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二章 难以解释的理由和计划

第四十二章 难以解释的理由和计划

  在赶来的附近街巷救熄会的木制水龙车压出的水柱喷洒下,松柏居周围的火势很快被压制住了,火势没有向外蔓延。&&

  然而这分明是一起人为的纵火,而且根本不难发现,纵火行凶的人都往着城东而去。

  官方的反应并不慢,因失火而变得更加喧嚣和纷杂的街道很快出现了一支由数名刑司官员和军方将领率领着的骑军。

  在靠近城东门一大片原本用以仔细检查大宗货物的空地,数百名城门守军已经将数十人团团围住,有更多的守军沿着城墙赶来,同时原本还要放行一个时辰的所有城门关卡全部关闭,禁止任何人进出。

  从军营疾驰而来的骑军很快赶到。

  被包围着的数十人的冷静和镇定让冲在骑军最前的一名身穿锁片铁甲的中年将领蹙起了眉头——胆敢光明正大的纵火,且在这里停留,并且能够如此冷静的队伍,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拥有无视这整个城池镇守军的恐怖武力,一是拥有根本不需要担心的背景。

  就在这名中年将领开始勒马减速,准备在城门守军的包围圈外停下来之时,他看到一名身穿宽大罗袖衫的年轻人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

  “你们之中谁可以做主?”

  年轻人突然平静出声。

  “你们是什么人?”中年将领停了下来,眉头蹙得更紧。

  年轻人没有回应,只是从袖中取出了一块令牌,远远的丢向了这名中年将领。

  中年将领接住了这块入手极其沉重的金色令牌,只是一眼看到面繁杂至极,侯雀城中最好的匠师都根本不能模仿雕刻得出的层层叠叠的龙纹,他的脸色便骤然变了。

  他顿时想到了西边的事情,隐隐的猜出了这列队伍的目地。

  在短暂的迟滞后,他飞身下了马,在身后许多人惊诧的目光之中,挥手让守军的包围圈往外扩大,然后走到了年轻人的面前,对着这一行人微躬身行礼。

  林夕微躬身回礼。

  “需要我做什么事情么?”

  这名中年将领将手中金色的令牌递还给了林夕,然后压低了声音,恭敬的问道。

  “我们要在这里扎营,你派人帮我们防卫,帮我们隔离出五百步的无人防卫圈,将军中最好的弓箭手都全部调过来,除了我们的人之外,连任何飞鸟走兽都不能放进来。-林夕并没有客气,看着这名中年将领轻声道:“我们要在城里查一名极其重要的敌手…从现在起至明日正午,城门关卡都不能放行,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出侯雀城。”

  中年将领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虽然他知道即便只是关闭城门禁止通行大半日的时间,也必定会遭受到来自无数大商行的压力,但他此刻很清楚这是谁和谁之间的战争,他知道此刻即便是省督在这里,也会选择执行对方的这个要求。

  “扑灭松柏居的余火之后,设置警戒线,禁止任何人进入火场,否则进去的人极有可能会死。”林夕看着这名中年将领,接着补充道。

  中年将领面色一凛,“还有其他要我做的么?”

  林夕沉吟了一下,看到远处安可依已经在慢慢走来,他又轻声道:“发布戒严令,在明日我们离开之前,禁制任何人城中高处,并先行收缴所有黄铜鹰眼。在周遭高处布置人手,如有可疑窥探我们的人,一律拘捕。”

  ……

  因为从松柏居中逃离得十分仓促,无法掩饰行迹的同时,也只来得及带出了三辆马车。

  其中一辆最大的马车,便自然被林夕用来当成了商谈事情的地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高亚楠直视着林夕,问道。

  她知道林夕不可能知道比她更多的事情,所以她更是觉得这整件事极其的诡异。

  “简而言之,是闻人苍月手下有一名极厉害的人物叫做公孙泉,他是炼毒用毒的大师级人物。今夜他便是想用不惜杀死松柏居中所有人的手段,重创我们这支队伍。”林夕看着她的眉目,言简意赅的解释道:“我们发现了发动攻击的人,但那人很有可能只是公孙泉的一名手下,并非公孙泉本人。”

  “杀死那么大客栈之中的所有人?”

