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此河边,那泽畔

第十九章 此河边,那泽畔

  堕于清澈河水中的中年修行者单掌拍击河水,掌落处桌面大小的一片河面没有溅开丝毫水花,竟是像镜面一样往下整齐的凹陷了下去。

  借着这一拍的反震之力,中年修行者的身体强横的窜出了水面,手中金黄色的长剑甚至并未迸发出像先前一样耀眼的闪电,便轻易的将林中抛出的十几支寒光闪烁的钩爪全部斩断。

  一剑挑飞足以将五六人同时腰斩的恐怖巨刃,再将水面拍至实质,斩断十几支想要将他捆缚住的钩爪,这名中年修行者如同天神,哪里还有之前半分账房先生般的羸弱之态。

  然而就在此时,这名面寒如水的中年修行者却悚然低首,往向自己的胸口。

  他的胸口什么都没有,只是方才毕竟落入水中,衣衫被河水湿透,在他拍水出水之时,衣裳之中的冰冷河水都被他身上强大的气息全部震了出去,此刻他的衣衫看上去全部都是干的,他的胸口衣衫上也只有一些隐约的水迹。

  但一股极冷和麻痒之意,正在从他的胸口朝着体内不断延伸,就像有一条贪婪的蚂蝗边吸血,便朝着他的体内钻进去。

  “河水有剧毒!”

  只是这一低头之间,这名中年修行者就反应了过来,发出了一声愤怒的急剧警告声,强大的魂力从脚底喷涌而出,整个人像一支蝴蝶一样往前飘飞而出,瞬间掠入了对岸的树林。

  在脚底接触到实地之时,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层灰蒙蒙的惨厉色泽。

  一股无穷的寒意从这名中年修行者的心田不断泛出,竟能在流水中布毒…而且对方在被他察觉的情况下,还能以贯月弩、旋刃车瞬间发动刺杀,将他迫于水中...这样凌厉的应变刺杀,任何地方军以及零散修行者的组合都绝对不可能做得出来。这唯有再次应证一点说法,闻人苍月的部下,都是最懂得战斗的那种人。

  这名中年修行者心中十分清楚,身后河对岸的绞杀场极其需要自己的加入,但是他的心中也十分清楚,他在短时间内已经不可能加入那边的战阵,因为他唯有在极快的时间内杀死这边的人,并赢得一些专心用魂力驱除体内毒素的时间,否则他绝对不可能在这种剧毒的侵袭下活下来。

  此刻,被一刀砍入肩骨,倒在地上的许箴言依旧在像野兽一般剧烈的惨嚎着,手中的刺刃还在不停的刺入压在他身上的刺客尸体体内。

  他的惨嚎声突然一顿,身体也一僵,一杆充满杀气的冷戾黑色长枪穿透了压在他身上的刺客尸体,在他下意识的闪避之下,刺在了他的心口处。

  他的心口内里皮甲之中,还夹着一块护心镜。

  这柄黑色长枪刺破了皮甲,没有能够洞穿护心镜将他和身上刺客的尸体一起钉在地上,然而护心镜的凹陷和对于他胸口的压迫产生的恐惧和痛楚还是让他再次剧烈的惨嚎了起来。

  在惨嚎声再次出口的瞬间,这名许家的三公子终于想清楚了一些事情。

  他的父亲是刑司最强势,最有实权的人物,他还有一个北陇行省的省督姐夫,许家的背后还有江家的支持,所以他在进入青鸾学院之后,都一直因为自己纯正金勺,而且是极大的金勺而骄傲自得,看着那些边蛮和土包的目光之中都带着天然的鄙夷,连柳子羽这种父亲在年内铁定成为省督的金勺和他一比都只能算是个小金勺。

  然而此刻他终于彻底明白,自己那名冷酷的父亲真的不会管他,即便在真正的死亡面前,自己和那些平时看不起的土包同学也根本没有区别,只能靠自己。

  “啊…”

  心中最后一丝侥幸幻灭,彻底明白自己的父亲不可能来救自己,平日里看不起林夕,因为秦惜月而对林夕极其敌视的金勺许箴言更加剧烈的嚎叫起来,他整个人从地上发狂般的蹦了起来,撞入了刚刚拔出黑色长枪的刺客的怀中。

  前面一名刺客的刀还在许箴言的肩膀上嵌着,但是他却根本不管这柄刀,嚎叫着撞入前方刺客的怀中。

  意志如铁的刺客第一时间弃枪,拔出了一柄不知绑在身上何处的黑色匕首,朝着许箴言的脑门狠狠扎去。

  但他低估了许箴言这一撞的力量,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想到这名令他心生鄙夷,明显恐惧怯战的年轻人此刻会迸发出这样的力量。蓬的一声,他的上身被撞得往后翻仰,许箴言手里的刺刃在嚎叫声中不停的刺入他的心口,再拔出。

