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八章 都有坚持

第六十八章 都有坚持

  “你做得不错。”在林夕沉默思考之时,安可依又俯下身去,仔细的查检了一下陈暮的伤口,看着伤口细密的阵脚和粉红色蜡质般的膏药,她对着杜占叶发出了一声由衷的赞许,接着轻声道:“你是中州杜神医的后人?”

  自从陈暮被闻人苍月一剑刺入体内,抱着昏迷的陈暮拼命逃遁开始,杜占叶一直处在一种完全不知道周围到底怎么样,甚至根本连安可依等人接近身边都不知道的空白状态,此刻听到安可依的这句话,她才终于活过来一般,认出了安可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安教授!”

  安可依微微的蹙起了眉头。

  她对于御药研究之外的事一向不关心,换了别的教授,或许早就知道杜占叶的身份和来历,但是她却是从陈暮的伤口处理,才看出杜占叶是著有“换脏经”这一本医书的云秦第一名医的后人。她根本不知道杜占叶就是青鸾学院的学生,只是这一声安教授,才让她反应了过来。

  听到这一声安教授,白玉楼等原先并不知道安可依身份的人顿时心中又是一凛,心想怪不得一出手竟是如此恐怖,原来这样年轻的一名女子,竟已是青鸾学院的一名教授。

  杜占叶这一声哭出来,让林夕的目光再次聚集在她和陈暮的身上…因为确认太子目前的伤势还不会死去,他无形之中轻松了许多,便开始有时间观察和思索,此刻他看着杜占叶和陈暮,首先想起来,自己应该是在青鸾学院见过他们。

  “竟然是他?”

  紧接着,林夕便怔住,他彻底想起了自己是在止戈新生殿,社团招新时见过他们,“杜占叶?陈暮?”他便忍不住喝出了两个人的名字。

  “你原本就认识他们?”高亚楠心情极其复杂的看着饮泣着的杜占叶和昏迷不醒着的陈暮,在林夕耳边轻声问道。

  她也从未见过陈暮,见过这名传说中的云秦太子…然而早在数年前,她就知道,皇帝就有要将她许配给太子的打算。

  即便是她的父亲已经做出了表态,但她十分清楚,只要太子活着,皇帝的这个意思,便依旧会成为今后她和林夕走到一起的最大阻碍。甚至可以说,她能不能为林夕披上嫁衣,这便只是唯一的阻碍。若是太子现在死了,这个阻碍自然就不复存在,但她也知道太子若是真的死去,不知道会掀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她又不能因为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而希望太子死去。

  因为她还从没有将皇帝一直有这样意思的事情告诉林夕,所以林夕却是不知道她此刻心情的复杂,只是苦笑着轻声道:“在学院社团招新时见过…是剑社的,人很好…只是和我说也是土包…”

  林夕越说脸上的苦笑意味就越浓。

  说什么没有背景的土包,原来是这整个云秦最大的金勺…什么陈暮…原来是长孙无疆!

  原来整个云秦一直在猜测在何处的太子,根本就一直在青鸾学院在学习着。

  ……

  ……

  闻人苍月和程玉走得很急。

  两人走的都是草长得很高很密,最容易隐匿住身影的地带。

  因为两人心中都是雪亮,这些年在外界看来威势不再的青鸾学院,却依旧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存在,做着恐怖的算计和谋划,在不动声色,似乎只是平静应对之间,却是砸出了一记又一记的重拳,一节节的将和中州皇城以及九名元老对抗都是占得上风的闻人大将军逼到了悬崖的边缘。

  隐隐约约之间,闻人苍月甚至已经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遭受这样的伤势败走,都是青鸾学院计算中的事情。

  唯有他被杀死,或者被擒住,这场他和整个天下之间的战争才会真正的终结。

  青鸾学院既然已经做到了这步,自然不可能就此罢休,让他们自由的选择下一条路。

  只是走了很短的时间,闻人苍月和程玉便停了下来。

  “厉害…佩服。”闻人苍月看着前方徐徐从草丛中走出的人,真诚而冰冷的吐出了四个字。

  从草丛中走出的是一名从面目上根本无法判断出年纪的俊逸年轻男子,身穿着学院的黑袍,袖口上绣着教授才有的银色星辰标记。

  他的一头黑发没有扎起,随意的披散在脑后,此刻和这草甸中长长的青草一样,随着东边吹来的风,缓缓的飘动着。

  因为听得出闻人苍月此刻的这四个字并不是针对自己,而是针对青鸾学院所说,这名俊逸散发男子微微颔首,算是见礼。

  闻人苍月没有回礼,冷漠的看着他,道:“看来你便是杀死道若素的人…想不到青鸾学院这些年,竟然还出了一个你这样的人物,你叫什么名字?”

  俊逸年轻男子点了点头,“南宫陌。”

  “我会杀死你,杀死你所有在意的人。”闻人苍月点了点头,如同在述说一件寻常的事情般说道。

  “无论是在现在还是在将来,这都是很狂妄的说法。”南宫陌平静的摇了摇头:“你真正想杀的,通常都是一些你杀不了的人…这样即便你不死,也只会让你的身边的人死去。”

  闻人苍月不屑辩解,他也不再说话,转过了身,离开。

  至始至终,程玉都没有说一句话,他只是看着南宫陌,脸上若隐若现的斑点越来越多,就像一个个老人斑在不停的生长出来,只是老人斑是黑色的,他这斑点,却是蓝色的。

  “即便他在过去再怎么善待你们,你们也只是他的工具,他的兵刃,他只是一个在不停进行着战争的人,这样的人活着对于这世间没有任何好处。”南宫陌看着脸上即将全部被斑点充斥的程玉,看着程玉身周的青草一圈圈被他身上膨胀的气息所折断,摇了摇头,道:“你又何必?”

  “在这种时候,对于我而言没有那么复杂,我的命是他救下来的,我再把命还给他就是。”程玉看着南宫陌,说道。

  南宫陌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坚持的东西,所以他也不再多言,只是对着这名足以值得他尊敬的对手微微躬身,行礼,同时也是最后的送行。

  程玉也认真的躬身回礼。

  白玉般的剑光从他的手中飞了出来,射向了南宫陌。

  面对程玉的这道飞剑,南宫陌并没有用他其余的东西,只是放出了他金色的无柄小剑。

  金色的剑光只是在他身边盘旋,挡住了白色剑光的每一次击刺。

  白色飞剑在南宫陌的身外形成了一个白色光团,纵横的剑气依旧昭示着这世间最强大的力量,但程玉脸上的蓝色却是越来越浓,两股蓝色的鲜血,从他的鼻中缓缓滑落了下来。

  他的呼吸停顿了。

  飞舞的白玉般剑光消失,嗤的一声,失去了凭依的飞剑不知飞到了何处,掉入了青青草丛之中。

  南宫陌再次对着这名失去呼吸的碧落陵副统帅行了一礼,身形消失在这片草甸之中。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