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七章 剑至,人头落

第五十七章 剑至,人头落

  有许多时候,人有强烈的冲动,但却都不敢去做。

  否则这世上便不会有暗恋这个词了。

  就如此刻,在碧落陵的另外一处地方,张平看着前方不远处那名女子完美的侧影,心中隐匿着的情愫,却是完全不可能出口。

  本来就没有多少年轻人能够抗拒秦惜月美丽如画的容颜。

  先前在青鸾学院之时,张平对秦惜月并没有什么想法,除了他是个出身于潇湘行省水龙陵的土包,而秦惜月却是出身名门的金勺之外,青鸾学院的人还都以为秦惜月和林夕有情愫暗生,但那日御药系新生殿下一把火,林夕和高亚楠之间的事情公开之后,张平对秦惜月的喜欢,却是像雨后草地上的藤蔓一样,无声的蔓延了起来。

  这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

  很多时候张平在闭上眼睛之时,都会出现秦惜月的容颜,但因为感觉得出秦惜月只是当他普通的朋友,甚至没有林夕,可能秦惜月和他现在这样的关系都没有,所以在脑海中出现秦惜月的容颜时,张平便知道这只是自己单独的喜欢,所以他的感觉便像是在冬天口渴时却喝了一杯冰冷的水…这种感觉,便是难以出口的暗恋的滋味。

  因为心中十分清楚虽然学院凑巧将两人都调在同一支队伍之中,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却并不能因此而亲近多少,所以此刻他便只有沉默的看着秦惜月完美的侧影。

  就算没有脑海中那独特的“青色轮盘”,林夕的许多想法也要比这个世上的人大胆一些。

  经过了另一个世界的短暂而充满遗憾的人生,在这个世界,他便不想留下许多遗憾,许多想要做的事情,便尽力去做。

  眼下这名居高临下,身上黑色披风飞展的将领看上去实在太过有高手风范,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名将领的神色看上去太过冷漠,比徐生沫还要更为真实的冷漠。

  这种对于听从自己的命令冲杀的部下的生死都极其冷漠的人,林夕一直都很不喜欢。

  所以林夕决定要试着杀死这名将领。

  在做出这一决定的瞬间,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仔细的感知了一下体内的魂力。在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魂力只是消耗了小半之后,他便开始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开始蓄势。

  ……

  百步瞬间即过。

  “退!”

  一声军令从林夕的口中喝出,因为很清楚持旗的孟肃比自己更清楚什么是轻骑退却的安全距离,所以林夕并没有做太多的手势,只是极其简单的用手中的长剑在马臀上刺了一刺。

  剑尖入肉不深,但剧烈的疼痛却是骤然充斥在骏马的脑海之中。

  这一匹已经全部在往上奔跑的骏马顿时一声狂嘶,瞬间超过了平时的极限,整个马身完全脱离了轻铠军的前列,遥遥领先冲出了数丈。

  林夕一声军令发出之时,丘陵上方无论是黑披风将领还是他身后数名将领都是目光微沉,知道对方明显也是久经战阵的难缠对手,此刻他们并没有什么可乘之机。同时,持旗的孟肃也马上接替林夕,大喝了一声“退!”

  所有平时训练十分严苛的轻骑军以极其统一的姿态第一时间减缓了马速,以免自己人出现冲撞致死,接着都以一个完美的侧马动作调转了马身,斜斜的冲下坡去。

  然而就在此时,不管是敌军还是这支轻骑军,却发现林夕已经遥遥领先,一骑绝尘,如电般直冲坡顶!

  这一幕不知令多少人在这一刻瞠目结舌,被这种凌厉的气势和杀意所震慑。

  更多的是感觉不可置信。

  就连草甸中观战,觉得两支骑军的这一次相接要完美收官的那名手持金色长剑的中年修行者,也是眼光骤寒。

  即便是在他看来,此种单骑刺对方主将,也是极其冒险,几乎没有成功希望的事情。

  此刻他的眼瞳中记住了那名直直冲上的年轻将领的身影,但是心中却是震惊而微怒。

  ……

  居然敢脱阵单骑冲上来刺杀秦将军?

