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三章 闻人的刺

第六十三章 闻人的刺

  只在看到穿山弩箭从敌军中射出,瞳孔微缩之间,站于陈暮身后的中年布衣男子身下的地面就已经出现了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纹,一团磅礴至难以想象的气息从他的身上迸发而出。

  这股爆炸般的气息甚至压得陈暮都根本无法动作。

  他的双手抓住了陈暮的衣领和后背,“退!”一声低沉而不容置疑的厉喝声从他的口中发出的同时,陈暮的整个身体已经被他往后抛飞了出去。

  同一时间,原本一片死寂的等待着的后方数支军队中,有三条身影也已经厉喝着飙射了出来。

  这一瞬间起步的人很多,但是这三人的速度却是远超所有人,身上气息的喷涌,甚至在三人的身后形成了一条条条喷射如火焰的气流。

  “我们走!”

  也就在这同一时间,还在陷入强烈的震惊中的林夕听到了安可依的一声低呼。

  平时都是读般语气的安可依此时的声音也带上了轻颤。

  “孟肃!你暂代统领。”

  看着出声时就已驱马如离弦之箭般狂奔而出的安可依,林夕马上深吸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命令,双腿在马身上一夹,顿时也冲了出去。

  其余人没有林夕的命令,不敢妄动,但高亚楠和边凌涵、姜笑依自然没有那么多顾忌,也是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蒙白在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也白着脸拍马跟上。

  ……

  中年布衣男子站立在草甸之中,直接将陈暮往后抡飞出去之后,他并没有后退,只是站在原地,他身上的气息节节暴涨着,以他为中心,地面震荡不堪,一圈圈的青草被强大的气流碾成青色粉末碎屑,纷纷扬扬往外飘洒。

  “噗!”

  许多沉闷的冲击声连成了一声。

  一支支儿臂粗细的穿山弩箭带着急剧摩擦空气产生的热气落在他面前的地上,如一个个巨锤砸在地上,溅起一圈圈的泥浪。

  然而这名中年布衣男子却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这些巨大的弩箭,他的目光,始终死死的钉在闻人苍月的身上。

  就在这些弩箭落地之前,闻人苍月的手已经松开了连着的钢索,一股股澎湃到了极点的魂力却依旧从他的手中冲出,如同一条巨浪不停的冲刷在他身前的空气之中,他急剧下降的身体,在这气流的反冲之下,却是强横至极的减缓了速度,咚的一声落地。

  中年布衣男子一直都在等着,面对着这名可怖的对手,他没有丝毫退却和惊恐之意,只是在等待着出手的机会。

  就在闻人苍月落地,浑身承受恐怖冲击力,最弱的这一瞬间,他终于真正出手。

  在他体外疯狂暴涨的庞大气息,骤然消失,使得他身外十几米距离好像变成了真空,反而将无数迷离的青草碎屑卷吸了过来,而他体内的力量,完全拧成了一股,汇入到了他手中的一柄灰色无柄小剑上。

  “嗤!”

  灰色小剑如电飞起,直挑闻人苍月的小腹。

  御剑圣师,本身就是代表着这世间武力的巅峰。

  然而并非是所有的御剑圣师,都有资格成为王庭供奉。

  所以这一剑,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凌厉的气势,都甚至在当曰走入深巷,救走南山暮的南宫未央之上。

  ……

  云秦所有朝堂之中的修行者,都知道闻人苍月也是一名御剑圣师,而且是圣师阶中号称无敌的御剑圣师。

  这名王庭供奉一剑飞出,便已等着迎接闻人苍月的飞剑,等着看他以霸烈强横闻名于世的近身剑道。

  然而就在闻人苍月的双脚落地,狠狠扎入泥土的瞬间,从闻人苍月袖中飞出的,却不是他那柄如赤霞般燃烧的飞剑,而是一条血色的长幡。

  中年布衣男子原本也沉稳如铁的面容瞬间变得雪白,他的指尖都发出了嗤嗤般剑气破空的声音,但在他的飞剑急剧的往旁闪避之时,闻人苍月手中卷出的血色长幡,就已经将他这柄飞剑捆缚在内。

  西夷人因为修行之法和体质的问题,极少能出御剑圣师,但他们却是有着独特的,专门用来克制飞剑的幡类魂兵。

  “你!”

  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的中年布衣男子体内积蓄的魂力悉数从双手间喷涌而出,想要挣脱出闻人苍月手中血色长幡的控制。

  然而闻人苍月体内的魂力喷涌却是比他的更为霸烈,尤其是此刻双腿微屈,站定之后,他体内便有更多的力量涌入了手中血色长幡之中。

  灰色飞剑就像落入蜘蛛网的一个甲虫一般,在不停的嗡鸣,震颤。

  闻人苍月的身躯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

  在血色长幡和这名王庭供奉的飞剑僵持之间,他的双脚从泥土中拔出,只是一跃,就到了这名中年布衣男子的面前。

  “宋思远?”

  他唇红如血的双唇中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似是在求证这名中年布衣男子的身份。

  在声音刚刚发出之时,他一拳就已经轰向了中年布衣男子。

  “蓬!”

