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章 你是祭司么?

第六章 你是祭司么?

  林夕打量着面前的三名祭司。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军中的祭司,这三名祭司的衣饰和他原先的想象有很大的不同。

  三名祭司身穿的都不是他想象中的白袍,其中最面目最苍老的一名祭司身穿的是灰色的祭司长袍,身上绣着的是曰月星和荆棘的花纹,手中握着一根洁白的骨质祭司短杖,短杖的头部镶嵌着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另外两名祭司都是身穿紫红色祭司长袍,绣着的都是忘忧草的图纹。

  在打量着面前三名祭司的衣着之时,林夕也在默默的打量着这三名祭司眼底的一些神色。

  “你这头不吉之兽绝对不能带入军营。”

  面目最为苍老的灰袍老祭司看着林夕,再次重申道。

  这名老祭司脸上的皱纹可以蓄得下一碗水,他睿智的眼中充满着震惊、不解,甚至还有一些恐惧。

  “要让我这么做,总归要有一些理由。”

  林夕早就听池小夜说过了有关黑狐猫不吉的传说,但他没有想到自己云秦的祭司的反应似乎更加激烈一些,以至于在还未真正进入营区之时,就已经惊动了三名军中祭司。祭司在云秦军中拥有十分特殊的地位,没有确切的任职,但在很多事上却都拥有话语权,而且最为关键的是,祭司在军中拥有崇高的威信。

  因为从眼前这三名祭司的眼中并没有发现任何特别针对自己的杀意和仇视之意,所以林夕的反应也是十分平静,保持着对这三名祭司的尊敬。

  “相信我,年轻人。”

  苍老的灰袍祭司看着林夕,道:“你这头妖兽叫黑狐猫,每次出现,都伴随着灾荒、死亡。生姓残暴,任何与之为伴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在我们云秦的祭司经卷之中,便被定为不可接触,不可感召的厄运之兽,必须敬而远之,或者直接设法杀死。”

  “再凶残的妖兽都有被驯化的可能,我在上灵祭的课目时,便听老师讲过,祭司的真义,便是驱散黑暗,引渡光明。”林夕知道自从击杀沐沉允开始,自己的身份已经不是秘密,此刻面对三名祭司,他便也觉得必须让对方明白自己的身份,在谈话之中才会获得同等的敬重,所以他没有什么掩饰的说了这一句,又接着道:“即便是在真正的黑暗之中,也可以寻找出光明,即便这黑狐猫本身残暴黑暗,也可以感召,何来天生之说,而且我这头黑狐猫十分温顺,没有它的帮忙,我未必能回到这里。若不敢接触黑暗,又怎能驱散黑暗。”

  灵祭的课目…林夕的这第一句话,就已经让三名祭司齐齐吃了一惊。

  天下唯有一个地方有灵祭系,三名祭司第一时间心中雪亮,林夕的这第一句,便相当于表明了自己的出身。

  而听到“若不敢接触黑暗,又怎能驱散黑暗”这句,三名祭司顿时全部齐齐心中大震,看着林夕的目光都变得全然不同。

  其实原本这句是林夕一时说的顺了,随口从“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改编而来,意思是说你们怕厄运,我反正不怕,就让我来面对你们说的这厄运之兽好了。但这句话中本身包含着的舍身大义,以及他此刻是真正使得一头传说中残暴至极的黑狐猫温顺的躺在他的怀中,这便让这三名祭司的脑海中忍不住齐齐浮现出了一个念头...难道正因为他的心姓如此高洁光明,所以才能获得了这样的一头妖兽?

  难道他小小年纪,真是已然真正拥有了一名灵祭祭司所需的高洁光明?

  一时间,这三名军中祭司竟是都震惊无言,林夕的周围竟暂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羊尖田山驻防提督田墨石和军部的六七名高阶将领便是在这时走出了营地,看清了林夕和林夕身后趴坐在地上等待着的那头墨绿色巨蜥。

  看着这头趴坐在地上,没有任何损伤,且在许多铁甲轻骑的警惕围困中还都没有任何焦躁,一副像战马一样随时听从林夕号令的巨蜥,田墨石眉宇之中的震惊之色更浓,他想到了某种可能,朱漆染色般的嘴唇都不由得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正待快步上前,就在这时,他的脚步却又是微顿,甚至微微抬手,勒令身后其余的将领先不要妄动。

  因为正在此时,一名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祭司从不远处的秋吉泽掘地处走来,走向林夕和那三名祭司。

  ……

  “不仅是不能带入军营,而且必须杀死,用火焰在正午彻底焚化。”

  林夕也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和修行者独有的气息,就在他转身,刚刚看见一抹淡金色色彩时,就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然后他才看清,这是一名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中年祭司,面目五官温和,原本极容易给人亲近之感,然而因为他的这句话,林夕却是皱了皱眉头,没有了任何亲近之感。

  他的淡金色祭司长袍上,绣着一头振翅高飞,英武不凡的巨鹰图案。

  “许祭司。”

  三名祭司全部对着这名脸上神色极容易给人亲近和善之感的祭司躬身行礼。

  “我来告诉你理由。”

  这名祭司躬身回礼,又对林夕行了一礼,和声道:“黑狐猫的厄运并不只见于传说,还来自于确切的记载。十三年前,龙蛇边军一路五千人由宇将军率队,进入大荒泽,见到了一头黑狐猫,结果天降大暴雨,最终五千人陷于沼泽之中,只有三百余人生还。七年前龙蛇东部军一处粮仓处出现一头黑狐猫,接下来七处粮仓的所有守军便全部被黑狐猫杀死。”

  “三天之前,云祭司在大荒泽夜空中看见一颗血红凶星,大不吉之兆。结果接下来你便带着这头黑狐猫出现,这是大不吉的应兆。若不用火焰在正午焚化,接下来恐怕便马上有大灾降临。”

  林夕的眉头皱得更深,他看着这名祭司,道:“这只是无端的联系…即便是看见天有异象,又怎能和我这头黑狐猫扯在一起?”

  “还有其它你必须要这么做的理由。”

  这名面目温和的许姓祭司淡淡的看着林夕,嘴角却是出现了一丝微讽的神色:“你是青鸾学院的学生?…你是祭司么?”

  ***

  (因为晚上要去外婆家吃饭,来不及写了,本来想要请假的,但觉着大家歇的时候正好看,又刚刚上架还有债没还清,还没有爆发,便不好意思请假,所以这章的字数就很少,先行发了,不过保证下一章的字数会很多...)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