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七章 袖有银星的教授

第四十七章 袖有银星的教授

  ~.-~  高亚楠没有打林夕,只是任凭林夕握住她的手。-

  “山林中越高的树木,越容易被风折断,你拥有将神天赋的秘密,连我父亲都不能让他知道。”

  “为什么?”林夕顿时想到了许多被棒打鸳鸯的痴男怨女,“他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高亚楠摇了摇头:“他同意我们在一起,但他和学院的一些想法有些出入,对你的一些做法也有些微词,他应该是觉得不管你多强,但总在他能够掌控的范围,如果他发现你根本就在他掌控的范围之外,也就是说他觉得他根本不能像家长一样教导你的话,我就担心他的想法会有些改变。”

  “我会听你的话,但如果他真的反对,我可是也不会放手的。”林夕的手握得更紧了些,无赖的道:“我肯定不会放手的。”

  高亚楠在黑暗中狠狠瞪了一眼林夕,但是片刻之后,她轻声道:“我也不会放手的,只要你不变。”

  林夕顿时觉得巨大的幸福感扑面而来。

  “你身藏了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香,让我闻闻。”他顿时又有些厚颜无耻了起来,朝着高亚楠凑。

  “没个正经,尽想占我便宜…你能不能让你的吉祥出手试试?”

  “让吉祥出手?”

  林夕蓦然一怔,他陡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些传闻中的东西。

  传闻之中,监管着云秦各司的云秦首辅是一名很独特的修行者,他拥有一般修行者没有的血脉,能够在最为炙热的夏天,将整个房间化成冰窟。

  “那个传说是不是真的?说你父亲…是冰海之中冰雪巨人的后裔?”

  “有可能。”高亚楠看着林夕,道:“我们世代一直有着这样的传说,只是年代太过久远,谁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林夕再次微愣,“那他的魂力能够天生在空中形成符文…凝聚极其冰寒的天地元气,是不是真的?”

  高亚楠没有回答,林夕却是身体猛的一僵,他感觉到自己握着高亚楠的手掌之中,骤然有极冷的东西形成,他低头望去,只见自己的手掌之中,有一颗小小的冰球。

  吉祥的脑袋从他的衣袖之中钻了出来。

  它不可思议的看着高亚楠,它都想不明白自己这个时候是怎么了,但它就是莫名的有些热泪盈眶。只是因为方才高亚楠身的那一些气息散发。

  “是因为你们原先都来自极北之地么?”

  林夕明白了些什么,摸着吉祥的脑袋,“她想让你出手看看。!。”

  听着林夕的这句话,看着林夕示意性的一个微微呼气的动作,吉祥明白了林夕要它做什么,它的三条尾巴挥动了起来,它体内的一股力量从它口中喷薄而出,它面前的夜空,变成了一团白色,绽放出无数的霜花。

  高亚楠伸出了手,一股魂力从她的手中涌出,一片片冰霜瞬间在她的手前凝结了起来,变成了一条薄薄的冰剑。

  虽有浓厚夜色遮掩,但因为就在眼前,所以林夕看得十分清楚,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你能利用它喷吐出的一些冰寒气息?”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吉祥,又看了一眼高亚楠,问道。

  “它也不是喷吐…只是冲出的魂力笼具了冰寒元气。”高亚楠看着林夕点了点头,轻声道:“像我和我父亲这样的修行者,越是在冰寒之地,就会越厉害。就像炼狱山的申屠氏在火热之地会更厉害一样。吉祥应该也是如此。”

  “就是说,你们的身体其实天生就像是一件魂兵…不像我们这样的修行者,天生就只是一张白纸。”

  “这个比喻不算特别恰当,但我明白你的意思,差不多应该可以这么解释。”

  吉祥听着林夕和高亚楠的对话,它懵懂感觉着和自己极其相似的气息,又看着高亚楠因为激发魂力而微微发光的手指,它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东西,学到了一些东西,它轻咿了一声,伸出了一个按在自己柔软肚子的黑色小爪,试着将自己体内的力量从黑色小爪中发出。

  它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真的从爪子中流淌了出来,然后它看到,一大团的冰花又在它的爪子前方形成。

  “它真的很可爱,很聪明,也很强大。”高亚楠感慨的看着吉祥,忍不住伸出手,轻抚着它的脑袋。

  有些被喧宾夺主的林夕正好想再捉住她的手,结果正好因为高亚楠伸手抚摸吉祥的脑袋而落了空,于是他有些讪讪的笑道:“那你和它联手会不会更强一些?”

