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章 满足

第十章 满足

  “你说什么?”

  田墨石霍然抬头,冷厉而有强大压迫感的目光如两柄长枪刺在林夕的身上。.

  他方才已经见过了林夕在许舒城这名灵祭祭司的面前是如何的傲娇,如何的耍贱,但他没有想到对方在自己的面前,竟然还敢这么做。

  这是在军营之中,上级将领盘问下级将领,根本不需要什么礼贤下士,根本容不得这种傲娇。

  “有些话只能单独让大人听,不知大人能够上前几步说话?”

  林夕平静的直视田墨石充满压迫感的目光,在心中叹了口气,心想难道你们不知道会闹的孩子有奶吃这句话么,难道我不闹,你们就会对我好一些么?

  田墨石的脸色略缓,走到林夕的面前。

  他以为林夕这下便会说出些重大的秘密,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却听到林夕用唯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轻声道:“大人,为国捐躯是作为军人应该做的事情,但前提是要公平…大人您觉得让我独自去羊尖田巡牧军上任,以及接下来指派给巡牧军的一系列军令公平么?”

  田墨石的眼睛眯了起来。

  转瞬间,他对林夕的评价又高了几分,但对于林夕的桀骜和骄傲更加警惕,先前偶尔闪过的一些同情情绪也消失无形。‘

  “我知道每个青鸾学院的学生都很骄傲,甚至无视这世间的一些法则…而且我知道你甚至是青鸾学院的风行者,但你应该明白,现在这里是边军。”田墨石冷冷的看着林夕,道:“像你这样的一名修行者,加上你的这头妖兽,一支百人的箭手方队加上两百名重装盾甲兵,再加上一百名轻甲骑兵和一百名重铠甲军,甚至不需动用大型军械,便可以将你轻易堆死。”

  “当然,你或许会认为,要杀死你需要动用五百名精锐军人,甚至付出其中大多数人的性命,对于你而言更是值得骄傲的事,你会更加轻视军方的力量。”田墨石面无表情的接着说道:“但是你要明白,别说是五百个人,就算是一千个普通人里面,也未必能出一名魂师阶以上的修行者。所以在战争中,用五百名军士换取一名魂师阶以上的修行者的性命,便是十分划算的事情。所以在这个世上,从没有修行者能够压在军队之上。”

  微微一顿之后,田墨石看着林夕,冷淡的说道:“所以在这里,我奉劝你还是收起你所谓的骄傲…否则我会先将你投入牢狱之中。”

  听到田墨石如此铁血气息的话,林夕却是反而微微的一笑,点了点身旁的巨蜥骑乘:“大人…我真的饿了,应该只有好好休息一阵,好好吃饱之后,才能想得清楚…还有这头巨蜥也饿了,要是再没有足够的肉食给它吃,说不定它就会暴躁,说不定你们便只能将它杀死了。”

  田墨石的目光随着林夕的手指聚集在了他身旁的巨蜥骑乘上,因为巨蜥的身躯太过庞大,遮住了他面前那侧的光线,所以他的浑身都似乎显得越来越为阴沉。

  “即便拥有足够底气,但任何事情也应该有限度。”

  田墨石沉默了片刻,用唯有两人听到的极冷声音对着林夕说道。

  林夕笑了笑,“这句话有道理,对我一样,对大人,对所有人也应该一样。”

  田墨石的脸色更是阴沉了几分,他转过了身去,朝着营地走回,冷冷的出声下令:“带林大人回营。”

  林夕微微一笑,径直坐到了巨蜥骑乘的藤鞍上,庞大的巨蜥一声低吼之间,站了起来,跟在田墨石身后往红杉林间的营地走去,一时间又让所有远远看着的军士的目光为之凝滞。

  ……

  ……

  宽敞的黑色帐篷内架着一个简陋的炭火炉,上面架着一个十人份的行军薄铁锅。

  薄铁锅的旁边放着一个半人高的浴桶,里面注满了温热的清水。

  哗啦一声,林夕从水中冒起了头。

  用干净的方巾擦干了身体之后,林夕看到了旁边整整齐齐叠放着的黑布衣和黑色锁片甲,不由得笑了笑,轻声自语道:“先前连普通甲衣都不给发放一套,现在倒是连这么好的锁片甲衣都主动送来了…”。

  穿上了干净的黑布衣,感受着这大荒泽之中奢侈的温水浴带来的舒爽,林夕轻轻的敲了敲也已经洗得干干净净,一身黑毛蓬松着,眼巴巴的在看着行军大铁锅旁堆放着的一大堆生肉的吉祥的头,道:“再次警告你不要丢人,不许打这些生肉的主意啊。”

  吉祥不争气的咽了口口水,肚子咕噜了一声。

  看着这么一大堆肉送进来,它想着自己打下的那只黑色大鸟终于换来了吃的东西了…可是为什么又不准它吃呢?

  林夕搅拌了一下行军锅里的汤水,看着汤水快开了,他看了一眼那一堆并不算十分新鲜的驴肉,冲着帐外叫道:“这肉这么不新鲜,怎么吃啊...还有,我们在大荒泽里呆了这么久,光吃这些肉,没有些新鲜菜蔬,很容易不消化,不解油腻的,想要让我们肚胀而死么?”

