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章 黑夜中的热泪

第六十章 黑夜中的热泪

  ~日期:~10月28日~

  “真是虚伪。”

  不顾风范的坐在地上,争取一切时间休憩的许箴言看着林夕的侧脸,在心中鄙夷的冷笑了一声。

  以一支轻骑军破轻铠军,而且单人匹马的冲破,一蕉杀了秦擎黄这样的名将,完成了这种平时只有一些瞎编乱造的轶闻里面才有可能出现的事情,此刻林夕脸上却是没有什么骄傲的神色,在他看来实在是十分虚伪。

  然而他并不明白,林夕觉得这并不值得骄傲,在这一刻他只是莫名对闻人苍月又多了些憎恶,因为他知道像闻人苍月这样已经能够掀动整个云秦的人物,很多时候有比别人更多的选择,如果换了自己,一开始只是因为进不了中州皇城的元老会,就不惜付出这么多忠实的部下的生命么?

  看着那一地尸首,火苗渐渐熄灭的战场,林夕毫不虚伪的沉吟着,接着他觉得这个假设很没有意义,所以他便不再多想,但他肯定自己和闻人苍月不会是一样的人。

  他转过身,未来得及和丘寒山等人再行交谈,却看到安可依朝着自己点了点头,他知道安可依有些话要说,正好他也有些话要问安可依,便直接朝着安可依走了过去。

  在高坡上往一侧走出了一段之后,安可依才退下来,看着跟上来的林夕,直接用读书般的语气道:“你刚刚杀死的是秦擎黄。”

  “他很强。”林夕看着她,认真的问道:“他很有名么?”

  “至少是在碧落边军中排名前十的名将。”安可依点了点头,“在云秦也很有名。”

  林夕忍不住道:“怪不得他们叫得好像分外大声。”

  安可依习惯性的将几缕散落下来的头发夹到耳后,依旧用读书般的语气道:“他统帅的是铁策军,是以铠甲军和魂兵重铠为主的军队。而且他的两名副将陈垣和荆刺酒都是可以独挡一面的厉害将领。铁策军的军力还是在我们之上,我们在这里不走,拖着他们,对其余赶去山阳道的友军更为有利。”

  “老师的意思是,如果硬拼硬…我们还未必对付得了他们。如果继续行军,被他们截住遭遇战,我们应该会败?而我们不走,他们也应该会和我们僵持着,毕竟我们还有这么多穿山弩,他们硬攻我们,我们就反而有机会。”

  “是的。”

  “那有可能策反他们么?”

  “没有可能,无论是秦擎黄和陈垣还是荆刺酒,都是闻人苍月一手提拔起来,是对他极其忠诚的死士。只要有策反接管可能的,便也会派人去了…”

  听到安可依的这句话,林夕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不由得眼光微亮,用更低的声音道:“老师,既然无法策反…你应该是有杀死他们的能力的。”

  安可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眉头微蹙道:“只能出手一次…除非你一定要我使用,否则我会继续留着。”

  她这句话的含义很难理解,但是林夕却是顿时就明白了…她那在侯雀城可以灭杀一条长龙的“蓝杏”,想必也是和“流沙”一样极其珍贵,她也只有一枝。

  “那就请老师留到更需要动用的时候。”林夕想到那日唯有他见到的无数人瞬间死亡的景象也实在太过可怖,他便心中有些发毛的马上点了点头。

  “许箴言和你有很大过节?”安可依点了点头,又语气平平的问了这一句。

  林夕老实的点了点头:“非常大…他和许家想要我死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安可依也点了点头:“学院对学生在外面的恩怨并不怎么管。”

  “老师你是反而怕我顾忌学院而心慈手软?”林夕明白了安可依的意思,笑了起来,道:“我当然不可能…其实我本来可以给他一个机会,毕竟不是他自己来杀我,好歹也算同窗一场,但我看他对我的敌意现在反而更浓,今后我要是发现他要对付我…只要我有可以对付他和许家的机会,我肯定不会有丝毫怜惜。”

  “对于他是如此,对于别人也是一样。”林夕看着安可依,又补充了一句。

  “好。”

