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六章 山巅的黑披风

第五十六章 山巅的黑披风

  这整个天下,乃至前些年和碧落边军交战过的唐藏军队,以及远在千霞山之外,从未和碧落边军交手过的大莽军队,都知道闻人大将军是心细如发,天下间最为赏罚分明,且贯彻到极致的大将。

  所以能够在碧落边军成为将领的,绝对是一级级依靠本领从尸山血海中爬起来的。

  每一名碧落边军的将领都有视死如归的勇气,但他们在面对战阵时都会有绝对冷静的判断,他们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送死。

  这名将领在冲向高亚楠之时便已经判断准了绝对能够突入林夕这一支军队的侧翼,但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高亚楠并不是普通的修行者,她的身体本身就像是一柄奇特的魂兵,非但能够引动出冰寒的元气,而且也拥有远超一般人的力气。

  这名将领的判断失误,在战场上迎来的,便只有死亡。

  ……

  边凌涵紧跟在林夕的身后,因为阻挡在前方的敌人几乎全部瞬间被林夕杀死,而且她的身侧又有极擅使用长枪,在战场之中也几乎是一人冲关,无人能阻片刻的姜笑依,所以她虽然冲杀在队伍的最前列,但压力却并不大。

  且长时间风行者的训练,使得她可以更快更敏锐的去观察整个场上的形势。

  她看到那名手持巨斧的将领被高亚楠威猛无俦的一枪直接砸飞,敌军微乱之间,一名轻铠骑者大喝一声,就想接替那名将领的指挥权。

  没有丝毫的犹豫,她一直握在左手的银色长弓再次被她瞬间拉至满圆,一支银色的箭矢呼啸而出,准确无误的射入了那名轻铠骑者的眼眶。那名轻铠骑者的喝声骤止,坠落马下。

  连续两名将领被瞬杀,即便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轻铠军也一时陷入了震惊和茫然之中,整个战阵直接就被林夕所率的轻骑军从中切过,切成了两半。

  数名经验丰富的士官同时发出了剧烈的大喝,指挥周围军士想要将轻骑军反而从中间横切截断,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轻铠军往中间微缩,就要像一个矛尖狠狠的插入轻骑军中时,横穿了战阵的林夕等人已经再次冲杀了回来。

  孟肃一直手持着军旗紧跟着边凌涵等人,在极快速度奔袭之下的轻骑军自然朝着军旗的方向冲击,所以林夕等人一穿插回来,中前部的轻骑军全部朝着林夕等人所在的方位冲击,一时间反而直接对形成矛尖的轻铠军形成了碾压之势。

  一时间高速骑行的两只骑兵真正的撞击在一起,瞬间响起了令无数人耳膜疼痛、无比恐惧的闷响声。

  在战马的相撞中,无数骑者落马,按理来说,铁铠军的铁骑在重量和防御力上都高于轻骑,即便被碾压也不至于彻底失了阵脚,然而普通的轻骑军会被倒下的马匹和纷乱砍杀的兵刃所阻,但林夕却不会。

  这些碧落精锐军人虽然强悍,但在力量和速度上比起穴蛮战士还是有很大的距离,尤其巨大的马匹身体反而能够让他借以闪避一些偷袭的冷箭,他和身后的姜笑依等人如同一柄烧红的尖刀一样,轻易的切入了这一团轻铠军中。

  只是一瞬间,这一团轻铠军便彻底散乱,被轻骑军彻底分割,无数黑色长枪|包裹乱刺。

  山丘顶部,身穿黑甲,身披黑披风的将领沉默的凝视着丘下平原上的绞杀。

  林夕自己在战阵之中急速的冲杀,就像在直击矛阵之中修行一般,对此刻的战阵并没有太多直观的感知,但在高处往下看,轻铠军不停的被穿插横切,已经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已呈彻底的溃败之势,且轻骑军只是付出了很小死伤的代价。

  在双方这样的军力对比之下,轻铠军如此迅速的溃败,是极其令人震惊和心寒的。

  但无论是这名站在山丘最前,如鹰隼一般凝视下方的黑披风将领,还是恭立在他身后的其余数名将领,此刻看到轻铠军军士成片成片倒下,鲜血飞洒,他们的脸色却依旧平静冷厉,似乎流的不是他们部下的鲜血,而是敌人的鲜血。

  “退!”

  一声清晰的冷喝声从站在最前的黑披风将领的口中发出,如山风呼啸而下。

  杀声震天之中的轻铠军和先前其余的残军如蒙大赦一般,开始全速朝着山丘顶部退却。

  这些碧落边军都不怕死,但他们却是不想如此憋屈,如此窝囊的被敌军冲杀掉。

  他们甚至有些想不明白…以往他们面对敌人是何等的强大,但为什么面对今曰的这支部队,竟然会在瞬间被冲得无法还手,反抗无力?

