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三章 驱马高坡顶

第五十三章 驱马高坡顶

  碧落陵东境,先前三次设伏围剿林夕等人都没有成功的华固郡正率军朝着“乌拉唦”,也就是碧落边军军图上标注的碧落聚宝盆丘陵地区突进。

  五百名轻铠骑军在军队两翼以稳定的速度前行着。

  中军是一百名全身上下和身下马匹都披挂着繁琐百炼钢重甲,只有骑者和马匹的眼睛露在外面,整体宛如用钢铁铸成的重骑。

  这些移动钢铁堡垒一般的重骑和轻骑之间,是数十辆战车,这些战车都用厚厚的黑牛毛毯盖着,但从黑牛毛毯都遮掩不住的冰冷气息和凸显的形状,以及战车上数十名气质截然不同的军人,便可以轻易的判断出,这些战车中载着的都是比重骑更为强大的移动钢铁壁垒,魂兵重铠!

  有两名骑者不知从哪个山坳里冲出,朝着华固郡率领的这支铁军迎来。

  只是看清其中一名骑者的面目,游曳在队伍侧前方的几名侦察骑便根本没有阻拦,任凭两骑直冲到了中军前。

  这两名骑者骑乘的全部都是高大强壮的野马,没有缰鞍,但在两匹强壮野马的野性奔跑之中,两名骑者却像钉子一样牢牢的钉在马背上,丝毫没有坠落下来的可能。其中一名骑者瘦高,满脸胡渣和风尘之色,身穿打满补丁的粗布衣,就像一名普通的猎户,只是背上背着一个长形布包裹,看形状应该是刀剑类兵刃。

  另外一名骑者身穿一件黑色的紧身皮甲,身材并不高大,但双臂却显得异常粗壮有力,好像浑身的肌肉都长到了他的两条手臂上一般,他似乎是当地边民血统,双眼有些微凹,头发有些灰黄颜色,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身上斜背着一柄深红色的巨弓和一个厚重的皮箭囊。

  整柄深红色的巨弓连同弓弦都是数股金属绞合而成,弓身和弓弦上布满蔷薇花符文,因为足有一般制式强弓的两倍大小,所以便显得异常慑人心魄。

  华固郡身后所有军士,在看清这名骑者的瞬间,眼中便多少有了些崇拜和敬畏的神色。

  因为从那具深红色的巨弓,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这来的是胥秋白,闻人大将军手下最强大的箭师。

  对于碧落边军来说,这名身背深红长弓的箭师也是一名传奇中的人物,在过往十余年的艰苦战役之中,几乎都有这名箭师的身影,这名碧落边军第一箭师恐怕是这十余年间,参与战役次数最多的一名战将。

  “胥将军。”

  华固郡主动对着这名强大的箭师躬身行礼。

  他自然比一般军士更清楚这名箭师的作用和强大,他也知道,昔日在围杀南山暮的一战之中,有这名箭师的存在,而在阻截徐布衣的一战之中,也有这名箭师的存在。

  “不必多礼。”

  胥秋白看了一眼华固郡,面无表情的问道:“军情如何?”

  说话之间,他目光闪动,映着身上长弓的深红,凹陷的双瞳之中就像不停的闪现着血光,再加上他的神色太过冷静,使得他的整个人也像一具没有丝毫感情的嗜血魂兵。

  华固郡沉稳的答道:“叛军隐有向聚宝盆和东郊山阳道交界处突进之势,我军负责在明日正午切入,阻断一部分叛军。”

  “我们受令随军。”胥秋白点了点头,惜字如金的说道。

  华固郡转头看着胥秋白身旁那名身穿粗布衣的骑者,“这位是?”

  胥秋白面无表情道:“甄快,东林行省的密探头子。他的刀也很快,你应该挡不住。”

  听到这样的介绍,甄快冲着华固郡歉然的笑笑,华固郡并没有因胥秋白如此直接的近乎无礼的介绍而恼怒,只是心情又沉重了数分,颔首回礼,凝声问道:“我先前堵截的这支队伍,据说是从东林行省过来的?”

  甄快看着面色沉冷的华固郡,收敛了苦笑,认真回道:“是我一路盯着的,并报予了公孙泉大人,但我没想到连公孙泉大人都没有能够拦住这支队伍。”

  “我设伏了三次,每次都自觉肯定成功,但每每在最后对方却有如神助般逃脱,按最新的军情,对方已经击杀了丁大人,接管了镜天后军。”华固郡看着甄快,缓缓的问道:“我听说统领这支队伍的是一名年轻人,杀死公孙泉大人的也是这名年轻人,这名年轻人到底是谁?”

  “现在情报已经准确无误了。”甄快看着这名面色异常沉冷严肃的中策将,压低了声音道:“是龙蛇边军调来的林夕,先前的身份是羊尖田山巡牧军统领。”

  华固郡的目光骤寒,“是那名擒了巨蜥骑乘,逼得狄愁飞被谪贬的青鸾学院新一代风行者?”

