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章 临军

第五十章 临军

  接近正午,林夕等人站立在“乌拉唦”山区的某一座丘陵的山顶部位,借助着浓密的林木枝叶隐匿着身影,静静的等待着。

  “乌拉唦”在西夷的土语里面就是聚宝盆的意思,由诸多丘陵和草甸组成,从高处往下看,这片区域就真的像是一个大聚宝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丘陵就像是一个个的元宝,一片片水草肥美的草旬就像是一块块绿色的宝石,点缀其中。

  这片区域位于镜天湖的后方,原本是由西夷十五部中的土跋部占据。

  镜天湖的前后,只是后来云秦帝国习惯上的称呼,因为镜天湖的西面对着云秦的前线,云秦和唐藏接壤的般若走廊,所以云秦习惯称这一面为前,而靠近原本云秦领土的这一侧为后。

  这聚宝盆中大块大块的水草肥美之地,使得土跋部只需靠简单的驱赶散养便拥有惊人数量的马群和厚毛麋鹿,前者给土跋部带来了原先西夷十五部之中最强的骑兵队伍,后者使得土跋部成了云秦边境上的大皮毛商,根本不需为自己的食物和军械资金发愁。

  也是长年往来于云秦边境的商队中那些富商的富裕和完全不同于半游牧部落的奢华享受让土跋部眼红,以至于极其依赖边贸的土跋部反而成了当年西侵的提议者和暗中组织者,结果张院长一夜入金帐,斩尽西夷十五部所有首领,云秦军队大举反击之后,土跋部因为和当时的云秦边境最近,第一个便丢掉了自己的地盘,自那以后,这个聚宝盆便一直处于云秦碧落东郊军的管辖之下。

  此刻从林夕置身的丘陵往下看去,真是他在前一个世界的书中描绘的“敕勒川,阴山下,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

  齐腰深的长草之中,风吹过,隐隐现出大群大群的牛羊。

  只是林夕此刻的注意力,却不是在这副平时也不多见的风景上。

  在他的视线之中,一条宽阔的马道在丘陵和草甸之间曲折蔓延,马道的尽头,一个丘陵的顶端,建立着一个军营营区。

  这个丘陵的三面是陡峭的悬崖,唯有一面是呈四十五度的斜坡,马道就沿着这条斜坡延伸至镶嵌着铜铆钉的军营大门,一根根原木尖桩修筑的栅栏和高高的角楼、箭塔,形成了这个军营的防卫圈。

  这是标准的易守难攻的要冲。

  长而陡的坡度使得重型器械很难进入有效的杀伤范围,即便是重铠军,也会在这陡坡上白白的消耗掉大部分战力,而军营中的重型军械,却是可以发挥出恐怖的杀伤力。

  而且这种要冲式的军营,云秦军方一般都会配备大量数量的轻骑军,别处一有战事发生,这里的骑军便可以迅速的赶去接应。

  若是真有大军推进交战,对付这种要冲的最好方法,就只能是困而不攻,将其活活困死,要么就是直接避开,等这里的军队出动到别处之后,再行绞杀。

  然而林夕今日的任务,不是要避开或者攻陷这个军营,而是要接管这个军营。

  这难度无疑更大。

  ……

  碧落东郊军镜天后军。

  轻骑七百骑。

  步兵五百。

  重骑一百。

  钩镰军一百。

  重铠不详。

  ……

  在林夕身后的姜笑依第三次在脑海之中重复这个军营的资料时,他们这些人后方传出了一声鹧鸪叫声,接着一身黑色劲装的边凌涵轻盈无声的从树林中显露了出来,对着林夕做了个手势。

  “你们小心些。”

  林夕对着高亚楠和姜笑依等人交待了一声,便不再多说什么,跟着边凌涵迅速的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之中。

  号角声悲凉的响起。

  镜天后军军营角楼上的岗哨很快就看到了有一列人从草甸中显露出了踪迹,极快的突进至军营山坡下的速度,以及草甸之中的暗哨根本没有发出任何的警示,使得所有岗哨在吹响号角的瞬间便都心头微寒,这大批的修行者到来,自然不可能是结伴来游览碧落陵东境风光的。

  在这列不速之客的双脚正式踏上正对军营的斜长陡坡时,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已经在军营大门后方集结。

  第一声警告厉喝很快发出,然而二十余名不速之客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那充满着极其肃杀寒意的警告,只是依旧沉默而快速的前行,直到第三次警告发出,集结在军营后方之中两百名箭手齐齐扯动弓弦,按照一名校官的指示,准备齐齐朝着上方天空抛射而出之时,二十余名不速之客却全部骤然停了下来。

  面色平静的白玉楼在最前方,缓缓出声:“奉皇上谕旨,撤除丁鼎镜天后军统领一职。”

