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四章 车厢中现出惊虹

第四十四章 车厢中现出惊虹

  “你怎么敢这么做青鸾学院怎么敢这么做”

  公孙泉一直是极其谨慎,极其冷静的人,然而此时坐在密密麻麻的一地尸体之中,看着依旧十分平静的林夕,他却是根本无法控制得出自己的情绪,和一个被抢了糖然后又痛打了一顿的小孩没有半分的区别:“你到底是谁?”

  “若不是昨夜破了你的计划,松柏居周围的尸体比这里也少不了多少为什么你敢这么做,我就不敢这么做?是因为你肯定青鸾学院不敢像你和闻人苍月一样肆无忌惮么?”林夕看着这名闻人苍月手下的强者,冷讽道:“你错就错在要动用那样的手段,让我想起了这样找出你的办法”

  公孙泉停止了呕吐,直起了腰来,冰冷而怨毒的看着林夕,他的眼中似乎连安可依都不存在了,只有林夕:“为了对付我而杀死了这么多人,你们青鸾学院不止是要对付闻人大将军,是要对付整个天下了么?既然你们觉得为了对付我就承受这样的代价,那你们想要杀我,就要付出多的代价”

  林夕平静的看了一眼公孙泉,“像你这样丧心病狂的人自然不能让你活着…你现在准备怎么做?”

  “在制毒解毒方面,我可能不如她,但我也会杀人”公孙泉疯狂大笑了起来,转身看着身后远处的人群,“我可以再杀死几百人”

  “只可惜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林夕摇了摇头

  “除非你们有圣师阶的风行者可以瞬间将我杀死”公孙泉同时厉笑了起来,双手拍击在一起,两个黄色的陶瓶在他的手中炸开,形成了两团黄色的雾气,瞬间被他体内迸发的魂力吹散,形成了一条黄色的云雾,朝着他身后远处恐惧尖叫退散的人群飘去

  “我的‘跗骨’和‘流沙’最让我此生感到自豪的地方,便是药性要很久才会消散”公孙泉转过了身来,看着林夕和安可依说道

  “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林夕再次重复了一句,然后在心中说了声回去,推动了脑海中恢复不久的“青色轮盘”

  ......

  时间回到了林夕和安可依走出马车车厢之前

  身穿蜡黄色薄绸长衫的公孙泉正在那一条人群长龙之中,和许多人一样,看着距离城墙不远处的这支队伍

  这支队伍之中,“屠黑虎”等所有人也在焦急的等待着,不明白林夕到底要做什么

  “老师,你身上有那种可以让公孙泉都迅丧失任何行动力,但不至于波及他人的毒药么?”车厢之中,林夕看着安可依,认真的问道,“而且要必须能够让大国师级别的魂力都无法抗御的那种”

  安可依依旧不可能明白林夕这句话的用意,但她还是马上点头,道:“有”

  “他要做什么?”

  高亚楠和边凌涵、姜笑依、蒙白都不能理解的看着林夕

  这时蒙白甚至有些嫉妒车厢角落里的吉祥,因为只有吉祥什么都不管,在香甜的睡着觉

  林夕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柔且飞快的将屁股下坐着的扁木箱打了开来,将里面的黑色长弓取了出来,同时抽出了一枝箭矢

  蒙白带来的这个木箱之中,一共有八枝箭矢,其中有七枝都是灰色、略带黑色,黯淡无光,其中一枝是黑色,带有些微银色的符文

  此刻林夕抽出的,便是这支和其余七支“风”箭矢不同的“雕空”箭矢

  这枝“雕空”箭矢,是全部八枝箭矢之中最强的一枝

  按照林夕先前在青鸾学院接受风行者训练时看过的记载,在强大的修行者手中,这种箭矢甚至能够产生一种空间跳跃般的视觉感,就像瞬间在空中雕出了一个破洞,然后出现在对手的面前

  此刻有了“小黑”这具里面住着怪兽般的魂兵长弓,他有着比平时强的信心,而且他方才已经见过了公孙泉的实力,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选择了自己目前所能用出的最强一击

  “不能接触到肌肤…如果你是想施射的话,必须在二十个呼吸之内完成施射,否则药性在空气和日晒下就会发生变化,便无法让公孙泉瞬间丧失行动力”林夕将“雕空”箭矢递给安可依,安可依没有问多余的问题,只是对着林夕,又读书般说了这一句

  林夕认真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老师”

