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六章 能杀死闻人苍月么?

第六十六章 能杀死闻人苍月么?

  白发老将郭石钦这一生或许打完美胜仗的次数没有程玉多,但是他的年纪比程玉大出一倍,他参与过的大军战斗,却比程玉要多得多。

  在他这一生之中,也从未有任何一次指挥战斗如此简单,如此不需要考虑眼前的胜负结果。

  他只是最为简单的,将面前所有能够调动的军队,朝着前方砸了过去,只是留出了所有的修行者和一支可以跑得最快的骑军,冲向了杜占叶。

  他要做的也只有一件事,用所有的军队来阻拦程玉和闻人苍月,用一支骑军救太子离开。

  太子到底死了还是活着?

  此刻这名浑身披挂,也已经驱马在持着长枪往前冲的老将也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已经是他所能做的极限。

  ……

  “还活着么!”

  一名脸孔雪白的将领冲到了疯狂退却的杜占叶的身旁,第一时间语气颤抖的喝问出了这一句,因为心神太过激荡,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的喝问是显得极其无礼和没有尊卑之分。

  他发出这句喝问的瞬间,他的整个人也从战马上跃了下来,第一时间就想不管死活先行对伤口进行处理,然而马上让他呆住的是,他看到不知什么时候,杜占叶已经在太子胸口那一条近乎通透的伤口上施而来药,此刻那一条伤口处像是被一层微红色的蜡封住,没有鲜血流出,而杜占叶在狂奔之间,手中还持着一根金针,在飞快的缝合伤口。

  这名将领只是呆了一呆,就想到了这名微胖的女修行者是何人的后人,他看着几乎没有呼吸,但身体还没有冰冷的太子,眼中骤然燃起了些希望的火焰。

  “杀!”

  他没有再出声问询什么,只是重新跃上了马,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嘶吼,朝着前方程玉亲率的大军决然的狂冲而去。

  ……

  因为所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程玉统帅的大军大部陷入了混乱之中,一些可以发挥远程打击的军械和骑射军队已经完全死去了作用,而郭石钦这一方的军队却陡然有了无尽的勇气,决然的迎向平时最为敬畏的军队和将领。

  一时之间,郭石钦这方的军力,反而是程玉这一支青色骑军的数倍之多。

  然而这局部数倍之多的军力,都根本无法阻止程玉和天狼卫的前行。

  一柄白玉般的飞剑,从程玉腰间的黄金剑鞘中飞了出来。

  整个碧落陵,算上并没有入军籍,只是作为闻人苍月门客的道若素,一用有三名圣师。

  程玉便是其中之一。

  虽然他的修为远不如闻人苍月,不如道若素,甚至在闻人苍月的判断之中,还不如当日在深巷之中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救走南山暮的南宫未央。

  然而他毕竟是这个世间的修行者都要仰望的圣师。

  他的飞剑不是霸烈的近身剑道,却是和青鸾学院的轻灵迅捷剑道如出一辙。

  白玉般的飞剑在空中以常人肉眼难辨的速度急剧的穿梭,永远在空中形成数十条白色的流光。

  只是冲近他身侧百步,一名名军士的咽喉就被切开,一匹匹战马的马蹄就被齐齐的斩断。数十名沉默冰冷至极的天狼卫在他的飞剑冲出之际,便有一半越过了他的身位,将他护卫在其中。

  所有程玉来不及斩杀,冲到这些天狼卫身前的军士,全部被这些天狼卫一刀斩杀。

  程玉和这数十名天狼卫,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绞刀,在阵中毫无停留的飞快切过。

  只是片刻的时间,如层层黑色浪涛般涌上的大军,就被切开了大半,根本无可阻挡。

  林夕和高亚楠、姜笑依等人看着这样的场景,震撼至极。

  昨夜他们率轻骑破铁策轻铠军,也是如此势如破竹,但此刻郭石钦这方的数支军队人数上万,这么密密麻麻的大军被一路切开来,更具视觉冲击力。

  看着那一柄在阵中切菜般斩杀军士的白玉般飞剑,林夕更是直观的认识到,为什么圣师被这个世界冠以一个圣字。

  “老师,我们怎么做?”