  甄快点了点头,“正是。”

  两人身旁的胥秋白似乎对两人的交谈丝毫不敢兴趣,只是在听到华固郡说出风行者三字时,他才双眼微眯,嘴角泛出些异常冰冷的神色,接着他便也不说什么,自顾自的跃下了马,跃入了后方一辆战车之中,掀开了盖着重铠和军械的厚毯便钻了进去。

  华固郡没有管这名强大箭师的举动,他陷入了沉默之中,在队伍又往前行进了数百步之后,他才对着甄快微微叹息了一声,“像你这样的人都被调回了碧落陵协军作战…这一战,比以往任何的大战都要艰难。”

  甄快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轻声道:“是啊,我可能见不到我即将出生的儿子了。”

  华固郡微微一怔,不知心中是什么情绪,微顿片刻,却是道:“恭喜。”

  甄快笑了笑,真诚道:“谢谢。”

  ……

  星夜。

  林夕等人和整支碧落镜天后军在聚宝盆的丘陵和草甸之间,朝着山阳道的方位前行着。

  在日间和边凌涵用斩首的手段连续射杀了丁鼎等数名将领之后,并用代表光明和荣光的灵祭祭司长袍震慑之下,林夕这一支接管队伍在骁骑将仇正虎的协助下,迅速掌控住了局势。

  除了有数十名眼看形势无法逆转,对闻人苍月极其忠诚的军士选择了自尽之外,整个接管过程甚至没有什么混乱,并没有带来更多的军士死伤。

  这无疑是林夕等人想要见到的最好结果,因为这里死去的每一个人,都是云秦人。

  聚宝盆区域向北的山阳道,是整个碧落陵东境最为平坦的一片平原地区,也是碧落陵和云秦帝国相通的唯一战略要道。其余边境的山林地带只适合小股部队和商队通过,且那些山林区域的大多数马道会经过更多地势更为险要的辖口。除非像林夕等人这种都是修行者的队伍才有可能突破碧落边军的阻截进入到碧落陵深处。

  碧落陵东境之后到碧落陵广袤的纵深,大多数都是低矮丘陵和平原地貌,要行军作战,便是攻城略地的大军团作战,和龙蛇边关以及千霞山有很大区别。

  平时云秦的军饷、军粮以及新军进入碧落陵,都是走山阳道,而现在若是云秦的军队想要攻入碧落陵,也唯有攻占山阳道这片区域。

  但此刻林夕虽统帅着整支镜天后军在朝着山阳道赶,上面的意图是否想要攻占山阳道,林夕却是根本没有去多加思考,因为他十分清楚,有多少支正在碧落陵境内辗转的队伍,就有多少条像他这样的“鱼”,在云秦这条大河里面,他毕竟还是一条小鱼。

  有五名侦察骑保持着稳定和快的速度,游曳在这支镜天后军的正前方大约数里之地。

  在这无月的繁星夜空之下,后方的镜天军普通军士已经看不到夜色中的这五骑。

  陡然间,这五骑前方一处高坡上,数十声弓弦震响声同时响起,数十枝黑色羽箭从齐腰深的草丛中射出,带着凄厉的破空声,准确无误的聚向这五骑。

  即便是碧落边军中的精锐侦察骑,在此种陡然遭遇箭雨的情况下,肯定也会遭受重创,然而箭矢声响起,五骑上骑者手中的兵刃光芒也闪起,一个呼吸之间,这五骑上的骑者竟然是都斩落了对其有真正威胁的箭矢,连一个人都没有遭受损伤。

  因为这是一支极其豪华,全修行者组成的侦察小队。

  除了姜笑依、边凌涵、蒙白三人之外,还有两人是“屠黑虎”和先前十狼之中那名庄稼汉模样的“土狼邓收成”。

  蒙白的胆子很小,但是他的手很快。

  这一刹那,他就用一柄长刀拍飞了射向他的数枝箭,并不由自主了扯了扯缰绳,他的马速就慢了下来。

  只是这一慢,边凌涵等其余四骑便遥遥超过了他,直冲那数十名伏击的军士。

  数十名伏击的军士根本不发出任何的声音,不喝问来者是何处的侦察骑,一名黑甲将领再次握拳,就想下令先集中所有箭矢射杀当先的一人,但他的拳头才刚刚扬起,边凌涵就已经在急速的驱马狂冲之中完成了一次施射,一支银色箭矢准确无误的射入了这名将领的眉心。

  一轮箭雨依旧落了下来,但因为这名将领的死亡,变得更加毫无准头,更加散乱。

  姜笑依一马当先,在一声震天的喝声之中,首先冲入敌阵,单臂一振之下,他手中握着的黑色长枪便将一名朝着他马腹下冲来的黑甲军士刺穿,挑飞了出去。

  他没有丝毫的停留,一往直前,直直的从阵中冲过,枪出不虚,只是数米的距离,竟是连挑飞五人。

  边凌涵等人没有跟在姜笑依身后,而是像数支箭头分散冲入阵中,只是数息的时间,这一批三十余名以箭手和刀手为主的伏兵便只剩余了数人。

  “杀!”

  剩余这些黑甲军士依旧亡命的冲杀上来,但姜笑依却并未和这些人纠缠,第一时间驱马冲上了面前的这处高坡。

  只是在冲到这处高坡最高处,看清眼前事物的瞬间,已经在连番战阵之中成为一名优秀沉冷的年轻战将的姜笑依的双瞳便微微的收缩了起来。

  ***

  (晚上还有更新,因为轮流陪护的原因,最近可能更新时间还没办法固定,但心情大定,至少一天的更新量已经开始可以保证,废话不说,大家看表现吧)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