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二章 更魔一些

第三十二章 更魔一些

  “从这里跳下去拼命,至少有一半的机会会摔成肉饼。你还让我们相信你,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姜笑依艰涩的咽了口口水,看着林夕,“你不要告诉我你的修为这么快就是靠这样修行出来的。”

  “不全是。”林夕摇了摇头,“但我在三茅峰里面跳过比这深得多的峡谷。”

  “还是太疯狂。”姜笑依苦笑了一下,“可更疯狂的是…我居然说服自己相信你。”

  边凌涵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手心里全是冷汗,她身体的每一个意识都在提醒她这是十分荒谬的事情,然而她记得自己答应林夕的事情,于是她也点了点头,脸色有些微白,但极其简单的回答:“我会和你一起跳。”

  林夕很开心。

  这种开心不止来自他可以帮助姜笑依和边凌涵变得更强,还在于这种绝对的信任。

  恐怕也只有在这样充满古风的世界里,他才会这么幸运,能够拥有这样的朋友。

  “蒙白,你呢?”林夕转身,鼓励的看着蒙白。

  此刻的蒙白嘴唇都发白了,浑身的绸衫和头发都湿了。

  “我…”他用了好大的力气,才能够有些言辞不清的说出完整话来:“我从来没有想做什么英雄…也没有想过要有什么荣光…我只是一个内相系学生,我想着的就是在学院内相系好好的呆着。”

  “我明白。”林夕点了点头,“可是今天如果你出手不够快,说不定我就被那人的弩针射中了。”

  “有些人天生胆大些,有些人天生胆小些。”林夕看着蒙白,因为言语不知道该怎样说得合适,有些苦恼道:“其实我想说的大概意思就是…就算是兔子,到了真正急的时候也会咬人,就算从没有想着咬人,具备些能咬人的能力,总也不会是什么坏事。”

  蒙白想了好一会,觉得自己还是做不到,“不行,我肯定跳不到那里的,我不敢跳。”

  “好。”林夕也不勉强,想着或许看到自己和姜笑依、边凌涵安然无恙的话,他也会胆大些,所以他便对边凌涵和姜笑依点了点头,又点了点比较远的一株松树:“我能比你们跳得远些,我选那棵松树。”

  “越看越是害怕啊…”姜笑依擦了擦手上的汗,自嘲般的说了这一句,伸手点了一棵:“我那棵。”

  “要说得清楚些,免得到时候撞在一起。”边凌涵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从左边过来第七棵,你第八棵。”

  “林夕,你们都在逼我。”就在林夕和姜笑依、边凌涵已经选定了自己所要设法落脚的松树,准备开始之际,蒙白突然悲愤的叫了起来。

  林夕顿时一愣:“我们逼你?”

  蒙白无助站了起来,看着林夕和同样不解的姜笑依和边凌涵,道:“你们要是都不小心跳死了…剩下我一个人怎么办…还有吉祥要是觉得你们三个人都死了,我还活着,不要以为我害死了你们,把我吃了。”

  ……

  凉爽的山风吹拂在四个年轻人的身上。

  林夕突然很想笑。

  虽然有着跳过更高悬崖的经验,但是跳崖这种事情,并不是跳过一次就会不怕了的,对于任何危及自己生命的东西,人天生就有着莫名的恐惧感,林夕虽然一直表现得十分平静,但他的手心里也在不停的冒着冷汗,想到要跳过那么远的距离,落向落差还有十几米的松树头顶求生,他也是紧张和害怕得心脏在不停的剧烈跳动,估计平时体内一些不会分泌的激素也开始大量分泌。

  但是蒙白的样子却是让他都甚至被分散了一些紧张的情绪,无形之中身体反而没有绷得那么僵硬。

  “我们跳!”

  他对着姜笑依和边凌涵真的露出了一些笑容,也没有再和蒙白说什么,便退开了十几步,朝着看准的那颗松树冲了起来。

  “啊!”

  随着奔跑加速,林夕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似乎不由自主的聚集到了双脚上,在他的视线之中,那一株山谷中的松树变得越来越清晰,同时,随着越来越接近山崖,冲速越来越快,那种即将被吞噬的压迫感和恐惧也越来越强,使得林夕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大叫。

  “啊!”

  “啊!”

  姜笑依和边凌涵也受了感染一般,在狂奔到崖前,即将跃出的瞬间,也发泄般大叫了起来。

  三个人“惨叫”着,如同堕鸟般,脱离了山崖,朝着峡谷中坠下。

  吉祥看着崖顶,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睛,不知道林夕他们到底是在做什么。

  蒙白的身体颤抖了起来,身上的每一块肉都似乎在抖着,他的嘴角都有点抽搐了。

  “啊!”

