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四章 将逢对手

第五十四章 将逢对手

  蒙白羞愧的低着头冲上了高坡。

  他浑身是汗,一半是第一轮箭袭时吓出的冷汗,一半是羞愧的汗。

  在他冲上高坡时,战斗已经结束,所有伏击他们的军士都已经被杀死。

  他冲到了停伫在坡顶的姜笑依和边凌涵身后,略微有些奇怪的想到姜笑依和边凌涵停在这里做什么,然而就在他刚刚抬起头的瞬间,他的整个人也僵住了,浑身的汗出得更多。

  鲜血和火,充斥了他的视线。

  ……

  骑着战马的林夕也很快出现在了这片高坡上。

  在听到边凌涵的三声代表全速突进的响箭之后,他统领的整支镜天后军便形成了一条速度极快的洪流。

  因为他骑着的是整个镜天后军中最优秀的战马,所以他比起后面的骑军还要领先了五六十步的距离,第一个冲到了这个高坡上。

  在看清眼前景象的瞬间,林夕的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手心也因为紧张而沁出了一些细密的汗珠。

  这个高坡前方,唯有两三里路途之遥的一片空旷草甸已经成为了一个尸体横陈的战场。

  原本长着茂密青草的平原,已经被冲击、碾压出无数清晰的沟壑,在一片方圆只有数里的区域里面,至少躺着上千具的尸体,大约是因为作战绞杀时需要区分双方敌我的关系,这片区域之中到处都是丢弃的火把等引燃物,在一簇簇火光下面,弥漫在地上的鲜血和那密密麻麻尸体上插着的箭矢、兵刃等物看上去更为触目惊心。

  此刻战斗的双方都还有数百人的建制,一方就停留在那片布满尸体的战场之上,而一方就在林夕等人的正对面方位,距离那片战场约八百步的一处丘陵坡下。

  之前应该正好是两军绞杀骤分,暂时僵持之际,所以姜笑依和边凌涵等人一直都没有发觉有什么厮杀声,直冲到这坡上才发现这副铁与火的景象。

  林夕很紧张。

  他没有办法不紧张,因为虽然在龙蛇边军之中他经历了不少杀阵,但即便对上百人建制的穴蛮大队,事实上也是以他的单身冲杀为主,依旧是修行者之间的战斗为主,这种上千人死伤的军阵绞杀,他也是第一次真正的亲身面对。

  这种两军交战,一地尸体,血流成河的景象,对他心神的冲击是极大的。

  “是友军。”

  高亚楠也到了林夕的身侧,很快对着林夕说了这三个字。

  林夕点了点头,开始快速冷静了下来,借助手上的一个黄铜鹰眼,虽然无法看清夜色中双方军人的具体面目,但他可以看到停留在那片布满尸体的战场上的军队中飘扬着的一面金黄色龙旗,以及另外一支军队中的十余面代表碧落边军的青色军旗。

  此刻林夕身后的镜天后军中竖着的军旗,也是代表着中州皇城的金黄色龙旗。

  也就在此时,林夕的目光又是骤寒。

  就在那支青色军旗飘扬的军队后方的丘陵上,突然现出了一条黑潮,青旗漫卷,金铁震鸣声阵阵,一支至少在五百建制以上的轻铠骑军朝着这片草甸狂泻下来。

  与此同时,一声声隐约可闻的凄厉军令声也在那支等待着的碧落边军中响起,正等着这支轻铠骑军会合一处,准备再一次全力冲杀。

  “友军为什么不往我们这里退?”看着漫山遍野之势涌下的轻铠骑军,边凌涵眉头挑起,沉声道:“他们应该也已经发现我们到来,应该知道退往我们这里,我们依靠地势冲杀下去,更有获胜的机会。”

  “穿山弩车…他们不想放弃这些穿山弩车。”林夕已经彻底的冷静了下来,对着边凌涵轻声解释了这一句。

  紧接着,一声极其肃杀冷厉的军令声从他的口中坚定的冲出:“七百轻骑,侯!”

  边凌涵转头看着发令的林夕,在林夕方才一句话的提醒下,她也已经注意到了那支友军中的近二十具穿山弩车。

  穿山弩车是云秦军中威力最为强大的弩机,和守城弩完全相同的构造,一次性可以射出三根弩箭,每一根弩箭都有小孩手臂粗细,射程可以达到惊人的一千五百步,其恐怖的力量在一直线上洞穿十余名军士的身体都是轻松至极。

  只是这种依靠内里铰链和条形钢圈带动的强力军械本身自重也是超过千斤,是巨大的钢铁怪物,用战马拉动,移动速度都不可能快。

  这种穿山弩车建造十分费力,昂贵,军中配备的数量也不是很多,二十具已经是平时一个城池的地方军的拥有量,一齐发弩,不仅有强大的杀伤力,而且对于敌军的震慑作用更为强大,因为连一般的修行者都根本无法抵挡得住。

