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五章 你们本来都是小孩子

第十五章 你们本来都是小孩子

  青鸾学院的真正强者一般都很少在世间走动,尤其出现在寻常军士眼中的概率,比那些祭司殿的红袍大祭司还要小。

  但因为一代代青鸾学院强者在云秦大地上留下了太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因为有张院长的荣光,所以青鸾学院讲师和教授的独特黑袍却是分外的深入人心,再加上青鸾学院强者独有的超脱于尘世间的桀骜不驯的气质,在第一眼看清这名独目箭师身上的黑袍时,那些手持黄铜鹰眼的哨岗便第一时间肃然起敬,接着看到独目箭师身背着和人一样高大的庞大巨弓,他们便深深震撼、敬畏。

  接到前方岗哨用哨箭传递回报的一名将领知道来者是一名身负巨弓的黑袍独眼讲师时,脸色便在震惊的苍白和激越的红色之中不断变幻,他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更上阶的将领汇报,接着羊尖田军部所有的高阶将领全部震动,田墨石等人全部出营等候。

  圣师降临,凡夫俗子如何能心安。

  尤其来者并不是普通的圣师,而是青鸾学院的圣师,来世最为强大的箭手。

  军方可以在一般的修行者面前保持绝对的骄傲,然而来者并不是普通的修行者。

  若是在军方强者云集的龙蛇中军,若是神威大将军顾云静,或许能够依旧在这样的修行者面前保持骄傲,依旧可以说出用军队碾压修行者的话语,然而田墨石不是顾云静,羊尖田山方面最高的将领,也不过是三品的官员,纵使倾尽这全军之力,田墨石也没有任何把握可以留下或是杀死这样的一名圣师。

  所以田墨石唯有出营等着,心中不安的迎接这名圣师的到来。

  如孤鹫般的佟韦来到了营前。

  “我来见林夕。”

  对着所有前来迎接的羊尖田军部高阶官员,佟韦只是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然后没有人有多余的废话,田墨石一行人亲自将佟韦带到了林夕的营帐前。

  佟韦掀开帐帘,进入了林夕的营帐,没有任何一人敢跟着进入,就连原本把守这个营帐的数名军士都在田墨石的示意下离开。

  “老师!”

  在佟韦走入的瞬间,原本闭着眼睛的林夕睁开了眼睛,然后他便惊喜的叫了出来。

  佟韦颔首,示意林夕不用和平时一样行礼。

  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林夕身旁的吉祥身上。

  吉祥也看着佟韦,不知为什么,它感觉佟韦很可怕,感觉佟韦身上的黑袍似乎要充斥这个空间,让它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佟韦突然伸出了一根手指。

  林夕瞬间张开了嘴,却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因为这一瞬间,佟韦手指上涌出的磅礴气息就将他身前的空气都压成了实质。

  一条肉眼可见的昏黄色气流从佟韦的指尖冲出,涌向吉祥。

  “咿…呀!”

  吉祥浑身的黑毛都一下炸开了,它挺着浑圆的肚子从地上跳了起来,口中喷出了一个白色的气团,和这条昏黄色气流撞在了一起。

  “噗!”

  白色气团被昏黄色气流冲散,但佟韦的手指却是缩回,这股昏黄色气流也瞬间消失。

  林夕身前火盆中的火熄灭了,上面行军锅中的热汤瞬间冻结,随着喀喀喀的轻微声音,一圈圈的白霜以白色气团爆开点为中心,在地上蔓延,整个营帐的地面,一直蔓延到帐顶,全部飞快的爬满了厚厚一层冰霜,就连林夕的身上也都满是白色。

  吉祥惊恐的缩进林夕怀里。

  它感觉到了对面这人不可抗衡,即便它再怎么用尽全力,对面这人还是可以轻易将它杀死。

  “它很强,的确比起一般的黑狐猫要强出许多。”佟韦和平时一样冷酷严肃的脸上,却是出现了真正赞叹和感慨的神色。

  “不用害怕,老师只是试试你。”在佟韦收手的瞬间,林夕已经明白了佟韦是在做什么,此刻他马上伸手挠了挠吉祥的脑袋,飞快的说道。

  吉祥也马上明白了,它心中的害怕和敌意也顿时消失,只是第一时间还是非常不满的“咿”的叫了一声,但叫了一声之后,它却是又马上想到对方实在太厉害,它便顿时又有些心虚,又“咿”的叫了一声,这一声便是轻了很多。

  佟韦坐了下来,看着林夕,“云秦历史上还从未出现过三尾黑狐猫,也从未出现过能够拥有黑狐猫的修行者,想不到你身为止戈系的学生竟然做到了…你真是很为止戈系长脸。”

  林夕看着面前这名在青鸾学院最为熟悉的老师,想到他的强大,想到平时自己对他的言语也并不十分尊敬,想到自己有些时候还故意不停的问些问题引得他无可奈何的板脸,林夕就也有些苦了脸,道:“学生知道老师很强,但也没想到老师你这样强。”

