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五章 遗憾、惋惜、愤怒及自嘲

第六十五章 遗憾、惋惜、愤怒及自嘲

  此时已接近正午。

  碧落陵的阳光炽烈,然而由陈暮体内喷涌出来的金黄色雷光,却是比阳光还要耀眼不知道多少倍,使得天地间一切失色。

  炽烈的雷光将陈暮和闻人苍月的身影淹没在内。

  两支正在快速前涌的大军都在这一刻出现了迟滞,绝大多数的将领和军士第一时间浮现在脑海之中的都是不可思议,他们难以理解一个人体内喷涌出来的魂力和鲜血怎么会陡然变成无数狂暴的金色雷光,然而只是一瞬间,他们便想到了中州皇城的真龙山,想到了云秦皇帝。

  长孙氏,真龙天子,天赋雷霆…这样的字眼逐一在电光雷鸣之间浮上他们的心头。

  一时间,无论是白发老将郭石钦统御的数支军队这一方,还是程玉统帅的碧落大军这一方,许多军士和将领的身体都剧烈颤抖得无法握住手中的兵刃。因为震惊失神和前面人的停顿,无数马匹、军士撞击在了一起,两方大军还未真正交战,就已经不知多少人因为互相的冲撞而血溅骨折。

  ……

  安可依赶得很急。

  林夕和高亚楠等人在后面追得也很急。

  然而从闻人苍月在空中如烈火陨石坠落,到手中长剑刺入陈暮的体内,这段时间太过短暂。

  在林夕跟随在安可依的身后,刚刚纵马越过一片草甸高坡,刚刚可以看清战场的瞬间,他就正好看到闻人苍月的剑刺入了陈暮的体内,接着看到陈暮的鲜血好像燃烧起来,化成了一条条如神王雷鞭的金色雷电,将陈暮和闻人苍月全部淹没在耀眼难视的雷光之中。

  在这太过仓促的时间内,他没有看出那是在止戈系新生殿前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陈暮,他只是震撼无言,一时也兀自反应不过来。倒是他们几人最后的蒙白发出了一声戈然而止的急促惊叫声:“太子…!”

  蒙白的这一声急促惊叫声,顿时就像在林夕的脑海中打开了一扇门。

  林夕一个激灵,顿时也明白了过来此刻正在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

  没有人的目光可以穿透的炽烈雷光之中,闻人苍月的双目依旧睁着,只是眯成了一条细线。

  充斥在他周围空间之中,冲击到他身上的金色雷光,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一样灼热柔软,而像是一根根坚硬的魂兵,挑刺在他的身上。

  刹那间,他护体的磅礴元气就被刺裂了无数裂口,金色雷光刺击在他的肌肤上,没有留下任何焦黑的痕迹,只是刺出了一条条深深的裂口,鲜血从这些裂口中流淌了出来。

  他的长剑依旧在他手中稳定的再进数寸,直至他和陈暮的身体在磅礴的元气互相冲击下,脱离开来。

  他的身体依旧顽强的站在原地,陈暮的身体在耀眼的雷光中往后抛飞而出。

  这令整个战场都陷入混乱的电闪雷鸣实则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

  “殿下!”

  在陈暮的身体被往后抛飞而出的瞬间,身上也被散乱的闪电割刺出不少细小伤口的杜占叶发出了一声泣血般的悲鸣,高高跃起,将陈暮的身体抱住。

  “蓬!”

  她和陈暮远远的坠落,她以自己的身体当成了垫子,让陈暮坠压在他的身上。

  无数的金铁轰鸣声和撞击大地的声音压向闻人苍月。

  数十具钢铁巨人般的魂兵重铠和数百具普通重铠拉开了和身后大军的距离,第一时间形成了钢铁洪流,朝着闻人苍月碾压而至。

  在接到郭石钦的军令,知道自己要面对的对手将是平日里他们最为尊敬和佩服的闻人大将军时,所有这些身披重铠的修行者和武者都心中犹豫着,但看到陈暮身上发出的耀眼雷光,绝大多数这些修行者和武者却都是奔跑得比平时更为果决,更为迅猛。

  地面在震颤,连成一片的魂兵重铠身上发出耀眼的光亮,庞大的体积和重量带起的呼呼风声,卷得前方草甸的青草都根根折断,飞扬起来。

  “想不到竟是太子亲临督战!”

