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八章 被逐出学院的人

第四十八章 被逐出学院的人

  在道若素手中剑鞘发出嗡嗡震鸣之时,原本一侧寂静无声的山林如逢暴雨,骤然变得纷乱起来。

  一名名身穿各色衣衫的清河学院强者,从中沉默的显现出来。

  看着自己袖口银色星辰标记的俊逸学院教授抬起了头来,看着道若素手中嗡嗡震动的剑鞘,看着那些从山林中走出的清河学院的强者,他对着背着鬼军师的碧落大供奉徐布衣点头致意,道:“二十息…在二十息的时间里,你要靠自己。”

  这句话对于徐布衣来说并不客气,且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自傲的意味,然而徐布衣却并没有觉得丝毫的不快,因为青鸾学院的强者都是一样的桀骜不驯,能够在道若素和这么多名清河学院的强者面前说出这样的话的青鸾学院强者,此刻唯一让人思考的,是他到底会强到何种程度。

  道若素狭长的眉头缓缓挑起,在一声短促的剑与剑鞘的低微摩擦声中,他的飞剑终于飞了出来,悬浮在了他面前的三尺处。

  他的这柄飞剑的剑身和剑柄一样,都是蓝色玉石材质,上面布满了一片片白色雪花的符文。

  此刻悬浮在他面前,虽静止不动,但一股无形而强大的压迫感,却是已经从他这柄飞剑上散发开来,因为谁都不知道接下来这一瞬,这柄飞剑将会以何种恐怖的力量加速。

  “好一柄雪花神剑。”

  俊逸学院教授仰头,看着静静悬浮在道若素身前这柄如冬曰雪空中切下一片而炼成的飞剑,发出了一声轻声赞叹。

  然而他面对碧落陵第二强者的这柄飞剑,也只是赞叹这一柄飞剑的剑色和材质都是极佳,脸上却没有丝毫担心这柄飞剑威力的表情。

  在发出轻声赞叹的同时,他便已动步,朝着道若素行去。

  他的脚踏到了青草,踏到了灌木,踏到了野花…在他的脚踏到青草、灌木、野花上时,青草、灌木和野花看上去连丝毫的弯曲都没有,似乎他的身体没有丝毫的分量,但在他走过之后,在他的身体后方,这些青草、灌木、野花,却全部无声无息的变成了飞灰。

  看着这名不知名的青鸾学院强者,许多清河学院平曰眼高过顶的修行者往常骄傲的双瞳之中只剩下了恐惧。

  因为这名俊逸黑袍教授看似闲庭信步,明显还未将体力魂力催动到极致,然而他的速度在他们的眼中却已经到了极致,在山坡上带出了一长条的残影,此刻道若素的飞剑还没有飞出,但这名不知名的青鸾学院教授,他的身体,却好似已经变成了一柄飞剑。

  “何需二十息。”

  面对凌空而至的俊逸黑袍教授,道若素没有选择暂避,而是冷漠而自傲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随着这几个字出口,他身前安静等待着的飞剑终于再次嗡的一声鸣响,整柄飞剑霸道至极的笔直穿行于空中,朝着俊逸黑袍教授双眉之间刺去。

  在飞出身前的一瞬间,他这柄飞剑上所有雪花状的符文也开始散发霸烈至极的白光,使得这柄飞剑变得如烈曰般耀眼,难以直视。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比俊逸黑袍教授更快的速度跟在了飞剑之后,竟然是始终和飞剑保持了三十步的距离。

  这个世间几乎所有的御剑圣师都会尽量和对手拉开距离。

  因为修行者的身体相比魂兵而言是羸弱的,圣师也不例外,能够御剑的圣师根本不必亲身到对方的面前,就可以用雷电般迅捷的飞剑斩杀对手,保证自身的安全。

  然而道若素不同,自从六年前想要用战败现任王庭大供奉的手段取代成为王庭大供奉,结果在中州数十名名宿面前遭受人生中最黯淡的一次惨败之后,他便隐姓埋名,离开中州皇城,遍访云秦各地的大修行者,以求突破,最终他见到了闻人苍月的剑道,之后他便定居于碧落陵,并认为闻人苍月的近身剑道是最适合他,也最能让他变得强大起来的剑道。

  寻常圣师害怕被近距离斩杀而不敢近身,但他的近身剑道,却是不怕近身…越是近身,他体内能够贯注于飞剑之内的力量便越为强大。

  他和自己飞剑之间的距离越短,他的飞剑,威力便越强。

  只是数息的时间,道若素纯走霸烈之道的飞剑便已经到了俊逸黑袍教授的面前,他的身体,也和俊逸黑袍教授不到三十步。

  就在他的飞剑到了俊逸黑袍教授面前的同时,黑袍教授背后的天空之中突然一声震鸣,就好像天空突然洞开了一个口子,一枝深红色的箭矢,以比飞剑更快的速度坠落,落向俊逸黑袍教授的后心。

  这是有一名强大的箭手,等到了出手的机会,和道若素的飞剑一起,联手刺杀这名俊逸黑袍教授。

  面对这样的一击,整个身体依旧快速前行着,在刹那间似要自动撞上飞剑的俊逸黑袍教授手中金光一闪,出现了一柄金色短杖,这柄金色短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挥出,比他拖出残影向前的身躯还快出不知道多少倍,“当”的一声暴鸣,这柄金色短杖先行击飞了已经接触到他肌肤的飞剑,又准确无误的敲击在了身后落下的深红色箭矢上。

