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八章 祝这一夜

第三十八章 祝这一夜

  “原来那时起,学院就已经开始针对西边,布置许多事情。--(”

  林夕在心中自嘲般笑了笑,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当时为什么安可依早早和他告别离开学院。

  越是如此,他便越是觉得自己还是大河中一条很小的鱼。

  “万一我们全部都中了‘流沙’,老师,您手上的解药能救几个人?”林夕的神色严肃了起来,认真的看着安可依问道。

  安可依伸了伸手:“三个。”

  看着安可依伸出的三根玉葱般的手指,林夕没有半分旖旎之感,苦笑着心想,这解药果然很少。

  “老师,您既然可以闻到沙蝎毒的一些气味,不能用来确定闻人苍月的人在城中何处么?”边凌涵忍不住问道。

  安可依摇了摇头,“用沙蝎毒炼制出来的‘跗骨’气味也是极淡,只能通过微绿的色泽来配合判断,到了面前我才能察觉得出…我觉察到了‘跗骨’配置的地方,但那只是在一间普通的河边空房之中。”

  “也就是说沙蝎毒的气味比较特殊,老师您才感觉出来,但是这沙蝎毒已经完成了‘跗骨’的炼制。”林夕看着安可依道:“也就是说,对方随时都可能动手了。”

  “‘跗骨’和‘流沙’这两种剧毒只有公孙泉才能炼制。”安可依轻嗯了一声,平声道:“在过去月余的时间里面,学院确定了公孙泉在这一带,或许贵云行省便是由他坐镇,只是他一直在外面隐秘活动,学院也不知道他到底何等的相貌…还有一些他炼制的毒药会从这里流出到云秦别的地方去。沙蝎毒有些独特的腐臭气味,但在通风的情况下,只要超过四个时辰,我就也不可能感觉得出来,所以公孙泉肯定在四个时辰之内,炼制了一些毒药出来。”

  林夕想了想,道:“乘我们两批人碰头到了一起,一次动手就可以解决问题…这闻人大将军手下的公孙泉,倒是也很懒。可是如果我们都小心翼翼的不出去,不在外面吃东西,却又不好。”

  安可依认真的看着林夕,问:“为什么?”

  “论下毒解毒这些事情,公孙泉再厉害,怎么可能比得上老师您。不然学院也不会派您出来对付他。”林夕看着安可依,道:“但防备总比暗算要吃力,而且学院肯定是想老师拔掉这颗钉子,永绝后患…因为这样一名能够炼制剧毒的修行者比起一名圣师对于这西边一战的影响都要大,谁也不知道从他手中流出的毒药会造成多少修行者死去。他要是觉得我们有明显防备,不出手…或者出手的次数太少,想必老师您也找不出他来。毕竟我们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说不定他刚刚就在我们眼皮底下走过去了,我们也不知道。”

  安可依的秀眉微微的皱了起来,她知道林夕说的有道理,但要怎么查出公孙泉,她却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想了片刻之后,她还是看着林夕摇了摇头,道:“你想用饵引公孙泉出来么?他既然这些年连自己的相貌和体态特征都没有暴露,便说明他是极小心谨慎且惜命的人。像他这样的用毒高手可以有许多种方法下毒,即便不成功,他也不会现身出来,而且如果被他发现有我这样的人存在,他恐怕会销声匿迹,或者直接离开也不一定。”

  高亚楠和边凌涵等人沉默的点头。

  哪怕是一名御剑圣师或者一名像佟韦那样的风行者杀人,飞剑和箭矢总是也有些痕迹,在动手之时也总能看出些端倪,然而用毒药杀人,以公孙泉这种人的手段,却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下的,想要从全城数十万人之中找出一个根本不知道面目的谨慎的下毒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夕也深深的蹙起了眉头,只是和高亚楠等人不同,他总觉得有安可依在,对方又已经要准备对他们动手,而且他今日特殊的能力还没有动用,应该总有找出这个人的方法。

  到底要如何才能揪起这个不知面目,有可能是客栈老板,有可能是厨子,有可能是路过的一名乞丐,有可能是老人,有可能是年轻人,甚至有可能是妇人的公孙泉?