  白玉楼的声音十分平缓,但极其清晰,隔着数百步的距离,传入了军营大门后每一个人的耳中。

  他甚至连自己是什么身份都没有说明,只是说了这一句,便伸出了手。

  他左手展开了一卷明黄色的圣旨檄文,右手递出了一枚正武司的军令。

  边军,尤其是在闻人大将军这么多年严苛统御之下,碧落陵的正规军人无一不是心志如铁的存在,即便是面对数倍的敌人,在军令发出之前,也会像一条铁墙一般,不会有任何的异动,然而白玉楼的这句话一出口,整个军营之中还是不免一片哗然。

  普通的军人只知忠于闻人大将军,忠于圣上,他们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在他们的心中,忠于闻人大将军和忠于圣上,根本就不是什么冲突的事情。

  因为忠于帝国,忠于天子,是绝大多数勇武的云秦人天生就融于血脉之中的东西,即便是闻人苍月这么多年治军之下,令碧落陵绝大多数军队对他忠心至极,但他自然也不可能说自己不忠于云秦帝国。

  此刻这些普通军人只是感到震惊和不解。

  为什么突然有这样一列队伍,带着皇帝的御令突然要撤换掉他们这里的最高将领?

  集结在军营后方的肃杀军队之中,为首的是一名头戴金属红盔,身上的铠甲却是银色的年轻将领。

  在这一片哗然之中,这名头盔像鲜血一样鲜红的年轻将领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脸色迅速变得更加的阴冷,马上寒声厉叱:“慌乱什么!只是作假的惑敌之计而已!”

  就在他这一声阴冷呵斥响起的同时,白玉楼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他的后方,那名五十余岁的清瘦师爷却是走到了他的身前,一步步的越众朝前走去。

  这名清瘦师爷是他们这批人中,唯一并非修行者的存在,即便是一路上众人对他多有照拂,几乎不用他走路,但这连日的跋涉,也已经使得他的神色极其的憔悴,此刻走在陡峭山坡上,便显得十分的艰难。

  “不要怀疑圣上的命令!”

  “我想你们之中应该有人认得我是谁,听得出我的声音!”

  在一步步艰难的往上走时,这名五十余岁的清瘦师爷尽量的仰起头,用尽全力,发出了这两句声音。

  因为并非修行者,这两句用尽他全身力量的大喝在风中便有些空洞和无力,甚至还有些模糊。

  然而他的声音,却是让整个军营大门后方更是一片哗然。

  “是蔺大人!”

  “真的是蔺祝和大人!”

  ……

  就在这一片瞬时压制不住的哗然之中,林夕、边凌涵和安可依正悄无声息的攀爬在一侧的绝壁上。

  虽然此时军营大门前方正遭遇令人震惊的变故,但这侧绝壁上方一座箭楼上的数名哨岗还是体现出了精锐军人所具备的素质,依旧很快发现了这三个人的踪迹。

  两名哨岗同时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中的号角,想要示警,但安可依、边凌涵和林夕的反应比他们还要迅速。

  在他们刚刚察觉往上攀爬的三人的瞬间,眼光才刚刚急剧的闪动时,边凌涵的身体就已经往后仰起,而安可依便已经伸手抓住了她的领口,边凌涵的整个人就被安可依一只手抓着,悬空在空中,然而她在这一瞬间,就已经稳定至极的拉开了她的银色长弓,朝着上方箭楼射出了一箭。

  这一支银色的箭矢竟然没有多少的破空声,也没有射中上方的任何一名哨岗,只是咄的一声轻响,在钉入了箭楼顶部的一根木檩中时,有一股淡淡的药雾扩散了开来,箭楼上的数名岗哨便都石化般一动不动了。

  在边凌涵射出这一箭之时,林夕却是陡然加速,以肆无忌惮的态势,双手握着两柄黑色匕首,极快的交替钉入山石缝隙之中,只是十数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攀爬到了这座箭楼之上。

  他没有触碰任何一名僵立在当地的岗哨,悄无声息的蹲了下来,从木材的缝隙之中,极其冷静的扫视着这个军营。

  也就在此时,那名头盔像血一样鲜红的年轻将领根本不再有任何的言语,只是极其冷厉的往上抬手,发布直接施射的命令。

  “不能放箭!”然而就在此时,数名校官同时发出了急剧的大喝!

  无罪有留言:“不出意外明天就应该能恢复正常,更新也会趋于正常,还有我们的书友页游公会已经建立成功了!明天晚上7点就开服了,还有没有进来的要一起玩的书友要加油了,没加进来的赶紧加入吧,我在群里等大家,公会群:一三一八零七三三五,话说好像很多很多书友说加不进群,不知道咋回事,用大写发一下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