  “秦大人,为什么要退?不发令全军冲杀?”

  黑披风将领身后的几名将领之中,有一名最为年轻的将领恭敬且讨教学习般轻问了一句。

  “贺青,你始终要牢记一点,战争,不是用千人碾压五百人,最后自己剩下五百人这样简单。而是要用最小的代价,保存实力,解决敌军。”黑披风将领淡淡的应声道:“你看到了没有,对方全部是轻骑军,我们若是全军突击下去,军力自然占据绝对优势,但以对方的速度,可以很快脱出敌阵…我们的军队唯有浪费体力,于接下来的战斗十分不利。”

  年轻将领面容一肃,“大人,先前你说对方统帅是个好对手,便是因为对方只派出轻骑军?”

  黑披风将领点了点头,清冷道:“只要对方赶追杀上来,距离我们两百步,我们便可以率军反杀,到时这支骑军至少会有三分之二变成尸体。”

  “多谢大人指点。”年轻将领知道这些都是难得的经验和智慧,在尊敬的微躬身行礼之间,他沉冷的目光骤然变得热烈了些:“对方开始追击了!”

  ……

  林夕早就感觉出敌军绝对不止一支轻铠军这么简单,先前伏击边凌涵的那一支侦察军,就让他觉得对方统帅原先甚至已经做好了派军偷偷绕到草甸下友军后方,彻底断却友军后路的打算。

  在拥有绝对优势的军力的情况下还如此做,只能说明对方的统帅是一名狡诈如狐的阴险难缠人物。

  此刻在山丘顶部一声军令之下,轻铠军开始全速撤退,他心中便自然有些犹豫…因为他毕竟很少这种统御大军经验,对于多少步之下形势对何方有利,战局会出现什么样的转变并没有很清晰的直观认知,他只是觉得此种形势下追杀对手,至少能够多杀死对方一些轻铠军军士,但他又生怕对方的反击会令轻骑军蒙受严重的损失。

  “大人,坡高约七百步,至少可冲四百步!”

  就在此时,一声声音传入了林夕的耳中。

  这是持旗的孟肃的声音。

  这一声声音传入耳中,林夕便不再犹豫,飞身一跃,跃上了一匹骑者已经落马的轻铠战马,长剑连动,瞬间将战马披挂的甲衣全部挑开,甩落。

  这种轻铠战马身上披挂的锁片式甲衣也至少在百斤之上,此刻一除,这名战马顿觉浑身一轻,在林夕剑身一拍之下,顿时一声嘶鸣,林夕又成了一支箭头,闪电般切入了潮水般往上退溃的轻铠军阵中,瞬间竟穿透整支轻铠军,到了轻铠军的前列。

  坡上黑披风将领和后方的数名将领目光都是聚集在了林夕的身上。

  此战之中,在战阵之中如入无人之境的林夕自然是最耀眼的人物,此刻至轻铠军前列冲杀,必定对轻铠军的退却造成很大的麻烦,造成轻铠军的更多死伤。然而无论是黑披风将领和后方数名将领的目光都是依旧平静和冷厉,因为他们本身也都是修行者,他们在碧落边军之中也已经见多了这样的猛将,而对于他们而言,战争的大局才是最为重要的,这样的猛将在大军面前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只要在优秀的指挥之下,军势占据绝对的优势,这样的猛将也会被瞬间杀死。

  只是想要看清一些这些冲杀在最前面的修行者的面目和修为,身穿黑披风的将领往前走了几步,在倾斜往下的山丘顶部完全露出了身影,身后的黑色披风被风完全吹起,他的整个人似飘飘欲飞,给人一种更加强大自信的观感。

  林夕就在此刻看到了这名黑披风将领。

  此刻距离孟肃所说的可冲四百步的安全距离已经不足百步,他在半山坡上,和这名黑披风将领已经距离不远。

  他知道这山丘往后看不见的坡上,肯定还停留着强大的军队,他之前也是在仔细的计算着距离,准备再往上冲一段,就喝令回军,但不知为何,此刻看到这名站立在顶端,明显是对方统领,身上黑披风完全飘扬起来,给人一种不可一世感觉的将领,他的心中却涌起了一种强烈的,甚至不可遏制的冲动。

  他忍不住想要冲杀上去,杀死这名居高临下,冷漠的注视着战局的黑披风将领!

  这股冲动令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而且他没有压抑这种冲动,在这一瞬间,他便决定要试一试!

  ***

  (晚些时候应该还有更新)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