以到了这么深入大荒泽的区域,凰火笑和狄愁飞便应该是追杀他的最后对手。

  所以这一切都应该结束了,这龙蛇边关自今年春起就开始谋划的这一战,也应该结束了。

  ……

  林夕搀扶着池小夜、背着火王,又开始了跋涉。

  吉祥不知道接下来他们要去哪里,但跟着林夕,它却感到安定。

  只是很快,它感觉自己的肚子又有点饿了,想到林夕的身上此刻似乎也没有什么吃的,想到方才闭上眼睛,和林夕一样从周围的天地里面汲取一些东西之时,浑身会暖洋洋的比较舒服,也会暂时忘却饥饿,它便马上闭上了眼睛,开始尝试那么做。

  很快,丝丝的看不见的天地元气开始汇入它的体内。

  林夕的修为还无法感知到这种细微的元气流动,但他背着的火王却是感觉得到,于是这名穴蛮修行者怔了许久,用晦涩难明的声音赞叹了一句。

  “火王说你这头狐猫很了不起。”池小夜对着林夕解释道。

  “当然,它是吉祥。”林夕笑了笑,骄傲的说了句废话。

  ……

  和林夕料想的一样,在穿越了广阔的大磁泽之后,再也没有出现任何修行者的身影。

  等到视线之中再次远远的看到泥湖的影子,林夕就知道最后的目的地终于到了。

  泥湖之后,有大片大片的土丘,长满了各种各样的刺木。

  林夕搀扶着池小夜,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土丘,然后顺着一条幽暗的土洞,走入了一个土丘,然后他又看到了之前没有见过的瑰丽景象。

  一条条巨大的根系从洞顶垂落下来,就像一颗颗倒生着的树。

  这些根系上面,重重叠叠,全部挂满了深蓝色的蝴蝶,不知道有数十数百万之多,就像这洞中长满了一株株巨大的蓝色花树。

  所有这些深蓝色的蝴蝶翅膀微湿微皱,似乎在沉睡。

  吉祥也感受到了无数弱小的气息,惊讶的从林夕的怀中醒了过来,然后它也看得呆住了,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如此的好看,怎么会如此的多。

  池小夜的绿瞳中有晶莹的泪珠涌了出来。

  她想到了那些在大战中死去的穴蛮战士,想到了那些用死逼着她一个人逃的穴蛮,想到了那个喊她姐姐,喜欢游历,来到了大荒泽,却被狄愁飞的大军毫不留情的杀死的小女孩。

  那个同样绿瞳的小女孩很喜欢蝴蝶。

  所以她在这里蓄养了这些蝴蝶,原本是想杀死狄愁飞,大战胜利之后,将这些蝴蝶全部放出,让这些蝴蝶飞向四面八方,飞向大荒泽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云秦的强大却是远超出了她的想象,此刻,她必须让这些蝴蝶,来拯救那些依旧不惜为她而死的穴蛮的生命。

  她无声的哭泣着,拉动了数根连在洞洞的绳索。

  大块大块的泥土崩落了下来,形成了几个连通到外面天空的孔洞。

  新鲜的空气和微弱的阳光透入了下来,所有这些沉睡般的蝴蝶开始惊醒,它们的美丽的蝶翼开始伸展开来,飞向了上空落下的光柱,然后慢慢的形成了一条条蓝色的美丽洪流,从这个土丘中飞了出去。

  无数的深蓝色美丽蝴蝶,迎接自己的新生,飞向大荒泽的四面八方。

  ……

  一支浑身黑甲的云秦军队在一片土坡上严阵以待着。

  为首的一名云秦将领身穿着一件青狼重甲,身躯显得特别的森冷和庞大。

  他的身后,六百余名云秦军人手中所有的兵刃都已出鞘,他们的视线之中,有许多穴蛮战士正在逼近。

  这是一支带着不少嗜血巨鳄的穴蛮大队,人数在一百七十名以上。

  双方都十分清楚,在这样的人数比例的情况下,对于双方而言都是势均力敌的惨烈死战,无论最后哪一方获胜,恐怕都不会有多少人活着。

  所以无论是坡上沉冷如铁的云秦军人,还是不断逼近的穴蛮战士,双方的呼吸都已是异常的灼热。

  为首的云秦将领苦涩的吞了口口水,他自知在必须身先士卒的情形下,这一战下来,他恐怕生还的可能姓不大,他知道对于自己而言无法选择,所以看着这些逼近的穴蛮战士,他再次大喝了一声,“为了云秦!为了荣光!”

  “为了云秦,为了荣光!”

  他身后所有的云秦军人也都发出了悲壮莫名的吼声,然而在这一刻,这名准备慷慨赴死的云秦将领的脑海中,也闪现出了自己妻子和父母的面容。

  “怎么回事?”

  然而就在此时,这支散发着说不出慷慨壮烈的军队,却是出现了莫名的无声搔动。

  因为就在此时,他们所有人看到,原本在决然的挺近着的穴蛮大队突然停了下来。

  所有的穴蛮都似乎在聆听着什么声音一样,抬头看着天空,然后这些穴蛮都转过了身,开始离开。

  身穿青狼重甲的云秦将领愕然。

  他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改变,天空中除了微弱的风声之外,没有其余的声音。

  突然,他看到了一些蓝色的影子。

  他看到有美丽的蓝色蝴蝶飞过。

  有一只蓝色蝴蝶徐徐飞到他的身前,正好落在了他肩上的铠甲上。

  这名云秦将领并不知道这些蓝色蝴蝶意味着什么,但他看着这只蝴蝶身上美丽的色彩,看着它安宁而静谧的停留在自己的铠甲上,看着那些退却无踪的穴蛮战士,他的双眼,却莫名的热泪盈眶。

  他身后许多蒙着黑巾的云秦军人,也是不自觉的热泪盈眶。

  ……

  两名云秦侦察军士静静的潜伏在荒草之间,有一只翩翩飞舞的蓝色蝴蝶,落到了他们手持的黄铜鹰眼上。

  他们的视线中,远处的一支原本朝着旅人芋林方位前行的,足有五六百名穴蛮战士的穴蛮大队,却是转变了方向,开始朝着大荒泽的深处撤退。

  在另外的某处地方。

  一支云秦军队正和穴蛮战士在厮杀着。

  一柄黑色的长剑在空中划过,带出了一条血水的同时,正好将飞过的一只蓝色蝴蝶斩成了两片。

  然后这片杀声震天的战场很快变得安静了,所有的穴蛮如潮水一般的退却,只剩下近百名剧烈喘息,浑身披血的云秦军士。

  与此同时,在另外的一处,有一支全部身穿着重铠的云秦军队正潜伏在一片谷地之中,如狼的目光盯着远处荒草的一些异动。只要那些穴蛮再走近一些,这支战力惊人的云秦重铠军就会冲上去,将他们绞成碎片,然而就在此时,他们发现,那些穴蛮不再前行,而是快速的退却。

  一道道传递军情的烽火在大荒泽上燃起,所有传递的消息都是一致的…所有的穴蛮正在退去,朝着大荒泽的深处退去。

  一只蓝色的蝴蝶,飞过了重重的荒泽,落入了龙蛇山脉之中,落在了一座塔楼上,一名持戈守卫的云秦军士的身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