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这才是真正的傲娇

第九章 这才是真正的傲娇

  再厉害的祭司,也终究是云秦的祭司,也终究要屈从于云秦的利益。

  唯有不受这世间利益约束的人,才能真正的坚守内心的光明。

  林夕知道自己有足够的底气可以傲娇…在此时他又忍不住想到了那名曾经在沐沉允府邸中出现的暗祭司,又想到了青鸾学院一些近乎游离于世外的黑袍讲师,他的心中油然而生敬意。

  就在他傲娇的看着面前许家的灵祭祭司,说要烧死连我一起烧死的时候,一名高挑美丽的少女正站在一条宽阔的戊城河边。

  这名高挑美丽的少女,正是林夕以为昏迷的池小夜听不见,经常自言自语提及的高亚楠。

  身穿银衫,和那九名坐在重重帷幕之后的元老可以分庭抗礼的云秦帝国首辅,很快出现在对面的河岸上,踏波而行,走过了这条宽阔的戊城河。

  因为先前高亚楠的固执坚持和作为父亲的这名首辅的选择,父女关系已经有了彻底的改观,这次见面和两人之前在这河边的第一次见面相比便分外显得父慈女孝,等双方都问了一些身体和今日生活中的事情之后,身穿银衫的云秦首辅才开始轻声的和自己的这唯一爱女说起正事:“我明白你的想法…但现在调你去龙蛇边关已经不现实,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反而会引起圣上对我的一些无端猜测。因为龙蛇边军的这次会战已然结束了。”

  “会战已经结束了?”高亚楠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她没有想到这样大规模的战事竟然会结束的这么快。

  “现在还没有他的最新消息。”拥有极高智慧的云秦首辅自然很清楚自己的女儿最担心的是什么,他看着高亚楠很快的解释道:“不过先前黑龙军有过确切的军报,显示他和那名绿野城的女修行者在一起,而且要么那名女修行者是被他所制,要么就是那名女修行者和他是联手的关系。只有那名女修行者脱困,才有可能终结这场大战,所以林夕应该也已经安全。”

  “我们大约什么时候能回青鸾学院?”高亚楠点了点头,想了想,问道。

  “西边的问题要比龙蛇边军的问题要棘手,也要严重得多。”

  银衫云秦首辅温和的说道:“所以在西边的问题有最终结果之前,青鸾学院应该还不会让你们回学院。而且夏副院长既然做出这样的改变,或许许多学生再也不会回到青鸾学院也不一定,青鸾学院这么多年以来,其实也一直是以尘世和朝堂为考验,在挑选他们所认为对的人。现在你们入院一年便出学院,对于夏副院长他们而言,或许也只不过是提前三年开始而已。”

  微微一顿之后,这名拥有极高智慧的云秦首辅有些沉默的接着说道:“这些年圣上越来越缺乏耐心,以至于他越来越听不进一些意见,想法也开始有失偏驳。他或许认为这是青鸾学院因为他的意愿而为他做出了一些妥协,但在我看来,夏副院长他们这么做,反而是减少了对于帝国的依赖…因为他们并不在乎青鸾学院能有多少有助于修行的丹药和魂兵,他们只在意有没有他们所需的人,对于帝国的依赖越少,越是游离于这个世外,帝国可以约束他们的地方就越少。所以你们在十指峰一役只是微不足道的胜利,但他们的这一步,却反而是大胜。”

  高亚楠微微蹙起了眉头:“听父亲的意思,接下来林夕都有可能被调往西边?”

  “闻人苍岳要比那名统领着穴蛮的绿野城修行者要难对付得多。不说被他捏成铁板一块的几支边军和他的天狼卫,他本身也是一名当今没有几个人能对付得了的强大修行者。”银衫云秦首辅点了点头,道:“青鸾学院对于般若走廊之后的唐藏的掌控远远超过中州皇城,但我们可以通过青鸾学院的一些举动判断,西边已经有了一些大的动作,所以西边这座火山很快就要爆,到了看鹿死谁手的时候。像林夕这样已经崭露头角,必定站于风头浪尖的人物,即便军方不调动,学院也应该会让他去参与这些事情。”

  “圣上已经拿闻人苍月无可奈何了许久,而且他要控制更多的军权,所以对于这西边之变会比任何时候都看重,他会把太子都调过去,我猜他的最终目的便是想让太子接替闻人苍月的位置。”

  高亚楠沉吟道:“因为闻人苍月做得太过,那些元老本身都会站在圣上和你这一边出力,但若是他们知道了圣上这样的最终目的,恐怕便不会这么简单。”

