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八章 那一道不同的目光

第五十八章 那一道不同的目光

  溃退的轻铠军此刻距离秦擎黄被林夕刺杀之地也已经不过数十步,在他们眼中代表着胜利和强悍的将领被对方一剑袭杀,这种发生在他们眼前的一幕对他们的心神冲击不会比那坡上的数名将领少多少。

  这些意志如铁的强悍军人看到直冲下来的林夕,都自内心深处泛出了一丝寒意,一时之间,原本肯定要不惜许多条人命来堵截林夕,以让后军掩杀上来的轻铠军,竟是和一些二流的军队一样,自动往两侧微分,相当于给冲杀下来的林夕让开了一条路。

  这支碧落边军中大名鼎鼎的铁策军中一部,竟是硬生生的被林夕杀得胆寒,杀得士气全无!

  “这个疯家伙!”

  姜笑依等人原本就已经减慢了速度,缀在了撤退的轻骑军的最后,从反应过来林夕的用意到此刻林夕一剑杀死,也只不过短短十数个呼吸的时间,他们还来不及有更多的思考,直到此刻,他们的脑海之中才同时闪现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他们知道林夕的不凡,但他们也十分清楚,在对方有大军押后的情形下,林夕就算是修为到了大国师,也依旧极其的危险。

  这种事情,真的是疯狂,难得一见。

  “一剑光寒碧落陵…这就是未长成的将神么…”

  手持着一根巨大拒马枪的高亚楠伸手擦拭掉了白生生的脸上溅到的几滴血珠,她看着冲下来的林夕,想到了当年也是在碧落陵里面,张院长一夜之间仗剑杀死了西夷所有的首领,想到林夕也是拥有将神天赋,她先前心中的一丝担心和一丝嗔怒此刻已经完全消融,取而代之的唯有些骄傲。

  因为这个不可理喻,瞬间冲破斩杀敌方统领,使得意志如铁的碧落边军都心寒丧失士气,让开一条路来的人,是喜欢她,而她也喜欢着的人。将来的有一天,她会披上红衣,成为他的妻子。

  高亚楠和姜笑依等人,不管现在有多强大的武力,毕竟还是初出学院的小儿女。

  此刻其余的人,自然不可能像高亚楠一样想得这么多,想得这么远。

  此刻林夕这沉冷而强悍的冲顶一剑刺杀,给其余人的感觉,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草甸中,布满尸身的战场内,许多人发出异常沉重的呼吸声,手持金色长剑的中年修行者背心都被冷汗湿透。因为他十分清楚,秦擎黄的修为绝对只在他之上,即便换了他能够冲到秦擎黄的身前,也绝对会被秦擎黄杀死。

  然而秦擎黄这名在碧落边军早年和唐藏军队冲突时,便有过七进七出冲杀敌阵战绩,身中十数箭都不死,号称不死将军的云秦名将,竟然就这样在阵前被人一剑杀死了?

  镜天后军大部镇守的高坡上,因为距离很远,在略显朦胧的火光之中,所有人都看不清秦擎黄的弯刀,从而并不知被林夕一剑杀死的如此赫赫有名的一位将领,所以虽然发觉了发生的事情,同样震撼,但这震撼却相对而言略小些。

  所以在略微死寂了一息的时间之后,整个镜天后军发出了一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震天大吼和欢呼声!

  “轰!”

  这一声震天的欢呼声响起之后,前方草甸上的人和正在撤退的轻骑军才反应过来,再次爆发出了一声更为猛烈的欢呼声和喝彩声。

  尤其是下方草甸上那些原本以为自己必定战死的人们,此刻的这欢呼声便更是说不出的热血。

  在压倒一切的震天欢呼和喝彩声中,林夕如一道闪电,冲过轻铠军。

  在第一道震天的欢呼声响起之时,这丘陵上数名将领中的其中一名便想发令。

  但是他刚刚扬起的手臂,却被旁边一名将领硬生生的按住。

  两人力道略微相持之间,身上的甲衣发出了一层轻微的簌簌声。

  他们正对着林夕的前半面身体上,都结了一层白霜,此刻正掉落下来。

  “没有用!”

