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九章 未来的云秦皇帝

第四十九章 未来的云秦皇帝

  .“我们改走这条路。

  行在最前的林夕陡然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接着指了指旁边一条岔路。

  没有人质疑林夕的决定,所有的人都跟在了林夕的身后。

  同样沉默跟着的“屠黑虎”看着前方林夕的背影,脑海之中出现了这一路的许多点滴。

  此刻他们已经进入了碧落陵的边境,已经真正进入了闻人苍月的地界,在离开候雀城后不久,他们便和原先所有只是用于掩饰身份的人离开,剩余的便全部都是背负着使命一定要进入碧落陵的人,而在这一路,林夕已经下过许多次让他们难以理解的命令,然而接下来的事实却是证明他的命令没有丝毫的错误。

  在出发和林夕等人会合之前,“屠黑虎”也知道之前出发往西的十支队伍之中,至少有七八支全军覆没,有些队伍虽然能够有些人活下来,但内里真正要护送去接受重任的人却是反而被刺杀。

  这样的任务,在他看来,就相当于是死令。

  但在林夕的统御之下,他们这支队伍却波澜不惊的已然进入碧落陵的边界。

  就在不久前,他就受林夕的命令,探过林夕此刻让他们行进的这条路,发现了有大规模轻骑军活动的痕迹,他也将这个情况忠实的汇报给了林夕,但不知为何,林夕还是选择了走这条很有可能撞一支大规模军队伏击的道路。

  队伍快速的行进着,二十余人之中,唯一的一名并非修行者的那名十狼之中的清瘦师爷也被众人轮流背着。

  一个多时辰过去,队伍穿插到了一条山岗中的密林里暂歇。

  回头看着被抛在身后的几座山丘和山林,“屠黑虎”擦干了衣内的积汗,敬佩的看着林夕,知道这一次林夕又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

  这些年在云秦帝国声威无双的镇西大将军闻人苍月和西夷流寇有染,是在鬼军师率众击杀南山暮不成之后暴露出来的事情,也直到云秦皇帝长孙锦瑟下定决心,和闻人苍月决裂,暗中开始真正交手之后,云秦朝堂才赫然发现,最近这些年闻人苍月在西边花最大力气做的并不是对抗西夷,而是培植大批完全忠诚于他的强大军队,以及铲除碧落陵境内反对他的力量。

  很多原本以为手掌握着不少对抗他的力量的权贵,等到此时,却赫然发现,这些平时反对闻人苍月的力量,竟是假装出来的,竟然无一能够所用。传更新

  这些权贵和中州皇城也同时发现,闻人苍月对于和碧落陵接壤的数行省边界的部署,甚至已经比和唐藏接壤的边境还要慎密!

  华固郡面色极冷的手持黄铜鹰眼等待着,随着时间的延长,他的面色变得越来越冷。

  他此刻所在的位置,便在“屠黑虎”回望的,已经被他们远远抛在身后的几座山丘之中。

  他的身份,是碧落边军中策将,原本负责镇守这一带边境的将领,比他足足低出三阶。

  此刻他的身后,有一支四十名身穿银虎重铠的修行者组成的重铠军,有一支百人建制的重骑军,除此之外,还布置有二十余架军中最强的穿山弩车!

  甚至还有一支五百人建制的轻骑军在一侧峡谷之中等着,就等战事一发,便切断对方的后路。

  山林之中的隐蔽处,也已经设置了几根可以让银虎重铠军可以更快,更节省魂力而快速到达对方阵中的滑索。

  之所以动用这么强大的建制,甚至动用了非制式的银虎重铠军,只是因为银虎重铠是完全多重锁合封闭,在战时连空气都是呼吸气室储存空气,完全无视火烧、剧毒等诸多因素的重铠。

  因为这一支队伍,是杀死了公孙泉的队伍。

  只有三十余岁的华固郡在碧落边军之中属于少壮派,和公孙泉并没有什么交情,然而所有忠于闻人苍月的军人都有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和团体感,他知道公孙泉虽然这些年在云秦帝国境内为闻人大将军做了许多事情,立下了许多功绩,是闻人大将军重要的臂膀。

  这对于他而言便够了。

  他有着强烈的信念,要为这名值得他敬重的战报仇。

  早在五日之前,他就已经掌握了这支队伍的大致行动轨迹,连今日,已经是第三次设伏。

  但让他感到无比挫败和心寒的是,对方率队的将领竟是无一例外的避了过去,让他的三次包围圈全部落空。

  五日之间连续带着大量军械行进,寻觅和堵截这支队伍,也已经使得他们的体力到达了极限,接下来,他们已经无力再阻止这支队伍进入碧落陵深处。

  ……

  一名白发老将领盘坐在一间简陋行军营帐之内。

  这座营帐位于碧落陵和云秦最西各行省接壤东境贺叶山区,就在这山间暮霭渐起之时,一名身穿青铜色金属铠甲的年轻将领掀帐而入,对着这名白发老将躬身行礼,禀报道:“抓住了两名探子。”

  白发老将顿时眼中厉光一闪:“有重要军情么?”

