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八章 车底下的眼睛、垂死的道人

第二十八章 车底下的眼睛、垂死的道人

  “屠黑虎”手中的阔剑狠狠的刺入了一名车夫的胸口,就在此时,一枝闪着银光的箭矢从他的耳侧飞过,他马上感到后颈喷上了腥热的鲜血。

  他心中凛然的转身,只见一名不知何时悄然逼近他身后的武者额头上插着银色箭矢,往后轰然坠地。

  这名沉冷的高大秃顶男子知道箭从何来,眼睛余光中看到自己这方的人几乎都无一例外好好的站着,他的心中对边凌涵和林夕等人便顿时又多了几分由心的敬重。此刻他只是有些不解,即便这几名年轻人都是帝国那些高高在上的学院出来的弟子,也不可能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气势和统御能力。

  ……

  一条白影在马车底飞快的移动。

  这是那孪生兄弟修行者中还活着的一个。他被边凌涵的箭矢压到了车厢之后,因边凌涵的箭矢还像死神的呼啸一般在空中飞行着,他便想出了以马车车厢为掩护,在马车之下飞速穿行,接近战局。

  在这群人最擅长战阵,最有应变统御能力的那名中年绸衫文士第一时间被刺杀和他们之中最强的黄袍道士倒下之后,这名修行者便知道这战已经不可能获胜。

  他和他的孪生兄弟最为可怕之处有两点。

  一点就是他和他的孪生兄弟联手配合极其的默契,两人联手往往能越阶击杀修行者。

  还有一点就是他们两人的手中都有一对强力的弩筒,在近距离之下,即便是高出他们一阶的修行者也很难躲得开来。

  在林夕极有针对性的指示之下,边凌涵第一时间就射杀了他的孪生兄弟,他相当于已经残废了一半,但没有射光弩筒中的弩针之前,他不甘心就此逃跑,他要为自己的兄弟报仇。

  他就像一条等待时机的毒蛇。

  就在林夕一举撞飞两名武者之时,他已经到了第八辆马车下面,他已经等到了击杀对方这名首领的机会。

  他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抬起了双手,对准了林夕的侧影。

  他觉得没有任何人在此刻注意到他。

  但就在他抬手的这时,他突然发现,和他隔了一辆的马车底下,也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小心!马车底下!”

  一声带着颤音的大叫声响了起来,声音之大,甚至压倒了其余的所有声音。

  “嗤!”

  数十点黑芒也在因为陡然看见对面马车底下那双盯着他的眼睛而受到些惊吓的修行者袖中同时激射出来。

  ……

  蒙白一直惊恐的盯着这名潜行在马车下的修行者。

  因为自己在学院中最好的朋友林夕都冲杀了上去,他当然不能直接跑掉,所以他也跟在林夕的身后返身冲了过来。

  但他实在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他也实在是胆小…所以他想着要跟着林夕,但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会钻到马车底下去,在马车底下跟着林夕了。

  更让他惊恐的是,他看到了对面那名孪生兄弟修行者中的一个也偷偷的从马车底下潜行了过来。

  在对面那名修行者出手之时,陡然看到他而受了些惊讶之时,他便也扯直喉咙拼命大喊了起来。

  ……

  林夕听到蒙白这句大喊的同时,身体便已经下意识的感觉到了危险,他的全身力量都聚集到了自己的双脚上,整个人先行不顾一切的朝着一侧跃了出去。

  在直觉般第一时间做出这闪避动作,身体腾空的同时,他才看到数十点黑芒朝着自己奔袭而来。

  看到这数十点黑芒的速度,林夕面色没有改变,却是在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心想这次恐怕还是要动用自己独特的能力了。

  因为他判断出来,以这数十点黑芒的速度和力量,除非吉祥全力出手,自己还是不可能完全避开,至少有十余点会射在自己的半边身体上。而他也不想吉祥彻底暴露,所以在这空中他只是将双手负到了背后。

  黑芒瞬间就到林夕的身前,眼看林夕不可能避开。

  但就在此时,一双白馒头般的手却是扯住了林夕的半边衣衫,狠狠的一扯。

  “嗤!”

  这双白馒头一般的手抓着的地方衣衫裂开了些,然而由于这双手力量惊人的一扯,林夕的身体却陡然加快,数十点黑芒就差了这么一分,一点都没有落到林夕的身上,完全落空,擦着林夕的身体嗤嗤的飞射出去,瞬间不知道打到了哪里。

  林夕和扯了他的这人跌成了一团。

  林夕一时有些惊喜,关键时候扯了他这一把的人是蒙白。

  蒙白惊魂未定,满头全是冷汗,双手扯着林夕的衣衫兀自不肯放开,浑身不住发抖。

  “啊!”