  边凌涵忍不住发出了声音,她明知一名合格的风行者必须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绝对的冷静和沉稳,但是此刻她的手指却是依旧忍不住微微的震颤着。

  强大的修行者必须用修行者来阻挡,这是这个世间公认的真理,边凌涵十分清楚,在友军这方的厉害修行者先前已经几乎全部被闻人苍月杀死的情形下,郭石钦的这一支军队已经完全不可能挡住程玉这支骑军的纵切。

  “去接应太子。”

  安可依此刻已经彻底的看清了杀声震天,无数流矢和鲜血乱飞的战场形势,只是极其简单的吐出了这几个字,她便纵马朝着在大军掩护下飞快撤退的那支轻骑军迎了上去。

  ……

  黑色大军只余数十米,就被程玉统御的这支军队彻底穿透。

  在这段时间之内,已经位于骑军中列的闻人苍月也一直在闭目冥想修行着。

  他便是佟韦所说的那种精神强大到了能够直接在战场上随时进入冥想修行的修行者。

  在数名天狼卫的环卫下,位于骑军中间的闻人苍月没有丝毫的危险,然而就在此时,他却是睁开了眼睛。

  因为他感觉到了他想要杀死的那个人的气息。

  手持长枪的白发老将郭石钦正决然的率军从侧翼掩杀而来。闻人苍月知道即便自己不出手,这名老将也会被程玉或是天狼卫杀死,而且在平时,这名老将也并不能引起他的太多兴趣,然而正是因为这名老将的统御,集中所有穿山弩不顾自己军中将领的牺牲而对他施射,这才使得他无法确定太子的死亡。

  所以他的心中对这名老将有了一点杀意,而在他看来,能够死在自己的手上,是这名老将的荣幸,是他对于这名老将临阵指挥的肯定。

  在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一道赤霞般的飞剑从他的布衣袖中飞射了出去,飞出了两百步,穿透了郭石钦的身体。

  郭石钦的身体从马背上倒飞了出去,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力被这一柄飞剑迅速带走,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没有对于自己生命流逝的恐惧,而是在心中乞求,乞求太子不要死去,因为他无法想象太子的死亡,会给云秦带来什么样的命运。

  在这名头发花白的老将迎来自己的死亡之时,林夕和前方撤退的骑军已经只有百步之遥,就在此时,他却看到安可依没有直直的迎向这支骑军,而是略微偏转了方向,迎向了刚刚彻底将黑色大军切开的那支青色大军。

  蓦的,林夕明白了安可依要做什么,他的心脏便又极其剧烈的怦怦跳动起来。

  “不要再前行!”

  “我不想杀死你们…但你们再不停步,我会将你们杀死!”

  安可依停了下来,看着远处极速而来的青色大军,发出了声音。

  她的声音平平的,但充满了在林夕听来最严厉的警告和无奈。

  然而青色军队丝毫没有减速。

  程玉和闻人苍月只是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他们直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但像他们这样的枭雄,自然不可能因为安可依的一句话便止住大军。

  这支军队中绝大多数的人,远远看着一名近乎村姑打扮的女子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觉得可笑。

  看出对方不可能停止,安可依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她咬着嘴唇,伸出了双手。

  她身上唯有的一支“蓝杏”,飘飘飞了出来,被她双手源源不断喷涌的强大力量冲向了高空。

  林夕停止了呼吸,看着这支他已经看过一次的冰蓝色杏花迅速的消解在空中,尽力的控制着自己想到下面的场面时产生的心脏剧烈抽搐感。

  这株外表好像只是一层薄冰,内里全部都是宝蓝色液体的杏花瞬间消融在空中,形成了一片奇异的蓝色雨云。

  安可依面前的整个世界,骤然变得安静。

  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那一支青色的军队,全部骤然失去力气一般,纷纷坠地。

  站着的人,站着的马匹,全部躺到在地,唯有程玉和闻人苍月还能站着。

  “这…能杀死闻人苍月么?”

  林夕看着这支好像骤然遭遇瘟疫暴毙的军队,深吸了一口气,飞快的接近安可依的身边,问了这一句。

  “能持续的造成损伤…但圣师的魂力可以缓慢的拔除…我们必须得离开,不可能乘机杀得死他们。”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