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章 里面住了怪兽的魂兵

第三十章 里面住了怪兽的魂兵

  扁平的长箱子在林夕的手中打开。

  一面的皮扣里,固定着八根黯淡无光的灰色箭矢,箱子的底里,安静的躺着一具黑色的长弓。

  这是一具四个人在学院都看见过的黑弓。

  因为即便是内相系的蒙白和天工系的姜笑依,都开过这具弓,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这具弓可以用来测试有没有风行者天赋。

  “老师,弄了半天,原来交到我手里的,竟然是这具弓。”

  林夕喃喃自语了一句,和边凌涵互望了一眼,慢慢的拿起了这具弓。

  这具墨黑的长弓也是木制,但弓身上的木纹却是异常细密和清晰,就像嵌入的一条条铁线。

  弓身上有一个个连着的如意状符文,咬住同样漆黑无光的弓弦的是两个似蛟似龙的头颅。

  某种兽筋制成的弓弦上,也有一条条不凑近看根本看不出的,像人血脉一般的细小符文。

  这是“小黑”。

  这是一具可以连大魂师以下修行者体内的魂力都可以抽引出来的独特魂兵。

  在青鸾学院的那堂修行课上,林夕用尽了全力,也只是将这具弓的弓弦往外拉出了不到两指的距离。

  这具墨黑无光的长弓,是五十年前那个震惊和彻底改变了天下格局的强者早年一直用着的兵刃。

  “这具弓有什么来历?”

  对这具弓没有什么了解,又觉得林夕和边凌涵现在脸上的神色十分特别的姜笑依忍不住轻声的问道。

  边凌涵看着他,道:“这是张院长留下的兵刃。”

  姜笑依睁大了眼睛,蒙白也睁大了眼睛。

  只是这一句话,他们便明白了,这具弓本身的意义和代表的荣光,便已经超过了这具弓的威力本身。

  ……

  吉祥也在袍袖的缝隙之中看着这具黑弓。

  在林夕将这“小黑”拿到手上时,它陡然感觉到了这具黑弓的弓弦上有股让它莫名心悸的气息。

  这种气息,就好像是蛇鼠对于鹰这种天敌的天生恐惧。

  它便有些明白这具黑弓的弓弦恐怕来自于某个比它更为强大的天敌的身上,于是它便拱了拱,轻咿了一声,从林夕的袖中探出了脑袋,想要凑近看得更为清晰一些。

  蒙白也正发呆的看着这具黑弓,却是陡然看到自己面前钻出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看到了两个乌溜溜发亮的眼珠。

  “呀…”

  他的毛都顿时吓得炸开了,一声惨叫,背部狠狠的撞在了马车车厢上,使得整个马车车厢都蓬的一震,发出了木材咯吱咯吱近乎折断的声音。

  “什么事!”

  车厢外赶车的“屠黑虎”顿时发出了紧张的低喝。

  “没有什么事情。”林夕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这名胆小的内相系好友,马上应声道。

  “这就把你吓成这样?”边凌涵忍不住微怒,看着狼狈不堪的蒙白低声道:“你以为是什么妖怪?难道你不知道他是灵祭祭司?”

  蒙白看清了吉祥的脑袋,看到那并不是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他便定了定神,冤枉的辩解道:“我跟了这车队之后就没有人管过我…我哪里知道外面的消息…灵祭祭司?你说什么,他成了灵祭祭司?”

  “你都快神志不清了。”边凌涵依旧有些恼怒的看着他,道:“你的修为都比我和姜笑依要高些,平日里我们也没有想到你能跑得那么快,出手那么快…你那么容易害怕做什么。”

  蒙白满脸通红,“我也不想,但就是害怕怎么办,我只是内相系的而已。”

  边凌涵无可奈何。

  因为看着蒙白现在的样子,再加上她之前对蒙白的了解,她便也只能承认,天生就比较胆小的人的确是存在的。

  “以后慢慢就会没这么害怕了。”

  林夕替蒙白说了句好话。

  蒙白感激的看了一眼林夕,只是自己心里却都在怀疑…打打杀杀,寒光闪烁的兵刃,鲜血四溅的身体,这么恐怖的事情,今后自己就会不害怕了?

  倒是吉祥可爱的面目和懵懂的眼神让他有些放松和由心的喜爱,于是他忍不住伸出了白馒头一样的手,想要揉揉吉祥的脑袋,同时轻声的问:“林夕,你这头猫叫什么名字?它是妖兽?”

  边凌涵想到了即将有可能发生的好笑景象,她故意板着脸,道:“猫?你什么时候见过随便一口就能喷死一头裂金黑鹫的猫?”

  “裂…裂金黑鹫?”