  中年布衣男子同样出拳,和闻人苍月硬接一记。

  他的身体往后马上足足滑行了六七米的距离,口鼻之中都沁出了鲜血。

  几乎没有任何的间隙,他往后滑行的身体还没有在地上止住,闻人苍月的第二拳又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此刻谁都可以看出,他虽然极其强悍,但却依旧不可能是闻人苍月的对手,然而这名中年布衣男子心中十分清楚,若是他此刻闪避逃遁,不能争取到一些时间,他身后的陈暮马上就会死在闻人苍月的手中。所以面对这闻人苍月的第二拳,这名中年布衣男子心中涌起了一丝苦意,但眼中却闪现出了异样决然的光芒,“蓬!”他的第二拳再次和闻人苍月撞在一起。

  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涌了出来,喷在了他身前犁出的两条深深沟壑之中。

  他感觉到了自己的一条手臂已经出现了许多骨裂,体内的脏器也已经震出了许多细微的伤口,在不停的出血。

  闻人苍月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

  他的拳头依旧没有丝毫的震颤,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名中年布衣男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他再次出拳,将自己所有残余的力量,轰了出去。

  “蓬!”

  天地之间再次出现暴鸣。

  这名中年布衣男子再也无法牢牢的站于地面,在鲜血狂喷之中,他的整个人颓然的飞于无数折断的青草之中,重重的坠地。

  他的无柄灰色飞剑停止了挣扎,颓然的死去一般,也在鲜红色的长幡中滑落。

  闻人苍月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身体便继续飞跃了起来,继续前行。

  陈暮在往后飞退着。

  看着中年布衣男子的倒下,他咬牙咬得嘴角都滴出了血来。但是他知道若是自己死去,那这名中年布衣男子的牺牲便没有了任何意义。

  所以他拼尽全力的退,并想同时发出一声巨喝,然而就在此时,在一阵阵急促如雨的琵琶声中,金色战车之前的程玉再次挥下了手,发出了军令:“攻!”

  “攻!”

  “攻!”

  “….!”

  只是一瞬间,无数将领和军士厉声大喝和咆哮的声音、车马、铠甲、兵刃的声音交缠在一起,就充斥了整个天地,如同数万个雷团滚落在了大地上。

  原本停滞不动的黑色潮水,瞬间化成了无数条黑流,铺天盖地狂涌!

  三条从陈暮后方冲过来的身影越过了他的身体,决然的迎向闻人苍月。

  一柄银色的长枪首先破空而,朝着闻人苍月的胸口狠狠刺去,在空中连连带出轰轰的山石滚动的声音。

  闻人苍月手中的血红色长幡也似乎骤然失去了力量,软软的低垂下地,但与此同时,他的手中却是多了一条赤霞般的剑光。

  赤霞般燃烧的剑在他的手中还未飞出,但许多人都知道,闻人苍月的近身剑道,越是距离身体近,力量就越是强大。

  赤霞般的剑光准确的斩在了银色长枪上。

  只是一剑,这柄极其霸气的银色长枪便被震飞了出去,原本手持着这柄银色长枪的长须修行者双手鲜血淋漓,虎口全部裂开。

  一左一右,一名黑甲将领和一名老年儒生同时攻向闻人苍月。

  黑甲将领手中持着一柄黑色的长剑,但就在此时距离闻人苍月不到数尺之际,这柄黑色长剑竟也是飞了出来!

  这名黑甲将领,竟也是一名御剑圣师!

  整个云秦都要对付闻人苍月,在这种决定整个胜败的地方,又怎么会只有一名圣师?

  这名黑甲将领先前掩饰得极好,装作根本没有圣师修为的模样,此刻陡然出手,眼看闻人苍月已然来不及闪避。

  闻人苍月的眉头微皱。

  他也没有想到这名看似普通的黑甲将领竟也如此强大,在皱眉之间,他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闷哼,体内足有一半以上的魂力,被他瞬间从胸口逼了出来。

  一般的修行者,之所以都将魂力通过双手激发出来,贯入魂兵之中,是因为可以避开绝大多数重要脏器,尽可能的避免魂力冲击对内腑造成损伤。

  一名圣师的魂力何等恐怖,此刻瞬间从胸口逼出,闻人苍月体内的内脏顿时错位,瞬间出现了许多道裂口。

  但他只是发出了一声闷哼,面色和沉稳如铁的身躯却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他身前的空气在这一瞬间都似乎化成了一片片铁壁。黑甲将领手中飞出的飞剑,以极其艰涩的姿势在飞行,而另外一名老年儒生手中的长刺,更是几乎被压迫得凝固在空中。

  闻人苍月手中的飞剑飞了起来。

  此刻他没有多少多余的力量,他这柄赤霞般的飞剑和平时相比威力极其不如,然而飞剑毕竟是飞剑,而且此刻被他体内狂暴涌出的力量压着,黑甲将领和老年儒生看着瞬间扫至的赤霞般剑光,却是根本无法阻挡。

  剑光掠过,两颗头颅就飞了起来。

  闻人苍月再次跨出,那名原本持着银色长枪的长须修行者骇然的往后只是退出一步,赤霞般的剑光就已经陡然加速,将他的身体洞穿,暴烈的冲击力甚至带得他的身体往后飞了出去。

  ***

  (接下来的更新,又要到明天晚上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