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九章 天空中最亮的星辰

第五十九章 天空中最亮的星辰

  随着林夕的这一声声音发出,高亚楠和姜笑依等人随着林夕的目光看去,都是怔了怔。

  的确是许家三公子许箴言。

  因为在青鸾学院之时,许箴言是很出名的大金勺,且为人也不怎么低调,所以青鸾学院这一批学生几乎人人都认得这名许家的三公子。

  在青鸾学院时,许三公子出入哪次不是前呼后拥,光彩夺目,然而此刻的许箴言,和之前的许三公子哪里还有半分相同,完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的脸色蜡黄,颧骨高高|凸起,头发也是散落没有光泽,身上肩膀和背部都缠着厚厚的纱布,纱布上有深浅不一的干结血迹,形容哪里还像个世家公子,和中州的乞丐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过分清瘦,他的眼眶都有些微凹,看上去比在学院之时好像骤然老了五六岁的样子。

  此刻他勉强骑坐在一匹战马上,看着林夕的目光,说不出的冷厉怨毒。

  和他的目光对撞之间,林夕感觉出他目光中比在学院时更深的敌意和怨毒,只是不能理解,直觉不快的皱起了眉头,然而许箴言的身体却是不可遏制的索索发抖起来。

  自从遭受闻人苍月部下的第一次刺杀开始,许箴言这一行人又遭遇过不知道多少凶险,最后在成功接管碧落东郊逐鹿军时,他所在的,由丘寒山所率,从中州皇城暗中出发的这一支队伍,只剩下了五人。在那次野渡刺杀就遭受重伤的许箴言每日里都是过着惶惶不可终日生活,在遭遇敌手之时,即便他伤重,还是不得不拼命,只是为了要活下来。

  他的伤口始终都没有愈合,在有化脓迹象之前,丘寒山等人甚至只能用火炭烤炙的方法来阻止他的伤口恶化。

  他每日里想着的事情,就是会不会有新的兵刃刺入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活着见到明日的日出,即便是在睡梦之中,他也会突然因噩梦而大叫惊醒,浑身都被冷汗浸湿。

  他什么时候经历过如此的苦难,这些时日对于他而言,就是无穷无尽的地狱和噩梦。而在很多次的噩梦之中,他梦见狰狞恐怖的鬼物的面目却是都林夕的面目。

  因为虽然明知道以自己父亲许天望的冷酷程度,即便不是林夕,即便是换了其他对手,也同样会如此冷酷残忍的对待自己,也绝对会派自己来碧落陵执行这种任务。

  然而许箴言的心中始终以为正是因为林夕的表现太好,太过优秀,使得他的父亲在比较之下心里产生很大的落差,才会这样的对待自己,且许箴言也是真的喜爱秦惜月,他一直都以为,若是没有林夕,秦惜月绝对不会拒绝许家的联姻请求,也不会更令许天望觉得自己没用。

  这些时日下来,虽然他的修为和意志都无形之中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已经成为了一名阴忍而懂得厮杀的修行者,然而他潜意识里认为自己的一切苦难都是因林夕而起,心中的恨意和怨毒便自然变得比以前更为强烈。

  尤其此刻,在先前的战斗之中他已经魂力耗尽,已经和普通的伤员没有区别,再看到自己如乞丐般落魄,而林夕却是以此种震撼的方式,一剑斩杀名将重新真实的出现在他的眼中,他如何还能控制得住自己内心之中的情绪?

  怨毒、愤怒、再加上对林夕表现出来的实力的震惊和恐惧…这些种种,使得他的浑身发抖而完全不能停止。

  丘寒山自然已经清楚许箴言的身份,听到林夕不由自主的一声低呼,叫出许箴言的名字,他便更加肯定林夕等人的身份,看着林夕和高亚楠这些年轻人,他心中轻叹了一声,心想青鸾学院这年真是出了些不得了的人物,怪不得之前雷霆学院即便有了完颜暮烨和贺兰悦汐这样的学生,在十指岭之中还是一败涂地。

  “林夕!”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念,这时索索发抖的许箴言从喉咙间挤出了林夕的名字。

  边凌涵一直都很心直口快,尤其和佟韦接触久了之后,不自觉的也染上了佟韦的一些桀骜气息,此刻林夕看到许箴言的目光,因为还在撤退途中,只是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她却是忍不住,眉头一挑,冷笑着看着许箴言道:“许箴言,即便不念在同窗之谊,好歹我们到来也正好救了你的性命,你不对林夕致谢,至少也要客气些,何必用这样的眼光看他?”