  蒙白的手陡然僵住了,他的脸色变得惨白。

  眼中那可爱的吉祥顿时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可以一口将他吞吃了的妖怪。

  “凌涵,你干嘛故意吓唬他。”

  林夕对边凌涵无可奈何的苦笑了一下,看着被吓得不轻的蒙白,心中却是也有了个主意。他便又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什么,目光重新转回到了他手上的黑弓和木箱中的箭矢上。

  车厢之中再度变得安静了下来。

  四个年轻人和一头小兽,都看着林夕和黑色的弓箭。

  木箱中的黑色箭矢不知道是用何种金属打造,上面也密密的纂刻着符文。

  这是可以贯注魂力的符箭。

  除了圣师修为的修行者能够让魂力运行于天地元气之中,长时间依存在飞剑符文之中,使得飞剑变成身体的一部分之外,其余的修行者都无法做到将魂力长时间停留在魂兵的符文之中。

  魂力就像凝聚的水流一般,流淌到符文之中,便会很快散失,所以要保持魂兵的力量,激发出一些强大的元气力量,就使得修行者必须始终手持着这些魂兵,保持持续不断的魂力贯注。

  风行者就是天生魂力在符文之中的依附度略强一些,也就是魂力散失会比正常修行者略慢一些的存在。

  符箭上独特的符文,本身可以在箭矢脱手的一瞬间,对于箭矢有许多加强作用,风行者的魂力可以在箭矢脱手后还能在箭矢之中保持一定时间的作用,这便是风行者出手的箭矢威力比一般人更强的最根本原因。因为利用魂兵长弓射出的箭矢,在空中飞行到射中对手的时间本身极短。

  在原本强大的推力之下,在飞行途中还能不停的加速,爆发,所以佟韦的出手一击,才会那么的恐怖。

  林夕此刻并没有研究这些符箭,因为除非真正试射,否则不可能知道这些符箭和普通箭矢的真正区别在哪里,他只是小心翼翼的,开始试着再次拉开这具“小黑”的弓弦。

  ……

  黑色的弓弦上开始微微的闪动起淡黄色的光芒。

  这种光芒的绽放对于边凌涵等人来说十分柔和,十分平静,但对于林夕来说却是惊涛骇浪,即便是做过不知道开弓训练,在急剧的战斗之中拉开弓弦时都能保持心境平静的他都是呼吸微顿,心脏很不争气的蓬蓬跳动起来。

  就在他手指接触弓弦,开始真正用力之时,他体内的魂力就近乎不受控制般从他的体内滚滚倾泻而出,注入弓弦之中。

  因为他体内的魂力已经比起在青鸾学院刚刚成为修行者时不知道壮大和雄浑了多少,所以此刻这种喷涌就像真正的鲜血涌出一般感觉清晰明显,而且流动之快超出了他平时的极限,使得他的小腹到手臂之间都因魂力的流动而有了些鼓胀撕裂般的痛楚。

  这具黑弓的弓弦在他的感知之中已经变成了一头异常狰狞的巨兽,在贪婪的疯狂吮吸他的魂力。

  相反他左手持着的弓身却是没有什么反应,魂力是要通过弓弦,然后再传到弓身上去。

  林夕清楚这具黑弓并不是真正的怪兽,也不可能真正将自己的修为吞噬,所以他压住了心中浮出的恐惧,就让自己的魂力滚滚流出,一寸寸的拉开了弓弦。

  弓弦和弓身上都并没有强大的气息流出。

  但是从林夕不住蹙起的眉头和整条发出黄光的右臂,边凌涵和蒙白、姜笑依便都感觉出来了林夕此刻的魂力消耗是何等的剧烈。

  他们的呼吸也不由得停顿。

  这具黑弓在他们的眼中也慢慢的变成了一头怪兽,一头消化魂力消化得异常干净,连一丝气息都会浪费在外的怪兽。

  在他们紧张的目光之中,林夕明显有些吃力的将弓弦完全拉开。

  拉开的瞬间,弓弦和弓身上所有的符文全部亮起,但所有的光芒却都全部变成了黑色,就连弓弦上原本淡黄色的光芒都变成了黑色。

  林夕有些微微的犹豫,但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某种**,他调转弓,对准了车厢最后方,然后松开了控弦的手。

  “嗤!”

  这四个年轻人和一头小兽看到了黑色的长弓前方出现了一条明显的黑色气劲,像一支无形的箭矢一般,射在了车厢后墙上。

  “当!”

  车厢后墙上的一片木板全部碎裂,内里的钢铁夹板上出现了一个凹坑,整个车厢猛烈的震动了一下。

  “怎么?”

  “屠黑虎”的低喝声又响了起来。

  “没有事…只是在测试一件魂兵。”林夕轻声回答了一句,同时却是忍不住深深的吸气,缓缓的吐出,然后看着边凌涵苦笑。

  边凌涵和姜笑依、蒙白在车厢的震颤中看着车厢那一片破损处已经彻底的说不出话来。

  只是空的弓…纯粹是力量震荡的气流,就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那配上箭矢一击,会是什么样的速度和力量?

  林夕的心情也是无法平静。

  他感觉得出,以他的魂力力量,也只是能够正好拉开这具长弓,也就是说,只有到了大魂师,才能运用这具长弓。

  他的体内有两碗水…但是这两碗水里面,却是空了大半碗,他近乎有三分之一的魂力,消耗在了这开弓一击里。

  而且他的右臂因为魂力的过渡喷涌,已经微微颤抖得无法再进行一次保证精度的开弓。

  “也就是说…就算是我,现在也最多只能射出两箭。”

  林夕苦笑着。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简直是一柄里面住了怪兽的长弓。(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