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一章 持弓祭司

第五十一章 持弓祭司

  ~.-~  这数名校官都是位于这名头盔像血一样鲜红的年轻将领身后不远,所以他们第一时间看清了这名年轻将领下达命令的意图,第一时间发出了急剧大喝。传更新

  能够在碧落边军之中做到统御百人的校官,自然都身经百战,十分清楚打断阶将领的军令是极其严重的事情,然而他们却不能不打断。

  因为这是蔺大人!

  是先前在他们碧落东郊军镜天后军担任过军师,调任至东林行省之后,又成为工司给事中的蔺大人!

  即便他们远在碧落边军之中,也经常能够听到蔺大人的事迹,而且在任何云秦人心目中,各司言官便是云秦的脊骨,是清正不阿,为民请命的代言词!

  各司给事中,都是和当日在东港镇阻挡在魏贤武的铁骑之前的姜瑞一样的清流。

  这数名校官宁可怀疑白玉楼手中的御和军令,也不愿意怀疑这名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丝毫武力的蔺大人,因为他们十分清楚,若是杀死了这样的一名官员,他们的名字,或许就会被永远记录在云秦的史之,永远背负耻辱之名。

  头盔像血一样鲜红的年轻将领自然也十分清楚这点,然而面对这几名校官的急剧大喝,他往抬起的手只是微顿,用极冷的声音道:“违令者斩!”

  “谁敢斩!”

  一声厉啸在营中响起。

  一名面有两条可怖伤疤的中年将领疾步狂奔而来。因太过仓促,这名中年将领还来不及披挂,身穿着的只是单薄布衣,头发也十分散乱,但他的身后,却是跟着至少百名身穿轻铠的军士。

  看到这名中年将领的出现,再听到他此刻的这句呵斥,头盔像血一样鲜红的年轻将领瞳孔微缩,往抬起的手一时僵在空中,没有继续往。

  他并非是惧怕这名中年将领的修为和身后跟随着他的军士,而是因为这名中年将领的出现,使得他统御的这支军队之中的那些箭手都已陷入了彻底的犹豫和慌乱之中,此刻他的发令,恐怕根本没有用处。

  “仇正虎,你难道想要在这军营之中兵变么?”

  就在此时,一声隐怒的声音发出,身穿亮黄色非制式铠甲的镜天后军统领丁鼎缓步从营中正道前来。与此同时,一支已经全部装备好的轻骑铠甲军从后营区奔袭而出,形成数条铁流,将前营隐隐围住。

  “我兵变?”

  仇正虎勃然大怒,怒喝道:“丁大人,你敢说此刻营前的蔺祝和大人是假的?你难道不知道射杀他,意味着什么?”

  在这名将领的如雷怒喝之中,许多低阶将领和老士官以及许多普通军士也都满脸涨得通红的看着丁鼎,想要丁鼎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传更新

  一方是平时令他们敬畏的统领,一方是云秦言官,但两相比较之下,却还是云秦言官在他们的心中占了更重的位置。

  “他当然不是假的。”

  身材魁梧高大,国字脸的丁鼎森冷的看着仇正虎,冰冷的说道:“但现在根本不是他假不假的问题,而是你们忠不忠于闻人大将军,怀疑不怀疑闻人大将军的问题。”

  仇正虎面色骤寒,死死的盯着丁鼎,道:“丁大人,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难道还不够明白么?”丁鼎眯起了眼睛,对着更远的西方行了一个军礼,“我们碧落边军任何一人,都是闻人大将军的部下,都是听从闻人大将军的号令,即便是朝堂要撤换掉我,也必须要经过闻人大将军的批阅,撤换掉我的,应该是闻人大将军核发的军部文。”

  微微一顿之后,行完军礼的丁鼎转头一扫仇正虎和最先打断军令的那数名校官,缓而更加冷戾的说道:“任何命令想要直接跃过闻人大将军,不经过闻人大将军之手,到底是想要对付谁,难道你们还不明白么?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此刻不阻止我发军令的话,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但若是你们还想阻止我发军令,我会毫不犹豫的将你们全部杀死。”

  “想要杀死蔺大人,便从我的尸体跨过去。”

  仇正虎听懂了丁鼎的意思,但他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定,反而收敛了自己的怒意,冰冷而肃杀的看着丁鼎,拔出了手中的长刀。

  随着他手中青铜色的长刀拔出,所有和他抱同一想法的人也全部抽出了自己的兵刃,一时整个军营中两方的阵营显得十分分明。

  约有两百余名脸色或赤红,或苍白的将领和军士选择了仇正虎这一方,然而在这总数超过一千五百名军士的大营中,这些人毕竟显得势单力薄。

  “我给过你们机会了。”

  看着这些举起兵刃的昔日同僚,丁鼎的目光之中看不出任何的同情和怜惜,只是异常冰冷和决然的说了这一句。

  在这一句出口的同时,这名浑身散发着森冷和威严气息的魁梧将领一只手就将抬起,挥落。

  只要他的这只手抬起,挥落,一场血腥的清洗就将拉开帷幕。

  然而他并不知晓的是,在极远处的箭楼,林夕却也是摇了摇头,在心中也轻声说了一句,“我也给过你机会了。”