  原本觉得林夕有些事情瞒着自己而脸甚至有些怒意的高亚楠顿时一滞,脸色煞白了几分。

  姜笑依、边凌涵和蒙白也顿时僵住了,满脸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你怎么会发觉公孙泉动手?”安可依看着林夕,如同看着一本她怎么都看不懂的卷。

  “我不想说假话,但有些事情即便我真的解释了,你们也会觉得异常荒谬。”林夕看着安可依和高亚楠等人,苦笑道:“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就是知道。”

  姜笑依和边凌涵相视苦笑,两人已经见过发生在林夕身的许多无法解释的事情,所以在他们的心中,都觉得林夕可能存在着某种古怪的直觉。

  蒙白呆呆的,只是浑身不停寒意直冒,觉得林夕就像个不知名的怪物。

  高亚楠想到了自己和林夕在学院中的某次谈话,眉头皱了起来,却也不再追问什么。

  安可依明显迟钝了起来,她认真的考虑了许久,陡然,她似乎想通了什么关键的问题,眼中闪过了一丝从未有过的亮光。

  “你之前问我能够一次性很快毒倒多少人是什么意思?”她也不再追问,而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心情,看着林夕问道。

  “我想到了一个有可能找出真正的公孙泉的方法,前提就是老师您要绝对的相信我,执行我的命令,我需要老师您要能够一次性毒倒很多人。”林夕看着安可依的眼眸最深处,从安可依掩饰在黑瞳中的那抹光泽,他知道这名外表呆气,但实则极其聪明的女教授恐怕从张院长的一些事迹和此刻发生在自己身的这难以解释的事情,以及夏副院长对自己的特别关注,猜测出了自己拥有“将神”的天赋。但安可依是夏副院长和他自己都十分信任的人物,所以他并不担心,知道安可依必定反而会尽量帮自己掩饰“将神”的身份。

  “一次性毒倒松柏居那么大一片区域里面所有人,老师您能够做到么?”林夕接着认真问道。

  安可依看了林夕一眼,陡然又想到了林夕青鸾学院那次火场中的表现,她的眼眸最深处又瞬间明亮了一些,她显得有些过分用力的点头:“可以。”

  “你准备怎么做?”高亚楠看着林夕,道:“这计划总应该可以说得清楚?”

  “还真是说不清楚。”

  林夕极其歉然的看着高亚楠,道:“不过我总觉得真正的公孙泉总会忍不住来看看我们…我昨天发了一箭,用小黑射出的箭矢威力和一般魂兵长弓有太大的区别,他或许会忍不住来看看安老师,或者看看发出这一箭的箭手。或是不肯就是罢休,会继续动手…或者是极度的不甘心,想要看看到底是些什么样的对手破了他的局。或者不甘心失败,不甘心被我们看低,出一下手提醒我们他还活着…人性总是有些弱点,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只要他明天想来近距离看看我们,我便有可能将他找出来。”

  ……

  戒严令很快下达全城。

  在陡然变得紧张的气氛之中,所有只是途径住宿的商队和旅人在不安的情形中度过了一夜。

  待到日出之后,所有候雀城内外的人发现所有城门关卡全部紧闭,依旧禁止通行。

  很多商队因为没有丝毫准备,措手不及,即将遭受一些大的损失而开始奔忙,想要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特例出城。

  然而所有这些活动全部徒劳,即便是一些连省督平时都要卖几分面子的大商行,都被婉言拒绝,连一人一马都不能出城。

  这让所有侯雀城中的人更加震惊,不知道是要搜捕何等重大的案犯。

  而所有候雀城中的人也都知道就在距离城东门不远处,便驻扎着一列人马,而那列人马据说就是昨天放火烧了松柏居的人马,但那批人非但没有被拘捕,反而被保护了起来。据说只是有银票传出,以补偿松柏居的损失。

  一时间,所有侯雀城的人也都忍不住纷纷猜测这支队伍到底是什么来历。

  因为不知道何时能够恢复进出城关,而绝大多数急着出城的人都想第一时间接受检查通关,所以至中午时分,无论是城内和城外都已经排起了长龙,绵延数里。

  蓦的,城内排着的长龙一阵骚动。

  因为就在此时,原本一些阻止城内的这条长龙过分靠近城门,护卫着那一列人马的守军出现了收缩的迹象。

  而林夕和安可依,此刻就从他们眼中的古怪队伍中走了出来。

  “老师,请你动手,将这城内视线所及范围之内的所有人,全部毒倒!”

  林夕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组成的长龙,十分肯定的在安可依的耳边,用唯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安可依转过头,看着林夕,“我能毒…但不可能有足够的解药…”

  “我知道。”林夕看着她,认真的点了点头,“但我还是请老师相信我,哪怕这十分荒谬…请老师动手,尽可能快,不要让我们眼前的这任何一人乘隙离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