  在一瞬间的错愕下,黑披风将领身后的数名将领都面露冷讽之色。

  先前那名虚心请教的年轻将领就将转身,对着身后发布命令。

  在他身后那支乌压压的大军之中,有三十具身形显得过分庞大和威严的钢铁身形在沉默的等待着,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杀气,偶有身上的符文闪出淡淡的光芒。

  那是三十名身穿魂兵重铠的修行者。

  他身后这支乌压压的军队之中,不仅有这样三十具显得过分庞大的钢铁身影,还有六十具只是略小了一号的钢铁身影。

  但就在他想要发令,让三十具魂兵重铠准备启动出击,化成钢铁洪流迎击这名先前表现不俗,然而却不知天高地厚的来刺者时,他身旁另外三名将领全部用冷厉和不赞同的目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名年轻将领便顿时明白自己错了。

  他此刻所在的军队,不是普通的碧落边军,而是碧落边军中的铁军,铁策军。他追随的将领,不是普通的将领,而是碧落边军中有赫赫威名,有“不死将军”之称的秦将军!

  虽然他之前颇有勇者之名,但只是调来这十余日,他便明白自己和碧落边军中这名著名铁将是根本无法相比的。

  以秦将军的修为,还有自己这些人在场,面对这样的一名单骑冲将,又何须动用其余军力?

  ……

  黑披风将领连一步都没有退。

  在战场上他完全没有骄傲的概念,但是作为在云秦都有一定声名的名将,他深知气势在战场上的作用。

  对方这一名年轻将领此刻的决烈刺杀,使得敌军的气势在此刻已经陡然上升到了顶点。

  然而若是这名年轻将领被他随手击杀,他们这方的气势便立时占据绝对上方,完全可以挽回刚才的一败。

  “只是一名至中阶的大魂师而已…我很多年前,便已经是高阶大魂师了。”

  看着这匹越来越为接近的奔马,他的眼睛微眯,在心中冰冷的说了这一句话。

  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和林夕之间的这一战。

  在距离这名名将还有数米的距离之时,林夕双脚重重的蹬踏在马鞍之上,他的人已经如一头狼扑了出去。

  在此时,黑披风将领只是拔出了腰刀,稳定的朝着飞跃而来的林夕斩了过去。

  他的腰刀微弯,在此时放出光亮,刀身上如有一朵朵粉红色莲花在盛开,妖异而狂暴。

  他身后的数名将领只是上前一步,和这名黑披风将领保持半步距离,并未出手,只是预防不测。

  “是秦擎黄!”

  看到这柄微弯而艳丽耀眼的弯刀显现在黑披风将领的面前,轻骑军和草甸战场之中的许多人立时认出了这名黑披风将领的身份,立时变了脸色。

  然而就在此时,唯有身后披风如铁铸般被自己身上和刀上迸发出的气息往后抖得笔直的碧落名将秦擎黄听到林夕的口中喝出了意义难名的两个字:“吉祥!”

  “吉什么祥?”

  这名碧落名将不理解,但他的刀势却自然不可能有丝毫迟钝。

  在他的感知之中,他的刀将会比对方更快一分的落在对方身上,除非对方闪避或是阻挡。

  然而就在此时,他都没有注意到的是,一个肉嘟嘟的小爪子从林夕的胸口伸了出来。

  一股股独特的魂力从这支小爪子中涌出,随即化成了狂暴的力量,变成了一股在黑夜中难见的冰流。

  “喀喀喀…”

  他前进的粉红色莲花盛开的弯刀上骤然发出了无数结冰的声音,一层层水晶般的不规则冰壳在弯刀上形成。这名碧落名将只觉自己冲入了一团纠结难散的冰水之中,他原本平静冷厉的眼眸中闪过了异常震惊和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身旁数名将领也只感觉寒冬降临,一时之间这数名将领都是身上魂力震荡,下意识的拔出魂兵,但凛冽的寒意竟使得他们自己都感觉自己的动作比平时迟缓了数分。

  只是这刹那光景。

  秦擎黄的刀如在不停破冰前进,身体僵硬。林夕如流瀑般的剑光却是随着迸发的寒气瞬间降临,从秦擎黄的脖子上掠过。

  秦擎黄的头颅飞了起来。

  一时脖颈上的鲜血都被冰封住,没有鲜血冲涌出来。

  林夕的双脚狠狠的踢了出来,踢到了这名已经无头的碧落名将的胸口。

  这名碧落名将的刀还在手中,但是已经丧失了支持,已经不会改变方向,对他没有任何的威胁。

  “蓬”的一声,令山坡上数名将领全部心脏一缩的闷响之中,秦擎黄的无头尸体往后飞跌了出去,而林夕借助这一蹬踏之力,整个人翻滚了出去,稳稳落地,然后开始朝着坡下狂奔!

  他原先骑着的奔马此刻才冲到山顶,数名浑身僵硬的将领甚至没有了思考能力,下意识的往两边闪避。

  而这一暮,落在坡下所有人的眼中,更是说不出的惊骇和震撼!

  一骑冲顶,只是一剑,便斩了秦擎黄的头颅,便踢飞秦擎黄的尸身,转身而走!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