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六章 真正的白富美

第四十六章 真正的白富美

  “除了夏副院长之外,还有谁知道?”

  漆黑无光的山坡上,安可疑看着远处荒坡上的一个个篝火堆,问身边的林夕。

  公孙泉已经死了。

  因为要和其余西进的队伍配合,所以时间并不宽裕,但按照林夕的意思,她所在的这列队伍却是又在侯雀城外不远处休憩了近一天的时间,这才全部用快马不停的急行军,追赶之前浪费的时间。

  此刻远处篝火堆旁那些人都是疲惫到了极点,这种状况在遇到一些突发情况时会极为不利。

  然而安可依和林夕离开这列队伍,开始正式的单独谈话,安可依却是没有问林夕会什么要采取这样的方式行进,甚至没有问林夕之前发生的事情,只是没头没尾的直接问了这一句。

  林夕在黑暗中看着安可依,轻声道:“老师…您是说知道什么?”

  安可依微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简单至极的道:“将神天赋。”

  “不知道。”林夕也没有丝毫的意外,摇了摇头:“老师,学院里有多少人知道‘将神天赋’这四个字?”

  安可依想了想,道:“不多,应该最多只有十来个。”

  “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应该没有人能真正发现我有些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方。”林夕点了点头,看着安可依道:“因为别人都不可能像他们和您这么和我亲近,不可能真正了解我。就像这支队伍的其余人,他们肯定也以为能够找出公孙泉是学院暗中的实力。”

  “在坠星湖一战之后,有不少人感觉张院长有些匪夷所思的判断力,感觉出他有些非同一般人的天赋。”安可依转头看着点头的林夕,她突然有了些连她都不明白的心慌…她和林夕站得很近,可以听见林夕的呼吸,以前她从没有过任何异样的感觉,即便是在药室之中林夕做她的助手,和她挨得更近的时候,她也没有感觉丝毫的不妥。因为在她的意识之中,他是他的学生,是个孩子,她是他的师长,但现在林夕在她的眼中却是已经不再青涩,尤其是肯定了他有着将神天赋之后,她眼中的林夕便更加不同,此刻她似乎才恍然发现,和她站在一起的林夕比她高了半个头,她和林夕此刻并肩而谈的身影,在那列队伍中的许多人眼中,肯定显得十分的亲密。

  这种感觉让她的说话语速变得比平时更慢,更迟钝了一些:“但是张院长那时和你现在不同…张院长那个时代,天下的强者都被他打服了。所有的强者都对他恐惧。而且夏副院长他们也很强…那时候的青鸾学院强到可以凌驾于这个世界的任何修行圣地之上。现在张院长不知去了哪里,学院的很多前辈已经逝去,已经是许多修行圣地和我们学院群雄并起的时代…夏副院长他们肯定在等着你再次将这天下再次打服。但是在你能够打服这整个天下之前,如果你让人发现你有这样的天赋,还是会有无数的人胆敢和你为敌,而且会尽一切可能杀死你。”

  “打服…这个词很霸气。”林夕苦笑了一下,看着安可依,道:“老师,可我没有这样的雄心壮志。”

  “你可以选择你的路怎么走,没有人会强迫你。”

  安可依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尖,静静的说道,“既然夏副院长知道你的天赋,你在别人面前,自然可以造成是学院帮你的假象。”

  “我明白。”林夕又苦笑了一下,心想自己恐怕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自己绝对不能将自己最真的秘密让人知道。

  “将神天赋…到底是什么样的天赋?”安可依沉默了片刻之后,抬起头看着林夕,轻声问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面对危险时天生的直觉么?”

  林夕犹豫了一下,轻声道:“老师您可以理解为可以预感一些即将发生的危险。”

  “真是奇特的天赋啊。”安可依低低的呢喃,不知道为什么,她陡然有些同情林夕。

  因为她清楚,在这个世上,一个修行者的能力越强,只要他有在意的东西,有些时候,便越是无法选择自己的路怎么走。

  因为感觉得出林夕的纯真,因为觉得林夕此刻的纯真还是有些幼稚,所以在她的眼中,林夕便又小了些,她便又心安了些,温暖的觉着自己就像是他的姐姐。

  “给你。”

  她朝着林夕伸出了手。

  “老师,这是?”林夕惊讶的看到,安可依要放到自己手中的是一个看上去边极其结实的黑色金属盒。

  安可依用她一贯的读书般的语气轻声解释道:“里面的黄色陶瓷瓶就是公孙泉的‘流沙’,白色玉瓶是三颗解药。”

  林夕微微一怔,反应了过来:“老师,您是把‘流沙’给我防身用?”

  “公孙泉死了,这世上没有人再能炼制出‘流沙’,得不到‘流沙’,就不可能和我一样炼制得出解药。所以这‘流沙’也差不多就是这世上的绝毒了。”安可依点了点头:“只是‘流沙’虽然稳定,但粘附力并不是特别强,涂抹在你的箭矢之上,箭矢和空气剧烈摩擦之下,在加上和对方魂力的激荡,恐怕便会散失掉,所以对于你而言最合适的还是暗中下毒…直接触碰到对方的肌肤,或者混在食物或者饮水之中,让对方吃下去。除非是像我一样得到过‘流沙’的人,不然‘流沙’溶在食物和饮水之中的气味和色泽,也是根本察觉不出来的。”

  ……

  ……

  因为‘流沙’是安可依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连自己救自己都无法救治的绝毒,所以她讲解一些注意事项讲解得十分仔细,和林夕的单独谈话也持续了不少时间。

  在回到队伍的宿营地之后,也已经疲惫至极的林夕也没有马上休息,而是歉然的来到了高亚楠的身边,在高亚楠的耳边轻声道:“美女…有时间赏几分薄面,单独说些话么?”

