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七章 往何处去

第六十七章 往何处去

  “连这样厉害的毒药,都毒不死他?”

  林夕忍不住情绪复杂的发出了一句轻声。

  一支将一支万人大军都切开的强横至极的军队,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全部倒下,变成了撒满一地的蓝汪汪的尸体,然而闻人苍月还站着…只要闻人苍月不死,这里的战事就不会结束,碧落陵就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蓝杏对于圣师级修行者的五脏损伤会持续许多年…但是魂力还是压制得住,不能直接杀得死圣师。”有林夕在身旁,安可依也莫名的觉得安全,看着远处的那两名在尸海中站立着的圣师,她心中也没有那么恐惧,只是用比平时快上数倍的语气飞快解释道。

  林夕的脸色略微好看了些,“就像在他的体内钉了几根钉子?对他的身体和修为一直都有影响?”

  安可依点了点头:“是的。”

  林夕沉吟道:“我和老师你…再加上吉祥,我们拼命,有没有可能杀得死他?”

  安可依很坚决的摇了摇头:“不可能…程玉和他都是圣师,现在即便他魂力消耗得差不多,要压制蓝杏毒而无法动手,程玉也会替他拼命,在圣师的面前,多一个我和多一个你都没有什么区别,除非我能够进入他们身前十步…但程玉绝对有能力在百步时便将我们杀死。”

  “我们要马上走,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现在正好是闻人苍月魂力消耗将尽之时,若是他的魂力恢复得差不多,以他的心性,只要能够压制得住毒力....即便自己的身体多受一些损伤,他也会追上来将我们杀死。”安可依调转马头,看着林夕说了这一句,准备马上全速追赶护着生死不知的太子逃离的骑军。

  “不行,老师,您还要多说几句话。”然而林夕却是伸手扯住了她的缰绳,看着她,道:“这样可以少死许多人…”

  因陈暮显露出太子的身份,闻人苍月的大军陷入彻底的混乱,然而至少还有不少如程玉的猛虎军这样死忠于闻人苍月的军队…这些军队原本正铁了心的和太子这方的上万大军在厮杀着,但因为安可依这一出手太过恐怖,那一片蓝汪汪的尸海太过触目惊心,所有这些军队此刻也都出现了松动。

  毕竟所有这些军士并不知道安可依和林夕也并不是闻人苍月的对手,他们也并不知道“蓝杏”这种东西和林夕那个世界的核弹一样,也是稀少到了极点,安可依的手上也只有一支。他们只是惊惧于眼睛看到的东西,在这些军队的眼里,此刻的安可依比起程玉和闻人苍月还要更加强大。

  “说什么?”安可依有些担心和不安的轻声问道。

  “我来说。”

  林夕知道安可依在她所擅长的御药之外并不善言辞,此刻再看到安可依这样的神态,他轻声应了一句,便鼓荡魂力,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喝了起来:“闻人苍月暗通西夷逆反!圣上念闻人苍月战功显赫,只是令其交出统军之权,带爵归老!然闻人苍月狼子野心,连连袭杀圣史!今日太子亲自领军,竟公然行刺太子!我青鸾学院全力助太子平乱!和我青鸾学院为敌者,有如此军!”

  “助逆反者,杀!”

  “弃暗投明者!功可抵罪!”

  “你们都是我云秦人,难道要叛国,杀云秦人么!”

  “快调转兵刃,击杀逆臣闻人苍月!”

  “……”

  一声声如雷般的喝声,从林夕的口中连续的冲出,借着安可依一击之势,冲荡在天地之间。

  林夕比这个世界的人拥有更多的知识,所有的云秦人就像在山中,而他就像在山外看着这座山,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座山里的人对于帝国有着天生的归属感,对于皇权有着超越一切的敬畏,这种敬畏在无数年的宣扬之下,甚至成了信仰,甚至压过了对于强大力量的敬畏。

  他也十分清楚,在碧落边军所有军人的心目中,闻人苍月是战神,他的功劳不可抹杀,所以林夕直接抖出了闻人苍月勾结西夷的事情,而且他直接喝出了青鸾学院…因为他知道,青鸾学院在所有人的云秦人心中代表着荣光,甚至比中州皇城更值得信任。

  相信闻人苍月还是相信张院长,相信青鸾学院?林夕觉得这才是最具摧毁力的声音。

  ……

  闻人苍月和程玉在一地蓝汪汪的尸体上站着。

  两个人的脸上都有许多的蓝色斑点,程玉脸上的略少一些,闻人苍月脸上的略多一些。就像潮起潮落一样,有些蓝色斑点慢慢的消隐,但又有些却很快浮现了出来,也正因为如此,两个人的脸面便显得更加的可怖。

  在蓝雨降落,这一支大军全部变成倒毙的尸体之后,两人便一动都没有动,只是远远的看着安可依和林夕。

  闻人苍月实则是一名极心硬,极冷酷的人。

  即便是忠于他的十余支军队,两三万忠于他的军人同时死去,他的心情也会依旧平静而冷硬,因为在他看来这是公平的,他平时公平的给予了这些军士应有的一切,这些军士便应该为他舍命而战。但天狼卫,却是贯注了他无数的心血。

  所有的天狼卫,都是他挑选出来的最会战斗的修行者,且都是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的死士。每一名天狼卫在他看来都比上百,甚至上千名普通军人更为重要,然而只是这一瞬间,近半的天狼卫就在他的眼前凄厉的死去,他坚硬冷酷的心在此刻也不由得有了许久未有的心痛感觉。

  “青鸾学院!”

