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章 惊动中军帐

第五章 惊动中军帐

  林夕一时的发呆沉默在所有这些侦察军军士的眼中化成了谦虚和矜持。

  在所有的云秦人看来,冰雪雷电这些东西,都是上天才能赐予的东西,即便有些魂兵能够激发出这些东西,那也是依赖于上苍赐予的炼制魂兵的材料。

  能够凭空创造出这些东西,驾驭这样力量的修行者和妖兽,都是秉承着上苍某种特殊的旨意和使命而孕育而生在这世上的。

  能够得到妖兽信任的灵祭祭司,已经极其不凡,而能够得到可以控制天地元气的妖兽信任的灵祭祭司,在云秦人看来,则更是应承了上苍某种特殊使命的人。

  “大人,我们有清水和肉干、菜干,可以么?”

  想到先前林夕询问有没有吃的东西可以匀给他的话还没有回答,自己却还多问了那么多些话,方池未这名和绝大多数边军将领一样拥有最忠实信仰的侦察军军校极度的歉然,再度崇敬的躬身行礼,问道。

  “当然可以,但你们够么?”林夕顿时躬身回礼。

  “没有问题。”想到能够为一名灵祭祭司服务,所有这些侦察军军士都是由心的激动,方池末马上让身后的侦察军军士递上来大袋的肉干和菜干,以及数个皮囊的清水,“我们龙蛇南路军的一些集结地距离此处已然不远。对了,林大人,龙蛇中军集结地就在龟尾屿,距离这里也并不算远。先前听说你有重要军情要汇报,可以直接赶去那里。”

  林夕知道自那些蓝尾蝶飞出之后,这一次大战便告终结,所以他听到在这大荒泽之中已经有一些大型集结地划定并没有感到惊讶,他从巨蜥背上的藤鞍上跃落下来,接过方池末手中的东西之后,微微沉吟,问道:“你知道我们羊尖田山方面的集结地么?”

  方池末用饱含敬畏的目光看着挂在林夕身上的吉祥,答道:“在秋吉泽附近。”

  “我身上的军图已经损毁了,能否给我一份军图?”林夕有些歉然道。

  “这当然可以。”方池末马上接过了后方主动递上的一份军图,递给了林夕。

  “谢谢你们的慷慨。”林夕躬身行礼,和云秦军方大举收缩之后,他第一支遇到的军队告别:“祝你们一路顺风。”

  “一切为了云秦,为了荣光。”

  所有侦察军军士都肃然的行礼送别,因为那头冻僵了的飞鸟还在他们的脚下散发着寒气,他们亲眼见到了吉祥在他们面前展示的力量,所以他们全部相信林夕是灵祭祭司,所以林夕临别的祝福,便更是让他们每个人都觉得浑身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下,在这片从看不见真正热烈阳光的地方。

  ……

  吉祥恋恋不舍的看着这支侦察军…事实上它是舍不得那只被它打下来的不知名飞鹭。

  打下这只飞鹭也消耗了它许多的力气,使得它的肚子似乎更饿了一些,它的两个按在自己柔软肚子上的爪子也觉得自己的肚子更瘪了一些,所以它怎么都想不通林夕为什么不把那头飞鹭带走,直到林夕将一根肉干和一根菜干递到它的面前。

  食物独有的香气顿时让它口中的唾液大量分泌起来。

  “咿…”

  它轻叫了一声,按在自己肚上的两个爪子顿时一爪一个,抓住了这肉干和菜干,拼命的往嘴里塞。

  一股剧烈的幸福感顿时充斥了它的全身。

  “原来是这样…”

  它顿时觉得懂了。

  边军的肉干大多是用牛肉、驴肉烘制、菜干一般都是用龙蛇这边独有的一种如莴苣般的蔬菜烘制,这两种东西只是能够让一般的军士在十余天之内的行军之中保持一定的体力,压制得极为紧实,自然算不上什么美食,但因为加入了食盐等调味料的关系,比起它和林夕这些日在大荒泽之中吃到的大多数东西,却不知要好吃了多少倍。

