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五章 杀三!避五!狙七!

第二十五章 杀三!避五!狙七!

  清晨时分,一列马车赶在城门初开之时就出了獠城,沿着官道,往河洛行省辛阳城的方向驶去。

  告老还乡的律政司官员秦执言掀开车帘看了一眼越来越远的燎城轮廓,有一丝难言的感怀,同时也有了真正的放松之意。

  在东林行省为官的数十年间,他颇有清名,实则却在暗中控制着一些黑市走私生意,其中的大头是武器走私生意。

  一开始机缘巧合介入这样的黑市生意时,他心里还有些愧疚,想着云秦的许多军人会死在自己手下交易出去的这些非制式,但由民间大匠铺制造,甚至比同等的制式武器还要精良的武器的手中。然而等到时日一长,到手的钱财越来越多,这种愧疚却慢慢从麻木到了完全没有。

  在三年前开始,他就开始规划自己的后半生。

  能用得到,享受得到,花出去的钱财才是钱财,堆在手上,没办法花,或者花不出去,没办法享受的钱财,就反而是枷锁。

  因为本身就是律政司官员,秦执言十分清楚云秦在官员离任后的五年之内都会保持调查,他有信心在五年之内不会暴露自己的财富,而且他对自己的身体也有信心,只要再收敛这五年,接下来等着他的便是几十年的大好享受。

  但他对于先前那些自己的手下却没有信心。因为即便是完全将自己的这生意转交给信得过的心腹,但那些心腹万一犯了事,便很有可能被牵连出来。甚至那些心腹和知道他底细的人就算也和他一样全部洗手不干,也未必不会因别的事而牵连起来。

  他自己便见过无数已经卸任但因一些和本人不搭边的小事而被牵出来的贪官污吏。

  尤其在近年来长公主都在插手治腐的情形下,他便需要更加的小心,只有死人才能最好的保守秘密,所以在之前半年里面,他便开始了准备两年多的清洗,暗杀的暗杀,硬扣罪名的硬扣罪名,把所有知道他底细的人全部直接杀死或是弄死在了监狱之中。

  之前他的所有家眷已经返乡,这一列马车之中除了他之外,全部都是追随了他很长时间的死士以及雇佣的不知情的修行者,一路上他唯一担心的只是在自己任职这数十年间有没有得罪一些官场上的人,在通关之时刻意刁难。

  现在这獠城已经是东林行省最后的一个城池,即便是他得罪过的官员,应该也没有能力将手伸到其他行省来,所以此刻他看着越来越远的燎城,就像完全告别了自己以前的人生,在重新开始着自己的人生。

  ……

  车队渐行渐远。

  獠城在秦执言的视线之中终于彻底不见。

  官道边出现了一个方便过往商贩和车队的简陋汤面铺子。

  正在揉面的面铺老板是个大头矮子,一名庄稼汉正挑着一担刚刚挖出来的藕从一侧小道上走过来,似乎要到这个铺子歇歇脚。

  一个秃顶的高大挑夫正在背对着官道吃面。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妪正在面摊旁边不远处摆着一个篮子卖杏。

  秦执言从马车车窗帘子里面看到了这些,他没有觉得丝毫不妥,当然他对这种路边的清汤面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兴趣,马车也不可能停下来。

  马车车队经过这个官道边的简陋汤面铺子。

  然而就在这时,第一列马车的车夫陡然竖了竖马鞭。

  车队的速度顿时减缓。

  一名身穿罗袖青袍的年轻人从官道旁的一条荒草小径上走了出来,背着一个长形的布条。

  这名年轻人的面目很是呆板冷漠,有着说不出的阴冷气息,而且他直直走到了官道的当中,迎着这一列马车走了过来。

  “什么人!”

  第一列马车的车夫厉声喝问,双目中瞬间冒出实质般的冷光。

  感觉到车队速度放缓的秦执言已经通体生寒,一股极其不祥的预感从他的心中弥漫出来,在这名车夫厉声喝问的时候,他已经掀开了车窗帘子,也看到了那一名面目冷漠,拦在路中的青袍年轻人。

  而两名身穿普通劲装,站得如标杆一般直的中年男子第一时间便站在了他的车窗前,用身体挡在了车窗前。

  “我要马车夹层里面的东西,不想死的话,赶快离开马车离开。”

  也就在此时,官道中央的青袍年轻人已经冷冷出声。

  马车夹层里的东西…听到这几个字,原本已经自觉彻底告别之前人生的秦执言的圆脸骤然变得雪白,浑身竟是不自觉的秫秫发抖起来。

  第一辆马车的车夫眉头微挑,将要出声,然而就在此时,第二辆马车之中却是突然发出了一声大叫:“啊…你竟然不知死活,光天化日之下劫道!”就在大叫声中,一条略显臃肿的身影从车辆中狂冲而出,“我来会会你!”