  “还没有审讯,这两名探子都是修行者,像是自己送门来,且要求面见将军。”年轻将领恭声道。

  “让他们进来。”白发老将看了这名年轻将领一眼,没有什么迟疑的说道。

  手和脚都置了重镣的一男一女很快被带入了营帐之内。

  这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正是止戈三年的学生,陈暮和杜占叶。

  “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话要说?”看着这两名神色平静从容的年轻人,白发老将依旧没有什么废话,沉静而平稳的直接问道。

  陈暮微躬身见礼,温和道:“郭将军,现在正发生的事情,想必你也很清楚,我自投将军阵中,便是请求将军不要站在闻人苍月的一边,成为青史遗臭万年的罪人。”

  白发老将不愠不怒,看着陈暮,道:“我只是碧落东境一名镇守将,我没有效忠哪一方的说法,只知执行军令。”

  “我只问将军一句,您效忠于云秦,效忠于皇么?”陈暮看着他,认真的问道。

  白发老将面无表情的点头,道:“当然。”

  陈暮温和的继续问道,“若是皇亲临,想必将军您一定会抛开一切担忧,誓死听从皇的一切命令?”

  白发老将自然听得懂陈暮的意思,他眉头微皱,直接道,“你必须证明你的确是带着皇的命令。但即便是密谕,也依旧有可能作假。”

  “我没有带什么密谕,我本身便是证明。”陈暮看着白发老将的双目,认真的说道。

  白发老将霍然抬首,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一时在思索着这句话的意思,没有言语。

  陈暮也没有出声,他手微微发光,用手指指甲划破了自己食指指尖的肌肤,有数滴鲜血沁了出来。

  白发老将的双瞳骤然收缩。

  陈暮指尖滴出的数滴鲜血,鲜艳的红色之中,却明显可以看到一丝丝金黄的色泽,就像一丝丝极其微小的金色闪电在里面游动。

  苍老的将军在极短的时间内想明白了许多事情,他的眼眸里涌现出极为震惊的情绪,然后他便霍然站了起来。

  站起来之后,这名苍老的将领便弯下了腰,对着陈暮拜伏了下来,颤着声音道:“参见太子殿下。”

  “郭将军请起。”带着重镣铐的陈暮温和的轻声道:“我来见将军,便是将我的命交到了将军手中,我的信任,便是云秦对将军您的信任,便是父皇对您的信任。”

  在碧落边军足足三十七年,没有因任何事情而惶恐至身体颤抖的郭石钦真正惶恐的颤抖着,并非是害怕,而是担心自己根本无法保证面前这名温和的年轻人的生命,无法保证将来会成为云秦皇帝的这名年轻人的安全。

  “太子殿下!”

  在十数个呼吸之后,这名白发老将才记起帮陈暮和杜占叶除去镣铐,但他的心情依旧无法平复,以至于声音都有些嘶哑:“我自当誓死追随太子殿下,但我军只不过两千人…且肯定有直属于闻人大将军的密探,我们太过势单力薄,恐怕随时都会被吃掉。”

  “我明白。”

  陈暮平和的看着这名白发老将,缓声道:“但张院长说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便是将一点点的星光之火,燃成大火。我们不能给他们反应的时间,我们要马突袭李舟寒的平野军,如果顺利的话,对面的陈州军会和我们夹攻平野军。”

  “陈州军会配合我们?”白发老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暮,他心中十分清楚,平野军位于他所统领的贺叶军和周广平统领的陈州军中间,两军夹攻,平野军便直接被包了饺子,击败平野军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但周广平却是闻人苍月的心腹,根本不可能会被背叛闻人苍月。

  “有人已经去了陈州军,同时还会有更多的人去别的地方。”陈暮看着白发老将,轻声道:“所以请将军放心,连青鸾学院都出了全力,这战我们获胜的几率很大。”

  白发老将深吸了一口气,在新鲜的空气在肺腑之间荡漾开来之时,或许因为是纯粹的战阵对于他而言更为简单,不需要考虑更多的事情,所以他慢慢的恢复了平日的沉冷,他也不再多言,再次对着陈暮躬身行礼,一声厉喝在他的口中迸发而出,“列!”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