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五章 瞬杀

第五十五章 瞬杀

  在被冲出无数沟壑的草甸中间,到处都散落着尸首的战场中间,固守着看上去是二十具,实则是十七具完好的穿山弩车的友军中,统帅是一名手持金色长剑的中年修行者。

  听到后方高坡上“为了云秦”的轰然巨响,再看到潮水般涌下的骑军,这名头发已经被汗水濡|湿,明显魂力消耗甚剧的中年修行者精神一震,尤其看到这七百骑军接近战阵还来势不减,给人越冲越快之感,这名中年修行者的目光变得更亮。

  林夕根本没有和只余三百余人的这支军队合兵一处,他身披着皮甲的战马直接一马当先,从这支军队的左侧急速的冲过。

  就在林夕率领的这支骑军带起一阵狂风,从他们的身旁冲过之时,这名手持金色长剑的中年修行者无声的做了一个手势,数十名军士开始迅速的调整已经重新上好铰链的穿山弩车的角度,对准了林夕所率的这支骑军的前方。

  越过丘陵,倾泻下来的五百骑轻铠和坡下那支四百余人的军队已经汇合,其中一名身穿一件普通黑色皮甲,却是提着一柄几乎和他的人身一样庞大的雪白战斧的将领看着林夕这支军队的来势,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随着他的竖掌,一支支火把和五百名轻铠骑军随马带着的一捆捆干草、柴禾往前丢了出来,整支轻铠军停了下来,只有一列到了整个队伍的前列,就像一堵钢铁城墙一般堵在最前。

  熊熊的火焰在阵前燃烧了起来,这名单手就提着沉重长柄战斧的将领的眉头却是陡然皱得更深。

  因为他陡然发现自己无形之中也犯了些经验的错误…西夷和唐藏的战马、战驼畏惧火焰,所以只是火焰就能够使得对方的战阵出现一些散乱,但现在自己的对手却不是西夷人或是唐藏人,而同样是碧落边军。碧落边军的战马早已在长年的训练下,变得对这样的火焰没有多少的畏惧。

  但之所以会犯这种无关紧要的小错误,正是因为这名将领经历的战阵太多,一些战斗的经验已经融入到了骨子里。

  没有等他做出第二个手势,前方第一列的轻铠军便已经下马将身体半依在战马身上,将自己手中的长枪斜往上竖了起来。

  后方阵中,迅速涌上数十名军士,这些军士都是两人一组,竖起了更长的重型长枪。

  只是一瞬间,阵前就是一片明晃晃如森林般的枪尖,正对着狂冲而来的轻骑军。

  面对对方这种阵型,冲在最前的林夕依旧没有丝毫减速,在对方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弓箭难伤的轻铠军士的情形下,他甚至没有号令身后骑军中的箭手施射。

  风驰电掣之间,双方已经只距五十步。

  就在此时,手持金色长剑的中年修行者手中长剑狠狠往下斩去。

  随着他的长剑斩落空处,十七名手持铁锤的军士同时敲落了穿山弩车上的一个卡销。

  “当…当…当…”

  十七具完好的穿山弩车箱体之中顿时发出了沉闷的重锤敲击般的声音,以及令人呼吸都为之停滞的铰链急剧的转动声,十七辆穿山弩车前方同时轰的一声空气爆响,一支支小孩手臂粗细的弩箭急剧的抛射而出,轻铠军阵中数十名军士还未来得及抬头,就已经被巨大的弩箭洞穿身体,狠狠的钉在地上。

  林夕等人前方的枪阵,顿时出现了许多空当。

  然而阵中皱着眉,手持沉重巨斧的将领却似早已料到有这样的变故,在数十名军士甚至连着战马被洞穿在地,鲜血和脏器流了一地的情形下,面色都是极其的平静,只是四指并拢,往前一指。

