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四章 心微寒

第三十四章 心微寒

  选择踏入红尘,从般若寺中走出的真毗卢面色无悲无喜,平静祥和。

  面对闻人苍月这一声有趣,他只是出声道:“请将军放下屠刀,放过天下苍生。”

  随着这声音的传出,他身周的黄沙之中如有一口大钟形成,每一个音节都化成这口大钟的震鸣,带着强大的力量震击在闻人苍月的赤红色飞剑上。

  无数的黄沙和剑身摩擦,擦出了无数点玫瑰红的火星。

  “放过天下苍生?”

  闻人苍月嘴角微翘,他知道般若寺的入世修行者能够说出这句话,便代表着般若寺也给了他极高的评价,他有些自傲,但目光却变得更加坚毅,却是微讽反问了一句:“不和这天下为敌,像我这样的人,生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在他说话之间,他的飞剑上赤霞大放,所有的黄沙和空中无形的大钟全部被震散,空间如同静止,一切悬浮于空中。

  被冠以“圣”字的圣师阶修行者在一般修行者眼中本身就已经是难以想象和理解的存在,他们之间的对抗,一般的修行者甚至根本难以看得明白。

  只是此刻一切如同凝结静止,便让后方那唐藏队伍中所有人都看出真毗卢和闻人苍月暂时呈僵持之势。

  然而闻人苍月如铁铸般的身体还在继续前进着。

  他一步步朝着真毗卢走进,每走近一步,他身上的气势就越是强大一分。

  只是走出了三步,静止的空间便被打破。

  所有的黄沙和无形的劲气全部倒卷,吹在了真毗卢的身上。

  只是刹那间,真毗卢的整个身体就覆满了黄沙,变成了一个沙人,就连他手中的巨大禅杖,都被厚厚的黄沙覆住,一颗颗黄沙甚至似要渗透进去。

  闻人苍月继续前行着。

  他身上的青色衣衫也已经被无形的元气压得笔直,压得坚硬如铁,衣角和衣服的褶皱甚至看上去都如同锋利的刀刃。

  后方远处唐藏队伍之中所有人全部彻底变了脸色。

  闻人苍月的赤红色飞剑剑身上的符文之中,已经喷卷出一条条肉眼可见的恐怖流光,整柄飞剑已经完全不像是这个世间的兵器,此刻完全不是靠敏捷迅疾,而是完全以恐怖的力量,洞穿一切之势前行着,刺向真毗卢的心口。

  这支唐藏队伍中也不乏修行者,也有人见过圣师的飞剑,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曾见过,或者曾想过,这世间能够有这样一名圣师,可以将如此的力量贯注到飞剑中,可以让飞剑的力量强大到如此的地步。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听闻过闻人苍月的强大,之前在他们唐藏人的心中,这天下最强的人,自然是来自般若寺的人,然而今曰见到闻人苍月,他们才知道自己以前脑海中的这些固有念头全部都是错误的。

  ……

  眼看真毗卢的身体和手中的禅杖全部都被无数的黄沙镇压住,带着恐怖力量的飞剑即将刺入真毗卢的心口。

  便在此时,真毗卢胸口的金色佛珠悬浮了起来,围绕着他的身体开始旋转。

  “喀!”的一声闷响。

  只是一瞬间剑尖便带着恐怖的力量,在寸许的空间内,不知道和其中一颗金色佛珠撞击了多少次。

  这颗小孩拳头大小的佛珠巨震,重压在了真毗卢的胸膛上。

  真毗卢身上厚厚的黄沙壳碎裂了,一块块掉落下来。

  每一块掉落下来的黄沙壳都已经压得比陶瓷还要紧密坚硬,甚至闪耀出水晶和金铁般的光泽。

  “当!”

  真毗卢手中的金色禅杖敲出,再次准确无误的敲在了闻人苍月的飞剑剑身上。

  闻人苍月的眉头微颤,但身体却依旧如同铁铸,往前的脚步依旧没有丝毫的停顿。

  他的身体似乎陡然变得沉重了数百倍,一脚踏地,他的身躯再次横跨十几米的距离时,他和真毗卢之间的沙地都剧烈的跳动了一下,而他飞剑上的力量再次加强。

  “嗤!”

  一条血光从真毗卢的身上绽放了出来。

  这一刻在远处唐藏队伍中所有人眼中,闻人苍月的飞剑是贴着围绕真毗卢飞旋的巨大佛珠边缘切了进去,在真毗卢的左肩上带出了一条伤口,然而事实却是,这一瞬间双方的战斗已经超出了他们这些人反应的极限,只是一瞬间,佛珠和剑身就已经互相撞击了不知多少次,只是最终的结果是飞剑没有被震飞,强行的切入了进去。