  重铠军冲锋,这是真正的铁流,这也是林夕从未见过,也根本无法想象的景象,然而此时,林夕的注意力却没有在这密密麻麻,一具具如同钢铁侠一般在冲锋的重铠军身上,他的目光,却是一直紧紧的盯在已经从地上爬起,怀抱着太子在拼命往后退却的杜占叶身上。

  此刻雷光尽消,他陡然觉得杜占叶有些眼熟。

  但他此刻也没有时间去考虑在哪里见过杜占叶,他只是忍不住想…太子此刻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他看到从倒飞而出到现在,陈暮在杜占叶的怀抱中一直都没有动过。

  他的心中有些冰寒,因为闻人苍月的强悍和如此胆大而心寒,因为这件事的后果而心寒。

  云秦皇族长孙氏,是天赐雷霆者,然而这种独特的魂力天赋,却是只出现在长孙氏的男子身上,所以云秦长公主虽然也是强者,虽然也是地位极尊,但在所有尊崇帝位天授的云秦子民心中,尊贵程度却根本无法和云秦皇帝、云秦太子相比。

  因为她的血液虽然也是真龙皇血,但却不能形成金色的雷霆。

  若是子孙众多,死去一两个或许还不算什么,然而云秦先皇却只留下一子一女,到了长孙锦瑟这一代,却是只有一子。

  太子,便是当今云秦皇帝长孙锦瑟,唯一的儿子!

  林夕忍不住想,闻人苍月的那一剑,将是何等的力量,激荡的魂力冲入体内,会对体内造成什么样的杀伤?

  ……

  钢铁冲击的轰鸣声一阵接着一阵,密集无比,声浪如巨浪波涛,充斥在闻人苍月的耳鼓之中,令他的浑身骨头都被震得有些发麻。

  然而在这迎面而来的可怕轰鸣声中,闻人苍月却是依旧站着未动。

  他只是淡漠的转动头颅,扫了一眼杜占叶退却的方向和身后纷乱的大军,眼中出现了一丝惋惜、一丝遗憾、一丝愤怒、一丝自嘲般的讥讽。

  他也不能肯定自己的那一剑有没有彻底杀死太子长孙无疆,他能肯定换了和太子同等级别的修行者,刚才他那一剑,对方便肯定已经必死无疑。但是对方是太子,他却不能肯定有没有什么强大的药物,可以挽留住对方的生命。

  他还可以肯定的是,方才那一剑只要再在对方体内横拖一寸,或者他的发力再强一分,就算是青鸾学院所有御药系的教授正好汇聚在太子的身边,太子也必死无疑。

  但他的伤势也已经到了极限,他的魂力也已经消耗到了极限,方才那一剑,他却是已经不能多出一分力。

  不能肯定必死,在他看来便是有些失败,所以他有些遗憾和惋惜。

  而此刻,陷入混乱、甚至彻底反戈的军人和将领,比他想象中的要多,他身后的大军至少已经有三分之二变成了一团混乱的黑色热粥,这使得他愤怒和心头微讽,他想着,即便自己强大到了如此地步,即便自己平日的威信到了如此地步…只是一名修行天赋有些不同,能够激发些雷霆力量的太子,竟使得那些原本绝对忠于他的军队瞬间背叛了他…多得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云秦皇帝和那九名重重帷幕后面的老人的判断的确没有任何的错误,若是任由太子出身,哪怕亲自领军,这一战也是要彻底败亡。闻人苍月负手站在扑面的狂风之中,冷漠的想着…即便为这个帝国做了再多的事情,在这些愚蠢的人心中,也比不上那个坐在金色龙椅上,只是叼着云秦最大金勺出生的庸才。

  密密麻麻的魂兵重铠和普通重铠军已经狂奔而至他的身前。

  但他依旧没有动作。

  他发现自己的威信和这个世间对于皇权天授的敬畏而言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重…然而碧落边军之中毕竟还有无数死忠于他的人和军队。

  一头头咆哮着的金甲巨虎在重铠军冲至他的身前时,也已经如潮水一般跃过了他,和轰隆隆的铁流撞击在一起。

  天崩地裂一般,钢铁和血肉的碎片在他的面前数十步的区域爆开,有重铠军士倒下,有披着金甲的猛虎和持戈的金甲修行者倒下。

  程玉不在这支猛虎军中。

  他在一支青色的骑军最前。

  一直追随着闻人苍月,直至成为碧落边军副统帅的程玉此刻自然十分清楚闻人苍月最想要做的是什么事情。

  他只是要确定太子的死亡。

  他依旧身穿着金色的铠甲,长长的金色披风使得他的身后好像扯着一叶金色的小舟。他的身后,是数十名浑身穿着天狼铠,浑身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森冷光芒和气息的天狼卫,以及上千名披着深青色铠甲的重铠骑士!

  天下最强的军队,闻人苍月用于震慑天下的修行者部队,天狼卫也终于正式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数名天狼卫在此时纵马到了闻人苍月的身旁,闻人苍月跃了起来,落在了其中一匹空马身上,在坐到战马上的瞬间,闻人苍月就已经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就直接进入了冥想修行状态…在这纷乱无比的战场上,冥想修行,恢复魂力!

  这数名天狼卫,牵引着他的马匹,以最快的速度狂奔着,跟上了程玉亲率的这支军队,狠狠的刺入了对面的大军中。(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