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二章 将军行

第六十二章 将军行

  程玉这一方聚集的十余支大军的对面,聚集着数支大军。(-< =""="">-网.)

  因为单独一支军队过于靠近对方,都极容易被对方吃掉,所以此刻双方都已经形成集结对峙之势。

  在这接近正午的阳光下,程玉不需要黄铜鹰眼,就可以看清楚对面聚集的那数支大军中飘扬的旗帜上面的花纹,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军士身上铠甲和兵刃的反光。

  同样,他知道对方肯定也已经能清晰的看到自己。

  ……

  对面数支树立着金黄色龙旗的军队中军之中,陈暮和十余名将领站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将台上,看着对面清晰可见的一支支严正以待的肃冷军队,看到了从金色战车中走出,只是站在那里,就将对面大军的气势提升到了顶点的程玉。

  “这就是飞虎将军程玉?”

  陈暮远远的看着身上金色披风如旗帜飘扬,顶天立地般威武的程玉,轻声赞叹道:“我云秦真是人才辈出,程将军威风如此,只可惜…”

  说到只可惜三字,陈暮没有再说下去,但他身后所有的将领,心中却都十分清楚这三字包含的意思。

  天际似隐隐有雷声传来。

  一名校官很快快步接近了将台,迅速报道:“铁策军正从侧后翼接近,右方镜天后军正在追赶。”

  “镜天后军?他也到了…”

  陈暮微微一笑,看了身旁的杜占叶一眼,轻声说了这一句。

  除了杜占叶之外,周围的所有将领和修行者都是心中不解,不知道陈暮此刻说的那一个“他”是指谁。

  “时候差不多了。”陈暮并没有什么停留,只是平静的正视着对方密密麻麻的占据连片的高坡、草甸,像一片黑色潮水一般的敌军,开始动步。

  所有将领心中都十分清楚,程玉出现之后,敌军的士气提升到了顶点,对方随时都有可能发动进攻,此刻的确是到了必须开始的时候,但他们也十分清楚这是成败在此一举的时候,心脏自然都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侯!”

  一声声尖厉至极的军令,顿时接连不断的在军中震响,一时间,这片草甸上方的空气都似乎变得异常粘稠起来,充满了血腥气。

  陈暮上马,朝着前方奔行而去。

  一直跟随在他身旁的杜占叶此次没有跟上,因为她跟着也没有丝毫用处,她的脸色因为紧张和担心而变得异常苍白,嘴唇不停的微微颤抖着。

  一名原先停留在将台下方,相貌并不起眼,身穿普通灰色布衣的中年男子却是面容平静的跟了上去。

  只在跟出的一瞬间,这名原本十分普通的中年男子在马背上的身影就似乎变得异常挺拔,散发出了一种难以言明的大家、大宗师的气度。

  没有人知道这名相貌平平的中年男子的姓名和身份,但此刻谁都看出了他的不凡。

  陈暮也只是穿着普通的布衣,此刻孤零零的两骑脱阵而出,在对峙两军之间,异常的显眼。对峙两军加起来数万名军士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陈暮和他身后的那名中年男子身上,除了先前陈暮身边的少数人和程玉之外,谁都不知道此刻这样的两名骑者孤零零的行走在天地之间是什么意思。

  “开始了。”

  程玉在心中冷漠的吐出了三个字。

  他没有下任何的命令,只是不为人察觉的微微侧转过头,目光扫了一眼身后的金色战车车厢。

  两边的军队都是如同两条黑色的潮水。

  两个黑点行进在两条黑色潮水之间。

  此时,失去了主帅,从侧后翼的方位急行军赶来的铁策军,也已经可以隐隐看到两条对峙的黑色潮水和那两个黑点。

  铁策军的所有人不知这两个黑点就是决定整个碧落陵的关键,只道这大战已经拉开了序幕,一时所有铁策军的人呼吸都是略微急促了起来。

  此时,铁策军的后方,一千余步开外,林夕和整支镜天后军可以看清数支友军的阵列,但对于那两个黑点却还看不清楚。

  程玉身后的金色战车车厢之中,眉黑如墨、唇红如血的闻人苍月安静的坐着,他的对面,坐着一名衣着十分华贵的美丽歌姬,捧着一个玉石琵琶。

  这封闭的金色战车车厢之中,唯有车窗的一些缝隙之间,有些光线如薄刃般透进来,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景象,然而闻人苍月却似乎知道一切已经开始一般,蓦然对着身前美丽歌姬出声:“为我弹一曲将军行。”