  所以它以为林夕是用那只冻僵了的飞鹭换取了这些吃食…它纯真的觉得,这的确很划算,真好。

  林夕也拿了一根肉干慢慢的嚼着。

  看着吉祥发亮的眼睛和鼓鼓的飞快动着的腮帮,他感觉到了吉祥此刻的幸福和满足。

  想到这样老而难嚼的肉干都让吉祥这么快乐,他便顿时更加感受到了吉祥这生来便遭受的苦,便想到今后一定要让这生来可怜的小家伙少吃苦。

  ……

  侦察军的军图比起一般的军用地图要标注的更为详细,借助这份地图,林夕很快确定了秋吉泽的位置——距离他此刻所在的地方约三个时辰的路途,在军图上对于这秋吉泽有一个醒目的标注,黑珀石。

  黑珀石是一种类似于琥珀的宝石,所不同的是林夕十分清楚,寻常琥珀是不知多少万年的松脂埋于地下形成,而这种黑珀石却不知是何种植物的汁液埋于地下后形成。

  这种黑珀石是大荒泽之中的特有出产,研磨后的粉末有极强的安神作用,可以用来医治惊吓过度导致精神不正常的人,然而这种东西最为重要的作用却并非药用,而是可以用以填充一些独特的雕刻纹理,然后这些纹理就能够引导魂力…成为真正的符文。

  黑珀石,是云秦炼制许多魂兵所需的材料,是分量极重的军需品。

  在赶到距离秋吉泽还有六七里的地方,在一个土丘的顶端,林夕就看到这个在地图上就像一个被啃了一口的月亮一般的水泽,其中有十几块足球场大小的地方,已经被用装土的草袋围了起来,有许多军士正在不停的往外排水,并乘机往下挖掘,将大量挖出的土方运往水泽外地势较高的干地上。

  围绕着这个水泽,是大片大片的红杉林地,林夕明显看到有些最高的红杉树上已经搭建了简陋的角楼。

  林夕并没有查看多久,只是下了这个土丘,行进了大概十分钟不到,就被从四周涌出的轻甲骑兵包围了。

  “来人通报!”

  因为早就通过黄铜鹰眼看到了林夕,所以此刻在看到巨蜥骑乘上的林夕之后,这批涌来的轻甲骑军在剧烈的震撼之余至少保持了些许的镇定,总算能够进行第一时间的问询。

  “羊尖田山巡牧军巡牧尉林夕。”林夕出声道。

  ……

  数百名军士正在仔细的检查从水泽中挖出的土方,一颗颗大大小小的黑珀石从黑色的烂泥中被挑拣出来。

  这块空地旁的红杉树林中,有上百个大型的黑色营帐。

  这些营帐周遭开辟出来的空地上,有一些平时根本难见的弩车、投石机、穿山弩、重甲等大型军械整齐的堆列着,有许多肃冷如铁的军士在旁边站岗守卫。

  这些营帐中,最中的一个营帐门掀开了。

  一名身穿黑色链甲,腰佩长剑的中年将领走入了这个足可容纳百人的大帐之中,对着坐在大帐正中的羊尖田驻防提督田墨石急切的禀告道:“大人,羊尖田山巡牧尉林夕回来了。”

  羊尖田军部的最高官员正三品镇守提督田墨石是一名面容清癯的中年男子,五官十分普通,但偏偏两条眉毛却是黑如墨汁,两片嘴唇却又是红如朱漆,只是这两相颜色对比,无形中便给人一种威严如山岳,腥风血雨扑面而来的气息。

  “林夕?”

  听到中年将领的禀报,田墨石眉头微皱,平淡道:“虽是青鸾学生,但毕竟只是区区巡牧尉…之前便接到过监军处有关他视友军死伤而不救的弹劾,虽还未查实,但接下来他脱军独行,未按期至旅人芋林搜索的简报却肯定无误。先行收押起来,好生待着待查便是,只要以礼法待,青鸾学生也不会执拗生事,何须如此慌张,需要呈报到我这里。”

  “田大人。”面色凝重的中年将领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也无半点废话,“他是骑乘着一头巨蜥回来的...且军中的三位祭司恐怕要和他起冲突。”

  “什么?!”

  田墨石霍然而立,“你是说他驾驭着一头巨蜥骑乘回来?”

  中年将领深吸了一口气,道:“是的,那是一头配备了藤鞍的穴蛮巨蜥骑乘,而且那头巨蜥没有半点伤势…对他言听计从。”

  田墨石的眉宇间有了真正的震惊之意,“那军中的祭司因为何事恐和他有冲突?”

  中年将领道:“三位祭司说他带回了一头厄运妖兽,大不吉。”(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