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章 灵祭祭司?

第四章 灵祭祭司?

  巨蜥巨大的头颅探过了芦苇丛,然后是显得过分庞大和强壮的身体穿过去,将大片的芦苇都踏平在脚下。

  两名铁头盔上饰有染血鸟羽的云秦军士看到这头巨蜥之时,顿时发出了剧烈的厉吼声:“敌袭!”

  数十名在后方一片干地上休息的云秦军士顿时全部涌了出来,然而巨蜥上马上响起的一声“铁城”却是让两名哨岗和这些云秦军士全部怔住。在接下来的一瞬间,看清巨蜥背上巨大平台般的藤鞍上坐着的并非是穴蛮战士,而是一名年轻人,所有这些云秦军士的第一个反应全部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一时间竟无人回答口令。

  巨蜥背上的林夕很理解这种震惊,于是他温和的笑了笑,道:“我是羊尖田山巡牧尉林夕,请问你们隶属龙蛇何部?”

  这些头戴的铁盔上都装饰有染血鸟羽的云秦军士终于从极度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了一些,一名身材高大的浓眉军士越众而出,对着林夕躬身行礼,语气微颤道:“参见林大人,在下方池未,南鱼山侦察军校尉。”

  “原来是侦察军。”

  林夕顿时反应了过来,怪不得眼前这批军士身穿的都是手臂边缘有利刃的铁片甲,脚上穿着的也都是和黑龙军一样的装有特殊弹性钢机括的特殊军靴。云秦的侦察军的使命便是刺探军情、绘制军图,所以都是些对于大荒泽情况极其熟悉的老兵,且都受过特殊训练,脚力都是极好,身上的制式装备也都是为可以快速穿越大荒泽中绝大多数地形所设。说得简单点,这就是特别能跑的一群人。

  “连龙蛇南边的侦察军都赶过来了。”林夕对于龙蛇边军各部并不是特别熟悉,但他至少知道南鱼山是在龙蛇山脉的南端,距离这次大会战的龙蛇东段路途实在有些远,想到这次会战连这么远的队伍都调集了过来,林夕就忍不住有些感叹,说了这一句。

  “我们已然在回程,没有在执行军务,且这方圆百里先前已经没有穴蛮活动的踪迹了。”方池未揭开了脸上蒙着的黑巾,这是一名中年国字脸浓眉军人,充满龙蛇边军特有的铁血和骁勇气息,此刻却是满脸的赦然。

  林夕微微的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对方是因为自己到了这么近才发现,觉得有些丢脸,因为侦察军本身就应该是最警醒,应该最早发现敌情的军队。

  “我明白。”林夕温和的回话道:“这战下来…大家都已经很累了。”

  林夕的这句话骤然拉近了双方的关系,所有这些侦察军军士只是因他的大家两字,便对这名骑乘在巨蜥上的年轻将领有了很大的好感。而依旧极其强烈的视觉压迫感和震撼使得方池末在接下来一句话便忍不住问道:“林大人,这头巨蜥…是你俘获的?”

  林夕知道自己自然不能说这头巨蜥是池小夜和火王送的,他便微微的一笑,点头道:“是的。”

  一声声的倒抽冷气声顿时连成了一片。

  方池未和所有这些侦察军军士眼中的震撼瞬间变成了敬佩。

  侦察军的主要任务便是刺探军情和发现敌人部队的动向和意图,并非是正面交战部队,但正因为如此,侦察军反而会见到对方更多的队伍,甚至更为接近一些对方的队伍,所以龙蛇边军此次抽调而来的许多队伍可能没有见过巨蜥骑乘,甚至依旧不知道穴蛮这种强力至极的东西的存在,然而侦察军却是不止一次见过穴蛮这种恐怖而强大的兵种,不止一次见过这种巨蜥骑乘和云秦军队的交战,他们十分清楚这种巨蜥骑乘的战力有多恐怖。

  生擒一头巨蜥骑乘,那是什么概念?

  方池未这名骁勇的侦察军军校的大脑混乱了很大一会,才理清了头绪,恢复了一些思考能力,“林大人…你现在要到哪里去,你的巡牧军呢?”

  “我正准备赶回羊尖田山军部。”林夕解释道:“我有一些重要军情要汇报…我羊尖田山巡牧军本身受命前往旅人芋林搜索,在途中我遭遇了穴蛮的修行者,和他们失散了,还未联络上。”

  “遭遇对方修行者…不是全军覆没?”