  他十分清楚应该是高亚楠会有些问题想要单独问他,但因为高亚楠和他的关系和任何人都不同,所以他觉得自己必须要主动一些。

  因为“美女”一词的称呼显得有些过于轻薄,高亚楠狠狠的瞪了林夕一眼,一语不发的站了起来,朝着远处林夕和安可依刚刚进行谈话的山坡上走了过去。

  林夕跟在高亚楠的身后,他看着高亚楠扎着的马尾巴被微风吹得飘扬了起来,露出了白皙细长的脖颈,只是如此,他的心就觉得柔软,就觉得甜蜜。

  “对不起。”

  他快步走上了两步,轻声的在高亚楠的耳畔真挚的道歉。

  “你不必和我说对不起。”高亚楠继续往前走着,摇头说道。

  “我真不是想要故意瞒着你…只是有些东西的确难以解释。”林夕以为高亚楠是故意和自己怄气,于是他跟着又苦恼的说了这一句。心想自己真要解释什么是电视机,什么是火车,恐怕也更加解释不清楚,更加让人觉得荒谬。或许像他和张院长那个世界的人会相信一名来自这样古风世界的人,因为毕竟他那个世界之前,也有着这样类似的冷兵器世界,但是这个世界的人脑海之中,却根本连他那个世界的丝毫概念都没有,谁能理解蒸汽机引起工业革命这样的事情?

  “我理解…将神同学。”但是让他陡然呆住,瞪大了眼睛的是,他听到高亚楠轻声的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你…”林夕不可置信的呆住,看着停下来的高亚楠。

  让他更觉得难以理解的是,高亚楠的脸上,有着一丝莫名的红晕。

  他呆着。

  高亚楠面对面看着他,鼓足了勇气,认真道:“其实我也应该和你说对不起,因为我在青鸾学院时就和你说过,我也有着我的秘密…我原本应该姓周,我随的是母姓。”

  “姓周?”林夕愣着,他开始反应过来,高亚楠知道的东西,比他这样的青鸾学院学生都要多出许多,尤其是她知道“将神”二字。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见过面的大金勺周用贤。他顿时大吃一惊:“你和工司周家…”

  高亚楠摇了摇头,“不是那个周家。”

  “不是那个周家?”林夕蹙起了眉头,但旋即他脸上的神色变得精彩了起来,他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有些结巴道:“周…周首辅…”

  高亚楠点了点头,“是的,他是我父亲。”

  “……”林夕噎了许久才终于吐出一口气来,“我未来的岳丈大人,居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云秦首辅?”

  他看着高亚楠完美的容颜…忍不住苦笑轻声嘀咕:“一个鹿林镇的土包,居然成了云秦最大的白富美的男友?”

  说出了自己的秘密的高亚楠心中轻松,和林夕单独在一起,她的心中也是说不出的甜蜜,她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叫白富美?”

  “又白…又富有,又美啊…”

  “林夕,你为什么老是要说这些轻浮的话?”

  “我说的是事实啊。”林夕陡然觉得脑海之中多了无数线头,有些烦恼,但他索姓不去多想,伸手捉住了高亚楠的手,轻声道:“不许打我。”

  ***

  (看到书评区一直有在问我什么时候暴发,为什么更新不稳定等等,很为难,因为大多数书友面对我任何的请假或者说明都会理解,就像有些书友就算经济真的达不够,无法看VIP章节还会尽量多帮我发些书评,投些红票一样。但毕竟还有些人看了我的书却不会念我的好。面对书评区时不时有些看盗版的非V用户一边看着,一边说我如何如何,尤其是说看了我六七年书,还自称从没加过VIP,还要指责我的,我真的难以理解,也难以接受。我总是担心我的一些请假和说明都反而会成为这些人用以攻击我的理由,如果只是说我,我不会放在心上,但就怕一些言语攻击到我的家人。不想说一些理由,可想来想去还是得给大多数一直在支持我,投票,打赏,等待着我的书迷一些解释和交待。毕竟从这本书一开始,我就说过我希望能和人一起分享我的悲喜。我老妈胃部要动个手术,所以前几天开始就住院,然后今天动了手术,接下来还要住院观察一阵。手术目前看起来很成功,我心中也放下了一块大石。这些天一直在劝解她不用担心,但毕竟是手术,我自己的心理压力却一直很大。详细的不想多说了,接下来几天需要二十四小时陪护,我老爸会负责,但我当然也需要时常去医院陪着,然后还有女儿要安排好,繁忙还是会延续一阵。我想说的是,只要能够一切安好,我心里能够真正放松下来,写作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我自然懂得对于我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暂时写作和更新会先让一下路。不然根本没办法写得出东西出来。明天白天应该不会有空写,这一更发出之后,接下来的一更应该至少到明天晚上很晚,如果实在抽不出时间,明天晚上我再另行通知。相信我,就算欠下的,少掉的章节,也肯定会补出来的。)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