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章 这也是一头鸟

第七章 这也是一头鸟

  巨蜥骑乘的庞大,百名铁甲轻骑的环绕,以及三名祭司的出现,早已吸引了秋吉泽周遭绝大部分军士的注意力,只是因为有着严明的军纪,这些军士才没有聚拢上来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而此时这些军士也发现羊尖田山军部的一些最高将领都已从营地中走了出来。

  至于那名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祭司,绝大多数的军士也是根本不知身份。

  因为他们平时也根本没有见过这种服饰的祭司,他们只知道身穿灰色祭司袍的是镇魂祭司,身穿紫红色祭司袍的是普通的战争祭司。

  ……

  因为先前也没有见过军中的祭司,所以林夕也不知道各种祭司袍所代表的含义,但是从其余三名祭司的态度,他看得出这名身穿淡金色祭司袍的祭司身份在其余三人之上。但此刻他听到这名祭司的问题,却是并没有回答,只是平静的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明白的,却正是这件事的症结所在。”

  面目温和的许姓祭司看着林夕,道:“云秦不知道有多少怀着真挚信仰的人想成为祭司,然而却没有多少人能够真正成为祭司。”

  “要成为一名祭司,不仅要精通祭司的教义,自身不违反祭司的教义,而且必须学习如何从日月星辰,从风吹云动中去获得上苍的启示,预知气候的变幻。必须掌握救治之术,不仅要救治一些身体的疾病,最重要的是要救治灵魂中的伤痕和黑暗。必须要如何去抚慰生灵的灵魂,知道用什么方法去和妖兽沟通,知道它们的喜好和憎恶,用最纯洁的心灵去感化。”

  许姓祭司微笑着看着林夕,如传播信仰般,道:“一般从熟知祭司信仰和教义,并能自己恪守祭司教义的祭司学徒到战争祭司,便至少要六七年的时光。妖兽远比人更难沟通和感化,所以唯有做了很多年战争祭司,能够熟练的以各种手段抚慰灵魂的战争祭司,才有可能成为灵祭祭司。你要明白,唯有极少数的军中祭司才能最终成为灵祭祭司,而你,只是接触过一些灵祭系的皮毛课程,甚至连祭司要做哪些,成为祭司必须要具备哪些条件都不知道…你连祭司都算不上,又怎么能够陡然感召一头妖兽侍宠,成为一名灵祭祭司?”

  “如果你已经是得到祭司殿承认的战争祭司,带这样一头黑狐猫回来,或许还有说服我们的理由,但你连祭司都算不上,带着这样一头黑狐猫回来,便只有可能是厄运和不吉缠上了你,通过你降临到了这里,必须马上清除。”

  林夕的眉头皱得更紧,因为他油然觉得,不管有什么理由,在谈论吉祥这个一个外表看上去无害且可爱的生灵的生死问题时,无论挂着的微笑多么和煦,都无法掩饰真正的咄咄逼人和残忍。

  “判定是否是灵祭祭司的标准是什么?”林夕看着这名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祭司,说道。

  他的语气似乎比之前更加平静和平淡了许多,但若是熟悉林夕的姜笑依和边凌涵等人在此,便会知道林夕的这种平淡却是已经将对方当成敌手,已经收起了心中的尊敬。

  许姓祭司的眉头微微的一皱,一时没有出声。

  “我的确不知道祭司的很多事,但我知道,只要能够拥有一头真正的妖兽为伙伴的…便是灵祭祭司。”林夕也微笑了起来,看着这名祭司,道:“我在学院时,灵祭系的老师就曾讲过,唯有最为光明的人才能感化妖兽,妖兽用武力也没有办法强行慑服,拥有一头真正的妖兽,这是判定灵祭祭司的唯一标准。即便是祭司学徒,只要能够拥有一头真正的妖兽,便也立时成为灵祭祭司。既然这是唯一标准,现在我能做到这样,哪怕我没有上过一天祭司的课程,便说明我天生拥有这样的能力和品性,便说明我已经是灵祭祭司。”