  四周倒抽冷气的声音更响了一些。

  看着林夕单身一人,不少侦察军军士都忍不住想着是不是所有巡牧军军士都全军覆没了,以这样的代价才让林夕生擒了这样一头巨蜥骑乘,然而听林夕说他只是孤身一人遭遇了穴蛮修行者,并生擒了一头这样的巨蜥骑乘,这种功绩,让他们心中的敬佩更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林大人,您是我们云秦军人的骄傲。”

  方池未看着林夕的目光完全不同,他再次深深的对着林夕躬身行礼。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咕噜噜的腹鸣之声。

  “大人是否许久没有吃东西了?”因为绝大多数需要深入大荒泽的军人都很熟悉这种声音,于是他马上又问道。

  林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摸了摸吉祥的头。

  这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的声音其实并不是他发出来的,而是吉祥发出来的。吉祥的食量大得惊人,虽然这些时日他将路上采集到的食物大部分都给了吉祥,但吉祥似乎还从来没有吃饱过。

  “你们有吃的东西可以分些给我么?”

  若是自己,林夕肯定不会开口这么说,但想着吉祥自从降临到这个世上之后恐怕还没有好好的吃饱过,他便忍不住开口说了这一句。

  “咿…”吉祥两个爪子按在自己的肚子上,似是也有些不好意思,但又很享受林夕的抚摸,发出了一声轻叫。

  随着这一声轻叫,它的口中有一条白气射出。

  上空,就连林夕都没有注意到,有一头不知名的鹭类飞鸟正在飞过。

  这一条白气就像林夕的箭矢一样,正好落在了上方飞过的这只飞鸟身上。

  这只长满灰色羽毛的飞鸟变成了白色,连任何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僵僵的从上空落了下来。

  “啪嗒”一声,正好落在几名侦察军军士的身前。

  吉祥很高兴的又是“咿”的一声轻叫。它知道林夕这次没有注意到这只鸟,但是昨天夜里它见过林夕射箭,射落了一只这样的鸟,而且还用火烤熟了,味道很好。所以它便学着林夕,将这只鸟打了下来。

  ……

  所有的侦察军军士不可置信的看着身上挂满厚厚白色冰霜的冻僵的鸟。

  这一片地方再次鸦雀无声,唯有沉重的呼吸声。

  林夕也怔住了。

  自从遇到吉祥之后,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吉祥展现出力量,远远的看着那一只浑身结满白色冰霜的冻僵的鸟,林夕忍不住想这样的一道白气冲击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是否能够挡住。

  对于这支侦察军而言,林夕的出场方式已经足够震撼,因为巨蜥太过庞大,太有压迫力,所以他们都甚至没有注意到林夕的怀里还有这样一个小东西,而此刻这个小东西,使得林夕在他们眼中的出场方式便变得更加的震撼。

  方池末脸上的神色完全变掉了,由极度的佩服变成了极度的崇敬。

  “林大人...你竟是一名灵祭祭司?”

  “我…”林夕张了张口,自己却也是愣住。

  云秦的战争祭司,是灵魂最为高洁,最为光明的存在,他们游走在各地边关的战争之中,抚慰伤者,带给军人以信仰,以心灵的力量,而唯有最为高洁,信仰最为坚定的战争祭司,才能得到妖兽的认可,才能令强大的妖兽成为他的伙伴,成为他最忠实的战友,这些祭司,便叫做灵祭祭司。

  在云秦,灵祭祭司,代表的便是光明,便是崇高。

  青鸾学院的灵祭系,便是培养各种祭司,最终目的当然便是培养战争祭司和灵祭祭司。

  林夕上过些灵祭系的课目,他知道拥有一头妖兽成为最忠实的伙伴,便是灵祭祭司的唯一标准…他现在有吉祥…如果按照这个标准,那他也能算是灵祭祭司了?

  因为他根本连名祭司都不是,连一些祭司的教义,连如何沟通妖兽都没有学过,所以他之前压根都没有想到过这点。

  然而此刻方池未的这句话却是让他瞬间反应过来…这世间所有的妖兽,都没有一个好脾气的,都不是阿猫阿狗,容易和人建立起互相信任关系的。所以这世间像木青这样的灵祭祭司才极少极少。

  他有些发呆于吉祥和自己的关系是否就已经和灵祭祭司和妖兽伙伴的关系一样,一时张口愣住,但方池未却是马上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又是微微变色道:“我真是蠢笨…竟然会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林大人若不是灵祭祭司,又如何能够驯化这样一头巨蜥?”

  灵祭祭司和妖兽伙伴的关系,和自己和吉祥之间的关系一样么?

  如果一样,那自己岂不是真的算是灵祭祭司了?

  林夕看着那头冰成冰疙瘩的鸟,愣愣的想。(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