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一章 他和他的对手们

第十一章 他和他的对手们

  “我先前便和你说过,任何事情都有限度。.

  田墨石走进了林夕所在的黑色营帐,重重的放下了帐帘,看着林夕,没有任何缓冲的寒声道:“你要吃饱喝足,你要休息,我给了,你要见你巡牧军的人,我也让你见了…你却依旧不说你和巡牧军分开之后发生的事情,你不要以为我还能有耐心。”

  看着面容冷厉,内心的隐怒已经到了极点的田墨石,林夕依旧很平和的笑了起来,认真的摇了摇头,“我要求的并不算多,根本没有超过限度。”

  “想必大人明白,针对我的一些军令,极有可能让我和巡牧军的人全部牺牲在大荒泽里面,我只是运气好才渡过了难关,军部的一些军令,下得简单,大人发出的时候甚至连眉头都恐怕不会皱一下,但是这却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林夕看着田墨石,继续道:“相对于人命而言,这一点点东西又算什么。”

  田墨石冷笑着看着林夕,道:“这些是你惹到的大人物的关系,就算你自觉是债主,要收账也要分清对象。”

  林夕的眉梢微挑,收起了笑容,道:“但大人你可以做得公正一些,而且如果你是像许家那样直接欠我债的对象,我对你便更不会是像现在这般客气的态度。”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田墨石冷讽的看着林夕,很有深意的缓缓说道:“你是云秦人,是云秦的军人,便只应该想着如何忠实的执行命令,而不是去想公平不公平。战场上有人死,有人活,对于死了的人而言,怎么都是不公平…你既然摆出这些姿态,那总归有最终的条件,你到底要什么条件,才肯说出你和巡牧军分开之后发生的事情,说出穴蛮这巨蜥骑乘的秘密?”

  林夕平静的看了田墨石片刻,摸了摸躺在他身旁的吉祥:“我的条件很简单,保证巡牧军没事,保证我这吉祥没事。”

  田墨石沉默了片刻,摇头道:“保证你和巡牧军没有罪名,不难做到,但保证它没事…我却没有这样的权力,你应该明白,唯有承认这头三尾黑狐猫并非和凶星应召的厄运,是你的妖兽伙伴,才能令它彻底无事,然而这便相当于正式承认你灵祭祭司的地位,这已经是需要祭司殿承认和核准的事情…你也明白一名灵祭祭司的身份意味着什么,这我根本没有权力办到。”

  “我当然明白灵祭祭司的身份意味着什么。

  林夕淡淡的说道,“灵祭祭司本身便是光明的代名词,意味着崇高的威信,意味着想要对付他的人,本身便是黑暗和邪恶,想要压迫和迫害灵祭祭司的人,一旦事情败露,肯定会遭受民众和无数拥有真挚信仰的军人的无尽怒火。”

  微微一顿之后,林夕看着田墨石,微嘲道:“想必大人你也明白,绝大多数的军人还是和辛微芥他们一样,正直而光明,为了荣光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灵祭祭司即便没有任何兵权,地位也是极高…但许家的许舒成那样的人都能拥有灵祭祭司的身份,为什么像我这样拥有圣上和军部的徽章,为了荣光能够真正出生入死的人,就不能是灵祭祭司?”

  “想必大人也看过我的履历,请问大人,抛开所谓的大人物的意思,像我这样的人不配成为灵祭祭司,那谁配成为灵祭祭司?”

  “请问大人,我是在拿什么功绩换官,凭空的要这个灵祭祭司的资格么?我是已经真正的拥有了妖兽伙伴,而且是十分强大,能够对云秦有大用的妖兽伙伴,我是事实上已经成为了灵祭祭司,只是要取本身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请问大人,先前一个个军令下达,我有过违令么?我们巡牧军此次击杀了多少名穴蛮,立下了多少战功,就算被刻意的抹杀,真实的记录想必大人的心中也十分清楚。我云秦现在各边关处境的困难,想必大人也十分清楚,在如此的情形之下,有许多像我这样的修行者和军人不惜为国出生入死,但帝国的权贵为了自己的私欲,还要内斗。请问大人,我要一个灵祭祭司的头衔保全自己和吉祥,也算过分么?”

  “请问大人,像我这样的一名修行者灵祭祭司,拥有这么强大的妖兽,将来能有多强大的战力,能够为帝国做多少事情?”

  连声的请问,如同一记记无形的重锤敲在田墨石的心头,即便早在无数的腥风血雨之中磨砺的心沉如铁,田墨石的心神还是忍不住有些震颤了起来,然而他的面容还是依旧冷厉,摇头道:“灵祭祭司…这不是我所能决定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等能决定的人到了再说。”林夕不再多说,直接闭上了眼睛。

  ……

  “什么,他要军方和祭司殿承认他的灵祭祭司身份?”

  “灵祭祭司,他竟然要这…他的胃口也实在太大了!”