  微笑间,林夕拍了拍身旁候着的墨绿色食人巨蜥。

  这头比一般的巨蜥身型还要庞大的巨蜥顿时身体更加趴低了些,同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叫。

  它口中喷出的吐息形成了一股肉眼可见的风流,吹得前方三名祭司的长袍猎猎作响,让很多远远看着的军士的眼神凝固了。

  腥臭的口气喷了许姓祭司一身,他脸上的温和变成了冰寒。

  “你说的不错,是否能够拥有一头强大的妖兽为伙伴,是否能令这头妖兽和你一起并肩作战,这的确是判断是我云秦判断灵祭祭司的唯一标准。”这名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祭司冰寒的看着林夕,冷冷的说道,“但你这样…就想说你是灵祭祭司,无异是痴人说梦。若是一些简单的御兽手段御使妖兽,就算是灵祭祭司,那骑坐着这巨蜥的穴蛮,也算是灵祭祭司了?”

  “我不妨告诉你,真正的灵祭祭司,和其妖兽伙伴近乎心灵相通,根本不需要手势,甚至言语,他的妖兽伙伴便能明白他的心意。”

  说道这句,他的声音突然冷厉高亢了许多。

  也就随着他这声音的响起,远处的红杉林中,陡然飞起了一团速度惊人的黑影。

  几乎同时,一声洞金裂石般的鹰啸声在空中响起,声音之尖利,就好像无数烧开的茶壶在耳边嘶响,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军士都觉得耳膜刺痛,都纷纷脸色色变的朝着天空看去。

  林夕也忍不住微仰头转身看去。

  好大的一只黑色巨鹰。

  这只黑色巨鹰足有普通的苍鹰三四倍大小,给人的感觉一双钩爪甚至能够直接抓起一头水牛飞向空中,而且除了体型庞大之外,这只黑色巨鹰身上的羽毛和脚爪都甚至泛出金属的光泽,给人的感觉就像浑身的翎毛和钩爪坚硬得如同玄铁打造一般。

  “裂金黑鹫!”

  一些人喝出了这头“巨鹰”的真正身份。

  裂金黑鹫是龙蛇山脉中一些绝高的山峰之中才有的妖兽,不仅气力惊人,钩爪甚至能够洞穿钢铁,而且俯冲到接近地面时的剧烈嘶鸣都甚至能够使一般的军士头疼欲裂,丧失战力。

  这样的一头妖兽骤然出现,朝着这名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祭司飞来,这名祭司的身份便也已经彻底表明,他是一名灵祭祭司。

  林夕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这头瞬间如一张黑色巨桌般飞临他头顶上空的裂金黑鹫身上的气息让他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强大。

  他感觉得出来,以他的修为,恐怕未必对付得了这头裂金黑鹫。

  “我是一名真正的灵祭祭司。”

  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祭司读懂了林夕由心的警惕,眼中射出两束冰寒的光芒,冷讽道:“真正的灵祭祭司,不需要用任何言语和手势,便能让自己的妖兽伙伴配合行事…此刻只要我愿意,若是我想攻击你,我这头裂金黑鹫便会毫不犹豫的攻击你。”