  这名美丽歌姬轻点皓首,洁白如玉的十指弹动了起来。

  车厢外,在一名将领的指挥下,数架穿山弩车调整好了方位,装配上了儿臂粗细的恐怖弩箭,但是让这名执行程玉命令的金甲将领和十余名负责装备弩箭的军士都难以理解的是,这十余支弩箭上都连了细而强韧的百炼钢索,然后又拧成了一股,放到了金色车厢之前。

  就在他们惊疑之间,车厢中有充满了金铁杀伐气息的琵琶声响起。

  ……

  陈暮身下的战马开始缓缓停下。

  他和身后中年布衣男子的位置,恰好位于对峙的两军中间。

  “闻人苍月…不知道你在不在这里。”

  停下来的陈暮缓缓的抬头,看着程玉所在的高坡,在心中平静的说了这一句。

  没有人可以轻视闻人苍月的强大。

  他自然也绝对不会轻视闻人苍月。

  但在他看来,此刻就算闻人苍月在,也已经改变不了什么。

  除非闻人苍月能在他开口,并表露出自己身份之前,就将他杀死,但此刻他距离对方军队超过一千五百步,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军械,能够在他后方这名中年布衣男子的护卫下,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因为这名中年布衣男子虽然不出名,但他和倪鹤年一样,也是来自中州皇城真龙山下的王庭供奉。

  在数万大军的注视之下,停下来的陈暮伸出了手。

  他的手掌向前,朝着前方的碧落大军,就像是在和自己的家人打招呼,他发出了一声轻微的闷哼,但脸上的神色依旧十分平和,他体内的魂力汹涌的朝着他这只手掌涌去,在平静的外表下,他竭尽全力激发的魂力汹涌之剧烈,甚至瞬间就撕裂了他手臂的一些血脉,他的指甲间在流出魂力的同时,一丝丝的鲜血也飞洒了出来。

  他的鲜血之中,有一丝丝金黄的色泽,瞬息之间,他的魂力也引起了一些奇异的轰鸣,他身前的天地之中,也有隐隐的金黄色要透出来,似乎瞬间就要化成雷霆,结成一条条金黄色的闪电。

  中年布衣男子沉冷的等待着,他知道就在下一刻,这片碧绿的草甸上,将会出现一幅令人震撼莫名的画面。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一直沉静如水,只是站着的程玉眼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他的手用力的挥了下去。

  “放!”

  数架穿山弩车旁的金甲校官同时发出了一声厉喝。

  恐怖的金铁撞击和绞动摩擦声中,程玉身后的金色车厢门陡然打开,一条沉稳如山的身影走出,一手抓住了连着弩箭的钢索。

  “蓬!”

  空气震鸣。

  他的身躯也震鸣。

  穿山弩车发动的声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但这一瞬间的时间实在太短,这条沉稳如山的身影动作实在太快,就在所有人的目光朝着这架金色战车聚集之时,十几枝巨型弩箭已经以恐怖的速度,带出涡流,穿行在天地之间,射向陈暮所在的方位。而这从金色车厢中走出的人,手握着铁索,浑身发着光,被这十几支巨型弩箭一样,拖着,飞在空中!

  以恐怖的速度,飞在空中!

  所有人都根本看不清这人的面目,但是这人的气息,这人如铁般的身躯,却是瞬间让这数万碧落军人脑袋之中嗡的一响,几乎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闻人大将军!”

  陈暮身后的中年布衣男子瞳孔骤然收缩。

  远处,镜天后军最前的林夕的瞳孔也瞬间收缩。

  之前因为地形平坦的关系,他的视线自然不能拐弯绕过一些地势略高的地方,看清程玉等人的所在。

  但正如他可以看清天上的烈日,飞在高空之中的东西,他却能够看得到。

  而此刻,浑身发着光的闻人苍月,就是如同一颗飞在空中的陨石流星!

  “闻人苍月!”

  这四个字不可遏制的瞬间出现在他的脑海。

  在此之前,林夕从未见过闻人苍月,但是此刻,他却是肯定,这如同陨石流星一般飞在空中的人,就是闻人苍月!

  因为那条身影,给他的感觉,无比的强悍,就像是一座铁铸的山。

  这用穿山弩带动身体,放风筝一般前行,道理十分简单,但穿山弩激发的一瞬间,带给身体的是什么样的冲击力?

  林夕可以肯定,即便自己毫不吝啬的动用所有魂力,自己若是这么做,自己的双臂肯定也会瞬间被撕裂,直接从身体上扯脱。

  唯有闻人苍月,才有如此的强大!才敢做这样的事情!

  “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股强烈的不安和不祥的感觉,瞬间充斥了他的身体。

  ***

  (接下来一章时间要更晚些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