  在心中轻声说出这一句之时,他的手中一声轻微的震鸣,一枝“超风”箭矢便已脱离了他手中“小黑”的弓弦,飞入了他前方的空中。

  丁鼎的手刚想抬起,然而他的肩膀只是一动,所有的人才感觉到有异样的风吹来,丁鼎就已经一声惨叫,往后倒了下去。

  这一刻唯有丁鼎才清楚发生了什么。

  就在他准备发令之时,天空之中突然飞出一枝灰色的箭矢,射向他的眉心之中。

  这一枝箭矢的速度之快,使得他只来得及的下意识一抓以及转头。

  多年的苦修以及在真实的死亡威胁之下爆发出来的潜力,使得他的右手抓住了这支箭的箭尾,但是他的右手却还来不及完全的发力,魂力还没有来得及完全透入他的铠甲符文之中,这支箭矢已经刺入了他的血肉。

  在他头颅的略微偏转之下,这支箭矢没有能够射中他的眉心,只是射入了他右眼的眼眶之中,但是箭尖蕴含着的冲击力,直透入他的头颅之中,让他瞬间就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失去了知觉。

  这一瞬间,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在一片惊呼声响起,他往后倒下重重坠地之时,他身周的人才看清他的眼眶之中插着一支通体金属的灰色箭矢。

  “小黑…果然很黑…超风…果然很快。”

  看着这堪称完美的一箭刺杀,隐匿在箭楼的林夕揉搓着只是一箭便已经因为魂力的剧烈抽吸而变得酸疼不堪的右臂,在心中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

  超风箭矢并不算特别强大,但是“小黑”却是一般魂兵长弓无法比拟的恐怖利器。

  在林夕看来,就算换了自己,哪怕自己的反应再快一倍,恐怕也不可能躲过自己射出的这一箭。

  这一箭的速度,恐怕大国师阶的修行者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也不可能直接闪避得掉,只有硬接。

  军营中的惊叫惨呼声连成了一片。

  因为这一箭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暂时根本无法发现这一箭从何处射来。

  尤其对于忠于统领丁鼎的军士而言,他们只看到统领大人才要发令,就马被一箭射倒,一时之间,他们惊惧、愤怒的喊叫着,盲目的搜寻着。

  云秦边军军纪森严,且誓死效忠闻人大将军的绝对不止丁鼎一人,此刻碧落边军的军威便彻底的展现出来,丁鼎直接倒下,但他这一方却没有因为群龙突然失首而变成一团散沙,那名头盔鲜红的年轻将领发出了一声厉啸,想平伏部下的情绪,同时他的手也抬了起来,想要接替丁鼎发布命令。

  “你的红色头盔颜色实在太跳了…你的人也太跳了…”

  已经换由右手持弓,左手控弦的林夕在心中叹了口气,但他的眼神却是平静无波,整个身体也是稳定到了极点。

  急剧的风声瞬间又至。

  这名头盔鲜红的年轻将领周围的军士陡然看到这名将领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往前栽倒了下去。

  也直到这名戴着红头盔的年轻将领身躯撞击在平整泥地,他周围的这些军士才看到这名年轻将领的后颈插着一支灰色的箭矢,接着他们才感觉到这支箭矢带来的风流吹过他们的面目。

  一名丁鼎这方的将领终于判断出了箭路,判断准了这名箭手应该就在侧后方远处和他们相距不到三百步的箭楼,但是因为对于这名强大箭手的恐惧一时间压倒了平时征战之中形成的铁血和冷静的意志,使得他的身体一时微僵。

  这一僵便挽回了他的一条性命。

  因为就在他的身旁,一名也判断出了箭路的校官正想挥手喝令,一支银色的箭矢便已凌空飞来,狠狠的钉入了他张开的口中。

  微僵在当地的将领反应了过来,身体迅速的蜷缩了下来。

  林夕在箭楼之中站了起来。

  即便出动了言官这样的存在都没有能够直接令他们顺利接管这军营,但很明显,蔺言官对于这支军队中每个人的心理压力是巨大的。也正是因为在这军营分化,许多军人实则只是迫于闻人苍月之威而举棋不定之际,他的箭矢才能起到如此强大的震慑效果。

  而他的目的,也不是要尽可能多的杀死这些碧落军人,而是要尽可能的慑服这些碧落军人,让更多的人能够活着转投到对付闻人苍月的阵营之中。

  所以他就要用一切的手段,使得这支军队之中每个人承受的心理压力更大一些,震慑到那些只是迫于形势或是举棋不定的人全部改变主意。

  于是在站起来之时,他便已经脱下了外面穿着的青色劲装。

  他的青色劲装里面,穿着的是淡金色的祭司长袍,灵祭祭司的长袍。

  箭楼数名僵立着的岗哨全部都是身穿黑色制式皮甲,此时林夕身穿淡金色祭司长袍一站起来,便显得分外的显眼。

  而在这军营中所有人看来,最为触目惊心的是,这名祭司还背着一具黑弓。

  一名持弓的祭司!

  优雅光明的祭司长袍和油黑粗犷、缠绕着惊人杀意的长弓,在这一瞬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让绝大多数军士一时停止了呼吸。

  无罪游戏公会群,群号,一三一八零七三三五,大家速进。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