  林夕努力的想着,一时整个房间陷入了沉寂之中。

  ……

  ……

  侯雀城的东北角,有一座有名的酒楼叫做摘星楼。

  摘星楼汇聚了侯雀城最有名的一批木匠师的智慧建造而成,高达九层却全部都用木材镶铆的形式建造,没有打一根钉子,令人叹为观止。

  此刻在第九层的一间雅室之中,有一名胡须刮得十分干净的中年清瘦文士在独自对着几样精致小菜在饮酒,他的目光看着的不是天空中的星星,而是看着远处夜色之中的松柏居。

  他的面目除了因为清瘦而显得颧骨特别突出之外,和绝大多数候雀城本地人的面目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十分的普通,但是他的双手指甲却都是有些过厚,而且都有些萎缩卷曲,这便使得他的十个手指看上去都有些像鸠爪一般,陡然便使得他身上的气息有些诡秘和阴森。

  这间雅室的门口响起了脚步声,接着有敲门声响起。

  “进来。”这名中年文士手指在手中酒杯上轻轻敲击了一声,淡然的出声。

  一盆摘星楼的招牌大菜酸笋大鱼送了进来。

  伸筷夹了一块最嫩的鱼眼肉,就着一块滋味鲜美的酸黄笋慢慢的咀嚼吃下之后,这名中年文士掏出了一块白色的手帕,在嘴角上擦了擦,然后松手,任凭这块白色的丝绸手帕掉了下去,飘荡在侯雀城浓厚微醺的夜色之中。

  在远处的一条夜市里,有一个卖些竹器的小摊子。摊主是一个拘谨老实,四十岁上下的中年汉子。

  他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在看着摘星楼那间窗口,此刻没有其余人看到那一块轻柔的白色丝绸手帕飘在空中,但是他却看见了。

  然后他便默默的收起了本身没有多少人问津的摊子,朝着一条小巷走了过去。

  摘星楼上,中年清瘦文士将鱼翻了一面,又将另外一块最嫩的鱼眼肉挑了出来,又就着一块酸黄笋一起放在口中咀嚼,然后他便放下了筷子,似乎对这价钱极贵的摘星楼招牌菜便再也没有兴趣,奢侈到这整个一盆大菜他只是想要吃那两小块肉和两小块酸笋而已。

  他也没有再喝酒,只是取了一杯茶漱了漱口。

  接着他便油然的露出了满意和讥讽的神色,因为没有任何的酒伴在场,他便微微的仰起了头,看着天空的星辰,轻声自语道:“安可依…我的下毒解毒本领自然无法和你你这名青鸾学院御药系年轻一代之中最厉害的人物相比。但这是战争,并非是公平切磋,你怎么可能在我的手上占到便宜?”

  “你青鸾学院虽然厉害,但和云秦帝国一样,越庞大,就越容易有叛徒…我不一样,为了和你们一战,所有有丝毫泄露我身份的人,都已经被我杀死。所以我知道你和你护送的人在里面,但你却不可能知道我是谁,甚至不知道我知道有你这样的人物在这队伍里面。”

  “就如现在,我可以肆无忌惮,随意下毒杀死你们里面所有人,然而你却不能和我一样肆无忌惮…而且你不知道我有一个徒弟可以为我办这些事情,所以从一开始,青鸾学院和你就不可能胜过我。我已立于不败之地。”

  “祝这一夜。”

  这名中年清瘦文士本已漱口,不再饮酒,但自语了几句之后,他的眼中却是油然生出了些热烈和狂热的神色,他又一口饮干了一杯酒,然后将一杯酒从夜空中朝着松柏居的方位淋洒而下,轻声道:“这一夜必定很精彩。”

  “我们必胜!”

  他又对着西侧的天空,对着他所效命和尊敬的那个人所在的地方,微躬身,庄严和狂热奇异交织着,在心中说道。

  美酒化成酒气,在摘星楼的屋檐上飘扬而出。

  侯雀城中午夜前的欢嚣才刚刚开始。

  城东角,有一盏盏林夕先前那个世界称为孔明灯,这个世界称为飞火灯的东西飘了起来,飞向了高空。

  很多侯雀城的人发现了这一盏盏飞火灯的灯罩竟然是少见的碧绿色的,在夜空中闪着奇异的磷光,有些人顿时忍不住新奇的指点了起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