  他的匕首依旧伸向许箴言,却是失去后继的力气,颓然的垂落。

  许箴言嚎叫着推飞了这名刺客的尸首,又嚎叫着朝着前面最近的一名刺客冲杀过去。

  不知是从未见过如此不知战斗的打法,或是因为许箴言毕竟是一名修行者,速度和力量毕竟远超一般的精锐军人,他面前的这名刺客似乎在微微一滞之间,就被跃起的许箴言刺破了咽喉。

  嚎叫着的许箴言直接骑坐在这名刺客的双肩上,不停的击刺着,直至这名刺客往后倒去,喉咙布满窟窿,几乎断裂。

  一时间,许箴言在这乱阵之中都显得非常显眼,一时间,竟有数名沉冷的刺客被许箴言吸引,朝着许箴言掩杀过来。

  就在此时,许箴言这一行人中,就连许箴言平时都根本没有注意,最不起眼的马车夫般打扮的黑瘦中年人的面上出现了微微的黄光。

  数十支如暴雨般从他侧面的一名刺客双臂隐藏弩筒中射出的弩针打在他的身上,竟只是洞穿了他的衣衫,却并没有能够真正刺入他的肌肤。

  在那名刺客瞳孔收缩之间,这名黑瘦中年人的手中已然出现了一柄紫黑色的软剑。

  软剑如蛇般游荡空中,双臂有隐藏弩筒的刺客头颅飞起。

  …….

  许箴言手中的刺刃再次洞穿了一名刺客的咽喉,强大的力量使得那名刺客瞬间因大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而古怪的在当地抽搐,无法进行任何一个有效的动作。也就在此时,一柄长刀砍杀在许箴言的背上,斩破了他的甲衣,入肉,血花四溅。

  许箴言惨嚎,转身,却是看到一柄紫黑色的软剑的影子,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是一名无头的刺客。

  “抱歉。”

  他听到了有人对他说出这个声音。

  持刀的无头刺客往他身前栽倒下来,脖颈中的鲜血就像喷泉一般冲在了他的身上。

  然后他才发现他的周围已经变得安静了,唯有一些压抑着的呻吟和喘气声。

  接着,他才看清因为没有能够完全阻止那一刀,让他的背上留下了一条入肉颇深的伤口的是队伍中那名最不起眼的黑瘦马夫。

  “褚兄!”

  就在此时,这名黑瘦马夫已经浑身散发着一股铁血气息,对着河对岸发出了一声厉喝。

  “我没事。”对案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因大量的失血和脱力,兀自呆呆的站着的许箴言开始头昏和感到寒冷。

  他的周围只有十余人还站立着,其中五六名没有受伤的人持着兵刃依旧警戒着,那名平日负责队伍行进路线和起居的高大男子已经脸色极其难看的手持军用急救包到了他的身旁,马上准备帮他缝合伤口,然而许箴言终于好像重新变回成人一般,一下坐倒在血泊,哇的一声,不停的呕吐了起来。

  从未经过此种血腥厮杀的许箴言拼命的呕吐着,呕吐得浑身发抖,呕吐得似乎将体内的内脏都要吐出来,呕吐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东西。

  ……

  ……

  白山黑水之间,秋吉泽畔。

  一拨拨军人已经整队,准备离开。

  即便是此时,许多平时桀骜不驯的军人,却都依旧时不时的向红杉林中一顶营帐投去充满尊敬而崇拜的目光。

  一名身穿白色祭袍的女祭司正在一些靠近这顶营帐的许多军人的视线之中,朝着这顶营帐快步而行。

  这名女祭司学徒的脸上也闪现着崇拜的光芒和对荣光的憧憬。

  她的双手托着两件淡金色的祭司长袍,淡金色的灵祭祭司长袍上,绣着三尾黑狐猫的图案。

  而在此之前,所有这隶属于羊尖田方面军的军士,都知道已经有一枚“无畏”勋章送入了那顶营帐之中。

  而且所有这些军士从军中的通报上知道,在此之前,巡牧尉林夕已经拥有了两枚勋章。

  这枚“无畏”勋章,已经是林夕的第三枚勋章!

  一切甜言蜜语都可能是假的,但是代表着荣光的云秦勋章不可能有假。

  所以此刻,在这些军士的眼中,在这云秦阳光照射不到的白山黑水之地,这顶黑色营帐上,正闪耀着激动人心的光芒。(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