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六章 那些年以前

第十六章 那些年以前

  “正是因为修行者的身体有极限,所以即便是圣师阶的修行者的身体比起钢铁晶石起来也是显得分外羸弱,而且尤其是越为高阶的修行者,身体和自身的魂力力量相比也是十分的羸弱,体内魂力的喷涌也是因身体而有着限制。炼狱山的修行者之所以在这世间显得特别强大,是因为他们有魔变的手段,可以使得身体远远超过修行者的极限,在魔变的时间内,他们的身体就能承受更为剧烈的魂力喷涌。”

  “妖兽的幼兽和成兽相比实力至少提升一个大阶,你这头三尾黑狐猫现在就有这样的力量,到长成之后最少也会拥有相当于大国师的魂力力量,黑狐猫的长成并不慢…在你的修为再有大幅提升之前,它便也是你可以仰仗的力量。”

  因为林夕和边凌涵在佟韦的眼中还太过弱小,还只是小孩子,所以在平时授课时,他并没有和林夕提及国士以上修行的事,然而现在林夕有所长成,拥有了一些学院可以仰仗的力量,从学院只能为他做事,到他也可以开始为学院承担一些事情,所以佟韦便开始告诉林夕一些之前还不需要告诉的事情。

  “按学院的消息,那名炼狱山圣师是申屠氏一脉…你当日是怎么发现他是在天上的,且能确定他的具体位置的?”

  “直觉…”面对佟韦的这个问题,林夕没办法解释,只能无奈的用直觉来回答。

  “直觉?”

  佟韦微微沉默,想着难道在林夕的身上,还有着这种难以理解的独特天赋?

  林夕已经想好了接下来如果佟韦还要追问的话,他便只能说这个问题夏副院长知道,要不您去问夏副院长,但看着佟韦似乎并不想追问的样子,他便问道:“申屠氏一脉是什么意思?”

  “就和边凌涵一样,拥有些独特体质的修行者。”

  佟韦道:“是以前炼狱山一名姓申屠的修行者的子孙后代,现在的炼狱山最强的修行者,也依旧是申屠氏的子孙,他们独特的体质使得他们能够修炼一些独特的修行之法,例如用魂力布出符文,凝出像强大魂兵一样的厉害火焰。”

  林夕的眉头跳了跳,“像那名穴蛮修行者一样?”

  “那根本就是炼狱山的修行之法。”佟韦点了点头:“前些年我们青鸾的人和龙蛇边军在大荒泽杀死了一名炼狱山的强者,他用的便是这种强大的修行之法,那名穴蛮修行者应该是从他的身上得到了传承,凭借他远超出一般修行者的身体强行修炼成功。”

  “你有没有杀死那名绿瞳少女?”回答了林夕的问题之后,佟韦看着林夕,直接的问道。

  “没有。”林夕摇了摇头:“巨蜥骑乘是她给我的…她也是很独特的修行者,能够用来驯养巨蜥的植物,唯有像她那样的修行者才能快速培育,所以军方永远没有可能拥有大量的巨蜥骑乘。”

  佟韦沉默了片刻,难得的微微点头赞赏:“你这次回来之后的处理不错,皇普殊是今后的红袍大祭司之一,她得到了祭司殿光明眼的传承,假话稍微说多一些她便看得出来,后面反而会有很大的麻烦。至于那名炼狱山圣师身上的铠甲…因为是我们杀死的,而且整个云秦对于符文也只有青鸾学院最有研究,所以理所当然也会送到青鸾学院去。”

  “光明眼?”林夕的眉头蹙了起来:“祭司殿有很多特别的修行之法么?到底是些什么样的强大修行之法?”

  佟韦道:“有不少…比较特别一些的便是可以将魂力变成大放光明,在黑夜之中照亮极广的地方,让对手无所遁形的修行之法,有瞬间耀眼到令对方致盲,无法视物的修行之法,在这些之上,据说还有更为厉害的数种修行之法,只是连我们也无法知晓。我对你的忠告就是永远都不要轻视任何修行之地出来的修行者。”

  林夕苦笑,心想见过了那么多学院的讲师,见过了炼狱山圣师这样的存在,我又怎么可能还对这个世界的修行者有任何的轻视之心?

