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七章 和天下为敌的强人

第十七章 和天下为敌的强人

  林夕陷入了沉默之中

  因为在试炼山谷那些石殿中的修行太过艰苦,那些殿压在他上面的那些破记录的数字又显得分外神秘和强大,所以他对这一名内相系走出的学生便有着些莫名的景仰和好感。

  他平时是一个很平和的人,以至于姜笑依有时和他在一起,都会不自觉的想象要是像林夕这样的人发疯起来,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林夕也不知道自己发疯起来到底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林夕可以肯定若是谁杀死了自己心爱的女子,自己肯定会发疯。

  他能够想象一些谷心音当时的心情是何等的绝望与疯狂。

  “那名唐藏皇叔还活着么?”

  沉默了片刻之后,林夕抬头看着佟韦问道。

  “不知道。”佟韦看着林夕,道:“闻人苍月完全封锁了般若走廊和碧落陵,唐藏和我们之间的消息,到此刻还是完全隔绝的。”

  林夕轻声叹息道:“他竟然强到这种地步。”

  佟韦自然知道林夕此刻感叹闻人苍月的强不是指闻人苍月强大的修为,他点了点头:“闻人苍月是这数十年前世间最出色的将领,他赏罚分外的分明,而且管得极细,就算是最低阶的军士,在某一天醒来可能也会发现闻人苍月站在他的面前,然后闻人苍月会说出一些对他做过的一些值得赞赏的事情的赞赏,以及对他的一些看法和期待。碧落陵他辖下的数万军士,都认为闻人大将军会关注他们每一个人,且在他的指挥之下,这些军队战无不胜,有无数低阶的军士会成为耀眼的将领,所以他辖下的所有军队,对他都是绝对的忠诚,这是士为知己者死。”

  “因为他的强大和公平,再加上他始终在注意着选拔人才,所以他聚集着许多修行者门客,还拥有一支修行者军队,天狼卫。”

  因为十分清楚闻人苍月的强大,因为心中自然产生的敌意,佟韦身上的气息微微震动,整间营帐鼓胀得轻微啪啪作响。

  “除非大量的修行者和大军和他正面开战,否则不属于他的人想要在完全属于他的西边行事,极其困难。”

  “先前闻人苍月想要的东西也很简单,接替某个元老,坐到那重重帷幕之后去。但先前为了一些战功而杀死边民、战俘,以及他过分残忍暴戾的性格,却是让所有元老,甚至其中他们闻人家的,那名先皇的老首辅都全部站在了同一个立场上,要设法削除他的军权,让他带着镇西大将军的功勋终老。”

  “原来九老里面,还有一个闻人家的老首辅。”听到这里,林夕忍不住摇了摇头,“可是闻人苍月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那些老人要让他退,皇帝要让他退,他却就是不肯退。”

  佟韦冷然看了林夕一眼,“还有我们青鸾学院…要么他也想得到谷心音身上的修行之法,要么想要杀死圣师阶之中,唯一一个有可能杀死他的存在,所以他不想让谷心音活着回青鸾学院。”

  林夕真心赞叹:“和整个云秦为敌…真是好气魄,好疯狂。”

  “西边实际已经变成了他的国。”佟韦沉声道:“任何带着皇帝旨意的各司的人都根本无法进入碧落陵的区域,甚至有一支千人的护送皇帝御使的军队,都在碧落陵区域之外被全部杀死。”

  “所以西边实际已经不受皇帝控制,实际已经叛乱,只是闻人苍月的声望和军力没办法让皇帝直接宣布他叛乱而出兵清剿。”林夕沉吟道:“那接下来准备让我们做些什么?”

  佟韦看着林夕,前所未有的耐心说道:“闻人苍月有一名知晓他所有秘密的心腹军师被生擒落在了周首辅的人手中。皇帝和九老同时派出了许多路人马,不管是打着更换碧落边军将领还是颁布一些升迁令,抽调闻人苍月座下一些将领和修行者的幌子,最终的结果就是要让闻人苍月应付不暇,无论是一些重要将领到任接替一些军权,还是那名军师能够送到外面安全的地方,获得闻人苍月在外面所有布置和暗插的人手的秘密,闻人苍月便败了。”

  “没有任何一方想用大量修行者或是军人死亡的代价来换取胜利,所以所有这些事情会被刻意的凑到差不多相同的时候,来分散闻人苍月的实力,来让他无法兼顾。所以无论是夏副院长还是中州皇城中那些大人物已经出力和准备了很久…所以谷心音回来,接近碧落陵,送那名已经被擒住暗藏在碧落陵某处的军师出来,还有送许多人进去带着帝国的命令接替一些军权,都会在差不多的时候。”

  “送谷师叔回来,是学院和唐藏达成了某项约定?”林夕沉吟着问道:“那护送谷师叔回来,是否有唐藏的一些力量?”