  安可依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极其小心的从衣袖里面取出了一个小铁盒

  小铁盒里面有一个水晶小瓶

  安可依取出了这个水晶小瓶,看着林夕

  林夕掀开了车帘,伸出了手,又从车帘中看到了身穿蜡黄色薄绸长衫的公孙泉

  “帮我掀开些帘子,让我一直可以看到那名身穿蜡黄色薄绸长衫的中年文士…就是身旁有堆着药材的车队旁边的那个”林夕对着身旁的高亚楠轻声说了这一句

  高亚楠的眼睛有些瞪大,但还是很快看到了林夕所说的那个人,她的手还是很稳定的将车帘掀开了一些

  “可以开始了,老师”林夕直接在车厢之中调整出了一个弓步射箭的姿势,飞快的调匀呼吸,将黑色长弓握在了手中,脑海之中开始出现自己这一箭的轨迹

  安可依没有丝毫的停顿,水晶小瓶之中沁出了一滴紫色的药液,在她的魂力推送之下,极其均匀的镀在了箭头上

  只在她将箭重交回林夕手的瞬间,林夕的脸色便已经变得古井无波,“嗡”的一声轻鸣,整个车厢微微一颤,在车厢的震颤反作用在林夕的身上之前,林夕就已经松开了拉开的弓弦

  令蒙白嫉妒的吉祥被车厢中陡然迸发的气息所惊醒,它在睁开眼睛的瞬间,只看到整个车厢全部被黑色的光华充斥,只看到高亚楠微微掀开的竹制车帘直接被箭矢前方的气流吹成了碎片

  车厢窗口开出了一朵碎裂竹丝形成的花,然而几乎所有人都根本没有看到这朵花,因为这朵花被随后的箭瞬间吹散

  连这箭,也根本看不清楚

  所有的人,只看到了一条黑色的惊虹

  公孙泉正看着林夕和安可依所在的马车,在他的判断之中,就觉得这支队伍的重要人物就在这辆马车里面,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马车之中,竟然陡然出现了一条黑色的惊虹,瞬间便降临到了他的身前

  公孙泉身旁的一些和他并无关系的人莫名震惊,只觉得一股恐怖的狂风袭来,有几个人甚至直接被这股狂风吹得跌倒在地

  而就在他们跌倒之间,大脑还来不及反应的公孙泉浑身的寒毛都炸了开来,他只来得及伸出了双手,将体内能够调集的所有魂力,全部汇聚到了双手上,想要挡住这一条黑色惊虹

  但是他发亮得近乎透明的双手只是碰到了箭尾

  这一条黑色的惊虹,就如同一条天罚的铁棍一样,狠狠的冲击在了他的胸口,将他的整个身体带得往后飞了出去

  直到他的身体飞出,都还没有任何人的惊呼声来得及发出

  ……

  公孙泉的魂力修为在这侯雀城中也没有几个人比他高,而且他一直都是极其谨慎,他的衣衫之内,一直都穿着一件防御力不错的内甲

  林夕的这一支箭矢冲得他近乎窒息,也只是透入了他体内数寸,但倒飞在空中的公孙泉,却是比被箭矢直接在胸口冲出一个孔洞还要惊骇,还要恐惧

  因为在箭矢刺入他体内的一瞬间,就好像有一个涟漪在他的体内扩散了开来,他所有的魂力完全和他的感知脱离,他的整个人瞬间就陷入了无止尽的抽搐,浑身每一丝的肌肉,都不受他的控制

  他感觉得出来箭矢上扩散的毒性甚至还不如他的‘跗骨’猛烈,但是瞬间让他的身体丧失所有的行动力,这便如同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死去而无法解救,这比起毒性的猛烈,让他难以控制自己的恐惧

  “啊”

  在公孙泉浑身抽搐倒地的瞬间,一片片惊呼声才响了起来,公孙泉身周附近的人,全部惊恐的往外退着

  “不要让任何人靠近他的身周”

  林夕的声音从马车中传了出来,已经收起了弓箭的他和安可依等人全部从车厢中走了出来

  他的声音带着分外的沉冷铁血气息,在此刻如同带着无尽的魔力,使得一直等候在一处空地的一支骑军马上接受了他的命令,朝着公孙泉倒下的地方疾驰而去,迅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公孙泉隔绝在内

  看到可以瞬间毒杀许多人的公孙泉一动不动的躺倒在地,被骑军团团围在中心,林夕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屠黑虎”等所有人、包括所有守军,以及率领着骑军的将领,全部震惊无言,用敬畏的目光看着林夕

  从林夕身上残留着的一些魂力剧烈激荡的气息,他们知道是林夕发出了方才那一道难以想象的黑色惊虹,在那刹那之间,他们也看得出倒下的公孙泉是一名强大的修行者

  这一箭,不仅是威力强大到令人心悸,而且还是精准到了极点,在人群中准确无误的射中这人,这是什么样的箭技和信心?(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