  “闻人苍月已然是个可怕的对手,这样会使得原本已经复杂的形势变得更为复杂。”银衫云秦首辅点了点头,深深的看着高亚楠道:“所以西边的问题会十分严重…原本我不太希望你抛头露面,但你既然做了那样的选择,接下来我会设法做安排,让你和他在西边碰头。我想夏副院长他们也会高兴你和我做这样的选择。至于圣上…我也可以让他以为,是因为太子的关系,才将你调往西边的。”

  “多谢父亲。”高亚楠嘴角不自觉的上翘了起来,她看着银衫云秦首辅,娇嗔道:“我原以为你会舍不得放我去那些地方。”

  “你要决定和他在一起,今后的命运便自然和他联系在一起。”

  银衫云秦首辅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我承认他的表现一直大大的出乎我的预料,相比之前…我倒是有些担心你认定的这个人被别的优秀女子夺了过去。”

  高亚楠的脸上微微一红,莫名羞恼道:“这怎么可能。”

  “你们毕竟还太过年轻,这个世上会有很多难以预料的事情。而且共同面对最真实的生死的感情容易压倒一切。”银衫云秦首辅看着羞恼的女儿,认真的说道:“所以在我对他的看法有些改变之后,你说你想去龙蛇边关和他一起出生入死,我便觉得这想法自然是好的。”

  高亚楠低头看着自己的足尖,一时不说话,只是想着父亲经历的事情自然比自己多出不知道多少,他说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然而你会变么?她在心中想着林夕,轻轻的问道,然后她自己在心中肯定的回答,我肯定是不会变的。

  ……

  ……

  “你是已经被厄运纠缠,被黑暗彻底蒙蔽了双目吧。”

  秋吉泽前,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祭司顿足哀号:“你坚持要护着这厄运之兽…厄运便会很快来临,降临到我们这里每个人的身上!那就也只能将你一起烧死!”

  林夕看着如处决异端一般,拼命感召军士的这名许家祭司,真正开心的笑了起来,“好吧,那就把我们一起烧死吧。”

  一侧已经走来的田墨石眉头本身已经深深的锁紧了,因为先前林夕调来羊尖田军部时,他就已经知道一些连他也惹不起的大人物流露出了一些针对这名青鸾学生的意思,所以他自然不会对林夕有关怀呵护之意,以免惹怒那些连他都招惹不起的大人物。所以在许家这名灵祭祭司和林夕起了争端之时,他便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根本不想插手帮助林夕,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许家的这名灵祭祭司面对林夕竟是如此的不堪,被逼得要用这种神棍般的手段来对付林夕,甚至丧失理智到了连林夕话中的言外之意都没有听出来。

  此刻林夕的笑意和说话的神色在他看来是说不出的贱格…而且他知道若是再让那名祭司多哀号几句,这名青鸾学院的一年学生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更为耍贱的事情出来,场面恐怕还会弄得更加丢人,更加难以收拾。

  “够了!”

  于是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厉喝:“汇报军情为要!”

  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祭司煽动大号的声音顿时戈然而止,他不可置信的转头看着脸色难看的田墨石,“田将军,你…”

  看着这名祭司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田墨石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数分,冷冷呵斥道:“即便是真带来厄运,难道比起军情还要重要?…若是有足以影响全军的重要军情,即便我们这里所有人全部遭受了厄运,那又如何?”

  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的许舒城没有想到田墨石非但会声色俱厉的阻止自己,而且还会说出如此更为严厉的话出来,一时间他的脸色变得极其惨白,这才开始想起了林夕方才的一些话,感觉出了林夕一些话中的意味,有些反应过来自己的吃亏是吃定了,再看到自己身前那裂金黑鹫的冰雕尸体,他眼前一黑之下,哇的一声,竟然是直接吐出了一口血出来。

  林夕心中快意的看着这名自找的祭司,没有半分同情之感。

  吉祥看着吐血的祭司…极其不理解的想着,怎么还不给我吃的…怎么还不给我吃的…怎么反而莫名奇妙的吐出一口血出来,看上去要昏死过去的样子。

  “你是羊尖田山巡牧尉林夕?你这头巨蜥骑乘从何而来?”

  面色难看的田墨石阴沉的目光停留在了林夕的身上,“你方才说你知道穴蛮这巨蜥骑乘的秘密?”

  “是的大人…只是我们委实有些饥渴过度,再被这名许祭司纠缠了这么久,一时脑袋有些发空,想不清楚,说不清楚。”林夕点头,看着他答道:“或许我们好好休息一阵之后,便能够想得清楚,说得清楚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