  “会有。”佟韦点了点头,“先前还有一支军队叛逃了碧落陵,逃入了般若走廊之后,现在因为消息完全封锁,也不知那支叛军被闻人苍月绞杀了没有,如果没有,那也会是一些变数。”

  “会有唐藏的力量…只要那名军师能被送出来,闻人苍月就败了…只要有一些能带着皇帝旨意的将领进去,肯定还是会有些军队选择效忠帝国,至少会引起碧落陵边军内部自己的混乱,铁板一块就会出现很多缺口。”林夕思索着,道:“面对当世这么多的力量和强者,闻人苍月可以说是极其的不利,想要赢也实在太难了些。”

  佟韦眼睛微眯,道:“但没有任何人敢轻视他,也没有任何人敢说一定就赢。”

  林夕点了点头,“当然。”

  “你会跟随护送某一名将领或是御使赶去碧落陵。”佟韦看着平静的林夕,道:“因为你已经到了大魂师修为,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妖兽,所以到时会有新的魂兵弓箭送到你手中。”

  “新的魂兵弓箭?”林夕微怔,因为他才突破到大魂师不久,可是才刚刚能够发挥出神梨木弓的真正威力。

  佟韦道:“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林夕郁闷的苦了脸,“老师,是什么样的弓箭,为什么不能说得明明白白,偏要打哑谜?”

  “少想些现在不用思考的问题,会让你的修为进境更快。”佟韦看了林夕一眼,道。

  林夕苦了脸,“这么说来西边的这些事也根本用不着我去考虑,我只要在路上小心应付眼前的敌人就可以了。”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佟韦眉头微挑的沉声道:“但对手是闻人苍月,谁也不能保证他会出现在哪里…我们学院对先前的谷心音有信心,但是他在水牢之中关押了那么久,即便魂力修为还在上涨着,身体状况却肯定极糟糕。学院中除了夏副院长他们,没有人能保证对付得了闻人苍月,然而夏副院长他们因学院的事也肯定出不了学院,所以这次就算没有意外,也没有人能够保证你们的安全,有真正的生命危险…学院便认为你有权知道这些。”

  “那我能不能不去。”林夕很是无耻的问道。

  “如果你真不想去,学院不会拦着你。”佟韦不屑的冷道:“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肯定不会不去。因为你在学院中的许多朋友都会去。”

  林夕的眼睛亮了亮:“谁会去?”

  佟韦更加鄙夷的看了林夕一眼,“你最希望见着的那个人也会去。”

  林夕微汗,不好意思道:“老师…您连我最希望见哪个都知道…学院有必要知道这么多么?”

  佟韦终于有些怒了,“你在她们新生殿下面放了那么一把火,整个青鸾学院都知道,你当我白痴么,连你最希望见哪个都不知道?”

  林夕更汗,抓了抓头,但还是又嘀咕了一句,“该不是学院故意派她去的吧…这算不算变相绑架我…”

  “学院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么!云秦什么时候有你这样不知脸面的灵祭祭司!”

  虽然明知道林夕只是口头说说,佟韦终于还是忍受不住了,曲指在林夕的脑门上敲了一个爆栗。

  林夕啊的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脑门,叫痛了两声,脑海中却是顿时浮现起了一个人的影子,他顿时忍不住问道:“李开云会去么?”

  佟韦看了林夕一眼,想到自己之前的那些同窗好友,他的怒意消融,点了点头:“会去。”

  “这个家伙啊…果真。”林夕不住叹气嘀咕:“我就知道他哪里危险就要主动去哪里…我知道他肯定不是学院故意派他去,肯定是他自己要求去这种地方的。”

  佟韦听到林夕这些嘀咕,差点一口恶气把自己憋伤,顿时有种想要将林夕敲出满头大包的冲动。

  “姜笑依和边凌涵会不会去?我问过了,他们这次因为守粮仓反而没有事情…但总不会让他们一直在这守着粮仓吧?”但林夕却是没有丝毫觉悟,接着问道。

  佟韦怒喝道:“你到时候自然就会知道。”

  林夕看着再次因自己变得恼怒异常的佟韦,和在学院时一样,无辜道:“不要这样嘛…老师。”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