  鲜血飞出,真毗卢的脸色却是依旧无悲无喜,他也开始一步步朝着前方,朝着闻人苍月走去。

  所有迫近他的黄沙全部被他身上震荡的力量卷飞出去,他的身外形成了一朵巨大的黄色沙莲。

  闻人苍月的剑眉微皱,他的脚步停了下来,从一开始走出沙丘到现在,如同挟带着千军万马压来的闻人大将军,他的身形第一次出现了停顿。

  然而他的飞剑没有丝毫的停顿。

  在他和真毗卢这种级别的对决中,流逝的时间都好像被拉长了,每一息的时间都好像变得比平时更加的漫长。

  这是一副没有亲眼见到的人根本难以想象的场景。

  赤红色的飞剑完全变成了成千上万道穿刺在真毗卢身外的流光,剑锋、剑身、甚至剑柄和坚硬笨拙的佛珠和禅杖不停撞击,无数的金色火星不停簇拥在真毗卢的身外,就像巨大沙莲中的莲蕊。

  刹那间,真毗卢身上的古铜色禅衣便多了无数道口子,鲜血不停的从这些伤口中渗出,使得他变成了一个血人。

  然而真毗卢脸上的神色依旧十分平静祥和,依旧无悲无喜,像是化身成了一尊石佛,继续朝着闻人苍月逼近。

  闻人苍月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动了,没有前进,却是开始后退。

  不知为何,此时只是他这开始回退,所有唐藏队伍中的人,就陡然热血沸腾,全部都有种忍不住要放声大呼的感觉。

  闻人苍月开始退,但真毗卢依旧进。

  闻人苍月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这名般若寺的出世修行者之前都一直保存着一些实力,对方此刻的进势,竟已比他的退势还要快。

  只是再一刹那之间,真毗卢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巨大黄色沙莲将他也包裹在内。

  “叱!”

  真毗卢手中的金色禅杖敲向了他的头颅。

  这一瞬间,真毗卢手中的金色禅杖发出了万丈的佛光。

  淡淡的金色佛光,充斥在天地之间。

  后方远处唐藏队伍之中所有的年长者,刹那间全部浑身震颤,不由得跪伏在地,因为数十年前,那名般若寺圣女在祈天求雨时,这样的光芒便出现在了流沙城,这种光芒,带给所有唐藏人的,是光明,是希望,是不惜自身的付出和牺牲。

  闻人苍月的眼睛眯得更紧,就连他红如锦的嘴唇都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红线。

  他的身躯此时都被压住,无法闪避这一杖。

  但他的身躯依旧沉稳如铁铸,一声低喝之间,他的双手一夹,只是用双掌合什之势,就像拜佛一般,竟是硬生生的将这一杖夹于掌中。

  纯净的佛光就好像火焰一样,他的手掌肌肤上瞬间发出了兹兹的响声,他掌心的血肉焦黑脱落,血肉模糊。

  “咚!”

  他和真毗卢身外的天地好像有无形的巨锤敲击了一记,一圈沙浪冲天而起,竟犹如以两人为中心,形成了一条黄色的龙卷风住。

  闻人苍月脸色微白,因脚下的沙地全部被震空,此刻他和真毗卢悬浮在空中,“嗤啦!”他的双臂和后背剧痛,后背的衣衫也因他的肌肉剧烈鼓荡而全部震裂。

  “般若寺的人,果然强到令我也无法想象,但你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闻人苍月血肉模糊的双手依旧夹着散发万丈佛光的禅杖,他脸上的神色依旧十分坚毅冷漠,冰冷的声音从他的口中清晰的吐出。

  “你能杀死我,我能将你伤到走不出碧落陵。”

  真毗卢看着闻人苍月,直接而简单的说出这一句。

  闻人苍月沉吟了一下。

  就在此种战况之中,在此种僵持之中,他竟然是真的能够沉吟,真的沉吟了一下,然后他便做了决定。

  他松手,他的飞剑不再和真毗卢的佛珠纠缠,飞到了他的手中。

  一蓬黄沙从他的身下炸开,他的整个人往后,没入了黄沙之中,然后他的整个人在空中转身,将所有的力量由自己的双脚喷射出去,将自己的身体像陨石一般,一次次弹出,离开。

  真毗卢没有追击。

  他和般若寺这一名出世修行者之间的大战随着他的真正退却而结束。

  他所受的伤要比真毗卢小许多,然而他杀不死真毗卢,他没有能够杀死谷心音…而且他此刻所受的伤虽和真毗卢相比小了许多,但却是已经足够对他的实力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这便可能对接下来的一些事情造成许多不可知的影响。

  所以这一战,虽然在他而言依旧十分有趣,有意思,但他却是败了。

  他计算有无数种可能,本来即便这队伍中没有谷心音,也并不能算是他的失败,他依旧会有许多接下来的手段,然而他没有想到会有一名如此强大的般若寺出世修行者出现,让自己遭受了一时无法恢复的损伤。

  即便他此刻离开时的身影都是强横如山,即便他没有丝毫的气馁,但他和天下之战,一开始却是蒙上了一些不吉的阴影,所以他虽然强大到在此时还依旧觉得这一战有趣,有意思,但心中却也同时微寒。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