  ……

  一名军士快步走进了不远处的一间大帐之中,极其为难的对着内里一名紫面将领禀报:“卢大人,那林大人嫌肉不新鲜,不愿意吃。”

  “啪!”

  紫面将领气得怒发冲冠,狠狠的一掌拍击在面前的案条上,怒道:“他倒真是作威作福起来,把这营地当成东林行省的馆子了么?!”

  军士道:“卢大人,那是不是不用理会他,吃不吃不管他了?”

  “不用管他了。”紫面将领怒声道。

  “知道了,大人。”军士躬身退出。

  “等等!”

  但这名军士还未出营帐,这名紫面将领脸色连变了数遍之下,却是咬牙喝道:“将那些今日才猎到的黑獾和泽鱼等物给他送过去。”

  “大人…”

  “不要多说,去办!”

  ……

  林夕和吉祥的黑色营帐内充满了浓郁的香气。

  一块块肥瘦相间的雪花肉和一片片肥嫩的鱼片在香气翻腾的汤汁中翻滚着。

  行军锅旁堆放着不少林夕都甚至没有见过的新鲜菜蔬,甚至还有两大碗新鲜切成段的蛇肉。

  两个坑坑洼洼的白铁皮行军大碗里面放满了拌好的姜葱醋汁等调料。

  吉祥的整个人头趴在了其中一个大碗的上方,它的四个爪子都摸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它没有想到…世上竟然会有如此美味的东西。

  当再次接过林夕蘸好酱醋的一大块肥瘦相间的雪花獐肉,一口啃下去咀嚼起来之时,吉祥幸福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它想着,林夕让它等着的确是对的,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然后它突然想到了那片泥湖,想到没有林夕之前便是什么都没有,唯有发暗或者发亮的天空,寒冷的泥水。

  然后它又想到了那滔天的淹没一切的黑色洪水,想到是林夕带着它活了下来。

  想到在那泥湖中的饥饿,黑色洪水之中的绝望,嘴里滚烫鲜美的滋味不停的泛开来,吉祥的乌溜溜眼珠之中便莫名的流下了两滴泪水,它抽泣了一下,然后身体又和林夕挨得更紧了些,然后它更是开心,更是幸福的张口大咬起来,吃得毫无吃相,一塌糊涂,但说不出的满足。

  “嗝…”

  “嗝…”

  也忍饥挨饿了许多时日的林夕终于也吃饱,品尝到了这大荒泽里面独有的美食,打出了一个饱嗝。

  肚子圆滚滚的吉祥也生命中第一次吃饱,恋恋不舍的喝了一口汤之后,也终于吃不下任何东西,也打出了一个饱嗝。

  林夕看着它都有些难以动弹,四只爪子按不到肚子上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咿….”

  吉祥无比的快乐,也索性在地上滚来滚去,翻起了滚来。

  林夕笑着,很快脸色却是又变得有些严肃认真了起来,又冲着外面道:“我羊尖田山巡牧军有没有到这里集结了?…我要见他们。”

  ……

  “林大人!”

  辛微芥和康千绝掀开面前黑色的帐帘,在真正看清身穿黑色布衣的林夕的瞬间,两人便是心情激越不能自已,声音微颤的深深躬身行礼。

  林夕长出了一口气。

  这两人完好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坐。”

  看着这两名和自己真正的一起出生入死过的部下,真挚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林大人…”

  辛微芥和康千绝在林夕的身前坐了下来,但是一时却依旧有些难以言语,因为他们和林夕一起真正的出生入死过,所以他们很清楚,这名年轻将领慵懒的外表下,却是充盈着最高洁的荣光。

  “我没有想到会在那里遭遇到穴蛮的修行者…所以接下来我便一直担心你们的安危。”

  林夕温和的看着辛微芥和康千绝,道:“巡牧军其他人怎么样?你们接下来有没有赶去旅人芋林,有没有遇到什么凶险?”

  “我们没有任何一人伤亡。”

  辛微芥定了定神,压低了声音道:“柳姑娘暗中护送我们去了旅人芋林,又暗中护送了我们回来…只是我们回来之后便接到消息,有人已经弹劾大人不救友军、身为将领而脱阵,甚至还有大人你勾结穴蛮的更严厉指控。”

  “没有关系,我应付得来。”林夕摆了摆手,却是惊讶的问道:“柳姑娘是谁?”

  辛微芥和康千绝惊讶的互望了一眼,“是一名身穿红衫的女修行者…她说是你的朋友,不过她有交待,我们不能透露有关她的任何行踪。”

  “是她?”

  林夕微微一怔,顿时反应过来是那名红衫女琴师。

  “她姓柳?”林夕知道红衫女琴师阻止过东林行省的大剑师,又亲眼见过她和火王的对决,知道以她的修为和实力暗中护送一支巡牧军的话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关键在于,他还根本不知道这名红衫女琴师的身份,甚至姓名。

  “她说她叫柳初音。”

  ……

  红衫林最中的大帐之中,数名将领站于田墨石的身前,其中便有那名面孔紫红的将领。

  “已然好吃好喝的待着…连他要见巡牧军的要求也已经满足,还是不说,难道他以为可以这样无休无止的下去么?”

  田墨石听着这数名将领的回报,冷冷的吐出了一句,用力的甩袖,站了起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