  车底下一击落空的修行者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林夕和蒙白跌倒,疯狂厉吼的冲了出来。

  边凌涵的手中已经没有特殊的箭矢,但她知道这已经是她此战所需射出的最后一箭…或者说这箭她射不射都是一样。

  她有些疲惫的轻呼了一口气,持羽、控弦、施射,近乎身体的本能反应般,射出了一箭,然后收弓。

  从车下冲出,狂吼着的修行者伸手直接拍飞了这一箭。

  他的双手上都套着一副两尺来长的钩爪。

  然而林夕看着他没有动,只是有些无奈的拍了拍蒙白,让自己这名胆小的好友略微放松些。

  一个铁锅横在了林夕和这名修行者的中间。

  持着足可以煮下一头猪的铁锅,就像拿着一个烧饼般轻松的人是那名身材有些过于矮小,但脑袋却有些过分大的“矮脚狼”。

  “当”的一声爆响,大黑铁锅直接被钩爪抓得粉碎。

  然而这名修行者却是陡然一呆。

  “矮脚狼”整个人已经团成了一个球,就从他的脚边滚了过去。

  等这名修行者反应过来之时,他直觉的把脚提起来,却是恐惧的大叫了起来。

  他的脚提了起来,但脚掌却依旧在地上。

  他的这只脚被利刃沿着脚踝直接切断了。

  姜笑依已经掠了过来,在这名修行者做出下一个动作之前,他手中的长枪狠狠的刺入了这名修行者的身体,将这名修行者顶得滑了出去,咄的一声,钉在了一辆马车的车厢上。

  ……

  林夕站了起来,朝着前方的马车走去。

  几名剩余的秦执言的死士大喊着朝着他冲了过来。

  因为武力最为强横,速度最快的一些人都越早接近林夕等人,此刻都已经死光,所以这些只是相当于精锐军人战力的武者对于林夕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没有等到他出手,拔出长枪的姜笑依就已经迎了上去。

  青鸾学院的武技是真正杀人的武技,动作并不好看,但十分的直接有效。

  只是朝前跨了两步,这几名剩余的死士便全部在姜笑依的面前倒了下去。

  确认除了秦执言所在的车厢之外,其余再也没有对他们有威胁的修行者和武者存在,姜笑依擦了擦脸上的鲜血,转身对着林夕点了点头。

  林夕也对着姜笑依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了一眼身后所有跟上来的人,问道:“你们有没有事?”

  一时间“屠黑虎”等人竟全部一滞,场中竟陷入了短暂的莫名死寂之中。

  所有人都没有事,除了一些和对方较力时的震伤之外,所有人都没有大的伤势,相比而言,虎口完全震裂的“屠黑虎”反而是伤得最重的一个。但正因为所有人互相对视,发现都没有事,这些人看着林夕和姜笑依以及边凌涵的目光便有了极大的变化。

  尤其是对于林夕,这些人的心中已经不自觉的充满了尊敬和敬畏。

  在中年绸衫文士、黄袍道士现身出来,并显现出强大的力量时,这些人便已经做好了付出死伤的准备,然而在林夕凌厉的截杀和统御之下,他们却是没有付出任何代价,便赢得了这一战的胜利。这些人心中清楚,这名一开始便很寻常般发令的年轻人,绝对是已经在边军中有过统御军队经验,且真正经历过许多生死杀阵的将领,而且是极优秀的将领。

  “没有事。”

  在不自觉的短暂死寂过后,他们所有人才都有些艰涩的发声,回答林夕。

  林夕忍不住笑了笑。

  他对自己筹划的这次刺杀也很满意。

  因为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他看过许多这个世界的人根本没有看过的书籍,里面当然也有武,有侠,所以在之前刘伯带着他出发去青鸾学院时,他第一时间就是问这个世上有没有飞剑。

  他有时也会幻想那些大场面,一个地方突然许多平平常常的人全部变成了杀手。

  这次他亲手布置出了这样的场面,且如此成功,他当然有着这些人难以理解的兴奋和快乐。

  所有马车周围再次安静下来。

  林夕正准备动步朝着秦执言的车厢走去,就在此时,他听到了异常艰难的赫赫出气声。

  他微转过去,看到这声音源自那名跪倒在地的黄袍道人。

  这名黄袍道人无法阻止身上那么多伤口的鲜血喷涌,在无人帮助救治的情形下,即便他拥有强悍的魂力修为,此刻也已经到了弥留之际,按在脖子上的左手指掌之间已经没有如注的鲜血涌出,唯有一层层血沫如蟹吐泡一般堆积着。

  但让林夕微微有些讶异的是,他看到这名黄袍道人在此种无意识的弥留之际,右手却是松开了他那柄长剑,也没有按向自己的伤处,而是伸入了自己的怀中,死死抓住了什么东西的样子。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