  “……”

  回到议事营帐中的田墨石听着部下数名高阶将领的怒叱,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苦笑。

  的确,灵祭祭司是一个极高,极为有用的身份。

  光明的象征,指引信仰的精神领袖…很多时候甚至光凭这个身份便可洗刷质疑,便可赢得信任和崇敬。

  然而只是灵祭祭司的身份,没有在祭司殿中任职,也只是一个虚衔,本身没有强大的权力,只是能说明他是一个拥有真正荣光的好人。

  而纵览林夕的履历,田墨石的心中也不得不承认,林夕的确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光明者。

  ……

  一份焦尾级的最新军情汇报从羊尖田军部发出。

  很快,这份军情中的内容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帝国的四面八方蔓延,出现在了许多人的手中。

  “想不到他连凰火笑的追杀都应付了过去。”

  狄愁飞慢慢的将手中的羊皮小卷丢入了前方的小火炉中,看着他身前须发洁白的老道冷声说道。

  他的整个上半身全部包扎着厚厚的绷带,使得他的身体都甚至不能随意扭动,因为脸色过分苍白的关系,他两片薄薄的嘴唇看上去就更像是两柄透明的小剑。

  “他竟然还得到了一头战力惊人的三尾黑狐猫,能够杀死裂金黑鹫…便说明即便是国士级的修行者,他现在也有能力对付。灵祭祭司的身份,对于一般人而言用处不大,但对于他和我这样的人而言,意义却截然不同,在将来甚至能够成为一呼百应的旗帜。所以不管如何,都绝对不能让他拥有灵祭祭司的身份。”

  清瘦、须发洁白的老道听到狄愁飞这句低沉而冷寒的话语,却是淡然的摇了摇头,“你错了,这次我们必须全力支持他获得灵祭祭司的身份。”

  狄愁飞薄薄的嘴唇抿了起来,沉默片刻,道:“为什么。”

  “因为他活着回来,便意味着你要杀他的事情已经注定被青鸾学院知晓。”

  老道自嘲般轻声道:“青鸾学院出了名的睚眦必报,失去的东西一定会自己拿回来…你应该明白这种潜在的规则,我们仙一学院要想平息一些青鸾学院的怒火,便只有赎罪一般,全力支持他获得灵祭祭司的身份。否则他们说不定会直接设法将你杀死。”

  “而且这还不够,即便他们青鸾学院肯定是全力支持的,即便再加上我们仙一学院的全力支持,但像他这样原本连祭司都不算的人,想要直接成为灵祭祭司,此次一定是要经过祭司殿在这边数位大人以及军方的庭议的,我至少可以肯定有不少人会持坚决反对的态度。所以他未必就能获得承认,成为灵祭祭司。”老道看着狄愁飞,平静的说道:“我们会把你贬去黑水泽矿洞,在肮脏的暗无天日的矿道中镇守两年…你面对林夕已经败了一次,而且是在对方的修为远不如你的情况下你败了,你心中对他已经有了一些阴影,今后若是再败,你会输得更凄惨…而且他战力大为增长,若是万一又拥有了灵祭祭司的身份,无形中和你将来之争他又大进了一步…唯有对你做出这样的惩罚,才能让青鸾学院不直接对你动手…我希望你在这两年之中,会得到些感悟,修为会有些突破,这样你将来才有翻本胜出的可能。”

  狄愁飞的脸色骤然变得更白,他轻轻的发出了一声闷哼,胸口好不容易接好的一些碎骨又似乎因为他体内的气息震动,而错动了些位置。

  ……

  “灵祭祭司?他居然还得到了一只三尾黑狐猫?”高亚楠看着自己父亲用最快的手段传递到自己手中的消息,彻底的怔住。她当然是最了解林夕性情的人…但是灵祭祭司,这和止戈系的林夕,似乎距离也太远了些。

  …...

  因为对柳子羽的刻意栽培,再加上柳家的最重要谋士之一的苏仲文一直在柳子羽的身边做着老师,所以柳家传递到柳子羽手中的消息也是极快。

  “灵祭祭司?他竟然有可能会成为灵祭祭司了?”看到来自于龙蛇边军的这则消息,柳子羽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

  “你和他相距太远,即便再怎么想对付他,以我们柳家的能力,现在不足以对他造成什么威胁。”看着柳子羽剧烈的反应,苏仲文却是反而笑了笑,“所以你只需要做好你的事,你只能和他比谁往上走得更快…你父亲也不会无视你的急切。所幸你最近来做得都不错,和那些商行的关系也都处理得令人满意,所以他已经决定将柳家一部分的财力交到你的手中,让你处理,你可以试着开始做你自己的事业。”

  “先生,你说的这是真的?”柳子羽呆了呆,旋即狂喜,忍不住攥住了苏仲文的双手。

  “只要你不去管一些无谓的事情,将全部心力放在你的事情上,想必你会做得更好,你父亲也会越加的仰仗你。”苏仲文傲然的看着喜形于色的柳子羽,道:“能够影响一方命脉的商行,作用甚至在数支铁军之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