  “其实我还隐瞒了重要的事情。”林夕苦笑着从怀中取出了透明浴球般的魂兵,递给佟韦:“我知道了炼狱山圣师为什么能够御剑那么远距离的秘密…这就是他的秘密。”

  佟韦凝重的接过了透明浴球状的魂兵,他比林夕的境界不知道高出了多少,所以他马上就看明白了这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无数透明的丝缕在他的手中抖开,然后一股强烈的震惊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青鸾学院不可能打造得出这样的魂兵,炼狱山也绝无可能打造得出这样的魂兵。”

  “那是哪里来的?”林夕看着佟韦问道。

  对于魂兵的炼制他并没有多少了解,但从佟韦的这句话,他就明白这件东西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世间最顶尖大匠师所能达到的极限水准,就像他那个世界只懂得自行车的人根本无法造得出汽车来一样。

  “不可知之地。”佟韦看了林夕一眼。

  他这个回答似乎根本不是回答,然而林夕却懂了。

  这个世上有很多传说中的不可知之地,强大的修行者也无法达到的地方,比如登天山脉之后的冰原。

  “这件东西我要带回青鸾学院交给夏副院长,他会安排人研究。”佟韦收起了在营帐中飘动的无数肉眼难见的透明丝缕,看着林夕:“我会亲自运送炼狱山这名申屠氏圣师的尸体回青鸾学院,他的尸身有些价值,而且不能让学院研究出对付魔变药物的消息让炼狱山知晓,如果直接焚化掉他的尸首,反而会引起炼狱山的怀疑…你也不会在龙蛇这里停留很久。”

  林夕知道减少外物的依赖反而会有利于自己现在的修行,所以佟韦要将这件魂兵带回青鸾学院,他也没有什么不舍,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接下来学院准备要让我去哪里?”

  佟韦看着他,道:“西边。”

  林夕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认真问道:“闻人苍月到底有多厉害?”

  “比我厉害。”佟韦沉冷道:“据我所知,整个云秦…圣师阶之中,除了有一个人有可能杀死他之外,其余人单独对上他,都应该会被他杀死。”

  林夕叹了口气:“那就是圣师阶中无敌…还有一个单独战力比他厉害的圣师阶修行者是谁?”

  佟韦抬眼看了一眼林夕:“你在试炼山谷的修行非常出色,但有一个人做得比你更好。”

  林夕一下子愣住,试炼山谷中那印象极其深刻的石殿和记录瞬息间扑面而来:“老师,您的意思,是那一个内相系学生?”

  “是的。”佟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呼出:“他叫谷心音,算你的师叔…去西边,便是要接他回家。”

  “谷心音?接他回家…他又有什么故事?”林夕从佟韦的脸上看出了一些平时没有的神色,忍不住轻声问道。

  “他是那种修炼天赋好到许多人都忍不住想揍他的那种人。”

  林夕的这句话让佟韦想到了很多以前的时光,想到了很多人还是和林夕一样年轻的时候,“但他又是有什么危险的事总希望挡在前头的那种人…所以想揍他的人越来越少。”

  “我们那些年,就和你和边凌涵一样,也不是只有一个风行者。而且和你只有风行者的箭技,没有真正风行者的独特魂力体质不同,我和一名师兄,都真正拥有风行者的独特魂力体质,而且我那名师兄比我还更为出色,所以夏副院长将张院长留下的‘大黑’交到了他的手上。”

  “那些年唐藏皇太后刚刚掌权不久,云秦和唐藏的边境比现在大莽和云秦的冲突还要多得多。我那名师兄在一次大战中战死,‘大黑’也落入了唐藏一名大将的手中。”

  “大黑是什么?”林夕忍不住出声问道。

  “是我们学院最强的一具魂兵长弓,是张院长在坠星湖所用的兵刃之一。”佟韦看着林夕,道:“是张院长在行走天下之时得到,来自不可知之地,同样也不是这个世上的大匠师能够制造,或者仿制出来的强大魂兵。张院长习惯将那具黑色长弓称为大黑。”

  林夕也不自觉的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所以谷心音师叔去了唐藏,想要夺这具长弓回来?”

