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六章 问道

第三十六章 问道

  从大荒泽中带出的这柄不知名的精致长剑在林夕的感知之中振振欲动,如同活物一般想要飞起,然而随着想要令这柄飞剑飞起的强烈**,他却感觉到这柄剑又像大山一般的沉重,无形的压力越来越强,以至于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他的浑身衣衫就已经被汗水湿透,连身下座塌也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

  剑欲飞而力不逮,这是真实无比的剑感。

  大国师阶的修行者有这样的剑感,到了圣师的修为之后,才有可能令一柄飞剑真正的飞起来,掌控这个世间最强大的武力。

  林夕知道这和自己体内有“两碗水”无关,因为这只是代表着他的魂力总量比同阶的修行者多出一倍,可以更长时间的战斗,有更好的耐力,可以承受更多的消耗,但他的身体和魂力本身的力量,和同阶的修行者相比却是没有完全的区别。

  至于感知,林夕知道自己在那些疯狂残酷的修行之下,在修有明王破狱这样的学院之秘的情形下,要比同阶的修行者强出许多,然而他见过池小夜、火王以及红衫女琴师这种级别的修行者的存在,从出手速度和反应,他就可以肯定,自己的感知和大国师级别的修行者还有着很大的距离。

  林夕震惊且惊喜的思索着,一时想不明白,就在此时,他所在的这辆在侯雀城中微醺的气息中行走的马车,却是已经停了下来。

  “在这里又会遇到什么人?”

  林夕打开了车门,掀开车帘,看到眼前这个名为“松柏居”的豪雅客栈,他的心跳便微微的加速了些,心头也更热了些。

  ……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但唯一改变不了的是真正的思念。

  林夕和蒙白等人进入了这间早在十几日前便已经定下的会合地点,在一处平房大院的灯火阑珊处,有两支正在进行交换货物的商队,有熙熙攘攘的人,然而就在这人群中,就如当日的灵夏湖畔一样,林夕一眼,便看到了那名高挑安静的美丽少女。

  她站在一株石榴树旁的秋千下,脸上映着灯笼的红红火光,也正朝着林夕看过来。

  “老师果然没有骗我。”

  林夕青涩的笑了起来,他身旁的姜笑依和蒙白都是暗暗的用拳头在他腰眼上捅了一下。

  边凌涵皱了皱眉头,因为她发现自己在这种时候竟然有些微微的嫉妒,嫉妒什么,嫉妒林夕还是高亚楠?无论如何,边凌涵都知道这不是自己应该有的情绪。看着安静的对视着的林夕和高亚楠,看着林夕坚毅的背影和高亚楠美丽而纯净的容颜,她便想着,这世间也唯有林夕这样的男子能配得上高亚楠这样的女子,也唯有高亚楠这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林夕这样的男子。

  并非是因为两人的修为和都是青鸾学院天选的身份,而是因为林夕和高亚楠都是那种如同一潭清水,让朋友可以一眼看到心灵深处,可以让人绝对信任和相信的人。

  这样的两个人能够遇见,能够在一起,这让边凌涵觉得幸运,觉得替两个人高兴。

  什么时候自己也遇到这样的一个人,在等着自己,又能在这样阑珊的灯火中出现,微笑着走向自己呢?

  在微醺的夜色中,边凌涵微微的嫉妒着,如此想着,嘴角又浮起了真正开心的微笑。

  人生有许多次分离和相逢。

  因为有对的人,这一次对于林夕而言,便成了脑海中始终不会忘却的美丽风景。

  在之前那个世界,他又怎么可能遇到这么多可以值得真正生死相交的朋友,又怎么会遇到如此眼神干净的女子?

  “屠黑虎”等人都看出了林夕和那名秋千下的高挑少女有些“事情”,但林夕是他们的统领,在之前的一战之中,林夕已经赢取了他们的绝对信任和尊敬,而且他们也看得出林夕和姜笑依、边凌涵、蒙白这三个年轻人都是旧识,他们心中便也隐隐的猜出了林夕这些年轻修行者必定是出身于帝国三大学院的精英。

  此刻再见一名这样的少女,他们心中便更加安定了一分,知道不管林夕等人是出自三大学院中哪个学院,至少代表了这个学院已经动用了极大的力量,他们这一行的安全便更加多了些保障。

  ……

  有一名掌柜模样的老者迎了上来,像迎接老友一般寒暄着,将林夕等人往前面一个院落领着安排休憩。

  高亚楠在此时也迎面走到了林夕和姜笑依等人的身前,首先开口,对着四人轻声说道:“你们跟我来。”

  蒙白第一时间动步跟上,却被姜笑依扯了扯袖子,接着被姜笑依在肩膀上用力的按了按,看到姜笑依和边凌涵的眼色,蒙白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脚步慢了下来,故意和姜笑依、边凌涵落后了些。

  林夕和高亚楠并排走着。

  他闻到了高亚楠身上自然的淡淡少女香气,看到高亚楠的一些发丝在微风中飘浮起来,有些飘得将要接触到他的脸面。

  一时之间,他心中无比温馨和甜蜜,脑袋竟然微滞,一时居然都不知开口,跟在高亚楠身旁像个哑巴。

  “这一路上有没有遇到闻人苍月的人?”