  他也大叫了起来,肥胖的身体再次像皮球一般在地上弹动,“等等我!”他似乎尖叫了这么一声,像一只不会飞的肥鸟般,满脸抽搐着从山崖上跳了出去,跳向距离山崖最近的一棵松树。

  他的嘴大大的张开了,却因为强烈的失重感而发不出声音,风倒灌进他的嘴里,吹得他的嘴和两颊的肥肉都“扑扑扑”的像一层窗纸一般震荡着。

  ……

  林夕眼中葱翠的绿色树冠急剧的接近。

  “哗啦!”一声,他已经像一块石头一般撞入这颗松树的树冠之中。

  一瞬间破碎的树叶和松枝充斥在身周,身外的世界显得无比的杂乱,林夕的呼吸彻底的停顿,但他的心脏剧烈收缩之下,身体的机能和反应却是超过了平时任何时候,他的手以极快的速度拼命的先行扯着一切可以扯到的东西。

  在连续折断了数根树枝之后,他的下坠之势略缓的瞬间,他的目光莫名的锁定了一根粗壮的枝干,他眼中没有了别的存在,只觉得这根可以救命。他的手拼命的朝着这根枝干抓了上去,“喀嚓”一声,他抓住了这根枝干,但这根枝干却是依旧无法承受他的下坠之力而瞬间折断。

  但他的身体因这一扯而更慢了一些,他的视线中再次出现了自己所能够得到的粗壮枝干。

  他再次准确的抓住了一根,在一阵心悸的咔咔声中,这根枝干折断了一半,却是硬生生的将他挂住,他的身体,借助这根其实也只有小孩手臂一般粗细,且折断了一般的枝干,悬乎乎的挂在了离地二十余米的空中。

  林夕并没有马上做下一个动作,而是马上努力转头看向了其余几个人。

  他看到边凌涵已经卡在了比自己位置略高的几根树杈之间,姜笑依正压断了一个树枝,但接下来姜笑依又成功扯住了几根细枝,借着牵扯,他成功止住了下坠之势。

  唯有蒙白的体重实在太重了些,而且似乎用力有些过猛,跳得位置略过了些,没有落到最容易挂住的松树正中位置,喀喀喀的连续压断了无数枝丫之后,“啪”的一声坠地。

  林夕心情略紧,双手一松,身体下坠,连连抓住下方的松枝,看上去没有丝毫难度的降下谷底。

  “啊!”

  就在他快接近谷底时,蒙白发出了一声惨叫。

  此时林夕的感知和反应还处于绝对的巅峰,听出蒙白的这一声惨叫中气十足,且害怕的成分远多于痛苦的成分,他的脸色便顿时一松,喝道:“蒙白,你怎么样?”

  “胸口好痛,不知道有没有摔断几根骨头。”

  在蒙白的回应声中,林夕落地,快奔了数步,便到了蒙白的身前。

  看着已经坐起来的蒙白,林夕伸手飞快的在蒙白的身上按了几按,他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蒙白身上的骨头好好的,倒是落满了松针的地上,被他砸出了一个浅浅的凹坑。

  姜笑依和边凌涵也落下了地面,有些踉跄的跑了过来。

  看到软泥地上被蒙白砸出的浅浅肥胖人形,看着笑着的林夕,再看到四人都是被树枝刮擦得乱蓬蓬的,且还挂着不少枯枝松叶的头发,姜笑依和边凌涵突然也都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大声。

  蒙白摸着自己的身上,感觉好像并没有折断什么东西,但他还是忍不住的浑身发抖,不知道姜笑依和边凌涵为什么笑成这样。

  “想不到我们真的做到了…”姜笑依渐渐止住了笑声,他的身体也有些微微的颤抖,神情也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他仰头看着刚刚跳下来的地方,“其实我在跳下来的时候,都没有什么信心。”

  边凌涵的笑声也渐止,她也是和姜笑依同样的感觉,只是因为林夕的保证和她对林夕的信任,所以她才会跳下来。

  “我的修行资质很一般,甚至对于能否进入青鸾学院,我都没有什么信心。”

  姜笑依没有停止出声,他像是说给别人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我以前都一直想着,不管怎么样努力,我都会很平凡,但是老师告诉我不要妄自菲薄…林夕,谢谢你,没有你,我不会理解老师的话,我这一生恐怕都不会敢做这样的事情。”

  “有时候你们自己都不知道…你和李开云的身上,也都有着一些我难以企及的东西。”林夕在心中如是想着,但此刻他知道自己不必说出来,所以他只是笑着,捶了捶姜笑依的肩头。

  “我居然真的没事?”

  蒙白摸清了自己厚厚的肉下的骨头,感觉似乎真的没什么疼痛,他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着头顶上方枝丫间一路被他撞出来的孔洞,不可置信的自语。

  “云秦修行者一般都习惯将大莽千魔窟和炼狱山的修行者称为魔。”边凌涵看着自己破了些皮的手掌,轻声对着林夕道:“不过有些时候我觉得你比他们都魔多了。”

  “既然这样,那就更魔一些,我说我会逼得你们更狠一些。”林夕笑了起来,道:“你们还有没有力气?有的话,我们再来一次。”

  “什么,还要来!”

  蒙白差点昏了过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