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九章 册子和箱子

第二十九章 册子和箱子

  是什么东西让这名强者到临死的时候还放不下?

  林夕走上前去。

  这名双颊无肉的黄袍道人体内的鲜血已经近乎流光,到了最后的时光,只是因为林夕走到他身前的一些微小震动,他跪在地上的身体便失去了平衡,无力的朝着旁边倒了下去。

  然而他这只伸入怀中的手却是抓得极紧,以至于林夕用了一些力气才将他这只渐渐变得冰冷的手拖了出来。

  黄袍道人的手里抓着的是一卷小册子。

  林夕打开了这卷小册子,只是看了数眼,却是眉头蹙了起来,看着这名已然断了呼吸的黄袍道人一眼,心中轻叹道:“原来只是想要接替他的生意而念念不忘,只是钱财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到死的时候你还如此,实在也太可悲了些吧…”

  先前林夕想着这名黄袍道人如此不甘,莫非是有什么可以提升修为的丹药或者是还未来得及修行的强大修行法门,尤其在看到是一卷册子的时候,他便有些激动,想着肯定是什么强大的修行法门了,然而这卷小册子却和修行完全无关。

  这卷小册子上记载全部是一个个的人名,联络方法,以及这个人所拥有的一些门路,所做的生意。

  这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大市场,就像无数地下蚁虫组成,阳光下的云秦人见不到的生意。

  秦执言花了三年的时间,斩断了自己和这个见不得光的黑市与其中无数江湖人物,地下商队之间的联系,从这里面退了出来,但这名黄袍道人却不知花了多少时间陪伴在秦执言的身旁,摸清了这个帝国最东边的地下黑市网的许多门路。

  只要组织起一些自己的人手,这名黄袍道人恐怕很容易就会取代秦执言的位置,填补秦执言退出之后的空缺。

  恐怕是还想更清楚的从秦执言的身上知道一些东西,或者是纯粹尽最后的情分送秦执言最后一程,这名黄袍道人在这个车队之中,也无比憧憬着自己未来的黑暗帝国和荣华富贵,直至死都不想放手。

  林夕看着黄袍道人的尸身心中轻叹着摇了摇头,但是他的眉头却是又陡然皱紧了些。

  因为他蓦的想到了池小夜,想到了自己和池小夜之间的一些约定。

  他陡然想到,这卷小册子上的一些人物和门路甚至深入到龙蛇山脉之后的一些流寇,或许在将来,这卷对于他而言会有些用处。

  只是觉得或许会有用处的可能,林夕便没有丝毫的犹豫,没有将这卷小册子交给“屠黑虎”,而是直接收入了袖中。

  他是此行的统领,而且这名强大的黄袍道人是他击杀,并没有人对林夕的这一动作而有非议。

  所有人都只是看着林夕,等待林夕的下一个命令。

  林夕想要动步,陡然又想到了什么,顿住,转身看着跟在自己身后低着头,背着扁平箱子的蒙白,用唯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道:“学院有没有交待什么?”

  蒙白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厮杀之中恢复过来,而且此刻他都根本不敢看周围的鲜血和横七竖八的尸体,生怕自己会更加丢脸的吐出来,听到林夕的声音,他只敢看着林夕的双脚,艰难的颤声道:“只是让我把这个箱子交给你…还有让我们把这些马车送到辛阳城外,会有大顺通钱庄的人接手,然后我们会得到一些银两…接下来让我们就像彻底做发了,不用再做强盗的十狼一样,远走高飞,赶去贵云行省侯雀城,到时自然会有另外一支队伍和我们会合。”

  “箱子?”

  林夕微微一怔,顿时明白这应该就是佟韦所说的给自己的新的魂兵弓箭。

  “那你再帮我背会儿…到我们出发我再看…还有,你怎么好像又胖了些…”

  看着这个脸色异常苍白,鼻子上都是汗珠的小胖子,林夕轻声的说了一句。谁都看得出蒙白是真的胆怯,甚至连林夕也没有注意蒙白刚刚是怎么钻到马车底下去的。

  这样的一个胖子又背着个箱子,在不高的马车底下穿行,对于林夕来说也是件很神奇的事情。

  但正是因为知道蒙白是真的胆怯,却因为自己是他的朋友,他还是跟了上来,而且还在关键时候冲出来扯了他一把,这便已经足以让林夕对这个胆怯的胖子没有鄙视,只有一些感动。

  “我们接下来要将马车里的东西送到辛阳城外,到时会有钱庄的人接手。”

  “屠黑虎,你们整理一下这些马车,我去看看这名秦大人。”