  安可依转身开始往回走,“你需要冥想修行,补充一些魂力了。”

  ……

  夜色弥漫在碧落陵。

  艾绮兰行走在夜色之中。

  这名比边凌涵看上去还要瘦弱的女子,却比起学院的绝大多数学生都有着强大坚忍的意志,以及更光明的品质。

  所以她被挑选成了学院的守夜者。

  此刻她行走在在碧落陵外,一条对着山阳道的山峦之中,和黑夜便显得分外的相容。

  孤独永远是最难以忍受的东西。

  然而她却是始终默默的承受着独自一个人在黑夜中行走的孤独。因为她十分清楚,自从在学院中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之后,她便必须要面对和承受这些事情。

  在先前,她是一直奉命暗中保护着林夕和边凌涵等人,即便在龙蛇边关,她也是一个人行走,暗中跟着林夕,直至遇到红衫琴师和佟韦。

  在见过林夕所做的一些事情之后,她更加无悔于自己的选择。

  她觉得自己至少在帮着林夕做一些事情,她的心中便觉得有意义,觉得更加光明。

  但是此次林夕等人进入碧落陵,她却从佟韦的口中接到了不同的命令,让她不要跟着林夕,却是赶来这片正对着碧落陵山阳道的这片山林。

  她不知道学院的用意,但她还是如期来到了这里,独自一人。

  她有些茫然的朝着地图上标定的一处山林前行着,直到有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在她的耳中。

  “你终于来了。”

  按理来说,在这种孤独一人行走在荒野大山之中时,骤然只闻人声不见其人,必定会使人毛骨悚然,但不知为何,艾绮兰听到这个声音却是并没有多少惊恐,她只是警惕的停顿了下来,然后顺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

  她看到了在一棵树下,靠坐着一个浑身笼在一件厚重黑袍,看不见面目,好像黑袍里面也是一切都是黑色的人。

  “你?”艾绮兰看着这人身上的厚重黑袍,她冰冷的手心突然有些热了起来。

  “这两件东西给你…”

  黑袍下看不见面目,好像里面一切也是黑色的人好像笑了件东西飘飞到了艾绮兰的面前。

  艾绮兰下意识的接住。

  她首先觉得沉重,接着看到是一条极长的巨蛇状银色锁链,而这条极长的巨蛇状银色锁链,却是由无数长长的,更细的,布满符文的银色细蛇旋绕而成。接着她才看到了另外一件东西,一册薄薄的小册子。

  未看小册子的内容,光是这条银色巨蛇般的魂兵上玄奥的符文,便令她感觉到了这两件东西必然珍贵。

  因为她最近很少和人说话,又因为她并不认识面前这人,但对方却直接给了她两件肯定不同寻常的东西,她便不由得结巴了起来:“为…为…什么给我?”

  “因为我快死了。”黑袍下看不见面目的人笑着,“因为我对你很满意。”

  艾绮兰更加莫名的惶恐起来,有些不懂得如何说话,“你…你怎么了?”

  “我被王庭大供奉倪鹤年打成了重伤…已经支持不下去啦,所以才通知你赶来…虽然你得了我的一些传承,但我真的不消你走我的路,你可以自己选择…如果…当然如果有机会,将来能帮我狠揍一顿倪鹤年的话,我会更加的开心。”黑袍下,里面一切也好像是黑色的人温和的笑着,声音却是越来越低微。

  艾绮兰骤然想明白了什么,她呼吸停顿了:“你…你是暗祭司?”

  黑袍下似乎响起了一声轻笑,一声如鬼魂,但却是充满傲意和无悔的轻笑声。

  然后黑袍下便化成了一片死寂,再无任何的声息。

  艾绮兰的双手微微的轻颤了起来。

  她不认识这人,从未见过这人的面目,只是和这人说了几句话,但是此刻,不由自主,她的眼中却是充满了热泪。

  一滴滴的热泪,顺着她的脸颊不停的滚落下来,滴落到她手中那条巨大却轻柔,可以轻易的盘绕在身上的银色长鞭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