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九章 白雪黑雪,你让我看到了残暴

第三十九章 白雪黑雪,你让我看到了残暴

  松柏居中深院落,安可依的房间里面,林夕还在苦苦的想着。

  安可依突然霍然抬头。

  她一向安静且平时脸上都是书呆气,表情没有多少变化,此刻突然有明显的情绪波动,便显得分外的突兀。

  “老师?”

  这种突兀打断了林夕的苦苦思索,他惊讶的出声。但安可依马上伸手对他摆了摆,打断了他的说话,只是身影一晃,便已到了房门口,打开了房门。

  她走出了廊檐下,飞快的仰起头看天,鼻子微微的皱起,像春风吹皱了一池春水。

  林夕毫不犹豫的跟在了安可依的身后,在他和安可依一样抬起头的瞬间,他看到了一片幽绿色的火光漂浮到了松柏居上方的天空中。

  那是一盏盏他在先前那个世界放过的长方形桶罩孔明灯,在鹿林镇无聊时,他也和他的妹妹林芊放过,然而在云秦,碧绿色的染料极其少见,市面上也根本没有碧绿色的油纸,所以寻常人家绝对不可能制出碧绿色的孔明灯。

  “是碧蔻毒。”

  安可依再次发出了声音。

  此时的夜风有些大,从东而来,吹得她身上的衣衫往后飘起,贴紧在她身上,勾勒出动人的腰线。但就站在她后面的林夕却看清楚了她腰背的轻颤,看到了她白皙的侧脸和脖颈都是更加苍白了一些。

  站立在林夕身旁的高亚楠双手微冷,林夕等人都不是御药系的,对于碧蔻毒并不了解,但她是御药系最为出色的学生,她却十分清楚这是一种从花朵的花蒂中提取出来的剧毒。

  此刻就连她都嗅到了夜风中隐隐传来的碧蔻毒独有的甜腻香气…这些飞在空中的绿色灯盏之中布置的碧蔻毒数量必定十分惊人,必定是公孙泉的手笔。

  但碧蔻毒的毒性用魂力可以勉强压制,且解药配制对于安可依而言应该根本不难,公孙泉竟然如此堂而皇之的攻上来…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是在高亚楠双手在夜风中有些微冷,目光因为不解而剧烈闪烁之时,远近都有惊讶的声音响起,天空之中所有的碧绿色飞灯全部猛烈的燃烧了起来,在天空之中化成了一团团簸箕大小的碧绿色耀眼火团,接着火团马上熄灭,整盏飞灯全部变成了黑色的飞灰,纷纷扬扬的洒落了下来。

  天空之中开始下一场黑色的尘雪。

  林夕和高亚楠看着这场黑雪落下来,没有动。边凌涵和姜笑依以及蒙白也没有动,蒙白甚至朝前走了一步,和安可依更为靠近了些。

  因为他们都十分清楚,在公孙泉这种人攻来的时候,安可依的身边,永远是最安全之地。

  黑色的尘雪纷纷扬扬的洒落着,距离高亚楠和林夕他们会合的队伍所在的院落还有些距离,全部落在了松柏居的前半片的十数间院落里。

  松柏居的生意一向极好,八成院落都居住着客人。

  有些露天的马厩之中,有马在吃材料,有人在喂马,喂马的人也看到了天空中的碧绿火团,看到了天空中落下的黑雪。

  一名喂马人好奇的看向落在了自己手背上的一片黑灰,鹅毛大小的一片轻灰在他的手背上变成更细的粉尘,他的手背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他莫名觉得鼻子和咽喉之中有些发痒,于是他忍不住咳嗽了数声,咳出了一口痰。

  在灯火的照耀下,这名喂马人的眼睛却是瞬间恐惧的瞪大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咳出的痰竟然是诡异的惨绿色,而那股麻痒之意,却是马上在他的体内扩散了起来。

  他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露天马厩之中的一匹匹壮马已经倒下了下去,口鼻之中都喷出白沫,接着一个呼吸的时间里,白沫也变成了惨绿色。

  这名喂马人也在恐惧之中丧失了知觉,倒了下去。

  一个院落中,有数人正在石榴树下小酌,黑雪落下,这数人手中的酒杯和竹筷都是掉在了桌上、地上,往后倒了下去。

  这个院中的屋中有人发出了惊呼,快步奔了出来,但随即这些奔出来的人也都变得迟钝,然后倒了下去。

  ……

  在鹅毛般的黑雪洒落之时,整个松柏居的前半片十数间院落里笑谈声起起落落,但黑雪落下之后,只是片刻的时间,却变得一片死寂,就连虫鸣犬吠声都消失无踪。

  此时夜已深,已经几乎没有再来投宿的人,但偶尔也有一两个行人经过挂着长条红灯笼的松柏居,看到入门院子里有倒下的人,感觉到异样的死寂,这些人发出了惊呼,进入院子想要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进入黑雪洒落之地之后,这些人也很快的倒了下去,无声无息。

  松柏居的前面十数间院落全部变成了死地。

  除了林夕等人之外,“屠黑虎”等人也已经发现了这种异常,执行任务中的修行者的警惕,使得他们不需林夕发出的命令,就已经和那些黑雪洒落的区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然而亲眼见到不远处的热闹喧嚣直接变成鬼城般的死寂,还是瞬间令队伍之中的所有人心中都产生了强烈的恐惧。

  “按照夏副院长的意思,会合之后,你是此行的统领。”安可依平时只是痴迷于药理,所以才显得有些呆气,但她能够成为御药系最为年轻的女教授,又蒙夏副院长如此看重,自然不可能真的愚钝,此刻她已经想到了一些可能,脸色变得越加苍白了些,但她的声音还是十分平和,对着林夕道:“你得对他们发布命令。”

  平时林夕会有些废话,但此刻他自然不可能有任何的废话,听到安可依这样的声音,他便马上急促道:“此刻需老师指示。”

  安可依点头:“让他们原地集结待命,准备突围。”

  “侯!”