  佟韦不置可否的看了林夕一眼,“你已经突破到大魂师修为,比我料想中的要快许多,徐生沫要是知道了,肯定不肯相信。”

  林夕笑了起来,只是同时觉得大脑有些迟钝,但他也马上反应过来,并非是因为见过真正圣师阶对抗之后,对于圣师阶的力量有了最直观认知之后的自然压力,而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见到学院的老师,又经历了太多的事,有太多的问题要问。

  于是他缓了缓神,决定先不去考虑哪些是要急着问的,而是先想到什么便先说什么:“老师…吉祥现在的实力到底能对付什么样的修行者?”

  “吉祥?”

  佟韦皱了皱眉头,马上反应过来吉祥便是林夕这只三尾黑狐猫的名字,他也没有什么废话,和平时一般冷冷的看着林夕,道:“这个问题本身有些愚蠢,就如有些不懂得战斗的高阶修行者会被低阶修行者杀死一样,你和它能杀死什么级别的修行者,全看你们如何战斗。但我明白你的意思,它现在凝聚的魂力和寒气力量,大致已经相当于超过中阶国士,但还距离高阶国士略差一些的水准。”

  “老师您总是太过严谨。”林夕听到熟悉的“这个问题有些愚蠢”,不由得又笑了起来,“老师的意思我也明白…但也总是有限度,像老师你这种圣师阶的修行者,只用一个手指头便能杀死我们,我们再怎么会战斗,总也不可能杀得死老师你这样的修行者。”

  佟韦垂下了眼睑,“理论上是可行的…以你现在的修为,配上合适的魂兵弓箭,圣师不用魂力的话,你已经能够穿透其血肉。”

  林夕吃了一惊:“您的意思是,在圣师魂力将尽耗尽,无法用魂力弥漫全身之时,有合适的弓箭,我有机会射杀?”

  佟韦抬头看了林夕一眼:“国士之上,魂力对于身体的改造便不明显,尤其大国师和圣师在身体上已经几乎没有了区别,有区别的只是魂力的力量。炼狱山和千魔窟是极其注重身体本身的修行之地,但即便是他们有着别地没有的秘法,他们的修行者身体比起一般修行者要更加强壮,但不管何种秘法,身体的强壮程度也总会到一定的极限,修行者的身体和世上许多炼制魂兵的钢铁晶石比起来还是十分羸弱。正因为修行者的身体羸弱,无法无休无止的战斗,所以这个世上才没有绝对无敌的修行者,所以军方才一直有军队可以碾压修行者的信心。”

  “只是这也只是理论。”微微一顿之后,佟韦接着说道:“一般而言,没有极限情形出现,圣师阶的修行者绝对不会等到自己的魂力耗光,在魂力有可能出现耗尽的情况之前,他们便会选择逃离,或者选择玉石俱焚。”

  林夕蹙紧了眉头,回味着佟韦的话:“原来到了大国师以上,修行者的身体就已经到了极限…”

  “所以能够发挥出魂兵威力的大魂师,便是修行者的一道最明显分水岭。”佟韦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一贯的森冷却是无形中少了许多,他独眼中的神色却是变得复杂起来:“你又有了这样的一只妖兽,成为灵祭祭司,从今以后…你终于有了一些学院可以仰仗的力量。”

  一瞬间林夕满心肃然。

  他想到了夏副院长和他的谈话,想到了跟着自己的那名笼在黑袍之中的女生,想到了出现在沐沉允府邸的那名暗祭司,想到了这次跟着自己的佟韦。

  他知道除了这些他看得见的东西之外,夏副院长和青鸾学院在自己的身上还倾注了不知道多少关注和心血…而且恐怕甚至远远超出了佟韦的所知。在来这龙蛇山脉之前,他就已经想明白,夏副院长绝大多数时候都似乎将他彻底和青鸾学院割裂开,让他独自去思考和应对所有事情,只是为了教会他什么是真正的修行,以及让他的修行进境提升得更快。

  夏副院长和学院一些人充满睿智的眼睛,恐怕一直都在关注着他的每一步成长,而且也在不断的应对各方势力,不断的做出最有利于他的规划。

  “这次炼狱山圣师,是个意外…但所幸你终究渡过去了。”佟韦默然的看着林夕,又说了一句。

  他的语气依旧和平时一样的冰冷,但林夕从这名平时似乎总是充满严厉和对他的不满的黑袍讲师眼中却是看到了深深的歉然和愧疚。

  林夕的心中本身已经充满了感动,此刻再见到佟韦眼中的神色,他忍不住鼻子微酸,胸中却是又充满了温暖。

  就像一个家,在一开始对于家中的孩子,总会不计较的付出…而这个家也期待着将来能依靠这些孩子。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