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二章 也要让他们变强

第二十二章 也要让他们变强

  “我们骑马还是用马车跟着?”

  “用马车。”

  “我喜欢马车。”

  在吉祥发怒之前,林夕和“屠黑虎”的谈话还在继续,听到是安排用马车赶路,林夕微微一笑,至少在马车中比较方便修行。

  “屠黑虎‘的眉头皱得更紧,他不明白这名被上面指定为统领的年轻人到底视生死如无物才会这么轻松,还是年少轻狂,明知道闻人苍月那些部下的可怕还是掉以轻心。

  因为林夕的年轻和并没有多少果敢肃杀的气势显露在外,所以在这两种可能之间,他的判断倾向于后者。

  林夕看出了这名高大秃头男子眉宇间的忧虑和隐隐不快的神色,他收敛了笑容,认真说道:“这安排可以说是很好,完全取代这十狼的身份…有一头狼还在那支车队中潜伏着,甚至抽调过来的我们这些人的体貌都和原本的这十狼差不多。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从一开始就有人知道我们的身份和行踪,那不管我们的戏做得如何足,都是根本无用的。”

  “这种可能性很小。”

  “屠黑虎”摇了摇头。

  但就在他摇头之时,所有的人听到了林夕房中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木头碎裂般的爆响。

  所有的人顿时变了脸色。

  坐在院外门槛上嗑瓜子的年轻伙计顿时站了起来,就在他刚刚站起之时,最靠近门口的林夕和“屠黑虎”等数人已经跃到了院中。

  “你们不要进屋,围住这屋的前后左右。”

  只是一跃入院中,林夕便马上对“屠黑虎”等人下了命令。

  就在数息的时间之前,“屠黑虎”还觉得林夕太过柔和,没有丝毫果敢肃杀之风,不像一名经验丰富的将才,倒像是一名文官,但林夕此时一声低喝,“屠黑虎”却是猛的一滞,只觉一股不容置疑的铁血气息扑面而来。

  他十分清楚,唯有在军中做将领,而且是真正率军经历过生死杀阵的人,才有可能在如此自然的发令中,就带上这种军令如山的气息。

  也就在他不自觉的转头看向林夕之际,林夕已经速度极快的贴近了门口,在贴近门口的瞬间,他的身体就蜷缩了下来,整个身体近乎全部伏地,推门冲了进去。

  “你们守住这前院,我们去后面!”

  也没有丝毫犹豫,“屠黑虎”对着身旁的“矮脚狼扈归朴”和“土狼邓收成”发出了一声极低的轻喝,首先急速的奔跑,跃上了屋顶,朝着林夕厢房的屋后掠去。

  ……

  林夕贴地一掠进屋内,单手在地上一撑,跃起的瞬间便看清了吉祥安然无事,看到了吉祥面前的瘦高蒙面人冰雕。

  他心中微惊,但还是马上后跃了一步,将门带上。

  “吉祥…这个家伙都被你变成疯狂的赛车里面那个泰国人了”

  将门带上,再看清吉祥面前那名冻成冰雕的瘦高蒙面人双手僵着好像是要推门的样子,林夕顿时哭笑不得的嘀咕了一声。

  但看到吉祥瞪着乌溜溜的眼睛无辜的看着他,一副不知道做好了还是做错了的样子,林夕便顿时又上前了几步,绕过这名瘦高蒙面人的冰雕,揉了揉吉祥的脑袋,用唯有他和吉祥听得到的声音低声道:“做得好,下次再有这么鬼鬼祟祟的人溜进来偷翻我们的东西,你就再将他冰成泰国人…”

  此时他也已经看到了床下的大洞,虽然他不知道这名瘦高蒙面人到底是谁的人,怎么会直接就盯上了他,但想必绝对不可能是学院的人或是其他要保护他的人,既然如此,那便只有可能是他的敌人,既然是敌人,那被吉祥杀死也只能说他的运气不佳,林夕的心中自然不会有什么同情。

  吉祥当然也不可能知道林夕说的泰国人是什么意思,但是它却感觉得出林夕的满意和对自己的赞赏,于是它就很满足的按了按肚子,自己也很享受的松了一口气,轻咿的一声。

  “如何?”

  就在此时,屋后已经响起了“屠黑虎”的低沉喝问声。

  “人已经死了…是从地下挖洞进来,你们去检查一下自己的房间,看有没有被动过。”

  林夕眉头微蹙,看着身上一层雪白冰壳才刚刚开始化的瘦高蒙面人,双手伸出,猛的拍在瘦高蒙面人的前胸和后背。“噗”的一声震响,瘦高蒙面人身上的冰雪被震下了大半,簌簌落地,露出了里面的普通黑布衫。

  听到林夕自屋内发出的声音,除了姜笑依和边凌涵之外,其余所有人都是心中微寒,只想到这名看上去温和柔弱的年轻人竟然完全是和外貌、言行不符的沉冷狠辣,竟在瞬息之间杀死了潜伏房内的人,而且声音还如此的平静。

  屋后的“屠黑虎”听清楚了林夕平静的声音之中没有丝毫的颤音,他便知道这种平静绝对不是装出来的,知道自己对于这名年轻统领的感观完全错误,他心中微寒的同时,有一丝庆幸也升腾起来。他用最快的速度掠回了自己的房屋,然后这名高大秃头男子马上看到自己的几个包袱也已经解开,看到自己的床榻下也有一个仅容一人进出的洞窟。

