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三章 一个胖子,一个箱子

第二十三章 一个胖子,一个箱子

  因为路上将会有足够的交谈时间,所以林夕和姜笑依、边凌涵并没有交谈三人在龙蛇边军中的事情,而是马上讨论起了目前的状况。

  “佟老师有没有去找过你们?”

  “没有。”

  “佟老师到秋吉泽来找过我,告诉了我一些事情…所以我知道这个集结地本身就是学院选定的,是户部用来和一些缉管私盐生意的密探联络的暗口。”林夕看着姜笑依和边凌涵,用极低的声音飞快道:“闻人苍月是连学院都不敢小看的对手,既然一开始就是出自学院的安排,那么按理我们没有一开始就被人发觉行踪的可能。”

  “恐怕不是你想的那样。”

  边凌涵不管白皙的脸上黏着的泥土,皱着秀眉努力的思索着,摇头道:“这人试图翻看我们的东西,便是想知道我们的身份,说明他和他背后的势力还并不能确定我们到底是什么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下面地洞应该挖好了不少时曰,所以最大的可能,是这人背后的势力已经发现了这是云秦朝堂的暗口,已经密切关注,在这里守株待兔。”

  林夕想了想,点头:“应该是的,但这个户部的暗口在各司大大小小的暗口中,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暗口。”

  “闻人苍月总不至于强大到可以发现和监视每个暗口。”姜笑依苦笑道,背心微微发寒。

  “最大可能还是闻人苍月的人。”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姜笑依道:“佟老师告诉我的西边的事情,我路上再和你们细说,但简单而言,现在闻人苍月是皇帝、那九个老人、青鸾学院、甚至唐藏新皇帝的共同敌人…甚至闻人家的那个老首辅在这种情形之下,为了不影响自己在重重帷幕侯的位置,他都会彻底和闻人苍月撇清关系,额外多出力。除非是疯了,否则云秦任何一家新兴的势力都会冒着触怒天下所有强大势力的危险而在这个时候插手。所以要么闻人苍月就是这么强,强到可以盯紧绝大多数朝堂明口暗口,要么就是他的那些部下里面的谋士也极其厉害,算准有些明面上的强大修行者都反而不会动用,算准有些等阶高的暗口也不会动用,反而是特别盯紧了这些平时不上档次的暗口。”

  边凌涵看着林夕:“不管是全部盯住还是谋士算计…还是说明闻人苍月的强。”

  林夕轻嘘了一口气,“看来我真不是那样的变态。”

  姜笑依不解:“什么样的变态?”

  “那种对手越强反而越兴奋的变态。”林夕摸了摸鼻子,道:“对手越强,我只觉得紧张和担心。”

  边凌涵瞪了林夕一眼,“现在你还说这种废话,已经很变态了。”

  听到边凌涵这句,林夕和姜笑依顿时忍不住无声笑起,都有种在学院时无聊斗嘴的感觉。

  “既然你觉得极有可能是闻人苍月的人,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边凌涵白了林夕一眼,问道。

  林夕收敛了笑容,想了想,道:“按原来的安排走。”

  边凌涵皱眉道:“为什么?我以为按你的个姓会不按常理行事,会直接抛开这安排。”

  “光是我一个人,会按你说的做。但既然我是统领,这些人都听我的命令,我便要为他们负责。在没有新的命令下达之前,他们肯定会选择继续执行命令。”林夕看着姜笑依和边凌涵,认真道:“这次云秦挑选出来执行对抗西边的任务的,肯定都是极其忠诚、为了荣光可以不惜牺牲姓命的人…我虽然不能保证他们全部都是这样表里如一的人,但我想至少屠黑虎他们大部分都应该是这样的人。这样的军人和修行者我在大荒泽里见过了很多…他们值得尊敬,我也很荣幸可以和他们这样一批人认识,共同一路向西。”

  “所以我会尊重他们的选择。”微微一顿之后,林夕看着边凌涵和姜笑依,声音微重的说道:“接下来这一路上,我只会考虑如何保护他们安全的问题…以及你们的修行问题。”

  边凌涵和姜笑依都有些惊讶的看着林夕,“我们的修行?”

  林夕笑了笑,伸出了手。

  边凌涵和姜笑依看到他的手上发出了光,然后看到有一条条淡淡的黄色光华如同流水一般从他的指尖沁了出来。

  这间一地湿润木屑碎尘的房间又彻底的陷入了静默之中。

  “闻人苍月很强,但你也很强。”边凌涵沉默了片刻之后出声,叹了口气:“真的。”

  林夕有些陶醉,但他马上又认真了起来,道:“就在刚刚我让你去钻这地洞的时候,我又想到了一些可以让你们的修为进境快些…或者说让你们也体会到我体会到的一些有关修行的道理的方法。”

  边凌涵眉头微蹙,心中不由想到…难道你这个家伙教起修行,还能比学院老师教我们还快?