  ……

  吉祥一直在听着林夕和周围这些人的谈话。

  当然它听不懂这些人和林夕到底在说些什么。

  它的一个爪子摸在自己的肚皮上,还在回想着之前已经吃掉的肉干和菜干的味道…它的肚子还没有彻底的饱。

  肉干…菜干…所以它一直沉浸在这两种东西的味道里面。

  直到这一头裂金黑鹫的突然出现。

  它顿时想到了那一头冰成冰坨的飞鹭,想到了大袋的肉干和菜干,它乌溜溜的眼睛便顿时一下子变得更亮。

  它先前便以为,大袋的肉干和菜干是林夕用那一头冰飞鹭和那些侦察军军士换来的。

  此刻周围的这些军士在它的眼中和那些侦察军军士很相像。

  于是在它这个懵懂的吃货又觉得自己懂了…它以为林夕是还在问这些人要肉干和菜干…这样的话,这么大的一头黑鸟…。

  林夕还在微微的沉吟,思考着如何措辞,因为他自然明白自己不是用祭司的手段感召的吉祥,至于巨蜥完全就是驯兽师的食物收买的关系,更和灵祭祭司搭不上边,然而“懂了”的吉祥却是已经瞬间兴奋了起来。

  它的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住了降落下来,企图配合主人给林夕更大压迫感的裂金黑鹫,直觉这头大黑鸟似乎很厉害,比起那头飞鹭不知道要强大多少。

  所以它严肃的考虑了一下,接着,它的四个爪子都瞬间脱离了林夕的衣衫,用尽了全力伸向了空中。

  “咿…!”

  它发出了自从降临这个世上以来最大的一声大叫。

  它的胸腔和腹部肉眼可见的迅速塌陷了下去,一股强大的气息却瞬间从它的体内迸发而出,它和林夕的身周,瞬间形成了一条条莫名的风流,以它为中心汇聚而去。

  “嗤!”

  一道白光从它的口中喷出,带出了剧烈的破空声,在任何人都来不及反应之前,直射那头耀武扬威的下降,想要在低空盘旋的裂金黑鹫。

  林夕愣住。

  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祭司愣住,三名祭司愣住,远处驻足观看的田墨石等人全部愣住,所有看着这边的军士也全部愣住。

  没有人想到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变化。

  唯有空中的裂金黑鹫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感觉到了那道白光中恐怖的气息波动。

  它第一时间发出了一声嘶鸣,全力往前飞掠,不敢硬接,想要先行躲过这一击。

  眼看着以它的速度,完全可以避开这道白光,然而就在这道白光距离它还有数米的距离之时,所有的人看到,它的黑色羽毛骤然浮满了白霜,变成了白色,它的身体明显僵了一僵。

  白光冲向它的身体,它闪避不开,唯有闪着森冷光泽的一双铁爪狠狠的抓向这道白光。

  “噗”的一声爆响。

  一团凛冽的寒气在空中爆开,瞬间变成一团寒云。

  空中的水汽骤然凝结,变成无数细小的冰珠散落下来。

  裂金黑鹫的整个身体骤然僵直了,脚爪到腹部全部结满了晶莹的冰块,整个身体在空中一时摇摇晃晃。

  “好厉害…”

  吉祥感觉到自己有些虚弱无力,它看着这只大黑鸟,觉得对方好厉害,自己拼命用尽了力气,居然对方还在天上…于是它有些佩服的再次全力挥动了四个爪子,三条毛茸茸的尾巴也飘了起来。

  “不要!”

  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祭司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感觉到了即将要发生什么样的事,一声剧烈的尖叫声从他的口中迸发而出,震得很多人的耳膜也嗡嗡发响。

  然而此时,“嗤”的一声,第二道白光已经从吉祥的口中喷吐而出,冲在了那头摇摇晃晃已然被冻得近乎失去思考能力的裂金黑鹫身上。

  白光爆开,化成了一团好看的泛着水晶光泽的寒云,将这头裂金黑鹫的身影彻底的淹没,包裹其中。

  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变成一团冰块的裂金黑鹫从空中坠落了下来,啪的一声,砸落在地。

  “呼…”

  吉祥满足的喘了口气,两只爪子又按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想着这下终于好了。

  …..

  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祭司的尖叫戈然而止,身体开始不可遏制的剧烈颤抖。

  另外三名祭司僵住了,如同化成了冰雕,远处的田墨石等人以及无数亲眼看到这一幕的军士也都如同化成了冰雕。

  …..

  吉祥有些不解,这些人全部都呆着做什么?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