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表决

第十二章 表决

  许家是因许箴言父亲许天望的个人修为和冷酷而兴盛,而柳家是因为内政和财富而开始在云秦暂露头角。

  这一日,因为开始正式接掌柳家的一部分财力,知道自己终于算是真正登上帝国大舞台的柳子羽在走向某个商号总会的路上,显得分外的志得意满,他放佛看见有一艘新的无比巨大的商船扯开了风帆,开始驶向远方。而且他放佛看到,这艘商船变得越来越为庞大。

  因为分外的志得意满,所以对于他一直假想中的最大敌手林夕有可能成为灵祭祭司的极度不快,都被他的这股情绪所冲淡了。

  这一日,中州皇城真龙山上的无疆行宫内,坐在金色软榻上的云秦皇帝长孙锦瑟接到了一卷来自云秦南边敌国大莽的密函。

  在这个四面透空,地面用各色玉石铺就的云秦版图如无边无际延伸出去的空旷大殿之中,云秦皇帝长孙锦瑟看完了这卷密函,然后他原本平静稍冷的面目变得异常的盛怒。

  “啪!”

  他的手中闪耀起了一个巨大的雷团,手中密函全部化成了黑色的飞灰。

  “将学生赐名湛台浅唐…收为弟子…意在接掌皇位…成帝王者,上天之赐,天命所定…竟随便指定一人接替皇位…视天子血脉如无物,竟敢如此藐视天子威严,如此弃天道人伦于不顾!”

  云秦天子震怒,一声声控制不住的厉吼声碾压天地,整个四面透空的大殿变成了金黄色,无数条耀眼的雷光从真龙山巅朝着四方天空泻下,如无数金黄色的巨鞭抽打着天地,一时真龙山周围的侍从、官员全部蜷伏于地,浑身秫秫发抖,连平时显得高贵的头颅也根本不敢抬起。

  他们并不知道天下最为尊贵的云秦皇帝的震怒来自云秦都无法插手,无法管辖的大莽。

  对于云秦来说,那依旧还是人家家门中的事情,按理来说,即便那道边观虾悟道的李苦再杀得血流成河,也和云秦没有任何关系…然而皇帝无法容忍有人如此藐视皇权,也正是因为无法插手,他才会越加的震怒,这种震怒才会让他也暂时抛开了其它的一些小事。

  ……

  在云秦,代表着光明在世间的传播者的祭司分为宫廷祭司和苦行祭司。

  宫廷祭司在礼司都有任职,负责平日各种祭司、仪式,苦行祭司在民间和军中行走,传播教义,传播那些值得称颂的光明的人物和事迹,传播一些因恶性而获得恶报的人和事迹,让人建立光明的信仰,让人知道敬畏上天。

  苦行祭司中,有少部分在礼司有任职,监管一些具体事务,大多数祭司却只是拥有祭司的身份,享有一定的供奉,只传播光明,而不挂具体的衔职,他们的善行和事迹,所受的尊敬,便是他们仰仗的力量。

  祭司想要在礼司,在朝堂之中拥有一席之地,必须得到朝堂的任命,但能否成为祭司,却是和朝堂无关,只要得到祭司殿的认可。

  这点对于林夕来说很容易理解,就像他熟悉的世界,和尚想要做官,当然要得到朝廷的批准,但想要做和尚,自然只要得到寺庙和主持的认可。

  身穿浅白色祭司袍的明嵚快步的绕行在一个个营帐之间。

  云秦的祭司长袍相对应着各种含义,紫红色长袍代表的是战争祭司,只绣有刀剑兵刃花纹的代表只是随军祭司,而除了刀兵花纹之外,还修有荆棘或是其它花纹的图案的,便代表在礼司有官衔,而且都是修行者,拥有比一般军士强大的战力。

  灰色祭司袍代表着的是镇魂祭司,淡金色长袍代表着的是灵祭祭司。

  而林夕印象中的白色祭司袍,代表着的只是普通祭司学徒的身份。

  明嵚便是一名通过了祭司教义考核不久的祭司学徒,接下来,他便要用时间,用自己的言行,用自己的灵魂来证明自己的光明,成为真正的祭司。

  今日他只是接到消息,所有这龙蛇中军中的祭司赶去议事帐集合,他不知道到底是有什么事发生,但是远远的看到两排身穿青狼重铠的重铠团军士围守在大帐外围,森冷而威严,他的心中就分外的战战兢兢,尤其看到一名身穿大红色祭司长袍的老者先于自己走到那大帐前,由两名重铠军士掀开厚重的大帐帐帘走入进去时,他的呼吸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