  有已经和他十分默契的“屠黑虎”等人在,林夕也不用担心高亚楠这一列人之中没有能够理解边军军令的人,一声极简单,极凛冽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发了出来。

  事实证明林夕并没有低估这些人的能力。

  在这一声命令发出的同时,只有极少数的人没有反应过来,但看到身周的其余人瞬间都是浑身绷紧,做好了战斗之态,这些人便也都瞬间反应了过来。

  林夕发出了这道军令,他也想到了某种可能,心中也是越加的紧张了起来。

  就在此时,他的腰背也陡然微僵,转过了身。

  在他转身之时,安可依和高亚楠等人也都已经转身。

  后方的天空之中,有破空之声,不知从何地飞来了一大群鸽子。

  在云秦的许多处地方,飞鸽一直是重要的通讯手段,鸽群并不少见,然而这些飞鸽全部都是通体雪白,浑身的羽毛上都像染了浓浓的秋霜,十分的诡异。

  在飞临林夕等人后方不远处之时,所有这些通体雪白的鸽子全部开始死去,从空中像一块块石头落下。

  在从空中落下之时,一根根染了秋霜般的羽毛已经全部从鸽子身上脱落,纷纷扬扬的白色羽毛充斥了天空,形成了一场白雪。

  这场白雪对于即便是丝毫不名状况,不知情的人也是毫无美感可言。

  因为那些从空中坠落,浑身羽毛脱落的鸟尸,在空中就变得漆黑,然后开始腐烂,发出恶臭的气味。

  “腐尸毒…白芘毒…”安可依看着染满秋霜的羽毛形成的白雪,看着一具具在空中就变成腐烂黑水的鸟尸,一直平平的声音都有些微微震颤了起来。

  ……

  松柏居的后门外是一片酒肆,因为价钱低廉,是侯雀城本地人约上三五好友喝酒宵夜的好去处之一,此刻夜市的生意正值火爆,这一条两百米来长的街巷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喝得面红耳热的人在吆喝划拳,大群白鸽飞过,又化成纷纷扬扬的白雪,这些寻常人在夜色之中没办法看清纷扬白羽和夜色掩映中迅速漆黑腐烂的鸟尸,但他们却都闻到了空中散发出来的腐烂恶臭的气息。

  这片街区酒肆迅速安静了下来,除了极少数醉得不省人事的醉汉还在发出叫嚷声之外,其余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却听到原本也有不少人声传出的松柏居后进院落开始变得毫无声息,变得极其的死寂,连虫鸣声都没有。

  有几个胆大的人借着酒意想要靠近松柏居的后门看个究竟。

  在距离那些散落一地的白霜羽毛还有五六步的距离时,走在最前的两人喉咙里突然发出了赫赫的声音,整个人似乎喝醉了酒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一般,朝着前面栽倒下去。

  后面的几人骇然变色,其中一人下意识上前,想要救起两人,但只是走到两人同样位置,这人便也马上赫赫出声,倒了下去。其余人都是秫秫发抖,发疯的退后,一声声尖叫声和骇然的惊呼声连续不断的响了起来。

  半片白色、半片黑色,整个松柏居瞬间变成了一个被无形的死亡笼罩着的死亡之地。

  ......

  高亚楠的双手越加冰冷。

  因为是御药系最优秀的学生之一,所以她甚至要比林夕更快的想明白了公孙泉想要做什么。

  现在所有已经出现的这些毒对于安可依来说都不难解,但是安可依的身上不可能常备着所有这些毒药的解药…而且即便是有,数量也不可能那么多,不可能救得了那么多中毒的人。

  不管是针对安可依还是林夕或者是这列队伍中其余的某位对于闻人苍月一方而言十分重要的对手,公孙权为了发动这一击,必定是已经准备了极长的时间。

  他是要用大量的、种类繁多的毒药,来击溃他们这支队伍!

  前面出现的这几种毒药,只是用来阻挡他们一定时间,接下来公孙泉必定还有更多的毒药登场,直接攻向他们!

  解毒是需要时间的,尤其如果同时身重几种毒的话,将会更加的难解。

  安可依即便再厉害,也不可能来得及应付。

  这是一场从公孙泉动手开始,便不可能胜的战役!因为谁也没有想到,公孙泉竟然敢如此肆无忌惮!

  公孙泉用这样的攻势揭开这一战,不仅是他们队伍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去,这侯雀城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会死去。

  在云秦帝国不属于边关的后方安定行省之中,若是一次性死去数百名以上的平民,这在云秦绝对是轩然大波。

  然而公孙泉竟然不在乎。

  闻人苍月…高亚楠的脑海之中又出现了这个人的名字。

  她更为清晰的认识到,闻人苍月和这天下的一战已经彻底的肆无忌惮…只有闻人苍月肆无忌惮,他的部下公孙泉,才会采用如此残暴,肆无忌惮的攻势。(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