  按住身旁将领手臂的是一名双鬓飞白的中年将领,这名将领脸上惊惧的神色也难消,但是他的声音却是十分冰冷坚定,喝了一句之后,他用极低的声音,继续急促的说道:“对方轻骑军已铁定撤出…此时全军突击,徒有耗费体力…且士气已到冰点,如履薄冰行。”

  这名身穿重铠的中年将领最后一句如履薄冰行说得十分隐晦,但即便是这坡上最年轻的那名将领,也十分清楚内里的意思…在这种情形之下,冲杀下去,恐怕再有些微变故,整支军队都有大败甚至覆灭的危险。

  被按住了手臂的将领冷静了下来,手臂上的力气卸掉,然而眼睛看到那滚落坡下,一直滚到重铠军脚下的秦擎黄的尸体,他忍不住想要发出震天的惨嚎,然而理智告诉他此刻不能这么做,于是他的身体便难以抑制的剧烈颤抖了起来。

  ……

  这星夜之下,一名云秦名将以如此简单而快的方式陨落,退出了帝国舞台。

  手持金色长剑的中年修行者连连深吸了数口气,才接受了这样的事实,他也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喝出了一声,“退!”

  草甸上所有还活着的人,开始全力拖动十七具完好的穿山弩车,朝着镜天后军镇守的高坡撤退。

  所有的轻骑军迎接林夕的回归,看到林夕在轻铠军的尾部抢得一匹战马,再次用剑挑解掉战马上的沉重铠甲,在林夕飞快的冲到军旗下方,归队的瞬间,这一支轻骑军顿时又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

  这些轻骑军认出被斩杀是秦擎黄,他们知道,这一战不管最终胜负如何,林夕和他们这一支轻骑军,已经注定会被记载在云秦的一些史书上。

  这便是至高无上的荣光!

  在他们充满狂热崇拜和尊敬的目光之中,林夕等人又冲至最前,在和草甸上撤退的人并行之时,林夕伸手示意,降低了马速,在这支残部的后方殿后。

  林夕此刻还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之中杀死了闻人苍月手下的一名名将,他遥遥的看了一眼方才自己冲顶的地方,看着那个黑魆魆的山丘顶部并没有什么异动,他便放心的剧烈喘息起来。此刻就在他身旁的姜笑依知道他的魂力和体力消耗得也必定十分剧烈,需要一定的休息时间,他这名此刻的面目在许多人眼中也已经显得分外坚毅冷峻,没有了稚嫩气息的青鸾学生手提着黑色长枪,略微前冲了几步,冲到了那名明显是统领的手持金色长剑的中年修行者面前,替林夕开始马上询问军情。

  “我们是镜天后军,正行军此处。”

  “碧落东郊逐鹿军,奉命挺进山阳道,在此遭遇敌军。除了这铁策军之外,对方还是否有援军不祥。”

  手持金色长剑的中年修行者明显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领军者,聊聊数句便极有条理的将军情述说完毕。在快速交谈之间,这名中年将领看清姜笑依和林夕、高亚楠、边凌涵等人都是极其年轻,顿时心中一震,隐隐猜出了这些年轻人的来历。

  林夕渐渐喘匀了呼吸,看着金色长剑上明显的雷纹,他便马上猜出这名领军的中年修行者应该是出身于雷霆学院的强者。

  碧落东郊逐鹿军,在碧落东境的中部,赶来此处的路途比他们还要更远一些。

  “您是?知道有几支像我们这样接管的军队在朝着此处行进么?”虽然和雷霆学院在十指岭中有过交手,但对于雷霆学院出来的强者,林夕却并没有什么偏见,所以他对着这名中年修行者颔首行礼,马上问道。

  “丘寒山,暂代逐鹿军统领,从中州来。”虽然林夕年轻,但方才的表现太过惊心动魄,所以此刻林夕执礼之下,这名在一路赶来碧落陵的途中就已经显示出强大,令同伴全部折服的中年修行者不自觉的躬身对林夕回礼,接着摇头,“只知一共有十五支进入接管的队伍,但此刻不知有几支成功。”

  林夕心中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知道整个碧落边军光是入军籍的便超过十万众,散落在碧落陵一共有五十余支正规军,就算十五支队伍全部进入了碧落陵接管成功,依旧是绝对的劣势。而且谁都知道,闻人大将军最为强大的,还是他的门客和私军。

  云秦律法禁制官员建立私军,但关键在于天狼卫也只不过算是闻人大将军的门客,关键在于谁也不知道闻人大将军私训有多少数量的军队…对于他这种级别的人物而言,一些禁令便已不得不具有两面性。

  林夕继续努力的调匀自己的呼吸,开始打量起丘寒山统御的这支只余三百余人的逐鹿军。

  这支逐鹿军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和感激,但是有一道目光,却是有很大不同,以至于让林夕一下子感觉到了。

  他看着那人,却是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忍不住轻呼出了那人的名字:“许箴言?”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