  “我说过让你们不管如何…我让你们相信我的时候,一定要相信我。”

  然而林夕接下来的这一句,却是让她马上呆了一呆。她永远都不可能忘记林夕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对她说这句话的,而她也答应了林夕。

  “就算这一路上不碰闻人苍月的部下,进了西边…也必定会有厮杀,和闻人苍月部下的一战是不可避免的,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要经历多少战,遇到什么样的对手…所以一路上只要有机会,我会逼得自己修行狠一点,也会逼得你们狠一点。”

  ……

  林夕统领的这一支小队是十个人。

  除了已经碰头的九个人之外,还有一个是“肥狼”,按资料是二十一岁的肥胖年轻人曹阳,河洛行省玉启陵人士,在十狼之中是唯一的外乡人士。

  现在这“肥狼”已经成功的获取了那名律政司的告老还乡官员秦执言的信任,混入了秦执言的车队之中。

  按照资料,秦执言的车队一共有十二辆,其中五辆的车厢夹层之中都放置着秦执言这些年积蓄到的最值钱之物。

  此刻秦执言的所有人马全部在太安城西的顺安客栈投宿,等长夜一过,明曰城西城门一开,便继续西行,最终目的地是湘水行省的樊城。但只要林夕等人活着,便不会让这支车队走这么远,只要三曰后一出东林行省和河洛行省交界的獠城,林夕等人便会动手,等待下一个命令指示。

  然而林夕等人绝对想不到,到了獠城之后的下一个命令指示,就在这“肥狼”的身上。

  此刻这“肥狼”正在顺安客栈的一间普通客房之中,就着一大锅肉糜汤,啃着一张用大锅烙的厚白面饼。

  肥狼当然很肥,这名身高只是普通,面上有少许雀斑的年轻人穿着的是一件大号的白绸衫,但还是显得十分紧,以至于一片片的汗渍在白绸衫上显得分外的清晰。

  只是用碎肉熬汤,撒了些微葱花的肉糜汤绝对不能算是美味,河洛行省中部的人最喜欢吃的烙白面饼都是不发酵的,又硬又干,但这名胖胖的雀斑年轻人吃得却是很香甜。

  一张平时至少十几人份的厚白面饼和一大锅肉糜汤全部下肚之后,他才打了个饱嗝,拿一块手帕擦了擦满脸的汗珠和油光,又很不风雅的伸到自己敞开的怀里擦了擦,这才准确无误的丢到了门口边不远的凉水面盆里边。

  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

  这名胖胖的雀斑年轻人低头间又看到了自己屁股底下的一个木箱子,看到这个木箱子的瞬间,他原本吃饱喝足还有些满足的面色顿时又变得愁眉苦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他把这个木箱子直接搬到了自己的床上,接下来临睡前的洗漱他的目光都没有半分离开这个木箱子。

  一直到了床上,他都靠着这个木箱盘坐着。

  “难道胖一点也有错么…青鸾学院就没有出过胖的学生么,胖一点就要让我来扮这肥狼…”

  “林夕林夕…你到底什么时候来和我碰头啊,让我在这里呆着干什么啊…”

  “还要我带这个箱子给你…说什么箱在人在,箱亡人亡的话来吓唬我…不知道我最怕吓了么…青鸾学院厉害的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要派我来啊…要不要这么过分啊,不告诉我什么时候林夕来和我碰头也就算了,让我带这个箱子,还不让我先看箱子里面的东西…”

  “林夕林夕你快来,好歹和你在一起还有两个人…我这只有一个人让我怎么办啊…”

  靠坐在木箱上后,这名胖胖的雀斑年轻人闭上了眼睛,似乎是要进入冥想修行,但他的嘴里却还不停的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苦闷的抱怨着。

  这些抱怨里面没有半分自娱自乐的成分,可见这名胖胖的雀斑年轻人是真的胆小害怕。

  只是他进入冥想修行的速度却并不慢,就这样嘀嘀咕咕着,他的声音便越来越小,气息却越来越平和,他的头发和肌肤上的汗毛也随着呼吸微微的抖动,他的修为竟是也过了中阶魂师,正在朝着高阶魂师逼近。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