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一章 和我一起跳

第三十一章 和我一起跳

  一支商队在贵云行省的境内辗转着。

  贵云行省多山且多雨,连许多大城都是地无三尺平,很多地方都是崎岖的山路,这支带着香料和茶叶的商队又时不时的会在一些山区中的山镇停下卸一些货物,所以行进的速度并不算快。

  高亚楠就在这一支商队里面。

  因为她是云秦首辅的女儿,所以她隐匿在这支商队里的其余人不同,她知道她所在的这支队伍护送的对象是这支商队里面那名面白如玉的中年男子。

  她知道那名面如白玉的中年男子在朝堂之中曾经对林夕有过照拂,行事公允,所以在这一路上她对这名中年男子也有着额外的几分尊敬。

  这名面如白玉的中年男子本身有着许多年的边军从军经验,所以也是她所在这支队伍的统领,她在这支商队里面的身份只是账房的女儿,需要担心的只是随时有可能到来的闻人苍月的部下,平时根本没有什么要承担的事情。

  这种深山之中的行省,雨打芭蕉之地,她也从未来过,所以在这商队再次在一个山间的大集镇停下之后,她便也和平时一样,和正常的少女一样,四处逛逛看看,看看这些集镇铺子里的一些南北货。

  她骨子里也是一个喜欢平静,与世无争的少女。

  有时经过这样山里面的安静集镇时,她便忍不住会想到,如果自己是生在这里面,普普通通…那就算外面再怎么变,再怎么战争,也和自己无关。

  然而她也知道这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她的独特修行体质和家世不可能改变,而且她想得远了,便想明白,如果外面真有不停的征战,这里因为许多商队的经过而安稳平静的生活也会被打破。

  而且她也清楚,即便真是变成了这里的普通少女,恐怕还是会有许多新的烦恼。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烦恼,事事不可能皆如人意。

  所不同的是,她和林夕都有着一颗欣赏这个世界的心。

  或许正是都有这种会驻足停下来发现旅途中的美丽的心,所以两人之间才会有发自内心的互相吸引。

  ……

  高挑的青衫丽容少女与世无争的在湿漉漉的石板路上走着。

  蓦的,让她吃了一惊的是,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若是林夕此刻在她的身边,看到那个身影也会十分的吃惊。

  因为那是一名有些书呆气,不饰妆容的清秀女子,说话习惯用读书般语气的御药系年轻女教授安可依。

  安可依平日虽然不教什么课程,但高亚楠是御药系的学生,她当然不可能会认错。

  看着远远的朝她点了点头的安可依,高亚楠有些惊讶的跟了上去。

  安可依走进了一条巷子,在一口三眼井前停了下来。

  “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高亚楠看着这名现在穿着一件普通蓝布衫,穿着一双绣花鞋的女教授,惊讶的问道。

  普通的蓝布衫,做工粗劣的绣花鞋,这种有些不搭的山间女子才会有的穿着,在安可依的身上却似乎并没有什么土气,在少了学院黑袍的沉重和肃穆的气息下,高亚楠也第一次惊讶的发现这名头发有些自然微卷的女教授生得非常好看,且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从今天开始,我和你们一起走,去西边。”这名恐怕是御药系最年轻的女教授虽然像绝大多数青鸾讲师一般不近人间烟火,但她恐怕比绝大多数青鸾讲师回答问题都要认真,且没有什么废话,听到高亚楠的问话,她没有丝毫的感情波折,只是好像背书一样说了这一句。

  高亚楠自然十分清楚一名青鸾学院的女教授会有何等的强大,有安可依的加入她当然第一时间感到惊喜。

  只是她有些不解,看安可依也不像是有什么行李要带的样子,那为什么还要特意带她到这里告诉她?

  高亚楠忍不住想问这个问题,然而她突然看到了安可依的眼眸没有看她,而是像平时看着书卷一样,认真的看着她身前的那口三眼井。

  这个山间集镇的三眼井是连通着的,有一些梯度,第一口是只用来喝水,第二口是用来淘米洗菜,第三口是用来洗涤衣物等物。看上去第一口方井和第二口方井里面的井水都十分清澈,都有一些鲤鱼在游动。

  高亚楠看到这名很有书呆气的女教授的目光就停留在第二口方井里的一尾鲤鱼上,她惊讶的看到,这尾在水里游动的鲤鱼身上好像生出了一层细细的黄沙,但随着这尾鲤鱼的游动,这层细细的黄沙却是越来越稀少,这尾鲤鱼看上去便越来越轻松鲜活,越来越和普通的鲤鱼没有什么区别。

  ……

  ……

  辛阳城里有一座桔山。

  日暮时分,林夕、姜笑依、边凌涵和蒙白到了这座山顶。

  桔山上有不少的桔树,只是距离成熟的时候尚早,只是挂着小小的青涩果子。

  蒙白看着这些还不能吃的青涩小桔,享受着日落时分山间的阵阵凉风,问身旁的林夕:“林夕,你是要到这里来试一下箭矢的威力么?”