  “浅雪加深雪…普通的寒冬腊月变成冰冻三尺,当然会更厉害一些。不过你可别说将它给我…吉祥不是个可以送的东西,而且我也感觉得出它对你的依赖。”

  “所以还是我们三个在一起会厉害一些。”林夕说了这一句,又忍不住在心里说了一句胡话,“那我们不就是吉祥三宝,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

  ……

  一名布衣剑客静静的坐在溪水旁的一块大石。

  这名剑客的年纪并不大,清瘦的面目看去只有四十如许,但是他的头发却是天生有些发白,他的眉毛也天生要比一般人略微长一些,斜往挑,便使得他即便是闭着眼睛沉睡一般,都有种非同一般的威严。

  他的剑搁在他的腿,剑鞘只是普通的竹鞘,但剑柄却是奇异的蓝色玉石,面有一条条如白雪般的符文。

  他没有任何的声息,就连呼吸都似乎没有任何的声音。

  在一片安寂之中,他面前的山林之中,走出了两个人。

  一个背着一个,碧落边军大供奉徐布衣和鬼军师。

  “原本我们不知道你是周首辅的人,但你离开之后,我们便已知道了。既然是周首辅的人,便有可能知道我们的一些兵力调动,我们只是故意调走了原本驻防在这里的重骑和重铠军,徐大供奉,你却一头扎了进来。”头发花白,双眉狭长的布衣剑客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平静的看着徐布衣说道。

  徐布衣看着这名剑客,摇了摇头:“道若素,你虽然号称碧落陵闻人苍月之下无敌手,但你是杀不了我的。”

  “是什么使得你这么认为?是因为我昔日惨败在倪鹤年的手下么?”一直被称为碧落陵第二强者的道若素平静的看了一眼徐布衣,双手按了腿的剑鞘,“只可惜你只是碧落边军大供奉,并不是王庭大供奉。”

  “你想错了。”徐布衣听到对方这一句平静的讥讽,却是反而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昔日想用直接挑战王庭大供奉的办法,来使自己成为王庭大供奉,结果惨败于倪鹤年之手之后,你追随闻人苍月苦修剑道,今日的实力,恐怕和倪鹤年交手都快平分秋色,但我说你杀不了我,并非是因为我觉得我的实力高过你,而是因为我走这条路,并不是周首辅的主意,而是青鸾学院的主意。”

  说话之间,徐布衣点了点道若素身后的山坡下方的一条山道。

  在山间的暮霭之间,在平时唯有茶商和盐商马队才经过,堪堪只能通过一辆马车的狭窄小道,缓缓的驶出了一辆马车。

  “正因为是青鸾学院的安排,既然他们的人已经出现,那我想你无论如何便不可能杀得了我。”徐布衣收敛了眼中的光芒,说道。

  道若素摇了摇头,“秦疯子、佟韦、甚至徐生沫那些人,他们的行踪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除了他们这些人和那些肯定在学院里面的老人,学院还有什么人能够对付得了我,还有清河学院三分之一的修行者?”

  “清河学院?”徐布衣的脸色微变,脸的皱纹都似乎变成了一条条刀锋,凌厉了起来:“清河学院竟然敢肆无忌惮的投靠闻人苍月?”

  道若素冷漠道:“这十数年来,一直是闻人大将军在支持着清河学院,清河学院本来就是闻人大将军的,否则一个原本在云秦三流的学院,怎么在这十数年间会突然人才辈出,成为二流学院中的翘楚?”

  “可二流学院就是二流学院,再好的二流学院,也不能和云秦四大学院相比。”

  一道声音从狭窄山道的马车中响起,这人的话语十分平静,似乎带着一丝丝掩饰不去的倦意。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一名从他的面目无法判断出他年纪的俊逸男子从马车中缓步走了出来,他身穿着学院的黑袍,袖口都绣着教授才有的银色星辰标记。

  他的一头黑发没有扎起,随意的披散在脑后。

  他走出马车之后,却并没有看道若素,只是用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目光,看着自己身的黑袍,看着自己袖口的银色星辰标记。

  如同在缅怀一些永远失去,再也不可能回来的东西。

  “嗡!”

  道若素手中的剑鞘蓦然震动了起来,鞘中飞剑振振欲出。

  能够称为整个碧落陵除闻人苍月外的最强者,又曾敢挑战中州皇城的王庭大供奉,他自然早在很多年前,便已经成为令这个世界无数修行者需要膜拜的圣师,然而此刻,这名从马车中走出的青鸾学院教授还没有展露半分气息,道若素的心中,就已经自然的对这人产生了极其的警惕和战意。

  最近几天在陪护,日夜颠倒,希望不会脑子昏掉出现过多笔误。之前看到有说白玉楼出场有些过于急躁,这个我也感觉到了,因为时间实在太紧,我心理压力大,后来写出来就觉得有些不妥,正是因为不想光堆字数而影响品质,我前面考虑再三才给大家做些解释。等到困难过去,我能够安安静静的坐下码字,应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还有,喜欢玩游戏的迷,可以注意一下。因为和游戏厂商合作的比较多,现在网文和游戏界的一些合作也是刚刚开始兴起的时候,就接受了一个游戏圈的朋的建议,看是不是搞一个迷的游戏公会,可以组织笼络起来喜欢玩游戏的迷,今后一起测试游戏,玩新游戏,体验,给予意见等等。然后因为我没有时间,所以会有游戏厂商帮忙组织一些活动,看能不能成行,最近有个新的《惊天战神》的游戏要试玩,是页游的3d,页游做成3d,感觉还是有些新奇的。喜欢玩游戏的可以加公会群试试。群号:13107335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