  后方的轻铠军和其余军士迅速的填补了上去,此时冲在最前的林夕和这支军队的前沿已经只有十余步的距离,眼看如林的矛阵就要再次变得异常完整。

  然而就在此时,紧跟在林夕身后数骑中的边凌涵以极快的速度开弓、控弦,嗤嗤之声连作,瞬息之间连发六箭,每一箭都正中林夕正前方一名轻铠军的眉心。

  手持巨斧的将领平静冷峻的脸上终于骤然闪现出一丝震惊的意味。

  先前具有巨大震慑力和杀伤力的穿山弩都没有令他有丝毫震惊,他的沉静冷峻也感染和鼓舞了所有他这方的军士,但此刻边凌涵如此急剧和精准的箭技,却是让他感到了一丝震惊。

  只是这震惊才刚刚开始。

  除了冲在最前,手提着长剑的林夕之外,林夕身后的姜笑依、高亚楠等人,全部投出了手中的黑色长枪。

  每一柄长枪,都带着庞大的力量,硬生生的刺破了一名轻铠军身上的铠甲,将那名轻铠军钉在地上。

  林夕冲入了阵中。

  但就因这一瞬间边凌涵和姜笑依等人精准的刺杀,他的前方便出现了一个缺口。

  在战马冲入这个缺口的瞬间,林夕就已经从战马上朝着前方跃了出去。

  他并不擅长骑马冲杀,而且他此刻的修为,在百步之内的速度,肯定比起奔马还要快。

  在林夕如电冲入这个缺口的瞬间,有许多名敌方军士的弩箭和投枪已经瞄准了他,但因为他的速度太快,这些人全部一滞,眼中失去了他的踪迹。

  两条血浪在林夕的身周泛开,只是一瞬间,林夕的两侧就连倒下了五人。

  高亚楠和边凌涵几乎瞬间就冲到了自己投出的长枪侧,伸手拔出长枪,再次挑飞最近的一名轻铠军,这一投、一拔,一刺、一挑的动作,因为速度之快,在视觉上看起来竟似极其的连贯,完全没有间隔。强大的碧落轻铠军竟像是纸糊一般,被轻易的撕裂出了一个更大的缺口。

  手持巨斧的将领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呼啸。

  他前方护卫着他的持盾或持枪轻铠军士纷纷极有默契的向两侧闪避。

  这些护卫军士只是需要保证这名将领不被穿山弩击杀,此刻在双方军队已经相交,知道穿山弩也一时不可能再次装备的情形下,他们也根本不需要护卫这名将领。

  ……

  手持巨斧的将领没有直直的冲向林夕,而是直接冲向了林夕的侧翼。

  像他这种经验丰富的战将十分清楚充当箭头的人物通常都是对方比较强大的修行者,此刻这种战争并非是修行者之间的决斗,所以根本不需要什么单挑强者的骄傲,只要冲破侧翼,将前方这数名修行者切割包围,便可以轻易的获得这战的胜利。

  他的前方视线之中,出现了一名高挑的女子的身影。

  这名高挑女子似乎看出了他的用意,也有意识的减慢了冲速,等着他冲杀上去。

  这名手持巨斧的冷峻将领没有丝毫的犹豫,再次低喝声中,他的魂力滚滚的朝着手中的巨斧贯注了进去。

  他的手上散发出在黑暗中耀眼的黄光,和他的身躯一样长而庞大的战斧更是布满雪亮的光芒,狠狠的一斧朝着这名高挑少女横斩而去。

  高挑少女在这种相对狭小的阵中面对这样的一件重兵根本没有多少闪避的空间,而她似乎也根本不想闪避,竟是直接抓起了一柄两人才能持起的重型拒马枪,一枪便砸在了这柄巨斧上。

  冷峻将领的眼中闪烁出了轻蔑和嘲讽的神色,他看出对方是和自己修为差不多的修行者,但在他的这冲势和巨斧本身的重量下,对方是不可能抗衡的。

  然而他眼中的轻蔑和嘲讽瞬间就变成了震惊和无法理解。

  他感觉自己手中的巨斧劈到了一座钢墙。

  “当”的一声巨响之中,那名高挑少女身下的战马固然一声悲鸣,往一侧倾倒下去,但这名冷峻将领却是被直接往后震飞出去,半边身体直接丧失了知觉。

  只在他一时无法动作的这瞬间,高挑少女却似乎并未受丝毫影响,手中的重型拒马枪直接被她投掷了出来,准确无误的狠狠扎入这名将领的身体,巨大的枪尖在一片惊骇的大叫声中,从这名将领的身后透出。

  这名将领的呼吸骤然停顿,他最后的一个意识,依旧是无法理解…和自己修为几乎相当的修行者,怎么可能有远超自己的气力?

  ***

  (这章加更,响应苗苗和贱贱的拉月票,看看有月票的可以投投...还有下一更应该在明天下午或是晚上的早些时候)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