  ……

  林夕扯下了瘦高蒙面人蒙脸的黑巾。

  这人的面相很普通,眉毛稀疏,眼睛有些内凹,虽然脸上肌肤在极寒之下被冻成了灰白之色,尤其一些血脉甚至紫黑着浮现在脸上,但可以看得出来年龄并不大。

  林夕接着仔细搜索了他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但是这名瘦高不速之客的身上出奇的干净,连任何的东西,甚至连一些用以购买银两的碎银和兵刃都没有。

  唯一的特异之处是他的双手指甲特别长,就像一柄柄小刀,里面到处都是泥垢,给人的感觉床榻下的大洞便是他用双手十指挖出来的一般。

  在吉祥好奇的目光中,林夕马上趴到了床下的洞口前,他看到通道往下数米,然后像下水道一样侧向延伸,下面的土色和洞口处两尺有余的地方的土色截然不同,而且有一些小型铁铲状的挖掘痕迹,只有出口这一块边缘都切得十分光滑。

  这便不难判断,这下面的地洞是早就挖好了,只是留了一个薄壳没有挖透。但即便如此,以这地面泥土的坚硬程度,想要用指甲悄无声息的切开,这名潜入此处的瘦高男子,也至少是魂力能透到指甲毛发的魂师级修行者。

  既然是这种级别的修行者,那即便是回到十停之前等着他出现,也未必能将他生擒,林夕也不想让这么多人感觉到自己的古怪。

  有脚步声很快到了门口。

  “有四个人的房间行李被动过,都是从地洞上来,要不要查地洞?”

  “屠黑虎”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

  “当然要。”林夕看了一眼瘦高男子依旧还有些冰雪未消的身体,又看了一眼吉祥,“当然要看看这‘土拨鼠’是从哪里来的,让红狼下去查…还有,让人给我准备一件罗袖衫,让玉面狼给我送进来。”

  罗袖衫便是衣袖很大,内有装得下很多东西的夹兜的宽袖长袍,很多读书人便觉得这种样式十分儒雅,所以在文官之中十分流行。

  云秦的祭司长袍也是这种样式,只是领子更高,高大竖领直至下巴处。

  “红狼”就是边凌涵,“玉面狼”就是姜笑依。

  以边凌涵娇小的身材进入这洞里并不困难,林夕今日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还没有动用,可以确保她的安全,而且进入这种狭小幽闭的土洞中去追查,林夕觉得这种压力应该有利于边凌涵的修行。

  现在林夕的修为进境已经远超过了姜笑依和边凌涵,在佟韦的眼中甚至已经有了些可以真正为学院做事的能力,他自然也想尽力让自己的这两名好友的修行速度变得更快一些。

  姜笑依很快敲门走了进来。

  “这就是你的三尾黑狐猫?好厉害…”在龙蛇边军中呆了一些时间的姜笑依明显更加成熟了些,身上也流露出了一些军人才有的气息,但是见不到多少阳光的关系,他的肤色反而变得苍白了一些。好友好久不见,他进来就握拳捶了林夕一记,看清那具还在滴着冰水僵立着的尸体和吉祥,就算他是林夕的好友,他都有些心中发毛,一时都有些不敢靠近吉祥。

  林夕接过了姜笑依手中的青布罗袖衫,先行飞快的换上,然后马上给了姜笑依一个熊抱似的拥抱,“放心,吉祥很聪明的,不会把你冻成冰雕的。”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说了这一句之后,林夕直接将姜笑依扯到了吉祥的面前,然后轻声对着吉祥道:“他是我的好朋友…从今天开始,他也是你的好朋友。”

  林夕说着,抚摩了一下吉祥的头顶,然后示意让姜笑依也和他一样做。

  “这可是瞬间灭杀了裂金黑鹫的存在啊。”

  姜笑依知道吉祥这副人畜无害的懵懂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什么样的恐怖实力,他苦着脸,豁出去似的伸出了手,和林夕一样抚摩吉祥的头顶。

  吉祥看懂了林夕的意思,冲着姜笑依友好的轻咿了一声。

  姜笑依一身冷汗。

  “我上来了。”

  就在此时,林夕床下的地洞中发出了边凌涵的声音。

  一身尘土的边凌涵钻了出来,看清林夕和姜笑依身后僵立着的冰水尸身也是骤然瞳孔一缩。

  “地洞只有一个出口,就是不远处河畔的一间养鸭人废弃的木棚中通过来的,没有什么线索。”微僵了一下之后,边凌涵才飞快的低声说道。

  “这也是我的好朋友。”林夕拍了拍边凌涵的肩膀,然后也示意边凌涵像自己一样抚摩一下吉祥的头顶。

  在龙蛇之时,边凌涵也已经听说了林夕成为了灵祭祭司,但她也没有想到,拥有瞬间灭杀裂金黑鹫的恐怖实力的三尾黑狐猫,竟然是如此的可爱。

  虽然面对比自己强大许多倍的存在总是有种难以控制的恐怖情绪,但是少女却毕竟有着喜爱这种可爱小兽的天性,所以边凌涵将手放到吉祥的头顶上,看着吉祥懵懂的样子,她便是觉得越来越喜爱,眼神也变得越来越爱怜。

  吉祥觉得边凌涵的手比林夕的手还软,它也感觉得出边凌涵对自己的喜爱,所以它也很享受、很喜欢的拱了拱脑袋。

  它只是有一点点想不明白,既然都是好朋友,为什么林夕抱姜笑依那么用力,可为什么不抱边凌涵,只是拍了拍边凌涵的肩膀呢?

  ***

  情绪是调整的ok,莫有问题了,可是想过渡情节想得脑袋有点卡。啊啊啊啊明天就会一切ok了的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