  这四个字,这个时候在他的心中无比的冰冷。

  从如东陵乱,不肯因一具魂兵重铠而向中州皇城低头开始,在和皇帝、那九名元老的纠缠之中,他一直占据着绝对的上风,甚至在和唐藏古国的战争之中,他也一直占据着绝对的上风,用谷心音为筹码,他的手在今后甚至都有可能伸入到唐藏古国。

  他也算准了皇帝和九命元老把力量全部砸在了这里,砸在了太子身上,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和计算之中,然而他和青鸾学院的对决,却是一次都没有能够获胜,全部失败!

  他前行刺杀谷心音,却遇到了般若寺的强大出世僧人。

  没有青鸾学院,般若寺的出世僧人不会在那里替代谷心音。

  道若素替他去杀带着鬼军师离开的徐布衣,这个世上,能够阻止道若素的已经没有几人,即便是秦疯子和佟韦这样的人,都未必能够阻止道若素和清河学院的那些强者,但在云秦,甚至在青鸾学院也从未显露过峥嵘的南宫陌,却是让他意识到,这世间除了谷心音和那名般若寺的强大僧人之外,又多了一名在将来能够威胁到他的修行者。

  在这里,他认为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和程玉的联手,然而他没有想到,青鸾学院只是出动了这样一名年轻的女教授,甚至不是圣师的修为,就硬生生的阻挡住了他的脚步。

  “这人是谁?说话竟然如此字字诛心?”

  听着林夕一句句不停震响的声音,闻人苍月开始出声,问身前的程玉。

  “应该就是林夕…在龙蛇边军调来的风行者,公孙泉就是死在他的手里。”程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答道。

  “林夕…很好。”

  闻人苍月第一次在口中呼出林夕的名字,也第一次真正的打量这远处这名年轻的修行者,“我们败了。”他淡漠的对程玉又说了这一句。

  程玉点了点头,一时他脸上的蓝色斑点又多了几点。

  “青鸾学院不会就此算了。”闻人苍月看着程玉,缓缓的说道:“既然已无法进,就只有退…我们现在要开始逃命。”

  “那这些人呢?”

  程玉自然知道闻人苍月和自己这样的人有着更多的选择和退路,但他知道这些正在为自己和闻人苍月厮杀的普通军士没有退路。

  “必须要保证有能够杀死太子和这两个学院的人的力量。太子,一定要死,这个女教授和这林夕,也一定要死。”闻人苍月冷漠的看着程玉,道:“所以他们还不能这么快退出舞台。”

  程玉苦涩的笑了一笑,点了点头。

  “退!”

  他的手举了起来,发出了军令。

  …...

  一些在林夕的如雷喝声中还依旧死忠于他和闻人苍月的军队,开始飞速的撤离。

  而他和闻人苍月,却是走出了蓝色尸体的海洋,一时没有人知道他们会走向哪里,往何处去。

  …..

  “他会死么?”

  与此同时,林夕和安可依已经到了杜占叶的身侧,林夕只觉得陈暮也很眼熟,但他却也没有时间考虑在哪里见过陈暮,只是飞快的低声问安可依。

  “暂时不会,能救。”安可依低声的回答林夕:“我可以让他的伤势不恶化,出去之后用药医治,但是…”

  她没有接着说下去,但林夕却很清楚她的意思,出去之后用药能治…但至少要保证不被闻人苍月杀死,要能够出碧落陵,等待青鸾学院或者中州皇城的一些药物。

  得到了这个答案之后,林夕又沉默的思考了数十息的时间,接着他还是摇了摇头。

  没有人知道,他是在仔细的想着…如果动用回到十停之前的能力,是否能够使得现在的局势变得更好些。

  但是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即便回到十停前,能够赶得更急一些,早一些赶到太子的身边…但太子不是边凌涵,不是姜笑依,不是高亚楠,他和他身边那些人,凭什么相信自己?

  除非自己说出自己拥有和张院长一样的能力,然而“将神”这样的身份,却是青鸾学院的最高隐秘,是绝对不能说出来,不能让人发现的。

  将闻人苍月重创到如此程度,太子现在又活着…手上还有这样的能力存着,这似乎已经是他目前最好的选择。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