  林夕摇了摇头,有些自嘲道:“反正我已经仔细看过了,七枝都是‘超风’箭矢,符文可以让箭矢在射出之时获得额外的推力,并破风更平稳。更快更稳…反正配上‘小黑’就是我现在所能达到的威力最强的一击。看也是我能拿得出的最强,不看也是,而且一次出手消耗那么惊人的魂力…还不如对自己保留些悬念,节省些魂力。”

  蒙白有些奇怪,心想这座小山又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即便是景色也没有什么特别秀丽之处,于是他看着林夕,忍不住问道:“那你要做什么?”

  “来这里修行。”林夕看了一眼蒙白,道:“我们一起修行。”

  “一起修行?”蒙白更是想不明白,就算是林夕有些他们不知道的武技要告诉他们,也只要在城中的客栈房间里面就可以了,又何必远远的跑到这里来?如果只是魂力修行,山中虽然凉快,但毕竟不甚舒适,他自觉恐怕能够进入冥想修行的时间更短。

  “先前没有和你碰头之时,我便已经和笑依还有凌涵说过我们此行的对手太强,就连学院都没有绝对的掌控力。所以我在修行上会逼自己和逼笑依、凌涵更狠一些。”林夕看着蒙白,道:“笑依和凌涵会接受我的安排,现在只是不知道你想不想和我们一起修行…虽然我觉得修为是自己的,不管将来做什么,哪怕只是用来逃命,修为高些总不是坏事,但我也不可能逼着你修行,当然也要听听你的意见。”

  蒙白虽然天生胆子小,但却也是极其聪明,事实上也正是因为他的天赋极高,脑袋又聪明,内相系的某位教授实在有些看不过去,所以才用了些手段将他逼来执行这种任务,希望他将来可以有些成就,不要浪费他的惊人天资。

  此刻他很敏锐的感觉到了林夕话里有些不同寻常的意味,于是他顿时有些担心了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修行?”

  “你们内相系一直在研究的就是如何让修行者的身体变得更强,如何让魂力修为提升更快的方法...我却只有一个方法。”林夕将吉祥从袖中取了出来,摸了摸吉祥的头颅,示意吉祥可以自行玩耍一阵,看看这些和大荒泽不同的地方,同时接着认真说道:“在面临真正的死亡威胁之时,任何人的潜力都会被逼出来,而且会超过平时所能达到的极限。这种时候,对于修行者的一切,都是最好的磨砺,修行得到的好处会比平时多出许多。”

  林夕不想浪费时间,直接点了点前方:“我们可以从这里跳下去。”

  “林夕,你疯啦?”

  蒙白脸色骤然雪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里跳下去…不是自杀么?”

  姜笑依和边凌涵脸色微变,看着前方…他们的前方,是这座桔山里唯一一个山谷。

  这座辛阳城边上唯一的一座山并不算高大,但这个山谷至少也有七八十米的高度,且谷底都是泥土和石块的实地。

  “真是就这样直直的跳下谷底,别说是我们,就算是国士阶的修行者也未必能活。”林夕有些无奈的看着蒙白,“我要修行,又不是要自杀…我要做的,就是要从这里跳下去,但要想办法能活。”

  “如果我陷于被人追杀到这里的绝境,必须要跳,我肯定会选择这些松树。”林夕又伸出了手指,点了点山谷里面。

  山谷底部长着许多参天的松树,很粗很高很直,枝叶就如一层层张开的大伞。

  无论是蒙白还是姜笑依还是边凌涵都听明白了林夕的意思,唯有吉祥不知道林夕这时候指着那些松树在说什么,它只是怀疑那些松树是不是能吃。

  然而即便是姜笑依和边凌涵都依旧觉得林夕所说的太过疯狂。

  因为那些松树距离他们这山崖不近,恐怕他们拼尽全力才有可能跳得到那些松树的上方,而且这些松树虽然高,但是崖顶至少还有十六七米的落差…而且那只是最为柔软脆嫩的顶部。

  要竭尽全力,看能不能跳到那其中一株松树上方,还要落下之时,尽力的去抓住一些能够承受自己体重的枝丫,这样才能活着,不直接摔死。

  以他们修行者的反应能力,这当然有可能做到,但是这不容得任何闪失,而且还有些运气成分在内,谁知道会不会因为和松树的相撞而直接受到一些大的损伤,谁知道自己仓促间抓住的看似足够粗壮的枝干其实内里是被虫蛀了的?

  这极度危险,让他们光是站在这崖边想象一下,便浑身战栗的危险!

  这完全真的是搏命。

  “这的确很危险,但你们答应过绝对的相信我...这次你们必须相信我,和我一起跳,我会保证我们能够做到。其实我现在考虑的事情,只是这座山还不够高,对于我们的心理压迫还不够强。”林夕深吸了一口气,先看着姜笑依和边凌涵问道,“你们和不和我一起跳?”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