  不仅是第一辆马车的车夫,车队中绝大多数人都是愕然。

  “难道我们先前都看错了他不成?”

  第一辆马车的车夫脑海之中第一时间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这第二辆马车之中冲出的这个年轻胖子是叫周池,给他们平时所有人的感觉都是极其的胆小,连讲些血腥的江湖故事都不敢听的那种,只是因为是先前熟识的镖师介绍,再加上他是个中阶魂师修为的修行者,想着即便再胆小,遇到真正的拼杀起来也总是要比一般的武者厉害得多,才雇了他加入了车队。

  谁也没有想到此刻他居然会第一个冲出来,而且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能跑得这么快,气势这么惊人。

  只见此刻这名年轻胖子还背着一个方形布包裹,看上去不轻的样子,但他每一步蹬踏在地,地面就在颤抖,他肥胖的身躯就好像一个皮球一样在地上弹动着,只见地上一蓬蓬的尘土不断炸开。顷刻之间,已经距离那名青袍年轻人不远。

  乔装成青狼站于官道正中的林夕也愣住了。

  他早就知道这列马车之中有一个内应,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内应“肥狼”竟然是…蒙白…那个他在灵夏湖畔第一个结识的土包好友,生怕要打打杀杀而拼命想进入御药系,最后进入了内相系的,越吃越胖的小胖子蒙白。

  ……

  身穿白绸衣的蒙白拼命的奔跑着。

  他都没有想到自己跑得是远远超过了一般中阶魂师的极限,跑得快得让许多人目瞪口呆。

  他简直是热泪盈眶,心想林夕你终于来了。

  但他还生怕林夕一时认不出自己,一边拼命的跑着,还一边朝着林夕拼命的挤着眼睛。

  林夕当然不可能认不出没有带人皮面具,只是本来面目的蒙白,但蒙白的动作反而提醒了他,让他也骤然紧张了起来,生怕好好的在他罗袖里面躺着的吉祥看到蒙白这副哇哇大叫跑来拼命的样子而忍不住把蒙白冻成冰雕。

  于是他十分紧张的飞快拢袖,一只手伸进去抚摩着吉祥的脑门。这是林夕和吉祥说了很多遍,让吉祥不要动手的动作,只是林夕也不能肯定吉祥完全听懂或者完全能够遵从。

  所以他又马上将双手负到了身后。

  “啊!”

  蒙白大叫着,以恐怖的速度冲到了林夕的面前,戈然而止,震起了一蓬灰尘。

  然后所有人看到蒙白伸出了一个如发酵白馒头一般的拳头,一拳打在了林夕的身上。

  可是这一拳也实在是太慢,也太没有力气,就好像是生怕打疼林夕,又好像只是要按掉林夕身上一个肥皂泡一样。

  “第三辆马车车厢里的是他们的首领!第五辆马车里面一个道人是他们里面最厉害的!第七辆马车里有一对双胞胎兄弟,都是修行者,而且双臂里都应该藏有强力暗器!”

  蒙白伸拳在林夕身上轻轻的按了按,害怕的连珠炮般急剧的说着,因为喘不上气,连嘴唇都憋得发紫了。

  “杀三!避五!狙七!”

  林夕目光剧闪,带着铁血气息的凛冽声音瞬间从他的口中迸发而出。

  还未等秦执言这十二辆马车中人从蒙白这给人极其莫名奇妙和好笑的一拳中反应过来,官道边汤面铺子里那一个煮着沸水的大铁锅已经飞了起来。

  完全都可以煮得下一头整猪的一大铁锅沸水全部在大头矮子的一抡之下,泼向了第三辆马车。

  “啊!”

  第三辆马车车头处一名车夫和一名护卫根本来不及闪避,浑身都被沸水淋中,顿时发出了异常凄厉的惨叫声。

  背对着官道吃面的高大挑夫在沸水洒落的白气还未完全散开时,就已经从扁担中抽出了一柄古铜色阔剑,冲向了第三辆马车的车厢。

  第一辆马车上的车夫第一时间飞跃了起来,他的双手中都握着一柄黑光闪烁的短剑。

  但是迎上他的是另外一根扁担。

  那名挑着一担藕正好走上官道的庄稼汉的两筐藕也同时飞了起来,他的扁担狠狠的砸向了这名明显也是修行者的车夫。

  黑光闪烁的短剑切入了这根青竹扁担。

  青竹扁担裂成无数竹条,但内里却是一根有着蛇鳞符文的黑色长矛。

  庄稼汉子吐气扬声,猛力一震,这名双手都持短剑的车夫浑身一震之间,就只觉得后背至胸口一凉,低头之间,他便看到那名卖杏的老妪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自己的身后,一柄如半边剪刀般的奇特金色利刃已经洞穿了他的身体,刺破了他的心脏,从他的胸口透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