  听到边凌涵的这一句,看着这些平时自己在学院看不起,此刻却是一个个远比自己要威风的“土包”,许箴言反而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谢?”他幽幽的看着边凌涵和林夕,冷漠摇头道:“和被你们相救相比…我宁愿没有人来救我,因为这对于我而言反而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羞辱。不过有些事情我倒是要谢谢林夕,没有他,我不会这么快学到很多东西,想明白很多东西。”

  “我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边凌涵看着许箴言低声冷嘲道:“我就不明白林夕哪里惹到了你,以你这副样子…就算没有林夕,恐怕秦惜月也不可能喜欢你。”

  “是么?”

  许箴言笑了起来,笑得十分阴冷。

  他的笑容让林夕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是因为再次对许箴言的态度有所不快,而是许箴言此刻阴冷的笑容让他也感觉到许箴言和以前也已经变得不同,至少在心性上已经脱胎换骨,变得更难对付。就像原本一头稚嫩的狼现在变成了一头受过伤的阴狠独狼。

  “你看到了么?”

  就在他觉得许箴言也已经真正成长为对他有些威胁的对手而皱眉之时,许箴言抬起了手,指着天上的星空。

  顺着他的指点,边凌涵和姜笑依等人看到了天空中一颗最亮的星辰。

  “那颗星辰看上去和别的星辰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它的光芒却遮掩了旁边那些星辰的光芒,有这样的一颗星辰…谁会过多的关注它旁边那些星辰?”许箴言看了边凌涵一眼,缓缓的接着说道。

  “这么说你也知道林夕是那一颗最亮的星辰?”边凌涵有些快意的看着许箴言,道:“可你恐怕怎么都比不上林夕。”

  “那只是现在。”

  许箴言低下了头,说了这一句,一个字都不再多说。

  在和边凌涵对话之前,他看到林夕的强大,想到以林夕此刻的实力可以轻易的灭杀自己,心中还是十分的恐惧,但是此刻他完全克服了心中恐惧的情绪,他心中却是反而涌出了一种不过如此的痛快感。在低下头的瞬间,他在心中冷漠的想着…父亲,既然你喜欢冷酷,那我就会做你喜欢的那种冷酷的人,不管你如何无视我的生死,我毕竟是许家的人,我的改变和强大,也必定会使你高兴。

  边凌涵不可能知道许箴言此刻心中的想法,她看了许箴言一眼,也不再多说,只是在心中冷笑的想着,若是你将来对我们不利,我可也不会管同窗之谊,会毫不留情的将你一箭射死。

  ……

  轻骑军回坡。

  十七具完好的穿山弩也在战马的协助拖曳下,被拖上了坡顶。

  林夕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云秦最强大的制式军械,他知道这种脱胎至轮盘守城弩的穿山弩威力足以洞穿大国师的身体,而他之前从安可依的口中,便已经知道大国师的身体和圣师的身体也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因为圣师的反应和速度不是一般的修行者所能想象,这种没有变化的弩箭在他们的眼中应该显得缓慢,对他们没有太大的杀伤作用。

  但对大国师级别的修行者都有强大的威胁,这种军械便已经足够让人心悸。

  林夕打量着这穿山弩车。

  他看到这穿山弩车外表就如一个个长方形的封闭青铜车厢,只是尾部有铁索通出,前方有三个用以装备巨型弩箭的孔洞。

  “轰!”

  还没有来得及细看这种钢铁怪物一般的强大军械,一阵欢呼声和呐喊声又陡然在这高坡上轰然炸响。

  “神威!”

  “神威!”

  大片大片的军士齐齐的呼出了这样的声音,令人热血沸腾,荡气回肠。

  林夕不解,转头之间,却看到几乎所有镜天后军军士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自己的身上,再看到轻骑军的几名校官在清点人数,他便反应了过来。

  整支七百人的轻骑军,在这一轮冲杀之下,只折损了五十名不到的军士。

  牺牲固然令人悲沉,然而对手是一支五百人建制的轻铠军和数百名的碧落边军残部,在杀得对方只有两百名左右的轻铠军能够逃离的战绩下,只有这样的损伤,这种战绩,已经足以让任何碧落边军的将领骄傲至极。

  而且留守的镜天后军大部也开始知道被林夕斩杀的是秦擎黄!知道面对的是秦擎黄统帅的铁军!

  于是这赞颂勇武和胜利的边军呐喊声,便自然响了起来。

  林夕微微沉吟,转身对着草甸战场和对面的山丘下,缓缓的行了一个军礼,清声道:“为了逝者…为了荣光。”

  全军在林夕转身行礼之时迅速沉寂,陷入无声。

  听到林夕的声音,又想到林夕灵祭祭司的身份,所有镜天后军的军士胸中热血更是沸腾,脸上却更是肃穆,于此刻,他们感觉得出来林夕对于每一名普通但勇武的军人的尊重,他们也都齐齐的行了一个军礼,肃穆出声:“为了逝者…为了荣光!”(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