  现在整个镜天后军都只配备有两具穿山弩车,两辆旋刃车,这二十具穿山弩车对于镜天后军自然也有极大的意义,但此刻边凌涵却对林夕下达的只是轻骑军准备突击的军令,而不是全军或者轻骑军加上重骑军一起突袭的军令十分不解。

  因为轻铠骑军和轻骑军完全是两个概念。

  云秦的轻铠军配备的全部都是锁片式金属甲,能够身穿这种介于皮甲和重铠之间的沉重金属铠甲的军人平时所受的训练更为严苛,身上金属甲的防护力,本身的气力和耐力,都远超过只是披挂厚皮甲的轻骑军。

  所以此刻七百轻骑军的数量虽然似乎超过了对手,但是在战力上却肯定还是不如对方。

  “为什么不全军突击?”高亚楠显然也是想到了这点,轻声问了林夕一句。

  “这里先前埋伏着的虽然也应该只是侦察小队,但敌军显然也肯定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到来,既然敌军发现,还敢这么冲,便说明未必这点军力…所以我觉得将力量砸在占据地势的这里比较安全,我只需要机动性强的部队来试水。”林夕轻声道:“要让我们这边更多人活着,等下我们就要冲得更快一些…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有很多的修行者。”

  “左队!侯!”

  看着远处那支轻铠军和原先碧落边军的残部终于会和一处,一声军令又从林夕的口中发出。

  林夕统领赶来接管镜天后军的这支队伍之中,一共有二十三名修行者,加上镜天后军之中仇正虎在内的三名修行者,一共有二十六名修行者之多。

  因为和屠黑虎等人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默契,所以林夕将跟着自己一路过来的这几名原先十狼之中的人物列成了左队,其余原先高亚楠一路便列为右队,只是在高亚楠的执意要求之下,高亚楠也加入了他们左队。

  此刻右队有白玉楼这样久经战争的战将统领,还有安可依在镇守,林夕知道在接下来的冲杀开始之后,无论敌方还有多少的后招,至少这片高坡都会成为自己一个坚实的后盾。

  “屠黑虎,你负责护旗。”林夕转头对着屠黑虎下令道。

  在骑军冲杀之中,军旗十分重要,前方军旗所向,后方的骑军才能第一时间直觉的按照这个方向跟随冲杀。

  屠黑虎一直就在边凌涵的身侧,先前对于林夕和边凌涵等人的交谈听的清清楚楚,之前他一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此刻明白林夕即将身先士卒的率队冲杀,他点头接令的同时,却是轻声道:“林大人可称我为孟肃。”

  林夕微微一怔,旋即知道这是自己这名部下的真名。

  “浦东山为大人效力。”原先的庄稼汉模样的土狼邓收成对林夕躬身行礼。

  “刘丈青为大人效力。”原先的矮脚狼扈归朴对林夕躬身行礼。

  “孙翠绣为大人效命。”原先头发花白的老妪狼婆婆对林夕躬身行礼。

  “为了云秦。”

  有些莫名奇妙,不知道是为了鼓舞士气,还是因为这几人对自己庄重行礼的气氛之下,林夕肃穆回礼的同时,脱口而出了这一句。

  “为了云秦!”

  但他这一句只是刚刚出口,这四名修行者和姜笑依,边凌涵等人也都已经发出了震天的大叫。

  身后的七百骑军本身就是视战斗为本能,天下最会战斗的碧落边军,此刻在明白主帅即将身先士卒冲杀的情形下,这些军人也同时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吼声。

  “杀!”

  林夕的拳头高高的扬了起来,随着他的重重挥下,他身下的战马一声嘶鸣,如箭一般首先朝着前方狂冲了下去。

  “轰!”

  无数铁蹄急剧敲打着地面,溅起无数的草屑和泥土。

  镜天军其余各部牢牢的遵守着林夕的命令,停留在高坡未动,所有这些人,除了安可依之外,其余都是神色复杂。

  尤其是那些普通军士的目光更加复杂。

  灵祭祭司都是协军镇定士气的修行者,强大源自感化的妖兽。这些军人什么时候见过背着恐怖长弓的灵祭祭司,见过一马当先冲杀在最前的灵祭祭司?

  ……

  “这是镜天后军,现在统领这支军队的,不知道是谁…是个好对手。”

  就在林夕率着七百轻骑军化成洪流狂冲而下时,原先对面轻铠军越过的丘陵顶部,一名手持黄铜鹰眼,身穿普通黑甲,但披着一条披风的将领轻声自语道。

  这名鹰钩鼻,面孔冷厉的碧落边军将领如鹰隼般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战局,他的身后恭立着数名将领,他身后的丘陵山坡上,还停留着一支乌压压的大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