  林夕发出了让所有人都听到的声音,然后朝着秦执言的马车走了过去。

  按照资料,这名律政司官员也是一名修行者,所以即便在这时,林夕也提醒自己必须时刻保持着对修行者的警惕。

  ……

  秦执言缩在黑暗无光的车厢角落里索索发抖。

  在他最依赖的那名黄袍道人捂着脖子跪倒在地的时候,他便已经关上了车窗、车门,缩在了角落里。

  外面喊杀声阵阵,又慢慢消隐下来,这过程极短,可对于他来说,却是无比的漫长。但如果这是个噩梦的话,他却又希望车厢门永远都不要打开,让他一直在这个马车中这样呆下去。

  但事实却和他的意愿相反。

  车厢门很快被人直接拍开,阳光照射了进了车厢,照射在了蜷缩在角落里发抖的他的身上。

  在他眼中和恶魔没有半分区别的林夕站在车厢前,平静的看着他,道:“不想死的话,就赶紧出来。”

  秦执言闻到了自己身下发出的恶臭。

  他知道自己已经因为对这人的极度恐惧而大小便失禁,但他当然不想死,所以他大脑发白的从车厢中滚了出来,跌坐在地上。

  林夕看着这名大小便失禁的卸任官员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名律政司官员虽然是修行者,但已经像被关在笼子里,只知道睡了吃,吃了睡的老虎一样,已经忘却了本能,没有了什么威胁。

  ……

  秦执言的大脑略微的恢复了些思考的能力。

  他看到所有那些忠于他的死士已经全部倒下。

  除了站在他面前的林夕以及那名跟在林夕旁边的胆怯胖子之外,其余那些刺客没有人管他,都在忙着整理马匹和拆解其中几辆破损的马车。

  人的一生会有无数的等待,而秦执言的这个等待已经等了数十年,看着自己等待了数十年的生活要在此时彻底的破灭,秦执言忍不住颤声轻唤了出来:“我是卸任的官员…劫掠官员的车队,罪加一等。”

  哗啦一声,便在此时,其中一辆拆解的马车夹层中掉下了许多长长的铁匣。

  其中有几个铁匣盖子在坠地的时候脱落了开来,数十颗璀璨的宝石掉了一地。

  看着那些随便一颗就能购置一个大院的宝石,听到秦执言此刻显得分外可笑的话语,林夕眉头微挑的耻笑道:“是卸任的贪官。”

  秦执言看着林夕,浑身抖得更加厉害,却说不出话来。

  ……

  一辆辆马车从秦执言面前赶了过去。

  “不杀死他?”

  “屠黑虎”走到了林夕的身后,因为林夕在这一战中表现出来的战力和充满铁血气息的统御之风,他由心的保持着尊敬和谦恭,站在退后林夕一步的地方,微微躬身。

  林夕看了一眼这名魂力修为还略高于自己的高大秃头男子,又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秦执言,轻声鄙夷道:“看样子不杀他,他也活不下去的。”

  就好像回应他的声音一般,他的声音还未在“屠黑虎”的耳畔消失,秦执言便已经发疯般的哭喊了起来:“你们拿走我所有的东西…还不如干脆给我个了断,将我杀死。”

  听到秦执言的哭喊,“屠黑虎”冷笑了起来:“地上有的是刀,你想死的话可以自己了断…或许还能死得好看一些。”

  “啊!”

  秦执言从地上跳了起来,抓起了身前不远处一柄掉落的黑色长剑,发疯般就要朝着林夕和“屠黑虎”冲来。

  林夕和“屠黑虎”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秦执言只是跑出了几步,却是停了下来,不敢再冲上来。

  “啊!”

  他再次发出了一声大叫,一剑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走吧。”

  林夕没有再看这名唯有自杀时才像一名修行者的卸任官员一眼,转过身,对着蒙白和姜笑依、边凌涵示意,让三人和自己一起走上一辆马车。

  看着这种既不强大,又不值得尊敬的对手的死亡,简直是没有半分的快感,唯有淡淡的疲惫和反感。

  ......

  车队精简成了四辆,换了一条小路,快速的朝着辛阳城前行。

  边凌涵已经瞪了一直低垂着头的蒙白许久,但看到终于抬起了头的蒙白异常苍白的脸色和脸上都没有擦拭的汗水,她却是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生不起责备的心来。

  蒙白将一直昼夜不离身的箱子解了下来,放到了林夕的面前。

  林夕拍了拍蒙白的肩膀,然后打开了这个箱子。

  ***

  这一章是为红花会打赏号状元加更...感谢所有红花会参与打赏的同学们的支持...感谢强大的红花会的管理们...晚上还会有更新。另外...书评啊赞美啊什么的,来得更猛烈一些...不能加更还沉默着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