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他是真正的荣光

第十三章 他是真正的荣光

  “让他成为灵祭祭司?让这样一个连祭司都不是的人成为灵祭祭司?黑狐猫是厄运之兽,会给我们带来厄运和不幸,谁都听到我说了…现在允许他拥有灵祭祭司的身份,这相当于否定一名灵祭祭司本身!”

  一间挂满了各种祭司教义和代表着光明的人物和事迹的图卡的帐内,许舒城情绪失控的大叫了起来:“这完全沦为了交易,祭司殿这么做,完全违背了祭司教义。”

  “没有人否定一名灵祭祭司。”

  一名身材和男子一样高大,面孔狭长的中年灰袍女祭司冷淡的低垂着头,微憎的说道。

  许舒城莫名的一滞,直视着这名灰袍女祭司,寒声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灰袍女祭司道:“有灵侍的才叫灵祭祭司,在你重新拥有妖兽伙伴之前,否定你…并不算否定一名真正的灵祭祭司!”

  “你竟然敢对我说这样的话!”许舒城眼睛微眯,冷笑道:“你别忘记,你只不过是一名镇魂祭司。”

  “祭司殿的这份文书只不过是通告,让你们所有人知道,祭司殿认可林夕的灵祭祭司身份,从此祭司殿下多了一名灵祭祭司,但有些祭司殿的文书不需要你们所有人知晓。”灰袍女祭司依旧低垂着头,冷冷的说道:“我已被提名晋升红袍大祭司,若是接下来三年我没有做出任何有污光明之事,我便能正式升任红袍大祭司。”

  “什么!”

  许舒城的脸色骤然变得雪白,这大帐内其余七名祭司也是悚然一惊,眼中充斥震惊光芒。

  然而灰袍女祭司给他们的震惊还未停止。

  她抬起了一直垂着的头,许舒城看到她的双瞳之中在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这名面容严肃,面孔下场的高大女祭司的瞳孔和普通的云秦人一样是黑色的,但是她的黑色瞳孔之中,都在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许舒城说不出的惊惧,霎时不由自主的往后恐慌的退了几步。

  “你完全没有觉悟…而且我不妨再次提醒你一点,林夕的灵祭祭司身份是祭司殿杜大祭司、钟大祭司、江大祭司、容大祭司四位大人和宇化灵毓大祭司共同决议,他的灵祭祭司身份无人再可质疑。质疑者,便是质疑这些大人,质疑祭司殿的黑暗异端。作为一名曾经的灵祭祭司,我希望你重拾灵祭祭司的身份,而不要堕落成为这样的黑暗异端。”

  灰袍女祭司面无表情的看着许舒城说道。

  因为她的双眼散发着淡淡的白光,显得莫名的威严如海,许舒城再次后退数步,浑身冷汗淋漓,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灰袍女祭司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这个营帐,如若无人的在营地中绕行,走入了林夕所在的营帐。

  “我叫皇普殊,是代表祭司殿前来的,祭司殿已经认定了你的灵祭祭司身份。”

  看着盘坐在帐中,刚刚睁开眼睛的林夕,这名灰袍女祭司没有任何的寒暄,开门见山。

  她看到林夕第一时间微微的叹息,拍了拍他身旁的三尾黑狐猫。

  …..

  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的林夕打量着这名不速之客。

  他看到这名女祭司高大丰满,但脸孔狭长,面相反而像一名英武的男子,全然不能和美丽联系在一起,皇普殊的名字也全然没有些女子名字的秀气,他也看到了这名女祭司眼中闪着的淡淡白光,他忍不住微微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要昭示光明,并不用浑身都冒着光的…”

  皇普殊听出了林夕言语中的些微嘲讽之意和更深的意思,但她却没有动怒,只是平静的在林夕的对面坐了下来,道:“即便是光明普照的地方也有遮住的阴影,当然并非每个祭司都肯定光明,但那些不光明的,注定会随着时间而消失在祭司殿中。你要明白,若不是你的过往的确闪耀着真正的荣光,否则不管你今日拥有对帝国而言多重要的秘密,也不可能让你成为灵祭祭司。你能够成为灵祭祭司,不是因为其它,而是你本身光明,你又何必质疑和嘲讽光明。另外,你虽然已经是真正的灵祭祭司,但你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因为你甚至不知道,我眼中的这种光明,是祭司殿的一些独特修行之法,你对祭司殿本身都没有任何的了解。”

  林夕摸了一下吉祥的脑袋,从他在之前世界的所知,任何像祭司殿这种代表光明的神权组织,到最后不是变成大量的神棍聚集地,便是彻底沦为皇权的傀儡,他对这世间至高的皇权都没有任何的敬意,就像那名大莽皇帝要做的从未有人敢做的,在这世间绝大多数人看来都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在他的眼中也是十分稀松平常,最多也是吃惊这样的世上还能出现尧、舜这样的人物,至于那些生来就自认皇帝为天,对于有人可以让他们挺直腰杆不用天生卑贱磕头的人还要咆哮大逆不道的人,才是真正的可笑。对于祭司殿这种存在,他心中当然也没有什么敬畏,不过他自然也不会多找些麻烦,和皇普殊多说些她根本不能接受的废话,对于修行之事的兴趣,他远胜其它。所以接下来他摆出了受教的谦虚神态,看着皇普殊发出淡淡白光的双瞳,问道:“按你的意思,祭司殿有一些独有的修行之法?”