  高亚楠感觉到蒙白等人故意的小动作,有些微羞,但依旧第一个出声,轻语问道。

  “没有。”林夕这才略微从大脑迟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手心微湿的应声道:“只是我们扮演了一次强盗,劫了一个贪官,接下来平静的很,没有遭遇什么战斗,你们呢?”

  高亚楠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们也没有。”

  “我回给你的信笺你都收到了么?”林夕恢复正常了些,干咳了两声,“我道歉…答应你的一些事情没有做到。”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你这个刑司小官做什么。”高亚楠说出了一句早先就说过的话,言语似乎严厉,但语气之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怒意,而且想到对方此刻已经是军部的将领,不再是刑司的小官,且又想到对方居然孩子气的将监军处的文书直接说手滑丢到江中,她的嘴角便微微的上翘了起来。

  林夕听出了她言语中并没有丝毫责备之意,他的胆子便也大了起来,不由得轻声道:“那…那要我这个刑司小官如何补偿呢?”

  “噗!”

  身后三个都在伸长耳朵偷听的年轻人都顿时轻啐了一口,方才看林夕的拘谨样子和第一两句话还觉得他有些不堪,想不到此刻却直接说出一些在他们听来十分肉麻的**话来。

  高亚楠微羞,微恼。

  吉祥在林夕的袖子里偷偷的看着高亚楠,不知为什么,它总是觉得高亚楠身上有一些气息也对它特别吸引,尤其是此刻距离近了之后,它便更加觉得高亚楠亲近,于是此刻它便忍不住动来动去,要将高亚楠看得更清晰一些。

  林夕感觉到了吉祥的动作,他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和高亚楠介绍吉祥,但他才张了张口,却是又陡然怔住了,一时张开的嘴都合不拢。

  “老师…你…你也要和我们一起走?”

  呆了好大一会,林夕才欣喜异常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惊喜的问道。

  姜笑依和边凌涵、蒙白看清这名廊檐下女子的面目之后,也马上认出了这是当日冲入火场的那名御药系女教授,顿时三人也都是肃然,觉得微凉的夜风都愈加冷了些,顿时也都微躬身认真行礼,“老师。”

  安可依的目光在林夕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又停留在姜笑依等人的身上,她不知道发现和想到了什么,眉头有些微皱,但语气依旧是平平的,“跟我进屋。”

  熟知安可依性情的林夕对着身后的姜笑依等人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们放松一些,快步跟着走进了安可依的房间。

  “你们最近遭遇了连番的战斗么?”在最后走入的蒙白带上门之后,安可依便用她习惯性的平平语气,直接问道。

  林夕微怔,摇头,道:“没有。”

  “那是你们磨砺意志的修炼太紧了…气色才会有些不对…”安可依的眉头却是松开了,缓缓的组织解释起来:“身体会疲惫,精神也会疲惫,只是精神压力的疲惫不容易感觉出来,也比身体的疲惫更为危险…严重的可能会导致人的性情发生改变,或者更加严重,更加简单点来说,会变得精神不正常…我不知道你们是通过何种方式修行,但你们好好的在这里,这种修行方式能够保证安全,就没有问题…只是我建议你们要适合的调整,多加长一些纯粹的冥想修行的时间,会缓解掉这种积累的压力…会更助于你们的修行和修为提升。”

  林夕和安可依接触得最多,最接受安可依这种平平的语气,所以也更容易理解,他沉吟了一下,轻声道:“谢谢老师的指点,接下来我们会多放些时间在冥想修行上。”

  “对了。”

  听到安可依此刻对于自己修行的建议,又反应过来她是修行知识异常渊博的存在,林夕便莫名的冲动,先不顾其它的事情,直接问道:“安老师,我今日莫名有了真实的剑感,这是为什么?”

  “剑感?”

  高亚楠和姜笑依等人也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一时都是不可置信的互望了一眼。

  安可依的眉头也再次深深的皱了起来,明显也是一时想不明白,在思考着一切的可能。

  ***

  晚上晚些的时候还有更新)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