  佟韦摇头道:“不止这具长弓,当时还得到一些消息,在唐藏境内某处发现以前般若寺一名上师的坐化之处,有经窟被一些不知情的普通唐藏百姓已经打开过了,有一些经卷已经流散在民间,其中有关一门般若寺强大的修行之法。”

  林夕沉吟道:“谷师叔没有成功…陷在了唐藏,现在才回来?”

  “他没有能得到‘大黑’,但是成功得到了般若寺的那门修行之法。”佟韦垂下了眼睑,道:“然后他为了一名唐藏女子,在唐藏大开杀戒,杀死了很多人,最终想要杀死唐藏的皇叔,失败之后,唐藏因为那门修行之法,舍不得将他杀死,一直将他关押在某处连我们都查不到的秘密水牢。”

  因为是青鸾学院和林夕接触最多的人,所以佟韦很清楚林夕好奇宝宝的个性,所以不等林夕开口问,他便接着轻叹道:“那名唐藏女子是唐藏皇叔萧湘的女儿,她要和谷心音离开唐藏,结果被萧湘发觉,亲手杀死。”

  ***

  (这些天一直看到有书友在希望我爆发,我的心里也很清楚我要尽力爆发,因为我还嵌着aaaniuniu的一个状元、红花会打赏号的一个状元,至少还欠了两章的爆发,再加上我先前承诺的上架之后要爆发一下,所以我觉得这个月我至少需要用三个以上的三更来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但其实上架之后到现在,我一直很糟糕,一直在和自己的身体和一些不该有的沮丧和失望做着斗争。上架第二天,26号开始我其实就已经重感冒,然后持续不断的到今天,身体才慢慢好起来,鼻孔才开始通了一个。比起身体来,有些抑郁的心情却更难挥洒而去。现在仙魔变24小时的订阅已经到了四千九百多,加上投月票的会员订阅,二十四个小时的单章订阅也超过了五千。也就是一天下来,发上去的章节就已经有了五千个订阅。这在整个纵横也应该是排到前三的成绩,然而因为我不满足...这不满足来自于很多方面,来自于这本书从发书到现在的成绩一直都极好,那么久的双榜第一,那么多的书友捧场支持,甚至超过了我上一本通天。还有因为我为这本书的确付出了许多,贯注了极大的心血,连平时走路和睡觉前都是在思索着这本书的情节和走向,再加上上架时已经有了十万多的收藏,只要十万人里面有一万人订阅,那这本书的成绩就可以开创一个历史,但十万人里面就只有那么多人订阅,通天之路的高定已经超过了一万四,但仙魔变的二十四小时五千,高定却才堪堪到七千...所以因为这种种的因素,我心里无形之中不满足,虽然这成绩在纵横已经值得骄傲,然而我在接下来很长的日子里一直莫名的抑郁着,我甚至有一天和邪月对话的时候,说过我索性休息三天调整一下自己心情的想法。我接下来尽量掩饰着自己的失望和抑郁和不开心,在这些天里面,我写的时候依旧很努力,很平静的写着,但是不开心就是不开心啊,有时候人钻牛角尖的心情,便是真的很难解脱。我甚至连qq都不愿意开,不愿意在章节末尾流露出我这些心情。生病浑浑噩噩这么多天过去,当身体终于好起来,我便想着还是已经有那么七千人支持我,喜欢看我的欢喜和悲伤,所以我想着说出自己这些天的糟糕也是没有什么可耻的。不用安慰我,因为我能够将我掩饰的这些东西说出来,就说明我会自己好好度过去,至于要批评我的,也不用了。有些道理大家都懂,不管该不该,但有时候一些情绪却是无法控制,毕竟一生之中,谁都会有发了疯一样做些连自己都觉得疯狂和不能相信的事情的时候。牵牵连连到现在的感冒终于好了,再略微给我一些时间,这个月肯定会有多更的。最后再次感谢那么多人看我的糟糕和废话,谢谢你们陪我一路走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