  皇普殊看着林夕,点了点头:“在没有云秦帝国之前,便有青鸾学院,同样,在没有云秦帝国之前,这方天地之间便已经有了祭司的存在,已经有祭司在宣扬光明,虽然无法和青鸾学院这样专研修行的修行圣地相比,但祭司殿也会有一些独有的修行之法。能够被提名成为红袍大祭司的祭司,便会开始得到一些修行之法的传授。”

  “也就是说唯有祭司殿的位置极高的人物,才有可能获得这些修行之法的传承,看来这些修行之法也十分强大。”林夕赞叹了一句。这次他的赞叹是真心的,因为见过了池小夜和炼狱山圣师之后,他就越加对这个世上有无数不可知之地,不可知的强者和强大修行之法有了更深的感悟。

  “你已经是灵祭祭司,只要你对自己和光明不再怀疑,将来你肯定有机会修习祭司殿的秘法。”皇普殊看着林夕,也是同样真心的说道。

  “那名穴蛮女修行者已经死了,死在天龙军统领的追杀之下,天龙军统领是大莽潜隐。”林夕点了点头,用安可依的读书般语气说道:“我想设法将那名女修行者带回来,没有成功,但从她的身上,我知道了穴蛮如何使巨蜥行于地下,以及如何拥有巨蜥骑乘的秘密。”

  “你面临通敌的指控。”皇普殊没有急着听巨蜥骑乘的事,而是看着林夕,严肃而认真的道:“你敢用祭司之名,保证你没有通敌?”

  “当然,我们从未到尾都是敌人,我敢以任何东西立誓。”林夕想都没想就肯定回答,回答得十分坦荡…因为他和池小夜之间从未说过双方是朋友的话,即便在离开之时,他和池小夜、火王还郑重的说到,再加时依旧是敌人。

  云秦和穴蛮的敌对关系不改变,他和池小夜和火王之间的关系,便不可能改变。

  在林夕说这句话的时候,皇普殊散发着淡淡白光的眼瞳紧紧的盯着林夕的眼瞳。这名被特别传授有祭司殿某种秘术的高大灰袍女祭司没有从林夕的眼中看到她不想看到的黑暗,于是她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她一贯严厉肃冷的面容也瞬时变得柔和了一些。

  她拍了拍手。

  这座营帐的帐帘被再次掀开,一名带着纸笔的祭司学徒快步走了进来,对着皇普殊和林夕躬身行礼,然后敬畏的坐于下首。

  “慢慢说吧。”皇普殊看着林夕,轻声的说道。

  “好。”林夕点了点头,慢慢的开始说起了他的故事…自然是经过他这些时日仔细思索之后,已经稍微改编过的故事。

  他并不知道仙一学院因为生怕青鸾学院的报复而在战功上都彻底选择了缄默,全力支持他获得灵祭祭司的身份,并将如日中天的狄愁飞都谪贬去了黑水泽镇守矿洞,和深邃的地下矿洞以及无数肮脏的死囚相伴。他想着这个故事里必须有狄愁飞和凰火笑,且对方应该发现了炼狱山圣师和火王的存在,而且又有那名手持巨斧的云秦将领,虽然那名云秦将领是青鸾学院的师兄,但也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已经说出些什么,所以他的这个故事只是将他和池小夜的关系说成了他挟持着池小夜逃避追杀迷失了方位,红衫女琴师和学院的黑袍守夜者他只是保密着说什么都不知道,其余的一切便是没有完全真实,没有加什么修改。

  他也不知道,一些牵涉太大的战功和事情,军部也会彻底派人核查,所以无形之中,他这没有什么修改,反而又帮了他一个大忙。

  ……

  “你是发现了有异样的踪迹,便独自一人进入了闪电蟒的洞穴搜查,然后发现了这名穴蛮女修行者,从而发现了她控制巨甲虫之法?”

  “炼狱山圣师…你们竟然杀死了一名炼狱山圣师!”

  “你面对凰火笑的围杀,跳入泥湖决堤的洪峰之中逃遁…又利用磁地将凰火笑射成重伤!”

  林夕略作改编,真正经历过的而事情在林夕自己看来已不怎么惊心动魄,但是落在灰袍女祭司和这名祭司学徒的耳中,却是无异于一个个的惊雷。

  为了追击敌踪,竟敢独自进入闪电蟒的洞穴,这是何等的勇气!

  杀死了一名炼狱山圣师,这是何等的功绩!

  发现凰火笑是大莽修行者,最终逃脱…又从昏迷着的女穴蛮修行者口中设法套出了巨蜥骑乘的秘密,并从赶来接应的巨蜥骑乘之中夺得一头巨蜥骑乘逃遁回来,这又是何等的勇气和战功!

  两名祭司震撼了。

  羊尖田山军部震撼了。

  数支由最精锐的军士和修行者以及作为监督的祭司组成的部队出了营地,朝着林夕所说的这些地方赶去进行查实。

  很快,一个个查实准确的消息传了回来。

  那处闪电蟒的洞穴之中,的确是穴蛮巨甲虫的培育之地。

  地下的确有巨甲虫冲行的通道痕迹…的确有强大修行者的剧战之地…接着,那名炼狱山圣师的尸体也按林夕所说的具体方位和特征被打捞了出来…接着是泥湖,是大磁泽…一个个验证无误的消息传来,真个羊尖田山军部轰动了,整个龙蛇军方也轰动了。

  这些事迹,不可遏制的在崇尚勇武和真正荣光的边军军人之中口口相传的传开。(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