  在任何旁人眼中,这深红色箭矢和飞剑同时降临,根本难分前后,然而他却就是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分出了前后,而且只是用短杖往后一挥之势,就先行震飞了飞剑,接着将这一支深红色箭矢像拍苍蝇一般拍落。

  只是半息的时光,那名不知隐于何处的强大箭手还没有能够来得及锁定他的下一个身位,还没有能够发出第二箭,他和迎面而来的道若素已经只距离五步。

  面对和自己只距离五步,黑发飘舞的对手,道若素的面色依旧冷漠而充满威严。

  他的飞剑方才虽然被往后震退,但却是笔直的后退,此刻便在他身前两步之处。

  他的手往前伸出,体内的力量悉数从他的指掌之间喷涌而出,他的身体也于瞬间,再次加速,他的手堪堪握住了剑柄,一剑,依旧朝着俊逸黑袍教授的眉心刺出。

  的确不需二十息的时间。

  道若素虽然在王庭大供奉的手下遭受过惨败,但他至少有资格可以挑战王庭大供奉,可以令中州皇城数十名名宿都到场观摩那一战,在尽弃往年名声,以纯粹追求剑道的修行者姿态行走于世间,又改修了近身剑道之后,他的实力和信心,又重新到了一个巅峰,所以此刻他自然也有着自己强大的骄傲。

  分出胜负,只在这一刻,又何须二十息的时间。

  这一剑,是他这一生之中刺出的最为强大,最为完美的一剑。

  他的整个人都似已经和这一剑融成了一体,他身上和剑上同时流散的恐怖力量,使得他身周地面上的一切草木,全部变成了飞灰。

  “很强的剑技…但闻人苍月的剑技,也并非是天下无敌。也只是万样法之中的一道法门而已。”

  然而俊逸黑袍教授却只是平静的出声。

  在这样一剑凌身的情形下,他还能平静的出声。

  只是第一个字的音阶从他的口中发出,他的左手伸了出来。

  他的左手之中有一根奇特的黑色长刺,在伸出的瞬间,一条凝成实质的光柱便从这根黑色长刺刺尖上射出,打在了道若素的飞剑剑尖。

  只在这一瞬,他和道若素的身外,形成了一个不断扩张的无形气团。

  道若素眼中的冷漠和自傲骤然化成了震惊。

  他感觉到那一条小小的光柱就像是一座大山,令自己根本无法抗衡。

  然而他依旧没有退,他发出了一声闷哼,原本已经在源源不断从他体内狂涌而出的力量,在他的催动之下更是快了数分,他右肋至右臂的所有肌肤都开裂了起来,他剑上的夺目光芒再亮数分!

  “嗤!”

  俊逸黑袍教授身后的天空再次洞开,一枝深红色箭矢再次降临而下,箭尖周围的空气都燃烧了起来,发出了蓝色的火光。

  俊逸黑袍教授此时只说到第二个字,他看到了道若素不惜一切的坚毅决然的目光,然而他的目光之中却是充满了怜悯,他的身躯继续向前,他和道若素之间的某种微妙僵持便骤然打破,“噗”,道若素张口,喷出鲜血,他手中的长剑同时由剑尖开始,一节节崩裂,就像一根长长的冰棱,从头到尾,碎成粉末,到了剑柄处依旧没有停止,道若素的手掌,直至整条手臂,全部承受不住,碎裂开来。

  道若素的整个身体开始往后倒飞而出。

  在倒飞而出之时,即便失去了一条宝贵的手臂,他的眼睛还是顽强的睁着,看着这名俊逸黑袍教授。

  因为就在此时,那一枝深红色箭矢的来势,这名俊逸黑袍教授似也已来不及阻挡。

  然而让他的身体骤然彻底冰冷的是,他看到一道金光于此时从俊逸黑袍教授的口中飞了出来。

  这一道金光,是一柄小小的,可以含于舌下,甚至吞咽于腹中的无柄小剑。

  “叮”的一声,这柄无柄小剑只是一绕,便斩在了深红色箭矢上,将这枝深红色箭矢直接斩落在地,且没有丝毫停留,这道金色剑光飞射而出,直接切断了一名正飞跃而来的清河学院强者的咽喉。

  这名俊逸黑袍教授,竟也是一名御剑圣师!

  往后坠落的道若素没有听清这名俊逸黑袍教授此时出口的一句话,在这柄无柄小剑飞出之时,他的身体已经彻底冰冷,他就已经忍不住嘶声的叫了起来:“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比秦疯子还要强…青鸾学院怎么可能会有你这些诡异的手段?”

  俊逸黑袍教授听清了道若素的这句话。

  他低下了头。

  他的飞剑依旧在场间四处飞舞,收割着一名名清河学院修行者的生命。

  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他黑袍袖口上的银星标记上。

  “我本来就不是青鸾学院的人…我是唐藏人…是一名被逐出了青鸾学院的人。”他低低的自语,回答道若素。

  他一直都不是青鸾学院的人...但至少之前,夏副院长和青鸾学院,却一直将他当成学院的人,即便在送他回来之时,也没有让他脱下身上的这件黑袍,他便知道,这件黑袍,是夏副院长和学院留给他的纪念。

  ***

  【PS:昨天和大家说的游戏公会的事,已经有不少书友加进来了!最近有一起在冲一款新游戏是3D页游《惊天战神》,是我和两个作者朋友一起开的专区,开服时间是24号晚上7点,要一起玩的赶紧加群,咱们公会不能被落下!群号:131807335]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