  在白色、紫红色、灰色和淡金色的祭司长袍之上,还有两种颜色,大红色和金黄色。

  大红色代表着的是监管所有祭司,拥有任免权的大祭司。

  金黄色代表着的是终身侍奉光明,享有和大祭司同等权力,但终身不可被质疑,可以被罢免官职,但终身不能罢免祭司之位的终身大祭司。

  明嵚诚惶诚恐的通过两排重铠军士,通过掀开一角的厚帘走入了议事帐中,只是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已大致清楚这里面聚集的是何等身份的大人物,对于他而言,和这里面坐着的一些人见面都是平时遥不可及的奢望。

  除去角落的数名和他一样身穿浅白色祭司袍的祭司学徒和数名身穿紫红色祭司袍的战争祭司之外,这个地上铺着红色绒毛大毯的大帐内已经聚集了四名身穿灰色祭司长袍和两名身穿淡金色长袍的灵祭祭司,然而这些人依然无法排得进最里面一个圈子。

  最里面的一个圈子里面已经坐了四名身穿大红色祭司长袍的大祭司。

  一个是浑身洁净但老得不成样子,牙齿都已经掉光的老朽,一个是一名持红色宝石杖的散发男子,脸色有些异样的苍白,但是岁月在他脸上却是看不见痕迹,他的年龄似乎也成了谜题。

  一个是一名没有佩戴任何配饰的朴素妇人,一个是身上好像在不停发着白光的中年魁梧男子。

  四名令明嵚都不敢正面仰视的红袍大祭司都保持着沉默。

  明嵚感到了微微的眩晕,有这样的四名大祭司在场,却还没有丝毫进行议题的迹象,还在静默中等待…难道说,还有更为重要的人物没有到来?

  蓦的,大帐帐帘被掀开。

  一抹光亮亮起,异常刺眼。

  明嵚不由自主的伸手挡在自己的额前。

  一名超越红袍大祭司的大人物登场,身上金黄色的祭司长袍远比龙蛇山脉和大荒泽之中的正午阳光还要明亮。

  身穿着代表终身大祭司的金黄色长袍走进来的是一名高大但瘦弱的威严老人,这一刻明嵚和其余的祭司学徒、战争祭司都甚至对这名金袍大祭司的面目没有任何的感观,因为充斥他们视线的除了这名大祭司身上的长袍之外,还有这名大祭司头上金黄色的长发。

  这是宇化家的人…一生都会用最严苛的教条来约束自己的宇化家的人。

  外围两个圈子所有的祭司全部垂下了头颅,无比崇敬的迎接着这名浑身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大人物。

  “愿荣光与我们每个人同在。”

  金袍大祭司出声,整个大帐内充满金色的光亮,“开始吧。”

  “羊尖田山巡牧军巡牧尉林夕,青鸾学院一年止戈系学生,获得一头三尾黑狐猫。”

  “我无法同意他成为灵祭祭司。”牙齿都已经掉光的苍老红袍大祭司出声,声音莫名的宏大,如有神灵在云端轰鸣。

  “我同意他成为灵祭祭司。”四名红袍大祭司中唯一的妇人平淡的出声,大帐内的轰鸣骤然消失,如被轻风吹散。

  只是两位大人物出声,明嵚和其余所有祭司便都已经不约而同的浑身沁出了些冷汗,知道今日的议事只是祭司殿大人物之间的表决,他们只是心惊一名青鸾学院的一年学生,竟然得到一头厄运之兽…而且因为这事,竟然需要牵动这些大人物的表决。

  “我不同意他成为灵祭祭司。”身上好像不停在发着白光的中年魁梧男子摇头。

  最后一名手持红宝石权杖的散发男子出声:“我同意他成为灵祭祭司。”

  所有这些大人物只是阐述自己的表决意见,根本不做任何的原因解释说明。

  两名同意,两名不同意,先前表示同意的苍老红袍大祭司和身上散发白光的中年魁梧男子都转过了头颅,不能相信的端详着最后这名出声的手持红宝石短杖的散发男子。

  在他们看来,那名容家的妇人肯定会投赞成的一票,因为先前就已经传出风声,作为可以坐在重重帷幕之后议政,九元老之一的容家已经看中了林夕,会有所栽培,但在他们看来,仙一学院的这名红袍大祭司肯定会站在他们的一边,但这事实却是偏偏和他们的预想截然相反。

  二比二,所有人的目光距离在了浑身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金袍大祭司身上。

  “我同意他成为灵祭祭司。”

  实则并不响亮但却显得分外宏大的声音在帐内响起。

  于是表决瞬间有了结果。

  其余所有的祭司全部俯身,“我们同意他成为灵祭祭司。”

  “他可以得到祭司长袍,并在长袍上绣上三尾黑狐猫的标记。”

  宏大的声音渐敛,浑身散发金黄色光芒的金袍大祭司离开。

  四名红袍大祭司不发一言,互相看了一眼,也无声的转身离开,大帐内的光线瞬间变得黯淡。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